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Крупная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 Биржи

中場休息的時候,葉紫涵走到後台,對負責這次抽籤的人說道:「一會兒是五十晉級前二十五名的比試,你讓人把葉青嵐換成潛龍榜排名第七的葉明珠。」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小姐,葉青嵐明明是個廢物,你為什麼還要讓她跟葉明珠打呢?隨便一個人都能對付她啊!」負責人不解地問道。

「讓你做你就做,哪來那麼多為什麼?」葉紫涵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於是負責人哪裡還敢嘰嘰歪歪再說別的,連忙照做!

中場休息結束后,葉青嵐上前抽籤,當看到自己和葉明珠的時候,她挑了挑眉,朝葉紫涵的方向望去。

葉紫涵朝她露出了一個你死定了的眼神,驕傲地走上了自己的擂台。

而在葉青嵐旁邊擂台上比賽的人卻是葉穹蒼。

葉穹蒼這一擂台下,圍觀的人仍舊很少。

事實上,從他測試賽到預選賽再到複賽,他的擂台下圍觀的人一直很少。

哪怕眾人知道他是靈士七段的修為,但是因為他是下人之子,穿得寒酸簡陋,所有人還是對他嗤之以鼻。

尤其是三大家族那幫勢利眼,是根本不往這個擂台的方向看的。

葉穹蒼天賦很不錯,武學功底也很紮實,在簡陋的環境中還能修鍊到靈士七段的修為,簡直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江楠暗暗轉了轉手中的戒指,把有針尖的戒面往外,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去拉匪徒握著匕首頂在自己脖子邊的手。

「嗤!」針尖入肉,當然別人都沒看見。

匪徒只覺得手上似乎被蟲子咬了一下,動了動手指,全身突然僵硬,江楠朝楊振鋼一使眼色,頭一偏。

「呯」一聲,子彈射入匪徒的額頭。

「啊——」江楠裝作嚇一大跳,往一邊倒,楊振鋼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把江楠拉入懷裡,沖著匪徒身上又連開兩槍,匪徒身體只是彈了彈,絲毫沒有什麼反應,死得不能再死了。

前面的那個黑衣人疑惑地蹲下去檢查,他剛才看見了,匪徒有一瞬間的全身僵硬後來才被擊中倒下去的,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他抬頭看向江楠,江楠看見他熟悉的眼眸,是大哥肖景中!

肖景中雖然有疑惑當然不會開口問,再說對面是自己的妹妹和妹夫他也不敢暴露他們的身份。

所有人被趕下車,江楠被楊振鋼拉著上了一輛軍車,她看見紀先林上了另一輛車,其他人被集中在一起,其中包括林真和常桓。

常桓的眼裡滿是擔憂,他不知道這些持槍的是什麼人,是自己人還是當地的軍人亦或是另一幫匪徒,他不敢問,也不敢反抗,他們都有槍,反抗只是死路一條。

上了軍車,江楠看向楊振鋼,她很想問,可是現在不是問的時候,而且楊振鋼那慍怒的眼神好像要吃了自己,她心裡有點發怵,不知該如何開口。

軍車開動起來,幾人終於憋不住吃吃笑了起來,拿下面上的口罩,紛紛叫起來,「嫂子,嫂子!」

江楠一看,梁棟、林劍、張建國……都是熟人,前面駕駛室大山也轉過頭,笑著叫了一聲「嫂子」。

「你們好!」江楠笑。

「都給我嚴肅點!」楊振鋼面色冷厲,大吼一聲,「誰讓你們摘下口罩的?」

大家臉色一變,急忙戴上口罩,身體坐得筆直,眼觀鼻鼻觀心,一動也不敢動。

「振鋼……」江楠伸手搖了搖楊振鋼的胳膊想撒個嬌讓他別生氣。

「放手!」楊振鋼嚴厲瞪他一眼,「江楠同志,誰讓你到這裡來的?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就敢來?」

