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Лобзики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Рубанки

但作為主人的雷仁,卻是馬上就感覺到了不同!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原本黑天甲就跟衣服差不多,可此時他拿在手中,就好像變成了手腳的延長,就像是相處了無數年一般,對著甲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哈哈,幸不辱使命。」

秦望在一旁,也是一臉得意的表情,他雖然年紀備份都比較大,但一點架子也沒有,反而透著一股真性情。

當然,這也跟他完全把雷仁看成了「女婿」有關,不然換成別人,峰主的威嚴也不是開玩笑的。

想了想后,他又忽然開口。

「話說回來,雷仁你原本的獎勵是極品靈器,即使讓我修復這黑天甲,再加上魂煉靈紋,也是虧了不少,要不這算我私人幫你的,你再去掌門師兄那要個極品靈器算了。」

秦望說道,卻是讓雷仁突然有點懵。

這像是一個峰主說出來的話嗎?

「咳咳,那啥,雷仁,我也是為了你好啊,再說你築道大會的時候,還要指望你保護我家那個小姑奶奶……」

秦望見雷仁呆住了,也是老臉一紅,連忙解釋道。

「呃……這不太好吧,而且極品靈器對我真的沒有什麼提升,要不然……師兄你幫我把這手套也修一修,順便再魂煉一下?」

雷仁也是微微有些心虛,這種坑宗門獎勵的事情,也就秦望這種性格能提出來了,換成了別的長老,他還以為人家在試探他的忠誠度呢。

秦望聞言,卻是眉頭一緊。

「修復不是問題,但是……魂煉的話,剛才只是運氣好,你確定?」

他斟酌了一下說道,畢竟這種小概率事件,成功一次就很不錯了,沒想到雷仁居然還想再來。

根據這麼多年的經驗來說,秦望幾乎可以肯定,這第二次魂煉連著來,幾乎是必然會失敗的。

「沒關係,您儘力而為就行了,也不要有負擔,反正這手套對於我來說,如果不能魂煉,本來也就扔了不想用了。」

雷仁真切地說道,按照他的實力來說,也的確是如此。

面對太弱的對手,不需要這上品靈器手套,可如果對手太強,這手套又根本派不上用場,所以雖然他有把握成功,但這番說辭,卻是發自真心。

「行,既然如此,你就拿出來吧,對了,乾脆把你的七劍也一起哪來,我重新給你鍛造一番!」

秦望說道,他自覺幫雷仁修復兩個靈器也抵不上獎勵,想起之前送給對手的七把飛劍,那些飛劍在分散的時候,只能達到中品靈器頂峰,即使合而為一後幾乎是上品頂峰,不過也快趕不上雷仁的進步的速度了。

只不過,區區中品靈器,進步的空間卻是很大的,以秦望的煉器水平,重新鍛造一下,也是手到擒來。

「哦?如此就多謝師兄了,對了,這是掌門師兄給的材料,不知道有沒有用……」

雷仁說道,想起之前在主峰大殿,始源子給了自己一塊材料,就乾脆一起拿了出來。

秦望聞言,接過材料,臉上卻是一僵……隨後直接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因為始源子給的材料,品階實在是太高了!

別說用來強化飛劍了,如果擇選良辰吉日,讓他做點準備,鍛造一件下品法器,都是綽綽有餘!

要知道從價格來說,一件下品法器,足以抵十件極品靈器! 斗羅大陸之劉小梟傳說 偏偏看雷仁的表情,他還不識貨……

「……光這法器材料就至少值個兩三千萬,我這師兄,難道有什麼灰色收入不成?」

秦望心中驚愕,要知道法器跟靈器完全不是用一級別的東西,一般連結丹長老,都有很多混的不好的人還在用極品靈器,哪怕是下品法器,成品至少也要賣五千萬!

雖然考慮到可能會鍛造失敗,加上鍛造大師出手也要成本,所以材料一般只能賣一半價錢,但饒是如此,也是一筆巨款啊!

「莫非師兄要和我搶女婿?」

秦望心中不敢相信,不知道始源子收了雷仁一顆靈晶的他,卻是腦洞大開。

但仔細回想之後,始源子的確沒有什麼走的比較近的女人,據他所知也根本就沒有子嗣,而且這些年他們一直在一起,完全沒有「作案」的時間啊……

「咦?……這老不休,最近跟林妹走的比較近!難道這麼多年的相處下來,他們兩背著我們幾兄弟……已經……好上了?」

突然,陷入YY狂潮的秦望,忍不住揣測到了善水峰主林瀾身上!

