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Бронирование
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這就是創造,為自己創造一切可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創造課教室位於三樓,四面沒有任何的牆壁,整個教室都是架空的,全部支撐就是那些大石柱子。石柱子上長滿了藤蔓,上面還有五顏六色的小花。教室里沒有任何的座椅,大家上一次見識了魔法課上的奇迹,以為這一次也是和上次一樣。當大家都等著克立克教授讓他們坐下去的時候,克里克教授卻只是看了他們一眼。

「不知道你們魔法課上的怎麼樣,雖然我們創造課上不會叫你們各種各樣的魔法。但是,如果你們魔法課上沒有注意聽講的話,那麼你們創造課上就不會製作出讓你們滿意的東西來。所以,魔法課與創造課是密不可分的,要想製作出絕密武器,首要的條件就是你要掌握更多的魔法咒語。明白了嗎?」克里克教授問道,今天他沒想要教會他們製作什麼,像他們這樣的新生,如今還沒有資格去製作武器。 吃晚餐的時候,麥思琪教授和希瓦拉教授一起吃的,麥思琪教授一邊吃一邊將她今天和布魯克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希瓦拉,你覺得我說的對嗎?」麥思琪教授懇切的看著希瓦拉教授,希望他能夠認同自己的觀點。

「你們都沒錯,我想布魯克這樣做肯定有他不能說的苦衷。我了解的布魯克,他是一位愛護自己學生,維護鳥不語學院的最好的校長。我沒有見過比他更合格的校長了,這一點你要相信我。」希瓦拉教授並不直接回答麥思琪教授的問題,而是從側面說服她。

「其實我也是這樣人為的,可是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西耶教授肯定有問題。而且布魯克他也肯定都知道了,但是他為什麼就不能直接告訴我呢,或者將伍德記憶還給他,我要的不過就是個公正的待遇,一個鳥不語學院所有孩子的公正待遇。我知道,伍德的身份和他以前經歷過的事情都會讓很多人看不起他,但是這不是他應該受到的待遇,這不是他的錯,他應該被人尊重。」麥思琪教授似乎還沒有從這件事情中解脫出來,她還是覺得伍德在這次的事情中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其實伍德本身倒是沒覺得這有什麼,可能是他從小就已經習慣了這些事情。希瓦拉教授的藥水,這一次果然是效果很好,伍德睡了一晚上,醒來之後身上的傷就已經痊癒了,一點受傷的痕迹都看不出來。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麥思琪教授對伍德更是照顧有加,只是伍德雖然心裡很渴望這樣的關心,但是想要讓伍德真正的適應,估計還需要一點時間。

今天吃午餐的時候,蘇芮把自己昨天一晚上想到的種種都告訴了伍德。

「我覺得,這個西耶教授真的很可疑,當時你們是被一隻巨大的彩色的鷹給救上來的。曼特應該還記得那隻鷹吧,它和傷害伍德的那隻鸚鵡長得簡直一模一樣。當我告訴西耶教授是一隻彩色的鸚鵡攻擊的伍德,他竟然一口否認,還說是我看錯了。他又沒有看到事情的經過,為什麼會一口否認呢,我覺得他肯定沒有對布魯克校長說實話,不然的話布魯克校長怎麼不再過問此事了。」蘇芮分析的頭頭是道,但是曼特卻是不認同她的說法。

「如果是西耶教授故意這樣做,那他就應該選擇在一個別的地方,而不是在他的幻境中。這樣做豈不是告訴所有人,這件事情就是他做的嗎?你覺得西耶教授會傻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曼特覺得這件事情受害者不僅是伍德,還有西耶教授,肯定是有人想要加害西耶教授。

「你這是偏袒,如果所有人都像你這樣認為的話,那他就可以大張旗鼓的在自己的地盤傷人害人,甚至是殺人。反正你們都會覺得他不會傻到在自己的地盤上做這些事情,反正你們都是一群睜眼盲人。」蘇芮義正言辭的反駁,在維護自己崇拜的人的時候,曼特也毫不示弱。

「因為我們不像你,所有事情都是靠你自己的判斷,而不是考慮事情的真實性。你所說的這一切不過只是你自己的猜測而已,你有什麼證據說明你剛才所說的都是真實可靠地?如果不能,你和我都是一樣的,你所說的一切都是不真實的。」曼特此時也來了精神,大有和蘇芮一較高下的架勢。

伍德一看他們兩個人這樣下去估計會打起來,於是趕緊的出來解圍。

「你們兩個都先冷靜一下,這件事情是有些蹊蹺,不然的話我的記憶也不會被人抹掉。我倒是很好奇是誰抹掉了我的記憶,他又是出於什麼目的,這要弄明白了這個問題,其餘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伍德算是說了他清醒以來最重要的話,他和西耶教授想到了一起,他們都想知道那段記憶為何會消失。

「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話,我覺得我們有個辦法可以試一試。」蘇芮忽然靠近伍德,非常神秘的說道。曼特也想要湊過去聽一聽,但是卻被蘇芮給無情的推開了。

「你覺得西耶教授會同意嗎?」伍德不確定蘇芮的辦法可不可行,但是伍德內心還是很希望能夠試一次的。

「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去找西耶教授的話,我想他應該會介意之前的事情,不會同意的。所以我們不能夠去找西耶教授,而是應該去找布魯克校長,我相信在這件事情上,他會站在我們的角度考慮的。雖然這會讓西耶教授感覺很不好,但是我們現在不應該過多的考慮西耶教授的感受,如果他真的對你什麼都沒做的話,他就應該支持我們這樣做。」蘇芮神情激動的說。

「你們究竟要幹什麼,快說給我聽聽,說不定我還可以給你們出個主意想想辦法什麼的。」曼特看著伍德和蘇芮兩個人在那裡不停地討論來討論去的,很是好奇蘇芮究竟給伍德出了什麼主意。

蘇芮想了想,覺得曼特雖然有時候會拖後腿,但是在關鍵時刻還是會起到作用的,於是決定告訴他。只是曼特聽了蘇芮的話,覺得他們這樣做有些不厚道,但是礙於伍德的感受,曼特並沒有將自己的想法直接說出來。

冷情總裁請斯文 「怎麼,你覺得我們這樣做會對你敬愛的西耶教授不利?」蘇芮看到曼特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忍不住挖苦他。

「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去問一下西耶教授,我覺得他會同意我們的提議的。萬一他不同意的話,我們再去找布魯克校長也來得及啊,布魯克校長也是很忙的人,我們不好這樣去打擾他的。」曼特儘力說服蘇芮,先去找西耶教授。

「如果你真要覺得西耶教授會同意的話,那麼這個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去辦好了。現在西耶教授應該在他的辦公室,你趕緊的過去,如果你這裡行不通的話,我們就去找布魯克校長。」蘇芮飛快的說道,看到曼特這樣信任西耶教授,蘇芮覺得應該讓他嘗一嘗被自己信任的人直接拒絕的滋味。 「那好,你們在這裡等我,我現在就去,等我好消息。」曼特一聽說蘇芮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就連午餐都沒吃完就急忙的跑去西耶教授的辦公室了。

