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 Швей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 Детские сады

但如今的狀況來看,恐怕最後進入神墓之中,實力絲毫不比他聯合的隊伍強大的三大家族,怕是全軍覆沒,無一人生還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正是這般想著,漠蒼生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不止是他,就連血魂子,血靈子,魂靈子,甚至於方瓊生,都齊齊的感受到了。

這股力量超越以往他們認識的任何一股力量的總和。

換句話來說,這股力量,足夠將此地的所有人,都盡皆絞殺掉。

一股不受控制的恐懼感,逐漸在場中傳開。

所有人都是暗自祈禱著,希望這股力量不要傷害到自己人。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修士卻是發現,這股力量,其實並非人力或者獸族發出。

而是,他們身後的石門發出的。

封家修士距離石門的位置最近,也因此,感受到的力量最為強大,也最為清晰。

仿若無數個吸盤,將他們體內的鼎氣,全然朝著石門吸附過去。

方瓊生心中猛然一驚,似乎是明白了金蟾離開之前,所說的話的具體意思。

他當即下令,封家眾修士,速速離開石門的位置。

聞言,沒有人遲疑什麼,盡皆是朝著與石門相反的方向跑去,而那種神秘的力量,也終於是減輕了不少。

很快,原地浮現出一大塊空地,而封家修士因為之前的逃離,此刻倒是圍城了一個小小的圈子,所有人的心,都緊緊的連接在了一起。(未完待續。) 此刻,封家修士的心,開始愈發著急起來。

封飛雨遲遲不見人影,所有人都忍不住為他的安危,多了幾分擔心。

但封飛雨就像是和他們開玩笑似的,就是不現身,仿若從神墓之中消失了。

而血魂宗這邊,血魂子卻是滿臉笑容,他就想看看如果封飛雨不來,那封家這些修士,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方瓊生早已站立起來,封飛雨這麼長時間沒有半點消息,他又怎麼安心坐得下去。

「小雨,你怎麼還不來?」

他一遍又一遍的問著,就像是一個發了瘋的人一般,腳下踱來踱去,似乎要將之整個神墓都走遍。

而石門,卻是依舊發出令人坐立不安的吵鬧聲,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漠蒼生則是閉目調息,想努力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因為他知道,石門開啟的瞬間,就會出現一場惡戰。

誰生誰死,全然在一念之間!

而積聚了久久的怨恨與矛盾,也會在石門打開的瞬間,徹底爆發。

所以,不管是為了什麼,他都力求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轟隆隆!」

石門依舊發出巨大的響動,吵得每一個都難以安定下來,就連血魂子,此刻也是有幾分緊張的感覺。

石門開啟,對於他來說,與三族的矛盾就將徹底被挑起,再也不會有絲毫的隱藏,所以,他此刻反倒是嘴巴希望石門開啟的那個人。

但如果石門不能開啟,裡面的機緣,就不會有他的份了。

開還是不開,對血魂子來說,都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良久之後。聽著愈發巨大的聲音,血魂子索性離開了休息的位置,朝著一個拐角走去。

卻在這時,他聽著那拐角處,似乎傳出了幾聲人的聲音來。

這下子,他的心臟猛然抽搐了一下,彷彿被人用刀扎在了其上。

邁開的腳步,也是遲遲難以下腳。

一直踱步而走的方瓊生,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熟悉的氣息,當即是一轉頭。看著血魂子離開的方向。

恰在這時,幾道人影,相繼出現在了拐角之處。

這其中,卻是沒有封飛雨的身影。

「唉!」

血魂子長嘆一聲,看來,封飛雨真的不在其中了。

也許,此刻屍體已經被分解了呢!

「唉!」

方瓊生同樣是一聲嘆息,積攢了良久的期待感,終於是隨著這一聲嘆息。徹底消散,再也不留下半分。

「怎麼,諸位看到我三族到來,這麼不開心嗎?」

三族領首之人。一陌生男子開口道。

看著滿場的人紛紛嘆息的樣子,他心中卻是啞然失笑道:「怎麼了,一個個這麼傷心,我們到來就這麼讓你們失望嗎?這寶藏。你們還想獨吞嗎?簡直是做夢!」

他心中這般想著,臉上的笑容更甚一步。

卻是無人知道,場中眾人嘆息的理由。全然是因為封飛雨沒有到來。

與他沒有半點關係!僅此而已!