畢竟他這個做掌門的師兄,認識的女子實在太少,想來想去,只有這身邊的人有可能!

「喂……那啥,師兄?秦峰主?」

雷仁在一旁,卻是滿腦子疑惑,他不知道秦望這把年紀的人還能這麼八卦,通過一塊材料想了那麼多東西,只是站了一會後,還是忍不住開口,打斷了對方的意淫。 秦望還在亂想他那掌門師兄是跟誰有一腿,被雷仁突然一叫,也是嚇了一跳。

「嗯?哦,沒事沒事,我只是驚訝於這材料非常珍貴,最少值個兩千多萬靈石,也不知道師兄有什麼考慮,但如果給我些時間,幫你鍛造一下,把七劍全部升到極品靈器,不是問題!」

秦望說道,這些材料,如果給他鍛造下品法器,那稍微有些挑戰,成功率可能在六七成左右,但如果僅僅是強化那七把飛劍,卻是十拿九穩,哪怕提升到極品靈器都不難。

甚至配合雷仁的七系真元,合而為一后,那威力……想想就可怕!

「兩千萬?……」

雷仁聞言,也是一呆,他沒想到始源子隨手給的東西這麼珍貴,原本看這金屬黑乎乎的,也不怎麼沉,只當是一般貨色而已。

但轉念一想,始源子當時開口說能幫忙搞定徐子易的事情后,自己又給了一顆靈晶,大概是作為回禮吧。

想到這裡,他也是接受了,確定讓秦望幫自己鍛造,畢竟三個月後的築道大會,過去的資料顯示,死亡率最高的幾屆甚至達到了五成,最慘的一次,有九成的弟子一去無回!

這種情況,不得不讓雷仁打起十二分的注意來。

「極品靈器用不了,全部幫我鍛造成上品靈器吧。」

考慮了一會後,雷仁還是提議說道,秦望自然也沒有意見,以他的水平,先使用一小部分材料,提升到上品,等雷仁築基成功后,再升級成極品靈器,也是不難。

只不過,考慮到升級七把飛劍用時比較久,兩人還是決定先把那手套魂煉了。

再一次刻下靈紋后,秦望看著雷仁滴出帶著彩色魂力的鮮血,然後跟之前相同,手套上也放出了沖霄而起的彩光!

「又成了?!」

看著面前跟上一次一般無二的彩色光芒,和手套上漸漸出現的雷仁的氣息,連鍛造者本人,也是呆住了。

畢竟之前說十次裡面只能成功一次,並不是假話,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在自己眼前,兩連成功!

「難道說,我的煉器水平不知不覺中有了很大的進步?」

秦望疑惑,但又有些忍不住臭美,沒想到這一次大膽提出魂煉,居然會有這麼好的成果!

「師兄果然出手不凡,什麼魂煉成功率低,我看由您出手,完全是十拿九穩啊!」

雷仁在一旁連拍馬屁,也是讓秦望更加爽,雖然雷仁修為低,但人家可是天驕啊,被這種人說了好話,他也是聽得非常受用。

「唉,哪裡哪裡,運氣好而已,我接下來就給你提升那七劍的品階,只不過這一次,要多花點時間了。」

秦望老懷大慰,笑的非常燦爛,這件事,完全可以在下次幾位峰主相聚的時候,好好吹噓一番。

「不打緊,話說師兄你有沒有那種……煉器的入門玉簡?」

雷仁忽然想到,自己萬一以後老是拜託秦望,一直成功的話,可能會讓對方產生一些不好的誤會,所以想了一下之後,卻是產生了自己也學一手的想法。

而秦望雖然大大咧咧,但也是多少歲的人了,自然是一下子就看出了雷仁的意圖,想起來對方也是有火系靈根的,心中馬上一喜。

「有的是,這些玉簡你拿出,裡面有一步步的煉器介紹,還有我這些年來的一些見解,正好鍛造這飛劍要時間,你就在一旁,一邊看玉簡一邊與實際互相印證!」

秦望大方地拿出了好幾個玉簡,他雖然微微擔心雷仁貪多嚼不爛,但內心也是存了一些私心,希望「女婿」能繼承自己的本領。

畢竟秦紅靈作為女兒,對於煉器,可是完全提不起勁的,這些年來,也成了他心中不願與別人說的一根隱刺。

這時候雷仁主動提出,他自然是滿心歡喜,毫無保留地拿出了自己的畢生的總結。

雷仁接過玉簡,卻是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不止是始源子,連秦望都對自己這麼好。

但人家已經是峰主,而且修為金丹,自己又完全不知道有什麼能回報他的。

只是……忽然,雷仁想起了三個月後的築基大會,鬼使神差地說道:

「師兄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紅靈的!」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秦望聞言眉頭一挑,而雷仁卻是頓了一下之後,反應了過來自己的話實在是太過曖昧。

「咳咳,那啥……」

「不用說了,雷仁,以後靈兒就交給你了,她要是有什麼閃失,我拿你是問!」

秦望說道,然後不給雷仁解釋的機會,直接拿出七劍中的一把,開始鍛造!

一邊控制著靈火,他還一邊給雷仁講解,雖然這些知識,雷仁目前還不能理解,但憑藉修真者傑出的記性,只要先記在腦子裡面就行了。

一旁的雷仁苦笑,但看到秦望一副認真的樣子在投入了升級飛劍當中,他也不好意思看小差,連忙拋去了雜念后,認真地觀摩了起來。

就這樣,升級的速度在秦望刻意放慢之下,足足進行了三天,那七把飛劍才全部鍛造完畢。

只不過這一升級,每一把飛劍都達到了上品靈器頂峰,何在一起后,七劍的威力甚至接近極品靈器的頂峰!

這對於凝氣期來說,絕對是一個大殺器!

而雷仁坐在一旁,也是仔細地回味著,手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出了一枚煉器入門玉簡,兩相印證后,他的煉器知識,也是在飛速地進步!

雖然不說什麼瞬間成為煉器大師,但至少也算是入門了,在問過一些不懂的問題后,配合秦望給的幾枚玉簡,以後的部分自學起來都已經問題不大了。

「有什麼疑問,隨時傳音給我。」

秦望說道,也是跟雷仁互換了傳音,畢竟目前峰主全體出山,他跟雷仁,也不用再刻意保持距離了。

畢竟在這氣和宗內,峰主在各峰大殿內,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掌控護宗陣法,所以雷仁的安危,他們也是非常放心。

「多謝。」

雷仁聞言,再次誠心地說道,秦望跟始源子對自己的好,他也是記在心中,只不過對方那種看女婿一樣的曖昧表情,他也是實在不能堅持了,於是收起兩件魂煉靈器和全體升了一級的七劍之後,直接告退。 離開地火峰后,雷仁回到自己的院中。

接下來三個月,也是他最後的準備時間,想要好好修鍊一番,熟悉一下新的靈器,也順便夯實一下各種秘法。

本來他腦中有澤木峰內諸多秘法,可考慮了一下后,感覺其實學的多了,也沒有什麼用處,畢竟各種攻擊秘法萬變不離其宗,還不如把碧璽神印多修鍊精深一些。

雖然獸魂附體可以擁有無雙戰力,但小塔破損嚴重,雷仁目前也不知道怎麼修復,而在讀了秦望給的煉器知識后,他已經隱隱知道了。

能產生器靈的,別說靈器,哪怕連法器,也只有最頂尖的極品法器,才有一點點可能,誕生器靈!

甚至於小塔器靈當初說的啟靈草,哪怕他翻遍了煉器篇和靈藥篇,都是找不到一點情報。

「看來這小塔果然來頭很大,怪不得我看了煉器篇這麼多介紹,也沒有找到類似的東西……只有當初冰川洞窟內那藍色的老者靈魂,好像見過差不多的東西……」

雷仁沉吟,當時那老者靈魂脫口而出,說什麼小塔不過是一尊七層鎮魂塔的仿製品,他一點都不怕,可被小塔砸了之後,卻是瞬間像漏了氣的皮球一般節節敗退。

這裡面,能理出一些頭緒,但現在情報不足,也不能推理出太多東西。

總之,這三個月內,在毫無線索的情況下,修復小塔卻是根本沒希望了,也因為如此,火鸞雖然能緩緩恢復,卻還是只能當成殺手鐧用,充其量,也只能比王尊的戰魂覺醒稍微持久一點。