很快的曼特就又跑回來了,累的氣喘吁吁的,一看就是一路跑著回來的。

「怎麼樣,他同意了?」蘇芮故作愉悅的問道,心裡卻是不相信西耶教授會同意。

「他沒說同不同意,只是說要讓你們過去,他有話要問伍德。」曼特深呼吸了一下,再跑一會兒,曼特就要累吐血了。不過兩天的時間,曼特都看出瘦了一圈。

「聽曼特說,你們想要再進一次幻境,能夠告訴我為什麼嗎?」西耶教授語氣平和的問道,眼前站著的三個稚氣未消的孩子,都一個個盯著自己。

「是的西耶教授,我希望能夠在那裡找回我丟失的記憶。」伍德十分肯定的說,雖然他已經聽大家說過當時發生的一切,但是具體的細節只有自己知道,只有自己的那段丟失的記憶知道,他想知道他的記憶為什麼會丟失。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你的那段記憶中都有些什麼,又為什麼會丟失,不如我和你們一起去,這樣的話如果你們遇到什麼麻煩的話,我還可以及時的幫助你們。」西耶教授提出自己的要求,就看這三個小傢伙是怎麼想的了。

蘇芮和伍德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伍德說道:「可以,我們需要您的幫助。」

「很好,只是這件事情是你們和我之間的一個約定,我們不能夠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情,你們能夠做到嗎?」西耶教授之所以會答應他們,就是擔心他們得不到自己的允許就會去找別的人幫忙。

「我們能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不能夠讓別人知道?」蘇芮一絲一毫都不肯放鬆,覺得西耶教授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預謀的。

「如果我們沒有找到伍德的記憶的話,你們可以告訴任何人。但是如果我們找到了伍德丟失的記憶,如果你們告訴了別人的話,那對伍德是很不利的。現在幾乎整個鳥不語學院的人都知道了伍德丟失記憶的事情,相信過不了多久,整個魔法世界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你們試想一下,如果當人們知道了伍德的記憶失而復得,他們會怎麼想,怎麼做?」蘇芮不得不承認,這一次西耶教授卻是考慮的很周全。如果讓外界的人知道伍德的記憶失而復得,那麼他們肯定對伍德失去的這段記憶特別感興趣,這樣一來,對伍德就是一種潛在的威脅。

「布魯克校長也不能說嗎?」伍德還是很信任布魯克校長的,覺得自己不應該有事情隱瞞他。

「當然,如果你不想看到他為難的話,布魯克校長不僅僅是你們的校長,他還是魔法世界的最高榮譽者,他對魔法世界的公民有坦誠相待的責任和義務。」西耶教授十分坦誠的回答伍德問題,伍德覺得西耶教授說的很有道理。

「好的,我們答應你會將此事告訴任何人,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嗎?」伍德早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尋找自己丟失的記憶了。

「皮耶,你在外面守護著,如果有人看到,不要說伍德他們在這裡。」西耶教授吩咐皮耶在外面守護著,其實能被人發現的幾率很小,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有個人在這裡等著比較穩妥。

「是,西耶教授。」皮耶做事一向都是最穩妥的。

進入幻境,和上次的環境一樣,為了能夠儘快的找到那隻彩色鸚鵡,西耶教授讓伍德像上次那樣召喚。

伍德看了蘇芮和曼特一眼,蘇芮抱以歉意的微笑:「當時情況緊急,我一著急,就什麼都說了。」

「放心,我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就像之前我們約定好的那樣。」西耶教授知道伍德在擔心什麼,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恐怕會有不安分的人,對於伍德的身份胡亂懷疑。如果他們知道伍德身懷絕技,那絕對是他們最有力的武器。

聽到西耶教授的話,伍德微微一笑,然後他拿起一片樹葉,開始吹奏。當聲音響起的時候,西耶教授的臉上劃過一絲驚詫。如果仔細看的話,伍德的眼睛十分的精緻,深藍色的眼眸,就像是落入星空的一顆明星。

「是誰教你這樣吹奏的?」伍德剛一吹完,西耶教授就迫不及待的問道,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是奇怪。

「沒有誰,是我自己無意中發現的,一開始我沒想到我吹奏的聲音可以召喚小動物。」伍德小時候一個人無聊的時候,就會找一片樹葉來吹,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胡亂的吹。沒想到他吹奏的聲音竟然引來的一些小觀眾,那些可愛的小動物們都靜靜地坐在地上,聆聽伍德吹奏的樂曲。

後來慢慢的,伍德竟也自創了一些曲調,後來伍德只要有事情找小動物們幫忙的話,就會跑到樹林的邊上吹奏一曲,小動物們就會紛紛前來。

沒過多久,那隻彩色的鸚鵡就從茂密的叢林中穿梭過來。巨大的翅膀將兩旁的樹枝撥亂,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

「西耶教授,你這是要做什麼?」鸚鵡亞卡沒有想到西耶教授居然親自帶著伍德這個孩子來見自己,如果沒有西耶教授前來,亞卡應該不會見伍德的,這也是西耶教授為何非要跟著過來的一個原因。

「不幹什麼,就是想來找回一點東西,一點屬於伍德的東西。」西耶教授對於亞卡本來也就只有相互利用的關係,此時他站在伍德的立場上是沒有任何不妥的。

卡亞不理會西耶教授,只是一直盯著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伍德。尖銳的目光,像是一把彎刀戳進伍德的內心深處,伍德被這樣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伍德一直都在迴避著對方審視的目光,但是無奈對方總是能夠捕捉到伍德惶恐的樣子。

「你叫伍德?」卡亞的聲音聽上去很尖銳,伍德聽到它的聲音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但是伍德很快就讓自己平復下來。 「明白了。」大家齊聲說道,下面已經有人開始紛紛議論了。有些人天生記憶力驚人,學過的東西很容易就能夠記住。但是有些人卻是相反,無論怎麼記,就是記不住那些繁瑣的咒語。聽到克里克教授的話,那些糊塗蛋們都一個個無精打採的樣子。

伍德雖然記憶力不是那種很出色的,但是自己只要肯努力的話,應該還是不錯的。蘇芮就更不用說了,她是那種天生聰穎的,記憶力驚人。倒是曼特,整個就是一痴獃兒,學過的東西,你下了課之後問他他就忘記了。

「我想我可以休息了。」曼特哀怨的說道,昨天學過的咒語,如今他一個字都不記得了。

「別這麼沮喪,我們都會幫助你的。」伍德安慰的說,只是他也只是能夠勉強想起一些咒語,看來自己以後要多努力了。

「你們兩個不用擔心,有我在,相信他們誰都比不過我的大腦。」蘇芮十分自信的說。

「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平啊。」曼特聽到伍德和蘇芮的話,只覺得自己那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地打擊,還不如他們什麼都不說的好呢。

「你們現在要小心你們的周圍,這裡隨時都會有危險。」克里克教授突然說道,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到了極點。他們驚慌失措的注視著周圍,不停地在腦海中尋找殘存的記憶。

忽然,天空一片昏暗,本來明媚的陽光此時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大家擠成一團,眼睛幾乎什麼都看不見。恐懼,籠罩著這些十歲的新生們,有些膽子小的早就別嚇哭了。只是因為有人捂住了他們的嘴巴,所以他們才沒有哭出聲音。