方瓊生像是看傻子一般看著這個三族的領頭人,眉宇之間透露出一股厭惡的神情來。

他倒是直接,絲毫沒有隱藏自己的情緒。

但血魂子就不一樣了,這下子,他就是身後有血靈子魂靈子支撐著,此刻也是顯得十分的殷切,想拉攏三族的人與他一起。

就算是不能一起,至少一會矛盾爆發的時候,也能不要插手,那樣的話,他的目的,倒也算是達到了。

「這是哪裡的話,有好東西自然是與大家一起分享了,我們哪裡有嘆息呢?我們這是為你們晚到,沒有見證一場好戲而嘆息而已!」

血魂子說著,沒有隱藏什麼,聲音高八度道:「就是這樣美好的場景,某族人再也見不到了!」

漠蒼生沒有表示什麼的意思,依舊低沉著頭,眉頭皺的能擠爆一個核桃。

但方瓊生這邊,封家修士早已是壓著最後一點的底線。

一旦這底線被血魂子道破,那下場,可能真的超乎想象。

原因其實很簡單,封飛雨給他們吃的丹藥,即那些吃掉又被吐出來的丹藥,其實並非什麼提力丹,而是一些參雜著高階鼎氣,外加一些能夠提升戰力的藥物構成的。

所以,一旦真的開始戰鬥,血魂宗的普通的修士,死傷是絕對少不了的。

封家修士這邊,看似個個實力都不如人,但真的開打,血魂宗的修士聯合起來,也絕對不是對手!

不得不說,封飛雨這一步棋,走的真的很是妙!

「血魂子,血魂宗,做人不要太過分!」

方瓊生咬牙切齒道,他真的無法忍受這樣的屈辱,幾次就要抬手下令開戰,但迫於封飛雨的實力,他渾身忍住了!

但眼見封家這樣被嘲笑,他作為封家的一員,作為封華源的徒弟,作為封飛雨口中的方哥,他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一場看起來不可能的戰鬥,其實馬上就要上演!

聽著方瓊生近乎警告的語氣,血魂子先是一愣,爾後用著近乎吃驚的眼神望著他道:「你小子說什麼,我老人家耳朵不好,能否麻煩再說一遍?」

聞言,血魂宗眾修士再也沒有隱藏什麼,全然對著封家這邊大笑起來。

「哈哈,實力這麼強大的封家,怎麼找了個傻子做頭領?」

「你懂什麼,人家這叫獨樹一幟,別開一面,咱們不懂!」

「你們瞎說,人家哪裡傻了,人家哪裡都不傻,因為,他們就是一群徹頭徹尾的傻子罷了!」

「哈哈哈哈哈,你們太逗了,知道是傻子,幹嘛還要說的這麼明顯啊?」

血魂宗眾修士,絲毫不加以收斂的大笑起來。

似乎言語的嘲笑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內心,這些人索性看著封家眾修士憤怒的表情,還跟著學了起來。

「嘎嘣!」

方瓊生猛然的捏著自己的手指,嘎嘣的聲音不絕於耳,他真的忍不了了!

一場積聚已久的怨氣,即將爆棚,而他面前的血魂子,顯然就是他第一個要開刀的對象!

晃了晃腦袋,他深吸一口氣,將血魂宗修士嘲笑的聲音全然壓了下去。

一道虹氣,猛然爆發!

ps:為了封家,為了封飛雨,為了方瓊生能夠幹掉血魂子,作者君跪求打賞!(未完待續。) 「嗵!」

方瓊生的身形,猛然被血魂子阻攔了下來,一口鮮血,猛然自他的口中噴薄而出,沒有想到,這一擊,他已然被血魂子重傷。

不過此刻的血魂子,臉上卻是有些難堪了。

先前一擊,他可是出了十成的力量的,但沒有想到,方瓊生也僅僅只是受了傷,而未曾被打死。

原來料想之中的場面沒有出現,他此刻,倒真的是有幾分尷尬了。

可比起血魂子的尷尬,方瓊生此刻的反應,卻是極為的讓人感到可怕。

他雙目通紅,滿腦子之中都是封飛雨說過的話,他以此,強行讓自己安定下來。

吸氣,呼氣,吸氣,呼氣,如此三個循環之後,他緩緩抬起了頭,看著已經愣神的血魂子。

在這個時間節點出擊,對於血魂子的傷害,恐怕會成倍的高!