只不過,這幾天內,火鸞已經恢復了一點元氣,連忙催著雷仁給他買金線雪蠶,或者別的三階蟲類吃。

「明明是個小蘿莉,卻喜歡吃蟲子,嘖嘖嘖……」

雷仁苦笑,他現在能斷定,這九層玄塔前世的主人,一定是個正人君子。

因為看看墨靈……一害羞就變成獸身,另一個火鸞,愛好是吃各類蟲子……

雖然兩人幻化后都非常漂亮,一個成熟一個青春活力,但這口味,實在是有點重了……

只不過,答應的事情,雷仁不會小氣,但他也懶得自己去購買,所以去了趟任務堂,直接溢價一成在宗門接待處交錢掛了任務,求購五條三階蟲類,兩個月後取貨。

這樣一來,自然有人幫他去張羅,雖然等階高了一些,但給了兩個月的時間,相信也充足了。

就這樣,接下來的時間內,他除了難得陪徐子易秦紅靈出去殺了幾趟靈獸,然後吃吃喝喝以外,其他的時間,全部都在宗內渡過了。

只不過,可能是缺少了一些靈感,又或許是受到了境界的制約,總之修為跟熟練度穩步雖然上升,但秘法方面,卻一直沒有大的突破。

但即使如此,兩個月後,他比七脈會武時至少強了兩三成,對於之後的築道大會,也是信心更足了。

「是時候去取蟲子了。」

兩個月後,雷仁在院子,從修鍊中醒來,伸了個懶腰之後,就準備出去走走。

只不過這一次到修鍊堂內后,他突然發現,比上次來的時候熱鬧多了。

「你好,我來結算收購任務。」

雷仁走到前台,一路上,讓他驚訝的是,很多凝氣期的靈獸價格飛降,甚至連築基期的,都受了很大影響。

「好的。這裡是你要收購的物品,預交的1200萬靈石,收購后剩餘的100萬靈石退還。」

前台,一個凝氣期的新人掃過雷仁的令牌,也是吃了一驚。

畢竟因為人手不夠,他也是新加入來打打零工,幹了兩個月,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大任務。

「你,你是雷仁師兄?!」

只不過,他定睛一眼,才發現面前之人,不就是之前七脈演武戰勝十二玄天,打出風采的新任天驕嘛!

怪不得凝氣期就能有如此巨款,只要跟天驕扯到一起,彷彿什麼都變得合理了。

「嗯,話說最近,那些靈獸的收購價怎麼掉了這麼多。」
原本黑天甲就跟衣服差不多,可此時他拿在手中,就好像變成了手腳的延長,就像是相處了無數年一般,對著甲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哈哈,幸不辱使命。」

秦望在一旁,也是一臉得意的表情,他雖然年紀備份都比較大,但一點架子也沒有,反而透著一股真性情。

當然,這也跟他完全把雷仁看成了「女婿」有關,不然換成別人,峰主的威嚴也不是開玩笑的。

想了想后,他又忽然開口。

「話說回來,雷仁你原本的獎勵是極品靈器,即使讓我修復這黑天甲,再加上魂煉靈紋,也是虧了不少,要不這算我私人幫你的,你再去掌門師兄那要個極品靈器算了。」

秦望說道,卻是讓雷仁突然有點懵。

這像是一個峰主說出來的話嗎?

「咳咳,那啥,雷仁,我也是為了你好啊,再說你築道大會的時候,還要指望你保護我家那個小姑奶奶……」

秦望見雷仁呆住了,也是老臉一紅,連忙解釋道。

「呃……這不太好吧,而且極品靈器對我真的沒有什麼提升,要不然……師兄你幫我把這手套也修一修,順便再魂煉一下?」

雷仁也是微微有些心虛,這種坑宗門獎勵的事情,也就秦望這種性格能提出來了,換成了別的長老,他還以為人家在試探他的忠誠度呢。

秦望聞言,卻是眉頭一緊。

「修復不是問題,但是……魂煉的話,剛才只是運氣好,你確定?」

他斟酌了一下說道,畢竟這種小概率事件,成功一次就很不錯了,沒想到雷仁居然還想再來。

根據這麼多年的經驗來說,秦望幾乎可以肯定,這第二次魂煉連著來,幾乎是必然會失敗的。

「沒關係,您儘力而為就行了,也不要有負擔,反正這手套對於我來說,如果不能魂煉,本來也就扔了不想用了。」

雷仁真切地說道,按照他的實力來說,也的確是如此。

面對太弱的對手,不需要這上品靈器手套,可如果對手太強,這手套又根本派不上用場,所以雖然他有把握成功,但這番說辭,卻是發自真心。

「行,既然如此,你就拿出來吧,對了,乾脆把你的七劍也一起哪來,我重新給你鍛造一番!」

秦望說道,他自覺幫雷仁修復兩個靈器也抵不上獎勵,想起之前送給對手的七把飛劍,那些飛劍在分散的時候,只能達到中品靈器頂峰,即使合而為一後幾乎是上品頂峰,不過也快趕不上雷仁的進步的速度了。