不知道他們中的誰大聲念了一個咒語,一道亮光閃現,將黑暗瞬間驅散。但是這樣的強烈光線並不能讓他們看清周圍的一切,因為光線太強,他們不得不用手遮擋住自己的眼睛。

隱約中,似乎有什麼東西進入了他們的教室,雖然教室除了樓頂沒有任何的遮擋,但是這好歹也是教室。他們並沒有看清進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只覺得那些東西是會飛的,而且觸碰到他們肌膚的時候,有些冰涼的感覺。

「是冰,是冰雪。」他們中有人用手接住了這些充斥著他們周圍的東西,那東西摸上去就像是冰雪,瞬間融化。那人的聲音剛剛落下,緊接著大家就聽到了一聲慘叫。而發出慘叫聲的,正是剛才那位說是冰雪的同學。

大家都不知道他在這一瞬間發生了什麼,他的叫聲聽上去很是恐怖,這讓大家心裡更加的恐懼了。雖然他們心裡明白,他們今天是來上課的,教授即便是想要給他們一個教訓,也不會真的對他們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的。可是在這樣緊張的環境下,這樣的心理安慰已經不能夠滿足他們了。

極度恐懼已經讓很大一部分同學變得狂躁起來,他們責怪教授一上來就給他們這樣的恐嚇。他們中有些人大聲的抱怨,還有人不顧安危,發了瘋似的朝外沖了出去。只是他們後來都沒有了聲音,也不知道他們如何了。

「蘇芮,曼特。」混亂中,伍德尋找著蘇芮和曼特,剛才那一陣混亂,讓他們走散了。

「伍德,我在這裡。」

「我在這。」

蘇芮和曼特朝著伍德走了過來,剛才那個強烈的光線,就是伍德的功勞,但是這已經是他所能做的所有了。上一堂課上,他也只記住了這一個魔法咒語。沒想到竟然還派上了用場。

「不要去觸碰那些冰雪。」伍德叮囑道,剛才那個人在觸碰了冰雪之後就發出慘叫聲,雖然他們誰都沒有看到那個男孩兒發生了什麼,但是伍德覺得這肯定和那冰雪有關。

「嗯,我也覺得那冰雪有問題,這個強光是你弄得?」蘇芮問道。

「是,只是運用的並不是很理想。」伍德無奈的說。

蘇芮念了一個咒語,讓這束強光變得弱了一些,但是效果和剛才差不太多,只是一個刺眼,一個不刺眼的差別。

聽了伍德的話,大家都沒有去觸碰那些冰雪。偶爾會有冰雪落入他們的衣服里,但是只要他們不去主動觸碰的話,是不會有危險的。

就說嘛,第一堂創造課,給個小小的震撼就可以了,教授怎麼會真的不顧他們的安危呢。

就在大家都想當然的時候,那些看上去其實是則不能觸碰的冰雪,忽然快速凝結。就在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冰雪環繞。冰雪組成了一個大冰山,將這些人全都圍困在裡面。

這冰山的堅硬程度堪稱比石頭還硬,如果單憑他們自身的力量,他們是不可能出去的。

克里克教授揮手將冰山扯掉,充足的陽光瞬間恢復。同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他們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反應時間。

剛才那個發出慘叫的男同學正是鬼馬,大家都紛紛圍著他想要看他究竟是傷到哪裡了。

「剛才我只是覺得手像是被電了一樣,現在沒事了。」鬼馬笑著說,不過自己被電的那一瞬間,心裡還是很害怕的。

「剛才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展示,怎麼樣,這是不是很神奇?」克里克教授淡然的說,彷彿剛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展示。可是在這些新生的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剛才他們所經歷的,應該是他們長這麼大遇到的最危險最恐懼的情況了。

「一個偉大的魔法師,想要將自己的魔法發揮到最好,一絕密武器是必不可少的。下次有機會,我將會帶你們去領略一下以往很多偉大的魔法師,他們用的都是些什麼武器。」克里克教授成功的激發了大家的好奇心,要知道,魔法世界有很多令人稱奇的偉大魔法師。

這些魔法師被記錄在書記中,他們想要了解這些人只能夠通過書籍。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親自感受一下來自偉大魔法師的絕密武器,這是所有魔法師所夢寐以求的機會。 「你叫伍德?」卡亞的聲音聽上去很尖銳,伍德聽到它的聲音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但是伍德很快就讓自己平復下來。

「是的,是你將我的記憶抹掉的,對嗎?」伍德抬起頭,眼睛直視對方。

「這個嘛,如果你們是為了要回你的記憶,那我很不幸的告訴你們,你們來晚了。」卡亞表示惋惜,因為就在不久前,伍德的那段記憶竟然被人給偷走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不等伍德說話,西耶教授急忙問道。這裡除了卡亞就沒有別的動物了,會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從自己的幻境中盜取東西呢,而且還是在卡亞的眼皮子底下。

「西耶,你應該知道我是最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的,可是事實卻是如此的殘酷,就在今天上午,伍德那段記憶被人偷走了。是的,你們都沒聽錯,是真的被人偷走了,而且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卡亞看上去似乎很擔心,不僅僅是因為伍德的記憶會暴露出它的信息。

「卡亞,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實的,你能夠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的經過嗎,怎麼會有人進入到這裡偷走東西呢?」西耶教授確信自己的幻境是不能夠擅自闖入的,就算是布魯克也不能夠隨意的進入自己的幻境。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昨天你們離開之後,我就猜到你們應該還會來找我的。所以我覺得將那段記憶藏在自己的身上並不是聰明的行為,所以我決定將那段記憶藏在一個不容易被人找的地方。」卡亞一邊回憶一邊說,它的神情看上去很不好。

「你該不會是......?」西耶教授似乎已經知道了卡亞打算將那段記憶藏在哪裡了。

「是的,你猜的沒錯,就是空境水。我想了一整晚,才決定將那段記憶藏在空境水之中。只有這樣,這個秘密才不會被第二個人知道,可是誰知當我的手伸進空境水的時候,竟然從裡面突然的伸出了一雙手。就是那雙手,將那段記憶給搶走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對方的樣子,也不知道他是誰。就這樣,他搶走了本該屬於我的東西,西耶,你覺得會是誰搶走了我的東西呢?」卡亞傷心的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了。

「那不是你的東西,那是屬於伍德的,是你從伍德這裡搶走的。理論上說你和那個偷盜者是一樣的,你們是同類,是你弄丟了伍德的記憶,這全都怪你。」蘇芮本來對找回伍德的記憶還挺有信心的,可是當她聽到卡亞說伍德記憶被偷走了的時候,心裡真的很生氣。所以對卡亞說話的語氣也重了起來,這讓伍德覺得有些尷尬。

「那你看清楚那雙手了嗎,長得什麼樣子?」伍德急忙岔開話題,讓卡亞不把注意力放在蘇芮剛才說的話上面。

「因為有水紋,我看的並不是很真切,不過我倒是看到了他的手上有一顆黑色的胎記。」卡亞回憶的說,當時水面產生的水紋讓它看不真切水裡面的一切,那顆黑色的胎記因為顏色太容易被看到,所以卡亞只看到了那顆胎記。