「報告首長!」江楠馬上行了個軍禮,大聲說道:「我是接到上級的命令到這來執行任務的,我是個軍人,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不知是誰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江楠看過去,是梁棟,他的眼笑得彎彎的,手還朝江楠晃了晃打招呼。

江楠忍俊不禁。

「全體都有,向後轉!」楊振鋼大吼一聲,大家齊齊轉后,對著車廂面壁。

「振鋼……」江楠剛想說什麼,楊振鋼一把拉過她,江楠驚呼一聲撞入男人堅實的懷裡,還沒開口嘴就被堵上了。

「唔……別……」江楠臉色漲紅,這麼多人。

「不想讓他們聽見就別發出聲音!」楊振鋼在她耳邊咬牙切齒說道。

可是這麼多人在……

好像為了懲罰她,楊振鋼吻得特別用力,堵上她的唇,急切探入她的嘴裡,吸住她的舌不放,江楠覺得舌根都麻了,又羞又惱,拳頭捶打男人壯碩的胸膛,男人就是不放,直到快要窒息才放開她。

江楠羞得臉頰通紅,把臉埋在男人的懷裡,真是沒臉見人了,嘴唇肯定腫了,沒想到男人臉皮這麼厚,這麼多人在也親得下去。

楊振鋼似乎才解了氣,輕輕撫摸江楠的黑髮。

面壁的幾人似乎猜到他們倆在幹什麼,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肩膀不停地聳動,把江楠羞得不敢抬頭。

「怎麼會來這裡,你知道這裡有多危險?」楊振鋼聲音終於放緩了下來。

「我是和師父一起來的,他要助手!」江楠說道。

楊振鋼若有所思,似乎知道他們來的目的,可是江楠還是個學生,本可以讓其他人來的,是紀先林信不過其他人還是她的醫術足夠高明?可也不能讓她置於危險之中吧?

像剛才多危險,他看見江楠被劫持,心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她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知道自己有多擔心嗎?

「等會兒把你送到醫療基地,哪也不能去,在基地好好獃著,知道嗎?」楊振鋼嚴肅說道。

「哦!」江楠應了一聲,這麼危險的地方她可不敢隨便亂走,她很惜命的。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生病了?」楊振鋼伸手摸摸江楠的臉,手感還是很好,就是太難看。

「沒有,這是用了藥水喬裝的,為了不引人注意。」 做我孩子的媽咪怎麼樣 江楠低聲說道,在楊振鋼耳邊輕聲說道:「你媳婦太漂亮了……」

說著自己倒先紅了臉,還沒這樣誇過自己。

楊振鋼嘴角勾了起來,捏捏她的臉,說的沒錯,我媳婦就是漂亮。

「其他人呢?他們怎麼樣了?」江楠問,紀先林她是看見被接走了,但還有林真和常桓他們怎麼辦?她不知要不要說出他們來,畢竟這次的任務除了自己的她不知道別人的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能不能暴露。

「你放心,他們都會送到該去的地方,不會讓他們出事的。」楊振鋼說道。

「哦。」江楠點點頭,看來真的是每個人的任務不一樣?