只不過,區區中品靈器,進步的空間卻是很大的,以秦望的煉器水平,重新鍛造一下,也是手到擒來。

「哦?如此就多謝師兄了,對了,這是掌門師兄給的材料,不知道有沒有用……」

雷仁說道,想起之前在主峰大殿,始源子給了自己一塊材料,就乾脆一起拿了出來。

秦望聞言,接過材料,臉上卻是一僵……隨後直接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因為始源子給的材料,品階實在是太高了!

別說用來強化飛劍了,如果擇選良辰吉日,讓他做點準備,鍛造一件下品法器,都是綽綽有餘!

要知道從價格來說,一件下品法器,足以抵十件極品靈器! 斗羅大陸之劉小梟傳說 偏偏看雷仁的表情,他還不識貨……

「……光這法器材料就至少值個兩三千萬,我這師兄,難道有什麼灰色收入不成?」

秦望心中驚愕,要知道法器跟靈器完全不是用一級別的東西,一般連結丹長老,都有很多混的不好的人還在用極品靈器,哪怕是下品法器,成品至少也要賣五千萬!

雖然考慮到可能會鍛造失敗,加上鍛造大師出手也要成本,所以材料一般只能賣一半價錢,但饒是如此,也是一筆巨款啊!

「莫非師兄要和我搶女婿?」

秦望心中不敢相信,不知道始源子收了雷仁一顆靈晶的他,卻是腦洞大開。

但仔細回想之後,始源子的確沒有什麼走的比較近的女人,據他所知也根本就沒有子嗣,而且這些年他們一直在一起,完全沒有「作案」的時間啊……

「咦?……這老不休,最近跟林妹走的比較近!難道這麼多年的相處下來,他們兩背著我們幾兄弟……已經……好上了?」

突然,陷入YY狂潮的秦望,忍不住揣測到了善水峰主林瀾身上!

畢竟他這個做掌門的師兄,認識的女子實在太少,想來想去,只有這身邊的人有可能!

「喂……那啥,師兄?秦峰主?」

雷仁在一旁,卻是滿腦子疑惑,他不知道秦望這把年紀的人還能這麼八卦,通過一塊材料想了那麼多東西,只是站了一會後,還是忍不住開口,打斷了對方的意淫。 秦望還在亂想他那掌門師兄是跟誰有一腿,被雷仁突然一叫,也是嚇了一跳。

「嗯?哦,沒事沒事,我只是驚訝於這材料非常珍貴,最少值個兩千多萬靈石,也不知道師兄有什麼考慮,但如果給我些時間,幫你鍛造一下,把七劍全部升到極品靈器,不是問題!」

秦望說道,這些材料,如果給他鍛造下品法器,那稍微有些挑戰,成功率可能在六七成左右,但如果僅僅是強化那七把飛劍,卻是十拿九穩,哪怕提升到極品靈器都不難。

甚至配合雷仁的七系真元,合而為一后,那威力……想想就可怕!

「兩千萬?……」

雷仁聞言,也是一呆,他沒想到始源子隨手給的東西這麼珍貴,原本看這金屬黑乎乎的,也不怎麼沉,只當是一般貨色而已。

但轉念一想,始源子當時開口說能幫忙搞定徐子易的事情后,自己又給了一顆靈晶,大概是作為回禮吧。

想到這裡,他也是接受了,確定讓秦望幫自己鍛造,畢竟三個月後的築道大會,過去的資料顯示,死亡率最高的幾屆甚至達到了五成,最慘的一次,有九成的弟子一去無回!

這種情況,不得不讓雷仁打起十二分的注意來。

「極品靈器用不了,全部幫我鍛造成上品靈器吧。」

考慮了一會後,雷仁還是提議說道,秦望自然也沒有意見,以他的水平,先使用一小部分材料,提升到上品,等雷仁築基成功后,再升級成極品靈器,也是不難。

只不過,考慮到升級七把飛劍用時比較久,兩人還是決定先把那手套魂煉了。

再一次刻下靈紋后,秦望看著雷仁滴出帶著彩色魂力的鮮血,然後跟之前相同,手套上也放出了沖霄而起的彩光!