「黑色的胎記?」西耶教授很是疑惑的問道,在他認識的人裡面,恰好就有一位手上有黑色胎記的人,那就是克里克教授。」自從伍德的事情發生以來,他是唯一一位沒有發表個人建議或者態度的人。當他們為此爭執的時候,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目光平靜的看著他們,彷彿這件事情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想到了誰?」卡亞看西耶教授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就知道他心裡肯定已經有了懷疑的對象,只不過他還不太相信這個事實而已。

「該不會是......?」

「不是,不可能會是他的,絕對不可能。」蘇芮剛想要說是誰的時候,西耶教授搶先一步打斷她的話。

「你們說的究竟是誰,他怎麼不可能是偷走我東西的人了?」卡亞對於蘇芮口中的那個人很是關心,它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人是誰。

「請你以後搞清楚了,那不是你的東西,那是屬於伍德的,不是你的。」蘇芮對於這件事很是在意,覺得卡亞真的很自私。

「那裡面也包含我,所以我的話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倒是你,蘇芮小姐,你剛才說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你們都知道些什麼?」卡亞急切的問道,覺得西耶在有意向自己隱瞞著什麼。

「卡亞,你聽我說,雖然丟了東西你很不開心,但是這件事情跟我們想到的那個人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更不可能從空境水中偷走東西,我想你保證。」要說從空境水中偷取東西,這個人可以是任何一個人,但唯獨不可能是克里克教授。

「你為什麼這樣肯定不會是你們想到的那個人,我當時看的真真切切,那個人的左手上有一個黑色的胎記。不僅如此,我還知道那個胎記是半顆星的形狀,這個世上應該不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兩個人在同樣的位置長著顏色形狀都一樣的胎記。如果換做是你,你會相信這樣的巧合嗎?」卡亞對於西耶的隱瞞很是不悅,只是它還不能夠著急,它需要說服西耶教授,讓他相信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克里克教授,難道你們說的這個人是克里克教授,哦我的天吶,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剛才一直在沉默思考的曼特,此時才後知後覺的猜到了蘇芮剛才想要說的人是誰。可是當他的說脫口而出之後,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轉向他,尤其是卡亞,目光中帶著驚喜。

「很好,你們剛才想到的人就是克里克教授是吧?」卡亞看到西耶教授臉上的表情,就已經知道這個人就是曼特說道這個克里克教授了。

「我說錯什麼了嗎,難道你們猜到的這個人不是克里克教授,不應該啊。當時上課的時候我就對他的這個黑色的胎記很好奇了,我是不會記錯的。」曼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究竟做了什麼,看到西耶教授很失望的看著自己,曼特以為是自己說錯了名字。但是他仔細一想,自己並沒有說錯,克里克教授的左手上卻是有這樣一顆黑色的半顆星形狀的胎記。 這一堂課,克里克教授做的最多的就是展示,在大家還沒有完全理解的時候,展示在他們面前的一切則更有解說力。一堂課下來,大家只覺得,在偉大的魔法世界,他們真的是微不足道,自己彷彿就像是沙漠里的一粒沙,渺小到幾乎看不到。

中午用餐的時候,餐廳里一片安靜,只能夠聽到刀叉與餐盤相互碰撞的聲音。從這以後,魔法課上,大家學習的勁頭更足了,因為他們也期望自己能夠有朝一日製作出只屬於自己的武器。

「餓死我了,伍德,趕緊給我找吃的去。」餐廳里,月星草寶寶不滿的說道,看到大家都在吃東西,她早就餓的頭暈眼花的了。

「我們很快就吃完了,等我們吃完了就立刻給你找吃的去。」伍德平時吃東西就很快,此時有了月星寶寶的催促,他吃的更快了。

「對了,剛才課堂上有沒有嚇到你?」伍德關心的問道,剛才自己都被著實嚇到了,相比月星寶寶肯定也被嚇到了。

「哼,那有什麼可怕的,那不過就是克里克教授想要給你們一個小小的鼓勵。想讓你們見識一下創造課的重要性,其實克里克教授已經很低調了,如果你們見識了大魔法師的創造力之後,這些就都不算什麼了。」月星寶寶神氣活現的說道,伍德第一次覺得,這個月星草彷彿知道的事情還不少。

「快說說,你還都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你告訴了我們,等會兒你想吃什麼我們就給你吃什麼。」不等伍德想辦法,好奇心比誰都重的蘇芮已經搶先一步,為了引誘月星草繼續說下去,她給出了一個很誘人的條件。這個月星草本身性格有些孤傲,對於和自己不相關的事情一向是紅燈高高掛起。但是蘇芮顯然是抓住了她的軟肋,面對美食的誘惑,月星草是毫無抵擋能力的。

「看在我還在長身體的份兒上,為了讓我更加健康的成長,那我就在跟你們講講克里克教授和希瓦拉教授之間的有趣的故事吧?」為了不讓其他人聽見,他們選擇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

原來,克里克教授和希瓦拉教授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克里克教授是哥哥,希瓦拉教授是弟弟。當年他們的母親最擅長的就是製作魔法藥水,作為哥哥,克里克教授自然是接觸的時間就一些,對於魔法藥水的製作也很有見解。只可惜,他們的母親去世的早,當年希瓦拉教授還沒來得及好好地跟自己的母親學習藥水的配置,他們的母親就去世了。

希瓦拉教授從小就不喜歡他的哥哥,因為在母親的眼裡,哥哥永遠都是最優秀的,而自己,永遠都是那個需要照顧的弟弟。為了能夠證明自己比哥哥強大,他自己多年來一直都沒有放棄對於魔法藥水的研究。時間久了,竟然還真的被他研究出了一些心得,他製作出來的藥水,經常會讓人驚嘆。

倒是克里克教授,自從自己的母親去世之後,就再也沒有製作過魔法藥水。其實創造課中,本身有一項就是關於魔法藥水的,但是卻被克里克教授給硬生生的去掉了。為此,希瓦拉教授還跟他鬧得很不愉快,就連一向溫和有禮的布魯克都對此很有意見。覺得是克里克因為自己的個人原因,讓很多鳥不語學院的學生失去了這個接觸魔法藥水的機會。

很多人都不明白克里克教授當時的選擇,唯一知道他這樣做的原因的人,只有他自己。他之所以這樣做,和他母親當年的死因,有著莫大的關係。

「那他們的母親究竟是怎麼去世的,會不會與魔法藥水有關?」蘇芮繼續問道,對於這樣的問題,女孩兒的好奇心似乎永遠都比男孩兒的重。

「這是真的嗎?他們母親的去世真的和魔法藥水有關嗎?」曼特聽到蘇芮的話,忍不住吃驚的問道。如果這是真的,他不明白為什麼希瓦拉教授還會如此的執著於魔法藥水。

月星草看了看蘇芮和曼特兩個人,又看了看一直心不在焉的伍德,問道:「你好像對這件事一點都不關心?」

「啊?沒有,我一直都在聽你說呢,我也很想知道他們母親的去世,是不是真的和魔法藥水有關。如果有關係的話,我不明白希瓦拉教授為何還會執著於不停地研究魔法藥水?」伍德剛才不知道沉浸在什麼之中,聽到月星草問到自己,猛然回醒。
創造課教室位於三樓,四面沒有任何的牆壁,整個教室都是架空的,全部支撐就是那些大石柱子。石柱子上長滿了藤蔓,上面還有五顏六色的小花。教室里沒有任何的座椅,大家上一次見識了魔法課上的奇迹,以為這一次也是和上次一樣。當大家都等著克立克教授讓他們坐下去的時候,克里克教授卻只是看了他們一眼。