「你的防彈衣穿在身上了嗎?沒受傷吧?」江楠問楊振鋼,手在他胸前摸了摸。

「別亂摸!」楊振鋼抓住她的手,耳根微微發紅,低聲說道:「穿著呢,一直沒脫。」

「那就好。」江楠抿嘴笑,看到楊振鋼沒事心裡的大石總算落了地。

沒想到這次的任務居然和他在一個地方,那是不是又可以天天見面了?江楠心中雀躍。

「你們怎麼沒穿迷彩服?」江楠問。

「那個太明顯了,我們在這裡也不安全,目標太大容易被攻擊,所以穿和這裡的士兵差不多的衣服,混淆視聽。」楊振鋼說道。

原來如此,江楠點頭。

正想著,車突然停了下來,一個人走到車尾掀開後面的篷布,叫了一聲「楊隊」。

楊振鋼放開江楠跳下車,其他人馬上都轉過身。

「嫂子!」

「嫂子!」

「嫂子,你剛才真是太厲害了,和老大配合那麼默契,一下就把那匪徒打死了。」

「嫂子你都不害怕嗎?」

「剛才都把我們嚇壞了!」

幾人七嘴八舌地問起來。

江楠抿嘴笑,當然不敢說出她用毒的事,這是秘密。就當那人是被楊振鋼打死的好了。

「嫂子,你怎麼會來這裡?」梁棟問道。

「我也有任務啊!」江楠笑笑。

「我還以為你是專程來看楊隊的。不過也是,這個地方哪能隨便來的?但現在你來了就好了,楊隊可想你了,我看到他天天拿出你的相片來看。」梁棟笑著說道。

「是嗎?」江楠驚訝,她還不知道楊振鋼有帶著自己的相片,好像沒拿過相片給他呀?

她不知道那相片還是在南方軍區的時候剛入伍時穿軍裝去照相館照的,被沒收的那張。 這樣的好苗子若是能有名師指導,假以時日,開宗立派也未嘗沒有可能!

葉穹蒼上台不到三秒鐘,便將自己的對手給秒殺了,成功的進入了前二十五強。

底下僅有的幾個人一片唏噓,紛紛散開。

接著葉穹蒼就聽到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葉穹蒼有些疑惑地朝台下望去,從人群中看到了鼓掌的葉青嵐。

葉青嵐就像是盛夏里的一抹清涼的風一樣,飄逸清爽,獨立於紛紛擾擾的人群中。她的掌聲熱烈得像火焰,讓葉穹蒼心中暖暖的。

沒有人比葉穹蒼這樣的下人之子,更加渴望被人認同!

「謝謝。」葉穹蒼有些不好意思地低頭說道。

「你很棒!」葉青嵐直言不諱地說道。

「沒有人這樣對我說過,」葉穹蒼從擂台上走了下來,「更多的……是……」

「那又如何?看不起你的廢物,沒必要忍讓,通通打死!人活著可不是來受氣的!」葉青嵐拍了拍他的肩膀,「葉穹蒼,我很看好你!」

見葉青嵐還沒走上擂台,擂台上的葉明珠笑盈盈地說道:「以前聽說葉青嵐是個蠢笨的廢物,如今看來倒不是呢,知道自己打不過我,也就不上來了。」

「打狗而已?有什麼好怕的?」葉青嵐一臉傲色地走了上來。

葉明珠假裝聽不懂她的話,笑嘻嘻地說道:「葉三小姐,有時候人可比狗要可怕多了!」

「那也要看她願意當人還是當狗,比如說你就看起來挺人模狗樣的!」

葉明珠的支持者,立刻開始喊叫了起來。

「葉青嵐,你這個小廢物,你什麼意思?你憑什麼罵我們明珠小姐?」

「果然是沒有教養的廢物小姐,沒看到我們明珠小姐一直對你彬彬有禮嗎?」

「敢辱罵我們明珠小姐,有種你別下來,你要是敢下來,我們就打死你!」

……

葉明珠做出一副白蓮花的樣子,無比聖母地說道:「你們不要怪葉三小姐,她不是有心的,畢竟她是葉家的嫡女,怎麼打罵我都是應該的。」

葉明珠的這句話頓時挑起了戰火,底下的人又開始憤怒地罵了起來。

「枉你還是葉家堂堂的三小姐,這就是你身為嫡女的該有的言行舉止嗎?」

「言行這般粗鄙不堪,難怪太子看不上她!」

「要我說葉家的嫡女,應該讓我們明珠小姐這樣又漂亮、又溫柔、又善良的人當才是。」

……

葉青嵐這輩子最討厭什麼人?

白蓮花!

這種明明肚子里裝著滿滿的壞水,卻偏偏要裝得無比聖潔的人,這還真是欠揍!