「又成了?!」

看著面前跟上一次一般無二的彩色光芒,和手套上漸漸出現的雷仁的氣息,連鍛造者本人,也是呆住了。

畢竟之前說十次裡面只能成功一次,並不是假話,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在自己眼前,兩連成功!

「難道說,我的煉器水平不知不覺中有了很大的進步?」

秦望疑惑,但又有些忍不住臭美,沒想到這一次大膽提出魂煉,居然會有這麼好的成果!

「師兄果然出手不凡,什麼魂煉成功率低,我看由您出手,完全是十拿九穩啊!」

雷仁在一旁連拍馬屁,也是讓秦望更加爽,雖然雷仁修為低,但人家可是天驕啊,被這種人說了好話,他也是聽得非常受用。

「唉,哪裡哪裡,運氣好而已,我接下來就給你提升那七劍的品階,只不過這一次,要多花點時間了。」

秦望老懷大慰,笑的非常燦爛,這件事,完全可以在下次幾位峰主相聚的時候,好好吹噓一番。

「不打緊,話說師兄你有沒有那種……煉器的入門玉簡?」

雷仁忽然想到,自己萬一以後老是拜託秦望,一直成功的話,可能會讓對方產生一些不好的誤會,所以想了一下之後,卻是產生了自己也學一手的想法。

而秦望雖然大大咧咧,但也是多少歲的人了,自然是一下子就看出了雷仁的意圖,想起來對方也是有火系靈根的,心中馬上一喜。

「有的是,這些玉簡你拿出,裡面有一步步的煉器介紹,還有我這些年來的一些見解,正好鍛造這飛劍要時間,你就在一旁,一邊看玉簡一邊與實際互相印證!」

秦望大方地拿出了好幾個玉簡,他雖然微微擔心雷仁貪多嚼不爛,但內心也是存了一些私心,希望「女婿」能繼承自己的本領。

畢竟秦紅靈作為女兒,對於煉器,可是完全提不起勁的,這些年來,也成了他心中不願與別人說的一根隱刺。

這時候雷仁主動提出,他自然是滿心歡喜,毫無保留地拿出了自己的畢生的總結。

雷仁接過玉簡,卻是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不止是始源子,連秦望都對自己這麼好。

但人家已經是峰主,而且修為金丹,自己又完全不知道有什麼能回報他的。

只是……忽然,雷仁想起了三個月後的築基大會,鬼使神差地說道:

「師兄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紅靈的!」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秦望聞言眉頭一挑,而雷仁卻是頓了一下之後,反應了過來自己的話實在是太過曖昧。

「咳咳,那啥……」

「不用說了,雷仁,以後靈兒就交給你了,她要是有什麼閃失,我拿你是問!」

秦望說道,然後不給雷仁解釋的機會,直接拿出七劍中的一把,開始鍛造!

一邊控制著靈火,他還一邊給雷仁講解,雖然這些知識,雷仁目前還不能理解,但憑藉修真者傑出的記性,只要先記在腦子裡面就行了。

一旁的雷仁苦笑,但看到秦望一副認真的樣子在投入了升級飛劍當中,他也不好意思看小差,連忙拋去了雜念后,認真地觀摩了起來。

就這樣,升級的速度在秦望刻意放慢之下,足足進行了三天,那七把飛劍才全部鍛造完畢。

只不過這一升級,每一把飛劍都達到了上品靈器頂峰,何在一起后,七劍的威力甚至接近極品靈器的頂峰!

這對於凝氣期來說,絕對是一個大殺器!

而雷仁坐在一旁,也是仔細地回味著,手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出了一枚煉器入門玉簡,兩相印證后,他的煉器知識,也是在飛速地進步!