「血魂子!!!」

方瓊生口中爆喝一聲,剛剛還在愣神的血魂子,突然被這麼一聲巨大的喊叫聲驚醒,又是不到眨眼間的延遲之後,他的胸口,已然出現了一個帶著血跡的拳頭。

爾後,血魂子瞳孔驟然放大,一股清晰的疼痛感,讓得他瞬間就失去了感知力。

阿月/花好月緣 一枚銅錢/水月 「嘭!」

又是一個重擊,方瓊生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拳掌,其中正有道道鼎氣環繞其中,這一招,正是出自封飛雨贈與他的那捲鼎技之中。

不得不說,方瓊生此招簡直妙不可言。

先前,他假借血魂子之手裝作重傷,爾後,他以一聲爆喝將血魂子震懾住,其後。他一拳轟擊到了血魂子的胸口處,讓得他在短期之內失去了還擊的能力。

接下來,才是本次戰鬥的高氵朝!

方瓊生緩緩的移開了自己的胳膊,伴隨著他胳膊的離開,血魂子只覺得渾身血液沸騰,一股衝天的疼痛感。讓得他出現了死亡的幻覺。

血魂子還不曾反應過來,方瓊生的拳頭,已然如同一個彈頭,瞬間再至其之雙臂。

「爆氣拳!」

方瓊生渾身血液集中在雙拳之間,瞅准血魂子的身形,直接就是一道轟擊!

「一氣散!——散天!」

「咚——!」

血魂子身上爆發出一陣骨頭破散的聲音,好不驚悚!

「二氣裂!——裂地!」

「嗵——!」

血魂子上半身徹底失去知覺,只剩下一雙眼睛瞪得滾圓!

「三氣絕!——絕命!」

「嘭——!」

血魂子身形爆發出一陣沉悶的響動,他的身形此刻已然若彈頭。飛射出去。

「嗤——!」

破空聲傳出,他的身形,直接撞擊在了牆上,而他口中,早已是鮮血夾帶著內臟碎片,不斷的口中噴薄而出。

「方才,你讓我身受重傷,如今。我以牙還牙於你!」

方瓊生口中說著,聲音抬高八度道:「血魂子。血魂宗,做人做事,真的別太過!」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若到!非死不報!」

一語畢,他強忍著傷痛。

轉過身面向封家修士的瞬間,他的口中終於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再度噴出。

先前血魂子那一擊,力量也並不弱小!

「噗嗵!」

齊刷刷的跪地聲傳出。封家修士此刻如同面見神帝,紛紛垂淚泣涕,好不感動!
正是這般想著,漠蒼生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不止是他,就連血魂子,血靈子,魂靈子,甚至於方瓊生,都齊齊的感受到了。

這股力量超越以往他們認識的任何一股力量的總和。

換句話來說,這股力量,足夠將此地的所有人,都盡皆絞殺掉。

一股不受控制的恐懼感,逐漸在場中傳開。

所有人都是暗自祈禱著,希望這股力量不要傷害到自己人。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修士卻是發現,這股力量,其實並非人力或者獸族發出。

而是,他們身後的石門發出的。

封家修士距離石門的位置最近,也因此,感受到的力量最為強大,也最為清晰。

仿若無數個吸盤,將他們體內的鼎氣,全然朝著石門吸附過去。

方瓊生心中猛然一驚,似乎是明白了金蟾離開之前,所說的話的具體意思。

他當即下令,封家眾修士,速速離開石門的位置。

聞言,沒有人遲疑什麼,盡皆是朝著與石門相反的方向跑去,而那種神秘的力量,也終於是減輕了不少。

很快,原地浮現出一大塊空地,而封家修士因為之前的逃離,此刻倒是圍城了一個小小的圈子,所有人的心,都緊緊的連接在了一起。(未完待續。) 此刻,封家修士的心,開始愈發著急起來。

封飛雨遲遲不見人影,所有人都忍不住為他的安危,多了幾分擔心。

但封飛雨就像是和他們開玩笑似的,就是不現身,仿若從神墓之中消失了。

而血魂宗這邊,血魂子卻是滿臉笑容,他就想看看如果封飛雨不來,那封家這些修士,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方瓊生早已站立起來,封飛雨這麼長時間沒有半點消息,他又怎麼安心坐得下去。

「小雨,你怎麼還不來?」

他一遍又一遍的問著,就像是一個發了瘋的人一般,腳下踱來踱去,似乎要將之整個神墓都走遍。

而石門,卻是依舊發出令人坐立不安的吵鬧聲,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漠蒼生則是閉目調息,想努力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因為他知道,石門開啟的瞬間,就會出現一場惡戰。

誰生誰死,全然在一念之間!