「葉三小姐,你放心,如果這次你贏了我,我是絕對不會讓那些支持我的人,去欺負你的。」葉明珠擺出了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嘟著櫻桃小嘴,一襲粉紅色綉著酴釄桃花的紗衣,看起來像是一朵嬌俏的小粉花一樣。

「葉明珠小姐,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裝純不如簡單粗暴!」葉青嵐冷哼一聲,看她的眼神就如同看見了什麼髒東西一般,無比的鄙夷和嫌棄。

葉明珠的眼中閃過一抹怒色,卻被她很好的壓制了下來。

「可是葉三小姐,我可是潛龍榜上的第七名哦,我的武技八月飛雪很難控制,導致我總是不經意間誤傷人,至今傷者都已經上千了,我真的不想傷害你,你這麼可愛,若是傷了你,我心裡也會過意不去的,要不然你就認輸吧?」 篷布被掀開,楊振鋼叫了一句,「同志,下來!」

江楠驚訝,是叫我嗎?這是假裝不認識?

「怎麼了?」江楠問,抓住車邊跳了下去。

「我們現在有緊急任務,你坐另一輛車回基地。自己小心點,沒有命令別出基地,別亂走!」楊振鋼對江楠說道。

江楠點點頭,還想給楊振鋼一個擁抱,他卻一轉身上了車。

江楠抿抿嘴,這是不能暴露兩人的關係嗎?

軍車揚塵而去,江楠坐上另一輛綠色吉普,開車的小戰士對江楠說道:「同志,你放心,我會把你安全送到基地的。」

「嗯,謝謝你了!」江楠對小戰士笑笑。

小戰士臉一紅,此時的江楠雖然臉色有點黑,但五官還是漂亮的,這樣笑盈盈地看著他,把他給弄害羞了。

到了基地,江楠下了車,看這裡似乎有點簡陋,除了圍牆還比較高,鐵門破舊,門邊有一個崗哨。

小戰士向崗哨里的士兵說明了一下情況,那士兵對江楠行了個軍禮,帶著江楠往裡走。

走到一排平房前面,江楠看見上面掛著紅十字的標誌,看來這裡是醫療營了。

江楠敲了敲門,「請進!」裡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江楠推門進去,看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坐在辦公桌旁。
「小姐,葉青嵐明明是個廢物,你為什麼還要讓她跟葉明珠打呢?隨便一個人都能對付她啊!」負責人不解地問道。

「讓你做你就做,哪來那麼多為什麼?」葉紫涵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於是負責人哪裡還敢嘰嘰歪歪再說別的,連忙照做!

中場休息結束后,葉青嵐上前抽籤,當看到自己和葉明珠的時候,她挑了挑眉,朝葉紫涵的方向望去。

葉紫涵朝她露出了一個你死定了的眼神,驕傲地走上了自己的擂台。

而在葉青嵐旁邊擂台上比賽的人卻是葉穹蒼。

葉穹蒼這一擂台下,圍觀的人仍舊很少。

事實上,從他測試賽到預選賽再到複賽,他的擂台下圍觀的人一直很少。

哪怕眾人知道他是靈士七段的修為,但是因為他是下人之子,穿得寒酸簡陋,所有人還是對他嗤之以鼻。

尤其是三大家族那幫勢利眼,是根本不往這個擂台的方向看的。

葉穹蒼天賦很不錯,武學功底也很紮實,在簡陋的環境中還能修鍊到靈士七段的修為,簡直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江楠暗暗轉了轉手中的戒指,把有針尖的戒面往外,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去拉匪徒握著匕首頂在自己脖子邊的手。

「嗤!」針尖入肉,當然別人都沒看見。

匪徒只覺得手上似乎被蟲子咬了一下,動了動手指,全身突然僵硬,江楠朝楊振鋼一使眼色,頭一偏。

「呯」一聲,子彈射入匪徒的額頭。

「啊——」江楠裝作嚇一大跳,往一邊倒,楊振鋼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把江楠拉入懷裡,沖著匪徒身上又連開兩槍,匪徒身體只是彈了彈,絲毫沒有什麼反應,死得不能再死了。

前面的那個黑衣人疑惑地蹲下去檢查,他剛才看見了,匪徒有一瞬間的全身僵硬後來才被擊中倒下去的,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他抬頭看向江楠,江楠看見他熟悉的眼眸,是大哥肖景中!