「不知道你們魔法課上的怎麼樣,雖然我們創造課上不會叫你們各種各樣的魔法。但是,如果你們魔法課上沒有注意聽講的話,那麼你們創造課上就不會製作出讓你們滿意的東西來。所以,魔法課與創造課是密不可分的,要想製作出絕密武器,首要的條件就是你要掌握更多的魔法咒語。明白了嗎?」克里克教授問道,今天他沒想要教會他們製作什麼,像他們這樣的新生,如今還沒有資格去製作武器。 吃晚餐的時候,麥思琪教授和希瓦拉教授一起吃的,麥思琪教授一邊吃一邊將她今天和布魯克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希瓦拉,你覺得我說的對嗎?」麥思琪教授懇切的看著希瓦拉教授,希望他能夠認同自己的觀點。

「你們都沒錯,我想布魯克這樣做肯定有他不能說的苦衷。我了解的布魯克,他是一位愛護自己學生,維護鳥不語學院的最好的校長。我沒有見過比他更合格的校長了,這一點你要相信我。」希瓦拉教授並不直接回答麥思琪教授的問題,而是從側面說服她。

「其實我也是這樣人為的,可是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西耶教授肯定有問題。而且布魯克他也肯定都知道了,但是他為什麼就不能直接告訴我呢,或者將伍德記憶還給他,我要的不過就是個公正的待遇,一個鳥不語學院所有孩子的公正待遇。我知道,伍德的身份和他以前經歷過的事情都會讓很多人看不起他,但是這不是他應該受到的待遇,這不是他的錯,他應該被人尊重。」麥思琪教授似乎還沒有從這件事情中解脫出來,她還是覺得伍德在這次的事情中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其實伍德本身倒是沒覺得這有什麼,可能是他從小就已經習慣了這些事情。希瓦拉教授的藥水,這一次果然是效果很好,伍德睡了一晚上,醒來之後身上的傷就已經痊癒了,一點受傷的痕迹都看不出來。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麥思琪教授對伍德更是照顧有加,只是伍德雖然心裡很渴望這樣的關心,但是想要讓伍德真正的適應,估計還需要一點時間。

今天吃午餐的時候,蘇芮把自己昨天一晚上想到的種種都告訴了伍德。

「我覺得,這個西耶教授真的很可疑,當時你們是被一隻巨大的彩色的鷹給救上來的。曼特應該還記得那隻鷹吧,它和傷害伍德的那隻鸚鵡長得簡直一模一樣。當我告訴西耶教授是一隻彩色的鸚鵡攻擊的伍德,他竟然一口否認,還說是我看錯了。他又沒有看到事情的經過,為什麼會一口否認呢,我覺得他肯定沒有對布魯克校長說實話,不然的話布魯克校長怎麼不再過問此事了。」蘇芮分析的頭頭是道,但是曼特卻是不認同她的說法。

「如果是西耶教授故意這樣做,那他就應該選擇在一個別的地方,而不是在他的幻境中。這樣做豈不是告訴所有人,這件事情就是他做的嗎?你覺得西耶教授會傻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曼特覺得這件事情受害者不僅是伍德,還有西耶教授,肯定是有人想要加害西耶教授。

「你這是偏袒,如果所有人都像你這樣認為的話,那他就可以大張旗鼓的在自己的地盤傷人害人,甚至是殺人。反正你們都會覺得他不會傻到在自己的地盤上做這些事情,反正你們都是一群睜眼盲人。」蘇芮義正言辭的反駁,在維護自己崇拜的人的時候,曼特也毫不示弱。

「因為我們不像你,所有事情都是靠你自己的判斷,而不是考慮事情的真實性。你所說的這一切不過只是你自己的猜測而已,你有什麼證據說明你剛才所說的都是真實可靠地?如果不能,你和我都是一樣的,你所說的一切都是不真實的。」曼特此時也來了精神,大有和蘇芮一較高下的架勢。

伍德一看他們兩個人這樣下去估計會打起來,於是趕緊的出來解圍。

「你們兩個都先冷靜一下,這件事情是有些蹊蹺,不然的話我的記憶也不會被人抹掉。我倒是很好奇是誰抹掉了我的記憶,他又是出於什麼目的,這要弄明白了這個問題,其餘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伍德算是說了他清醒以來最重要的話,他和西耶教授想到了一起,他們都想知道那段記憶為何會消失。

「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話,我覺得我們有個辦法可以試一試。」蘇芮忽然靠近伍德,非常神秘的說道。曼特也想要湊過去聽一聽,但是卻被蘇芮給無情的推開了。

「你覺得西耶教授會同意嗎?」伍德不確定蘇芮的辦法可不可行,但是伍德內心還是很希望能夠試一次的。

「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去找西耶教授的話,我想他應該會介意之前的事情,不會同意的。所以我們不能夠去找西耶教授,而是應該去找布魯克校長,我相信在這件事情上,他會站在我們的角度考慮的。雖然這會讓西耶教授感覺很不好,但是我們現在不應該過多的考慮西耶教授的感受,如果他真的對你什麼都沒做的話,他就應該支持我們這樣做。」蘇芮神情激動的說。

「你們究竟要幹什麼,快說給我聽聽,說不定我還可以給你們出個主意想想辦法什麼的。」曼特看著伍德和蘇芮兩個人在那裡不停地討論來討論去的,很是好奇蘇芮究竟給伍德出了什麼主意。

蘇芮想了想,覺得曼特雖然有時候會拖後腿,但是在關鍵時刻還是會起到作用的,於是決定告訴他。只是曼特聽了蘇芮的話,覺得他們這樣做有些不厚道,但是礙於伍德的感受,曼特並沒有將自己的想法直接說出來。

冷情總裁請斯文 「怎麼,你覺得我們這樣做會對你敬愛的西耶教授不利?」蘇芮看到曼特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忍不住挖苦他。

「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去問一下西耶教授,我覺得他會同意我們的提議的。萬一他不同意的話,我們再去找布魯克校長也來得及啊,布魯克校長也是很忙的人,我們不好這樣去打擾他的。」曼特儘力說服蘇芮,先去找西耶教授。

「如果你真要覺得西耶教授會同意的話,那麼這個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去辦好了。現在西耶教授應該在他的辦公室,你趕緊的過去,如果你這裡行不通的話,我們就去找布魯克校長。」蘇芮飛快的說道,看到曼特這樣信任西耶教授,蘇芮覺得應該讓他嘗一嘗被自己信任的人直接拒絕的滋味。 「那好,你們在這裡等我,我現在就去,等我好消息。」曼特一聽說蘇芮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一下子就來了精神,就連午餐都沒吃完就急忙的跑去西耶教授的辦公室了。