而積聚了久久的怨恨與矛盾,也會在石門打開的瞬間,徹底爆發。

所以,不管是為了什麼,他都力求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轟隆隆!」

石門依舊發出巨大的響動,吵得每一個都難以安定下來,就連血魂子,此刻也是有幾分緊張的感覺。

石門開啟,對於他來說,與三族的矛盾就將徹底被挑起,再也不會有絲毫的隱藏,所以,他此刻反倒是嘴巴希望石門開啟的那個人。

但如果石門不能開啟,裡面的機緣,就不會有他的份了。

開還是不開,對血魂子來說,都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良久之後。聽著愈發巨大的聲音,血魂子索性離開了休息的位置,朝著一個拐角走去。

卻在這時,他聽著那拐角處,似乎傳出了幾聲人的聲音來。

這下子,他的心臟猛然抽搐了一下,彷彿被人用刀扎在了其上。

邁開的腳步,也是遲遲難以下腳。

一直踱步而走的方瓊生,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熟悉的氣息,當即是一轉頭。看著血魂子離開的方向。

恰在這時,幾道人影,相繼出現在了拐角之處。

這其中,卻是沒有封飛雨的身影。

「唉!」

血魂子長嘆一聲,看來,封飛雨真的不在其中了。

也許,此刻屍體已經被分解了呢!

「唉!」

方瓊生同樣是一聲嘆息,積攢了良久的期待感,終於是隨著這一聲嘆息。徹底消散,再也不留下半分。

「怎麼,諸位看到我三族到來,這麼不開心嗎?」

三族領首之人。一陌生男子開口道。

看著滿場的人紛紛嘆息的樣子,他心中卻是啞然失笑道:「怎麼了,一個個這麼傷心,我們到來就這麼讓你們失望嗎?這寶藏。你們還想獨吞嗎?簡直是做夢!」

他心中這般想著,臉上的笑容更甚一步。

卻是無人知道,場中眾人嘆息的理由。全然是因為封飛雨沒有到來。

與他沒有半點關係!僅此而已!

方瓊生像是看傻子一般看著這個三族的領頭人,眉宇之間透露出一股厭惡的神情來。

他倒是直接,絲毫沒有隱藏自己的情緒。

但血魂子就不一樣了,這下子,他就是身後有血靈子魂靈子支撐著,此刻也是顯得十分的殷切,想拉攏三族的人與他一起。

就算是不能一起,至少一會矛盾爆發的時候,也能不要插手,那樣的話,他的目的,倒也算是達到了。

「這是哪裡的話,有好東西自然是與大家一起分享了,我們哪裡有嘆息呢?我們這是為你們晚到,沒有見證一場好戲而嘆息而已!」

血魂子說著,沒有隱藏什麼,聲音高八度道:「就是這樣美好的場景,某族人再也見不到了!」

漠蒼生沒有表示什麼的意思,依舊低沉著頭,眉頭皺的能擠爆一個核桃。

但方瓊生這邊,封家修士早已是壓著最後一點的底線。

一旦這底線被血魂子道破,那下場,可能真的超乎想象。

原因其實很簡單,封飛雨給他們吃的丹藥,即那些吃掉又被吐出來的丹藥,其實並非什麼提力丹,而是一些參雜著高階鼎氣,外加一些能夠提升戰力的藥物構成的。

所以,一旦真的開始戰鬥,血魂宗的普通的修士,死傷是絕對少不了的。

封家修士這邊,看似個個實力都不如人,但真的開打,血魂宗的修士聯合起來,也絕對不是對手!

不得不說,封飛雨這一步棋,走的真的很是妙!

「血魂子,血魂宗,做人不要太過分!」

方瓊生咬牙切齒道,他真的無法忍受這樣的屈辱,幾次就要抬手下令開戰,但迫於封飛雨的實力,他渾身忍住了!

但眼見封家這樣被嘲笑,他作為封家的一員,作為封華源的徒弟,作為封飛雨口中的方哥,他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一場看起來不可能的戰鬥,其實馬上就要上演!