肖景中雖然有疑惑當然不會開口問,再說對面是自己的妹妹和妹夫他也不敢暴露他們的身份。

所有人被趕下車,江楠被楊振鋼拉著上了一輛軍車,她看見紀先林上了另一輛車,其他人被集中在一起,其中包括林真和常桓。

常桓的眼裡滿是擔憂,他不知道這些持槍的是什麼人,是自己人還是當地的軍人亦或是另一幫匪徒,他不敢問,也不敢反抗,他們都有槍,反抗只是死路一條。

上了軍車,江楠看向楊振鋼,她很想問,可是現在不是問的時候,而且楊振鋼那慍怒的眼神好像要吃了自己,她心裡有點發怵,不知該如何開口。

軍車開動起來,幾人終於憋不住吃吃笑了起來,拿下面上的口罩,紛紛叫起來,「嫂子,嫂子!」

江楠一看,梁棟、林劍、張建國……都是熟人,前面駕駛室大山也轉過頭,笑著叫了一聲「嫂子」。

「你們好!」江楠笑。

「都給我嚴肅點!」楊振鋼面色冷厲,大吼一聲,「誰讓你們摘下口罩的?」

大家臉色一變,急忙戴上口罩,身體坐得筆直,眼觀鼻鼻觀心,一動也不敢動。

「振鋼……」江楠伸手搖了搖楊振鋼的胳膊想撒個嬌讓他別生氣。

「放手!」楊振鋼嚴厲瞪他一眼,「江楠同志,誰讓你到這裡來的?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就敢來?」

「報告首長!」江楠馬上行了個軍禮,大聲說道:「我是接到上級的命令到這來執行任務的,我是個軍人,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不知是誰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江楠看過去,是梁棟,他的眼笑得彎彎的,手還朝江楠晃了晃打招呼。

江楠忍俊不禁。

「全體都有,向後轉!」楊振鋼大吼一聲,大家齊齊轉后,對著車廂面壁。

「振鋼……」江楠剛想說什麼,楊振鋼一把拉過她,江楠驚呼一聲撞入男人堅實的懷裡,還沒開口嘴就被堵上了。

「唔……別……」江楠臉色漲紅,這麼多人。

「不想讓他們聽見就別發出聲音!」楊振鋼在她耳邊咬牙切齒說道。

可是這麼多人在……

好像為了懲罰她,楊振鋼吻得特別用力,堵上她的唇,急切探入她的嘴裡,吸住她的舌不放,江楠覺得舌根都麻了,又羞又惱,拳頭捶打男人壯碩的胸膛,男人就是不放,直到快要窒息才放開她。

江楠羞得臉頰通紅,把臉埋在男人的懷裡,真是沒臉見人了,嘴唇肯定腫了,沒想到男人臉皮這麼厚,這麼多人在也親得下去。

楊振鋼似乎才解了氣,輕輕撫摸江楠的黑髮。

面壁的幾人似乎猜到他們倆在幹什麼,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肩膀不停地聳動,把江楠羞得不敢抬頭。

「怎麼會來這裡,你知道這裡有多危險?」楊振鋼聲音終於放緩了下來。

「我是和師父一起來的,他要助手!」江楠說道。

楊振鋼若有所思,似乎知道他們來的目的,可是江楠還是個學生,本可以讓其他人來的,是紀先林信不過其他人還是她的醫術足夠高明?可也不能讓她置於危險之中吧?

像剛才多危險,他看見江楠被劫持,心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她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知道自己有多擔心嗎?