很快的曼特就又跑回來了,累的氣喘吁吁的,一看就是一路跑著回來的。

「怎麼樣,他同意了?」蘇芮故作愉悅的問道,心裡卻是不相信西耶教授會同意。

「他沒說同不同意,只是說要讓你們過去,他有話要問伍德。」曼特深呼吸了一下,再跑一會兒,曼特就要累吐血了。不過兩天的時間,曼特都看出瘦了一圈。

「聽曼特說,你們想要再進一次幻境,能夠告訴我為什麼嗎?」西耶教授語氣平和的問道,眼前站著的三個稚氣未消的孩子,都一個個盯著自己。

「是的西耶教授,我希望能夠在那裡找回我丟失的記憶。」伍德十分肯定的說,雖然他已經聽大家說過當時發生的一切,但是具體的細節只有自己知道,只有自己的那段丟失的記憶知道,他想知道他的記憶為什麼會丟失。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你的那段記憶中都有些什麼,又為什麼會丟失,不如我和你們一起去,這樣的話如果你們遇到什麼麻煩的話,我還可以及時的幫助你們。」西耶教授提出自己的要求,就看這三個小傢伙是怎麼想的了。

蘇芮和伍德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伍德說道:「可以,我們需要您的幫助。」

「很好,只是這件事情是你們和我之間的一個約定,我們不能夠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情,你們能夠做到嗎?」西耶教授之所以會答應他們,就是擔心他們得不到自己的允許就會去找別的人幫忙。

「我們能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不能夠讓別人知道?」蘇芮一絲一毫都不肯放鬆,覺得西耶教授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預謀的。

「如果我們沒有找到伍德的記憶的話,你們可以告訴任何人。但是如果我們找到了伍德丟失的記憶,如果你們告訴了別人的話,那對伍德是很不利的。現在幾乎整個鳥不語學院的人都知道了伍德丟失記憶的事情,相信過不了多久,整個魔法世界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你們試想一下,如果當人們知道了伍德的記憶失而復得,他們會怎麼想,怎麼做?」蘇芮不得不承認,這一次西耶教授卻是考慮的很周全。如果讓外界的人知道伍德的記憶失而復得,那麼他們肯定對伍德失去的這段記憶特別感興趣,這樣一來,對伍德就是一種潛在的威脅。

「布魯克校長也不能說嗎?」伍德還是很信任布魯克校長的,覺得自己不應該有事情隱瞞他。

「當然,如果你不想看到他為難的話,布魯克校長不僅僅是你們的校長,他還是魔法世界的最高榮譽者,他對魔法世界的公民有坦誠相待的責任和義務。」西耶教授十分坦誠的回答伍德問題,伍德覺得西耶教授說的很有道理。

「好的,我們答應你會將此事告訴任何人,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嗎?」伍德早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尋找自己丟失的記憶了。

「皮耶,你在外面守護著,如果有人看到,不要說伍德他們在這裡。」西耶教授吩咐皮耶在外面守護著,其實能被人發現的幾率很小,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有個人在這裡等著比較穩妥。

「是,西耶教授。」皮耶做事一向都是最穩妥的。

進入幻境,和上次的環境一樣,為了能夠儘快的找到那隻彩色鸚鵡,西耶教授讓伍德像上次那樣召喚。

伍德看了蘇芮和曼特一眼,蘇芮抱以歉意的微笑:「當時情況緊急,我一著急,就什麼都說了。」

「放心,我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就像之前我們約定好的那樣。」西耶教授知道伍德在擔心什麼,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恐怕會有不安分的人,對於伍德的身份胡亂懷疑。如果他們知道伍德身懷絕技,那絕對是他們最有力的武器。

聽到西耶教授的話,伍德微微一笑,然後他拿起一片樹葉,開始吹奏。當聲音響起的時候,西耶教授的臉上劃過一絲驚詫。如果仔細看的話,伍德的眼睛十分的精緻,深藍色的眼眸,就像是落入星空的一顆明星。

「是誰教你這樣吹奏的?」伍德剛一吹完,西耶教授就迫不及待的問道,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是奇怪。

「沒有誰,是我自己無意中發現的,一開始我沒想到我吹奏的聲音可以召喚小動物。」伍德小時候一個人無聊的時候,就會找一片樹葉來吹,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胡亂的吹。沒想到他吹奏的聲音竟然引來的一些小觀眾,那些可愛的小動物們都靜靜地坐在地上,聆聽伍德吹奏的樂曲。

後來慢慢的,伍德竟也自創了一些曲調,後來伍德只要有事情找小動物們幫忙的話,就會跑到樹林的邊上吹奏一曲,小動物們就會紛紛前來。

沒過多久,那隻彩色的鸚鵡就從茂密的叢林中穿梭過來。巨大的翅膀將兩旁的樹枝撥亂,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

「西耶教授,你這是要做什麼?」鸚鵡亞卡沒有想到西耶教授居然親自帶著伍德這個孩子來見自己,如果沒有西耶教授前來,亞卡應該不會見伍德的,這也是西耶教授為何非要跟著過來的一個原因。

「不幹什麼,就是想來找回一點東西,一點屬於伍德的東西。」西耶教授對於亞卡本來也就只有相互利用的關係,此時他站在伍德的立場上是沒有任何不妥的。

卡亞不理會西耶教授,只是一直盯著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伍德。尖銳的目光,像是一把彎刀戳進伍德的內心深處,伍德被這樣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伍德一直都在迴避著對方審視的目光,但是無奈對方總是能夠捕捉到伍德惶恐的樣子。

「你叫伍德?」卡亞的聲音聽上去很尖銳,伍德聽到它的聲音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但是伍德很快就讓自己平復下來。 「明白了。」大家齊聲說道,下面已經有人開始紛紛議論了。有些人天生記憶力驚人,學過的東西很容易就能夠記住。但是有些人卻是相反,無論怎麼記,就是記不住那些繁瑣的咒語。聽到克里克教授的話,那些糊塗蛋們都一個個無精打採的樣子。

伍德雖然記憶力不是那種很出色的,但是自己只要肯努力的話,應該還是不錯的。蘇芮就更不用說了,她是那種天生聰穎的,記憶力驚人。倒是曼特,整個就是一痴獃兒,學過的東西,你下了課之後問他他就忘記了。

「我想我可以休息了。」曼特哀怨的說道,昨天學過的咒語,如今他一個字都不記得了。

「別這麼沮喪,我們都會幫助你的。」伍德安慰的說,只是他也只是能夠勉強想起一些咒語,看來自己以後要多努力了。

「你們兩個不用擔心,有我在,相信他們誰都比不過我的大腦。」蘇芮十分自信的說。

「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平啊。」曼特聽到伍德和蘇芮的話,只覺得自己那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地打擊,還不如他們什麼都不說的好呢。

「你們現在要小心你們的周圍,這裡隨時都會有危險。」克里克教授突然說道,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到了極點。他們驚慌失措的注視著周圍,不停地在腦海中尋找殘存的記憶。

忽然,天空一片昏暗,本來明媚的陽光此時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大家擠成一團,眼睛幾乎什麼都看不見。恐懼,籠罩著這些十歲的新生們,有些膽子小的早就別嚇哭了。只是因為有人捂住了他們的嘴巴,所以他們才沒有哭出聲音。