聽著方瓊生近乎警告的語氣,血魂子先是一愣,爾後用著近乎吃驚的眼神望著他道:「你小子說什麼,我老人家耳朵不好,能否麻煩再說一遍?」

聞言,血魂宗眾修士再也沒有隱藏什麼,全然對著封家這邊大笑起來。

「哈哈,實力這麼強大的封家,怎麼找了個傻子做頭領?」

「你懂什麼,人家這叫獨樹一幟,別開一面,咱們不懂!」

「你們瞎說,人家哪裡傻了,人家哪裡都不傻,因為,他們就是一群徹頭徹尾的傻子罷了!」

「哈哈哈哈哈,你們太逗了,知道是傻子,幹嘛還要說的這麼明顯啊?」

血魂宗眾修士,絲毫不加以收斂的大笑起來。

似乎言語的嘲笑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內心,這些人索性看著封家眾修士憤怒的表情,還跟著學了起來。

「嘎嘣!」

方瓊生猛然的捏著自己的手指,嘎嘣的聲音不絕於耳,他真的忍不了了!

一場積聚已久的怨氣,即將爆棚,而他面前的血魂子,顯然就是他第一個要開刀的對象!

晃了晃腦袋,他深吸一口氣,將血魂宗修士嘲笑的聲音全然壓了下去。

一道虹氣,猛然爆發!

ps:為了封家,為了封飛雨,為了方瓊生能夠幹掉血魂子,作者君跪求打賞!(未完待續。) 「嗵!」

方瓊生的身形,猛然被血魂子阻攔了下來,一口鮮血,猛然自他的口中噴薄而出,沒有想到,這一擊,他已然被血魂子重傷。

不過此刻的血魂子,臉上卻是有些難堪了。

先前一擊,他可是出了十成的力量的,但沒有想到,方瓊生也僅僅只是受了傷,而未曾被打死。

原來料想之中的場面沒有出現,他此刻,倒真的是有幾分尷尬了。

可比起血魂子的尷尬,方瓊生此刻的反應,卻是極為的讓人感到可怕。

他雙目通紅,滿腦子之中都是封飛雨說過的話,他以此,強行讓自己安定下來。

吸氣,呼氣,吸氣,呼氣,如此三個循環之後,他緩緩抬起了頭,看著已經愣神的血魂子。

在這個時間節點出擊,對於血魂子的傷害,恐怕會成倍的高!

「血魂子!!!」

方瓊生口中爆喝一聲,剛剛還在愣神的血魂子,突然被這麼一聲巨大的喊叫聲驚醒,又是不到眨眼間的延遲之後,他的胸口,已然出現了一個帶著血跡的拳頭。

爾後,血魂子瞳孔驟然放大,一股清晰的疼痛感,讓得他瞬間就失去了感知力。

阿月/花好月緣 一枚銅錢/水月 「嘭!」

又是一個重擊,方瓊生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拳掌,其中正有道道鼎氣環繞其中,這一招,正是出自封飛雨贈與他的那捲鼎技之中。

不得不說,方瓊生此招簡直妙不可言。

先前,他假借血魂子之手裝作重傷,爾後,他以一聲爆喝將血魂子震懾住,其後。他一拳轟擊到了血魂子的胸口處,讓得他在短期之內失去了還擊的能力。

接下來,才是本次戰鬥的高氵朝!

方瓊生緩緩的移開了自己的胳膊,伴隨著他胳膊的離開,血魂子只覺得渾身血液沸騰,一股衝天的疼痛感。讓得他出現了死亡的幻覺。

血魂子還不曾反應過來,方瓊生的拳頭,已然如同一個彈頭,瞬間再至其之雙臂。

「爆氣拳!」

方瓊生渾身血液集中在雙拳之間,瞅准血魂子的身形,直接就是一道轟擊!

「一氣散!——散天!」

「咚——!」

血魂子身上爆發出一陣骨頭破散的聲音,好不驚悚!

「二氣裂!——裂地!」

「嗵——!」

血魂子上半身徹底失去知覺,只剩下一雙眼睛瞪得滾圓!

「三氣絕!——絕命!」

「嘭——!」

血魂子身形爆發出一陣沉悶的響動,他的身形此刻已然若彈頭。飛射出去。

「嗤——!」

破空聲傳出,他的身形,直接撞擊在了牆上,而他口中,早已是鮮血夾帶著內臟碎片,不斷的口中噴薄而出。

「方才,你讓我身受重傷,如今。我以牙還牙於你!」

方瓊生口中說著,聲音抬高八度道:「血魂子。血魂宗,做人做事,真的別太過!」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若到!非死不報!」

一語畢,他強忍著傷痛。

轉過身面向封家修士的瞬間,他的口中終於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再度噴出。

先前血魂子那一擊,力量也並不弱小!

「噗嗵!」

齊刷刷的跪地聲傳出。封家修士此刻如同面見神帝,紛紛垂淚泣涕,好不感動!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