「等會兒把你送到醫療基地,哪也不能去,在基地好好獃著,知道嗎?」楊振鋼嚴肅說道。

「哦!」江楠應了一聲,這麼危險的地方她可不敢隨便亂走,她很惜命的。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生病了?」楊振鋼伸手摸摸江楠的臉,手感還是很好,就是太難看。

「沒有,這是用了藥水喬裝的,為了不引人注意。」 做我孩子的媽咪怎麼樣 江楠低聲說道,在楊振鋼耳邊輕聲說道:「你媳婦太漂亮了……」

說著自己倒先紅了臉,還沒這樣誇過自己。

楊振鋼嘴角勾了起來,捏捏她的臉,說的沒錯,我媳婦就是漂亮。

「其他人呢?他們怎麼樣了?」江楠問,紀先林她是看見被接走了,但還有林真和常桓他們怎麼辦?她不知要不要說出他們來,畢竟這次的任務除了自己的她不知道別人的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能不能暴露。

「你放心,他們都會送到該去的地方,不會讓他們出事的。」楊振鋼說道。

「哦。」江楠點點頭,看來真的是每個人的任務不一樣?

「你的防彈衣穿在身上了嗎?沒受傷吧?」江楠問楊振鋼,手在他胸前摸了摸。

「別亂摸!」楊振鋼抓住她的手,耳根微微發紅,低聲說道:「穿著呢,一直沒脫。」

「那就好。」江楠抿嘴笑,看到楊振鋼沒事心裡的大石總算落了地。

沒想到這次的任務居然和他在一個地方,那是不是又可以天天見面了?江楠心中雀躍。

「你們怎麼沒穿迷彩服?」江楠問。

「那個太明顯了,我們在這裡也不安全,目標太大容易被攻擊,所以穿和這裡的士兵差不多的衣服,混淆視聽。」楊振鋼說道。

原來如此,江楠點頭。

正想著,車突然停了下來,一個人走到車尾掀開後面的篷布,叫了一聲「楊隊」。

楊振鋼放開江楠跳下車,其他人馬上都轉過身。

「嫂子!」

「嫂子!」

「嫂子,你剛才真是太厲害了,和老大配合那麼默契,一下就把那匪徒打死了。」

「嫂子你都不害怕嗎?」

「剛才都把我們嚇壞了!」

幾人七嘴八舌地問起來。

江楠抿嘴笑,當然不敢說出她用毒的事,這是秘密。就當那人是被楊振鋼打死的好了。

「嫂子,你怎麼會來這裡?」梁棟問道。

「我也有任務啊!」江楠笑笑。

「我還以為你是專程來看楊隊的。不過也是,這個地方哪能隨便來的?但現在你來了就好了,楊隊可想你了,我看到他天天拿出你的相片來看。」梁棟笑著說道。

「是嗎?」江楠驚訝,她還不知道楊振鋼有帶著自己的相片,好像沒拿過相片給他呀?

她不知道那相片還是在南方軍區的時候剛入伍時穿軍裝去照相館照的,被沒收的那張。 這樣的好苗子若是能有名師指導,假以時日,開宗立派也未嘗沒有可能!

葉穹蒼上台不到三秒鐘,便將自己的對手給秒殺了,成功的進入了前二十五強。

底下僅有的幾個人一片唏噓,紛紛散開。

接著葉穹蒼就聽到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葉穹蒼有些疑惑地朝台下望去,從人群中看到了鼓掌的葉青嵐。

葉青嵐就像是盛夏里的一抹清涼的風一樣,飄逸清爽,獨立於紛紛擾擾的人群中。她的掌聲熱烈得像火焰,讓葉穹蒼心中暖暖的。

沒有人比葉穹蒼這樣的下人之子,更加渴望被人認同!