不知道他們中的誰大聲念了一個咒語,一道亮光閃現,將黑暗瞬間驅散。但是這樣的強烈光線並不能讓他們看清周圍的一切,因為光線太強,他們不得不用手遮擋住自己的眼睛。

隱約中,似乎有什麼東西進入了他們的教室,雖然教室除了樓頂沒有任何的遮擋,但是這好歹也是教室。他們並沒有看清進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只覺得那些東西是會飛的,而且觸碰到他們肌膚的時候,有些冰涼的感覺。

「是冰,是冰雪。」他們中有人用手接住了這些充斥著他們周圍的東西,那東西摸上去就像是冰雪,瞬間融化。那人的聲音剛剛落下,緊接著大家就聽到了一聲慘叫。而發出慘叫聲的,正是剛才那位說是冰雪的同學。

大家都不知道他在這一瞬間發生了什麼,他的叫聲聽上去很是恐怖,這讓大家心裡更加的恐懼了。雖然他們心裡明白,他們今天是來上課的,教授即便是想要給他們一個教訓,也不會真的對他們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的。可是在這樣緊張的環境下,這樣的心理安慰已經不能夠滿足他們了。

極度恐懼已經讓很大一部分同學變得狂躁起來,他們責怪教授一上來就給他們這樣的恐嚇。他們中有些人大聲的抱怨,還有人不顧安危,發了瘋似的朝外沖了出去。只是他們後來都沒有了聲音,也不知道他們如何了。

「蘇芮,曼特。」混亂中,伍德尋找著蘇芮和曼特,剛才那一陣混亂,讓他們走散了。

「伍德,我在這裡。」

「我在這。」

蘇芮和曼特朝著伍德走了過來,剛才那個強烈的光線,就是伍德的功勞,但是這已經是他所能做的所有了。上一堂課上,他也只記住了這一個魔法咒語。沒想到竟然還派上了用場。

「不要去觸碰那些冰雪。」伍德叮囑道,剛才那個人在觸碰了冰雪之後就發出慘叫聲,雖然他們誰都沒有看到那個男孩兒發生了什麼,但是伍德覺得這肯定和那冰雪有關。

「嗯,我也覺得那冰雪有問題,這個強光是你弄得?」蘇芮問道。

「是,只是運用的並不是很理想。」伍德無奈的說。

蘇芮念了一個咒語,讓這束強光變得弱了一些,但是效果和剛才差不太多,只是一個刺眼,一個不刺眼的差別。

聽了伍德的話,大家都沒有去觸碰那些冰雪。偶爾會有冰雪落入他們的衣服里,但是只要他們不去主動觸碰的話,是不會有危險的。

就說嘛,第一堂創造課,給個小小的震撼就可以了,教授怎麼會真的不顧他們的安危呢。

就在大家都想當然的時候,那些看上去其實是則不能觸碰的冰雪,忽然快速凝結。就在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冰雪環繞。冰雪組成了一個大冰山,將這些人全都圍困在裡面。

這冰山的堅硬程度堪稱比石頭還硬,如果單憑他們自身的力量,他們是不可能出去的。

克里克教授揮手將冰山扯掉,充足的陽光瞬間恢復。同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他們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反應時間。

剛才那個發出慘叫的男同學正是鬼馬,大家都紛紛圍著他想要看他究竟是傷到哪裡了。

「剛才我只是覺得手像是被電了一樣,現在沒事了。」鬼馬笑著說,不過自己被電的那一瞬間,心裡還是很害怕的。

「剛才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展示,怎麼樣,這是不是很神奇?」克里克教授淡然的說,彷彿剛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展示。可是在這些新生的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剛才他們所經歷的,應該是他們長這麼大遇到的最危險最恐懼的情況了。

「一個偉大的魔法師,想要將自己的魔法發揮到最好,一絕密武器是必不可少的。下次有機會,我將會帶你們去領略一下以往很多偉大的魔法師,他們用的都是些什麼武器。」克里克教授成功的激發了大家的好奇心,要知道,魔法世界有很多令人稱奇的偉大魔法師。

這些魔法師被記錄在書記中,他們想要了解這些人只能夠通過書籍。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親自感受一下來自偉大魔法師的絕密武器,這是所有魔法師所夢寐以求的機會。 「你叫伍德?」卡亞的聲音聽上去很尖銳,伍德聽到它的聲音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但是伍德很快就讓自己平復下來。

「是的,是你將我的記憶抹掉的,對嗎?」伍德抬起頭,眼睛直視對方。

「這個嘛,如果你們是為了要回你的記憶,那我很不幸的告訴你們,你們來晚了。」卡亞表示惋惜,因為就在不久前,伍德的那段記憶竟然被人給偷走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不等伍德說話,西耶教授急忙問道。這裡除了卡亞就沒有別的動物了,會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從自己的幻境中盜取東西呢,而且還是在卡亞的眼皮子底下。

「西耶,你應該知道我是最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的,可是事實卻是如此的殘酷,就在今天上午,伍德那段記憶被人偷走了。是的,你們都沒聽錯,是真的被人偷走了,而且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卡亞看上去似乎很擔心,不僅僅是因為伍德的記憶會暴露出它的信息。

「卡亞,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實的,你能夠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的經過嗎,怎麼會有人進入到這裡偷走東西呢?」西耶教授確信自己的幻境是不能夠擅自闖入的,就算是布魯克也不能夠隨意的進入自己的幻境。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昨天你們離開之後,我就猜到你們應該還會來找我的。所以我覺得將那段記憶藏在自己的身上並不是聰明的行為,所以我決定將那段記憶藏在一個不容易被人找的地方。」卡亞一邊回憶一邊說,它的神情看上去很不好。

「你該不會是......?」西耶教授似乎已經知道了卡亞打算將那段記憶藏在哪裡了。

「是的,你猜的沒錯,就是空境水。我想了一整晚,才決定將那段記憶藏在空境水之中。只有這樣,這個秘密才不會被第二個人知道,可是誰知當我的手伸進空境水的時候,竟然從裡面突然的伸出了一雙手。就是那雙手,將那段記憶給搶走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對方的樣子,也不知道他是誰。就這樣,他搶走了本該屬於我的東西,西耶,你覺得會是誰搶走了我的東西呢?」卡亞傷心的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了。

「那不是你的東西,那是屬於伍德的,是你從伍德這裡搶走的。理論上說你和那個偷盜者是一樣的,你們是同類,是你弄丟了伍德的記憶,這全都怪你。」蘇芮本來對找回伍德的記憶還挺有信心的,可是當她聽到卡亞說伍德記憶被偷走了的時候,心裡真的很生氣。所以對卡亞說話的語氣也重了起來,這讓伍德覺得有些尷尬。

「那你看清楚那雙手了嗎,長得什麼樣子?」伍德急忙岔開話題,讓卡亞不把注意力放在蘇芮剛才說的話上面。

「因為有水紋,我看的並不是很真切,不過我倒是看到了他的手上有一顆黑色的胎記。」卡亞回憶的說,當時水面產生的水紋讓它看不真切水裡面的一切,那顆黑色的胎記因為顏色太容易被看到,所以卡亞只看到了那顆胎記。