雖然不說什麼瞬間成為煉器大師,但至少也算是入門了,在問過一些不懂的問題后,配合秦望給的幾枚玉簡,以後的部分自學起來都已經問題不大了。

「有什麼疑問,隨時傳音給我。」

秦望說道,也是跟雷仁互換了傳音,畢竟目前峰主全體出山,他跟雷仁,也不用再刻意保持距離了。

畢竟在這氣和宗內,峰主在各峰大殿內,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掌控護宗陣法,所以雷仁的安危,他們也是非常放心。

「多謝。」

雷仁聞言,再次誠心地說道,秦望跟始源子對自己的好,他也是記在心中,只不過對方那種看女婿一樣的曖昧表情,他也是實在不能堅持了,於是收起兩件魂煉靈器和全體升了一級的七劍之後,直接告退。 離開地火峰后,雷仁回到自己的院中。

接下來三個月,也是他最後的準備時間,想要好好修鍊一番,熟悉一下新的靈器,也順便夯實一下各種秘法。

本來他腦中有澤木峰內諸多秘法,可考慮了一下后,感覺其實學的多了,也沒有什麼用處,畢竟各種攻擊秘法萬變不離其宗,還不如把碧璽神印多修鍊精深一些。

雖然獸魂附體可以擁有無雙戰力,但小塔破損嚴重,雷仁目前也不知道怎麼修復,而在讀了秦望給的煉器知識后,他已經隱隱知道了。

能產生器靈的,別說靈器,哪怕連法器,也只有最頂尖的極品法器,才有一點點可能,誕生器靈!

甚至於小塔器靈當初說的啟靈草,哪怕他翻遍了煉器篇和靈藥篇,都是找不到一點情報。

「看來這小塔果然來頭很大,怪不得我看了煉器篇這麼多介紹,也沒有找到類似的東西……只有當初冰川洞窟內那藍色的老者靈魂,好像見過差不多的東西……」

雷仁沉吟,當時那老者靈魂脫口而出,說什麼小塔不過是一尊七層鎮魂塔的仿製品,他一點都不怕,可被小塔砸了之後,卻是瞬間像漏了氣的皮球一般節節敗退。

這裡面,能理出一些頭緒,但現在情報不足,也不能推理出太多東西。

總之,這三個月內,在毫無線索的情況下,修復小塔卻是根本沒希望了,也因為如此,火鸞雖然能緩緩恢復,卻還是只能當成殺手鐧用,充其量,也只能比王尊的戰魂覺醒稍微持久一點。

只不過,這幾天內,火鸞已經恢復了一點元氣,連忙催著雷仁給他買金線雪蠶,或者別的三階蟲類吃。

「明明是個小蘿莉,卻喜歡吃蟲子,嘖嘖嘖……」

雷仁苦笑,他現在能斷定,這九層玄塔前世的主人,一定是個正人君子。

因為看看墨靈……一害羞就變成獸身,另一個火鸞,愛好是吃各類蟲子……

雖然兩人幻化后都非常漂亮,一個成熟一個青春活力,但這口味,實在是有點重了……

只不過,答應的事情,雷仁不會小氣,但他也懶得自己去購買,所以去了趟任務堂,直接溢價一成在宗門接待處交錢掛了任務,求購五條三階蟲類,兩個月後取貨。

這樣一來,自然有人幫他去張羅,雖然等階高了一些,但給了兩個月的時間,相信也充足了。

就這樣,接下來的時間內,他除了難得陪徐子易秦紅靈出去殺了幾趟靈獸,然後吃吃喝喝以外,其他的時間,全部都在宗內渡過了。

只不過,可能是缺少了一些靈感,又或許是受到了境界的制約,總之修為跟熟練度穩步雖然上升,但秘法方面,卻一直沒有大的突破。

但即使如此,兩個月後,他比七脈會武時至少強了兩三成,對於之後的築道大會,也是信心更足了。

「是時候去取蟲子了。」

兩個月後,雷仁在院子,從修鍊中醒來,伸了個懶腰之後,就準備出去走走。

只不過這一次到修鍊堂內后,他突然發現,比上次來的時候熱鬧多了。

「你好,我來結算收購任務。」

雷仁走到前台,一路上,讓他驚訝的是,很多凝氣期的靈獸價格飛降,甚至連築基期的,都受了很大影響。

「好的。這裡是你要收購的物品,預交的1200萬靈石,收購后剩餘的100萬靈石退還。」

前台,一個凝氣期的新人掃過雷仁的令牌,也是吃了一驚。

畢竟因為人手不夠,他也是新加入來打打零工,幹了兩個月,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大任務。

「你,你是雷仁師兄?!」

只不過,他定睛一眼,才發現面前之人,不就是之前七脈演武戰勝十二玄天,打出風采的新任天驕嘛!

怪不得凝氣期就能有如此巨款,只要跟天驕扯到一起,彷彿什麼都變得合理了。

「嗯,話說最近,那些靈獸的收購價怎麼掉了這麼多。」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