「謝謝。」葉穹蒼有些不好意思地低頭說道。

「你很棒!」葉青嵐直言不諱地說道。

「沒有人這樣對我說過,」葉穹蒼從擂台上走了下來,「更多的……是……」

「那又如何?看不起你的廢物,沒必要忍讓,通通打死!人活著可不是來受氣的!」葉青嵐拍了拍他的肩膀,「葉穹蒼,我很看好你!」

見葉青嵐還沒走上擂台,擂台上的葉明珠笑盈盈地說道:「以前聽說葉青嵐是個蠢笨的廢物,如今看來倒不是呢,知道自己打不過我,也就不上來了。」

「打狗而已?有什麼好怕的?」葉青嵐一臉傲色地走了上來。

葉明珠假裝聽不懂她的話,笑嘻嘻地說道:「葉三小姐,有時候人可比狗要可怕多了!」

「那也要看她願意當人還是當狗,比如說你就看起來挺人模狗樣的!」

葉明珠的支持者,立刻開始喊叫了起來。

「葉青嵐,你這個小廢物,你什麼意思?你憑什麼罵我們明珠小姐?」

「果然是沒有教養的廢物小姐,沒看到我們明珠小姐一直對你彬彬有禮嗎?」

「敢辱罵我們明珠小姐,有種你別下來,你要是敢下來,我們就打死你!」

……

葉明珠做出一副白蓮花的樣子,無比聖母地說道:「你們不要怪葉三小姐,她不是有心的,畢竟她是葉家的嫡女,怎麼打罵我都是應該的。」

葉明珠的這句話頓時挑起了戰火,底下的人又開始憤怒地罵了起來。

「枉你還是葉家堂堂的三小姐,這就是你身為嫡女的該有的言行舉止嗎?」

「言行這般粗鄙不堪,難怪太子看不上她!」

「要我說葉家的嫡女,應該讓我們明珠小姐這樣又漂亮、又溫柔、又善良的人當才是。」

……

葉青嵐這輩子最討厭什麼人?

白蓮花!

這種明明肚子里裝著滿滿的壞水,卻偏偏要裝得無比聖潔的人,這還真是欠揍!

「葉三小姐,你放心,如果這次你贏了我,我是絕對不會讓那些支持我的人,去欺負你的。」葉明珠擺出了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嘟著櫻桃小嘴,一襲粉紅色綉著酴釄桃花的紗衣,看起來像是一朵嬌俏的小粉花一樣。

「葉明珠小姐,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裝純不如簡單粗暴!」葉青嵐冷哼一聲,看她的眼神就如同看見了什麼髒東西一般,無比的鄙夷和嫌棄。

葉明珠的眼中閃過一抹怒色,卻被她很好的壓制了下來。

「可是葉三小姐,我可是潛龍榜上的第七名哦,我的武技八月飛雪很難控制,導致我總是不經意間誤傷人,至今傷者都已經上千了,我真的不想傷害你,你這麼可愛,若是傷了你,我心裡也會過意不去的,要不然你就認輸吧?」 篷布被掀開,楊振鋼叫了一句,「同志,下來!」

江楠驚訝,是叫我嗎?這是假裝不認識?

「怎麼了?」江楠問,抓住車邊跳了下去。

「我們現在有緊急任務,你坐另一輛車回基地。自己小心點,沒有命令別出基地,別亂走!」楊振鋼對江楠說道。

江楠點點頭,還想給楊振鋼一個擁抱,他卻一轉身上了車。

江楠抿抿嘴,這是不能暴露兩人的關係嗎?

軍車揚塵而去,江楠坐上另一輛綠色吉普,開車的小戰士對江楠說道:「同志,你放心,我會把你安全送到基地的。」

「嗯,謝謝你了!」江楠對小戰士笑笑。

小戰士臉一紅,此時的江楠雖然臉色有點黑,但五官還是漂亮的,這樣笑盈盈地看著他,把他給弄害羞了。

到了基地,江楠下了車,看這裡似乎有點簡陋,除了圍牆還比較高,鐵門破舊,門邊有一個崗哨。

小戰士向崗哨里的士兵說明了一下情況,那士兵對江楠行了個軍禮,帶著江楠往裡走。

走到一排平房前面,江楠看見上面掛著紅十字的標誌,看來這裡是醫療營了。

江楠敲了敲門,「請進!」裡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江楠推門進去,看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坐在辦公桌旁。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