「黑色的胎記?」西耶教授很是疑惑的問道,在他認識的人裡面,恰好就有一位手上有黑色胎記的人,那就是克里克教授。」自從伍德的事情發生以來,他是唯一一位沒有發表個人建議或者態度的人。當他們為此爭執的時候,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目光平靜的看著他們,彷彿這件事情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

「你想到了誰?」卡亞看西耶教授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就知道他心裡肯定已經有了懷疑的對象,只不過他還不太相信這個事實而已。

「該不會是......?」

「不是,不可能會是他的,絕對不可能。」蘇芮剛想要說是誰的時候,西耶教授搶先一步打斷她的話。

「你們說的究竟是誰,他怎麼不可能是偷走我東西的人了?」卡亞對於蘇芮口中的那個人很是關心,它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人是誰。

「請你以後搞清楚了,那不是你的東西,那是屬於伍德的,不是你的。」蘇芮對於這件事很是在意,覺得卡亞真的很自私。

「那裡面也包含我,所以我的話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倒是你,蘇芮小姐,你剛才說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你們都知道些什麼?」卡亞急切的問道,覺得西耶在有意向自己隱瞞著什麼。

「卡亞,你聽我說,雖然丟了東西你很不開心,但是這件事情跟我們想到的那個人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更不可能從空境水中偷走東西,我想你保證。」要說從空境水中偷取東西,這個人可以是任何一個人,但唯獨不可能是克里克教授。

「你為什麼這樣肯定不會是你們想到的那個人,我當時看的真真切切,那個人的左手上有一個黑色的胎記。不僅如此,我還知道那個胎記是半顆星的形狀,這個世上應該不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兩個人在同樣的位置長著顏色形狀都一樣的胎記。如果換做是你,你會相信這樣的巧合嗎?」卡亞對於西耶的隱瞞很是不悅,只是它還不能夠著急,它需要說服西耶教授,讓他相信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克里克教授,難道你們說的這個人是克里克教授,哦我的天吶,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剛才一直在沉默思考的曼特,此時才後知後覺的猜到了蘇芮剛才想要說的人是誰。可是當他的說脫口而出之後,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轉向他,尤其是卡亞,目光中帶著驚喜。

「很好,你們剛才想到的人就是克里克教授是吧?」卡亞看到西耶教授臉上的表情,就已經知道這個人就是曼特說道這個克里克教授了。

「我說錯什麼了嗎,難道你們猜到的這個人不是克里克教授,不應該啊。當時上課的時候我就對他的這個黑色的胎記很好奇了,我是不會記錯的。」曼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究竟做了什麼,看到西耶教授很失望的看著自己,曼特以為是自己說錯了名字。但是他仔細一想,自己並沒有說錯,克里克教授的左手上卻是有這樣一顆黑色的半顆星形狀的胎記。 這一堂課,克里克教授做的最多的就是展示,在大家還沒有完全理解的時候,展示在他們面前的一切則更有解說力。一堂課下來,大家只覺得,在偉大的魔法世界,他們真的是微不足道,自己彷彿就像是沙漠里的一粒沙,渺小到幾乎看不到。

中午用餐的時候,餐廳里一片安靜,只能夠聽到刀叉與餐盤相互碰撞的聲音。從這以後,魔法課上,大家學習的勁頭更足了,因為他們也期望自己能夠有朝一日製作出只屬於自己的武器。

「餓死我了,伍德,趕緊給我找吃的去。」餐廳里,月星草寶寶不滿的說道,看到大家都在吃東西,她早就餓的頭暈眼花的了。

「我們很快就吃完了,等我們吃完了就立刻給你找吃的去。」伍德平時吃東西就很快,此時有了月星寶寶的催促,他吃的更快了。

「對了,剛才課堂上有沒有嚇到你?」伍德關心的問道,剛才自己都被著實嚇到了,相比月星寶寶肯定也被嚇到了。

「哼,那有什麼可怕的,那不過就是克里克教授想要給你們一個小小的鼓勵。想讓你們見識一下創造課的重要性,其實克里克教授已經很低調了,如果你們見識了大魔法師的創造力之後,這些就都不算什麼了。」月星寶寶神氣活現的說道,伍德第一次覺得,這個月星草彷彿知道的事情還不少。

「快說說,你還都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你告訴了我們,等會兒你想吃什麼我們就給你吃什麼。」不等伍德想辦法,好奇心比誰都重的蘇芮已經搶先一步,為了引誘月星草繼續說下去,她給出了一個很誘人的條件。這個月星草本身性格有些孤傲,對於和自己不相關的事情一向是紅燈高高掛起。但是蘇芮顯然是抓住了她的軟肋,面對美食的誘惑,月星草是毫無抵擋能力的。

「看在我還在長身體的份兒上,為了讓我更加健康的成長,那我就在跟你們講講克里克教授和希瓦拉教授之間的有趣的故事吧?」為了不讓其他人聽見,他們選擇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

原來,克里克教授和希瓦拉教授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克里克教授是哥哥,希瓦拉教授是弟弟。當年他們的母親最擅長的就是製作魔法藥水,作為哥哥,克里克教授自然是接觸的時間就一些,對於魔法藥水的製作也很有見解。只可惜,他們的母親去世的早,當年希瓦拉教授還沒來得及好好地跟自己的母親學習藥水的配置,他們的母親就去世了。

希瓦拉教授從小就不喜歡他的哥哥,因為在母親的眼裡,哥哥永遠都是最優秀的,而自己,永遠都是那個需要照顧的弟弟。為了能夠證明自己比哥哥強大,他自己多年來一直都沒有放棄對於魔法藥水的研究。時間久了,竟然還真的被他研究出了一些心得,他製作出來的藥水,經常會讓人驚嘆。

倒是克里克教授,自從自己的母親去世之後,就再也沒有製作過魔法藥水。其實創造課中,本身有一項就是關於魔法藥水的,但是卻被克里克教授給硬生生的去掉了。為此,希瓦拉教授還跟他鬧得很不愉快,就連一向溫和有禮的布魯克都對此很有意見。覺得是克里克因為自己的個人原因,讓很多鳥不語學院的學生失去了這個接觸魔法藥水的機會。

很多人都不明白克里克教授當時的選擇,唯一知道他這樣做的原因的人,只有他自己。他之所以這樣做,和他母親當年的死因,有著莫大的關係。

「那他們的母親究竟是怎麼去世的,會不會與魔法藥水有關?」蘇芮繼續問道,對於這樣的問題,女孩兒的好奇心似乎永遠都比男孩兒的重。

「這是真的嗎?他們母親的去世真的和魔法藥水有關嗎?」曼特聽到蘇芮的話,忍不住吃驚的問道。如果這是真的,他不明白為什麼希瓦拉教授還會如此的執著於魔法藥水。

月星草看了看蘇芮和曼特兩個人,又看了看一直心不在焉的伍德,問道:「你好像對這件事一點都不關心?」

「啊?沒有,我一直都在聽你說呢,我也很想知道他們母親的去世,是不是真的和魔法藥水有關。如果有關係的話,我不明白希瓦拉教授為何還會執著於不停地研究魔法藥水?」伍德剛才不知道沉浸在什麼之中,聽到月星草問到自己,猛然回醒。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