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Одежда и обувь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чтовые отделения

在仙界有許多美麗的仙nv,她們飛升仙界無依無靠,許多仙nv為了提升修為,成為了別人的雙休道侶。像有勢力的人,有權力的人,這些人的道侶有許多個,幾百、上千名都有,火雲宗一流勢力,黃忠這個少主,地位高貴,他的雙休道侶已經有十幾個了。在仙界的人,擁有無盡的生命,雙休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不僅可以逍遙快活,還可以提高修為,許多仙nv美美爭先恐後地成為各大勢力領導人的雙休道侶。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仙界的形勢,就如同趙宇所在的地球,在地球上,美nv為了生活、攀比、過上奢侈的生活,老頭娶仙nv級別的美nv,在地球時有發生,非常正常,或者成為保養的對象。在地球上,如果你是老闆,你有錢或者有權力,投懷送抱的美nv很多,這些美nv各個都我外貌出眾,在地球上保養的事情非常多。

有些老闆,他保養的美nv,幾個美nv,那是上不了檯面,至少要十幾個才上得了檯面,牛一點的人,他保養的美nv上百非常正常,更牛的人幾百美nv,也是非常正常。強悍無比的人,保養上千人在地球上也是存在著這些人,與古代的後宮三千佳麗有的一比。美nv們並不是那麼的老實,單獨並一個人保養,有些美nv足足被十幾個保養,有些無恥一點的人,祖孫三代都保養了同一個美nv。這些都是暗處,暗處的世界,永遠都是那麼的黑暗,有錢有勢你就是這個時代的強人。

仙界比地球所在的地方更加殘酷,在地球上你的生命基本可以安全,在仙界那就沒有那麼好運了。美nv長的漂亮,沒有實力保護好自己,不管是在地球,還是仙界,都是禍事,悲劇是不可避免。

趙宇十幾個人冷冷地看這名火雲宗的少主黃忠,這名少種黃忠,修為還算不錯有著羅天上仙初期的修為。在他的身邊跟隨著十幾名護衛,這些護衛修為最高的人是一名仙君初期的高手,黃忠的這些護衛圍繞著趙宇一行人,黃忠是踩定趙宇一行人了。

胡夢兒這個超級大美nv,都把黃忠的魂給勾走了,黃忠可不會放過眼前的大美nv。趙宇看著黃忠的護衛們,顯然黃忠這些人,這樣的事情他們幹了許多,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熟練。趙宇對這樣的二世祖,不屑地看了一眼,如果不是出生好,這些二世祖在殘酷的仙界比垃圾更加地垃圾。

「讓開」,趙宇被這些狗tui給圍住,心裡就是不爽,冷冷地說道。

「小子你就是哪一個,趕快給我滾到一邊」,黃忠不屑地看了趙宇一眼說道。

「你讓我宇哥哥滾到一邊,你給我滾的更遠一些,好狗不擋道」,胡夢兒兩眼冒著怒火,憤怒看著黃忠,黃忠這個什麼東西的東西,居然敢對她最尊敬、最愛的哥哥無禮,這不僅是對她的挑釁,還是對哥哥的侮辱。

「原來是小舅子,小舅子你好,你好,剛剛失禮了,多有得罪,黃忠像你道歉了」,黃忠這廝變臉比變書還快。

「小舅子,我們初次見面,比如我們哥倆做下來聊聊」,黃忠笑哈哈地說道,誠懇的表情讓人不忍心拒絕。 時空帝王攻略 黃忠這廝到地球上絕對是一個國家最好的外jiāo官,這變化也太大了,nv人與他比起來差太遠了,二世祖有的時候並不是一無是處,要不然也nong不到那麼多的美nv。

趙宇冷冷地看著這樣二世祖,像這樣的二世祖,趙宇在修真界遊玩的時候見太多了。趙宇一行人在修真界遊玩的時候,呆了兩名仙人的護衛,只要是有二世祖上來搭話,全部瞬間被仙人給秒殺了。

「再說一邊,兩個選擇,一,讓開,二,死」,趙宇冰冷地說道。

「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臉」,黃忠聽到趙宇的話,臉sè也頓時變了,如果是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早就恭敬地把自己的妹妹送上了。如果不是某某人的老婆,黃忠看上了,有些人恭敬地把自己是老婆給獻上了,哪像趙宇這麼不識趣。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我家少爺看上你妹妹,那是你妹妹和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就是,你馬上給我家少主道歉,說不定我家少主一高興,當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還可以得到大大的好處」。

……

「小子你看看我,當年就是少主看上我的娘,我把我娘獻上了,少主不僅讓我跟在他身邊,還經常賞賜美nv給我玩」。

趙宇一行人聽到這個狗tui的話,腦袋充滿無數的黑線,真受不了了,這個狗tui居然把自己的媽給獻上了。這個火雲宗的少主黃忠口味真的是與眾不同,在仙界仙人擁有無盡的生命,老頭、老太婆在仙界絕對的大熊貓。仙界有些人就喜歡自己老頭的外貌、老太婆的外貌,這是一種習慣的問題。

如果這個狗tui說自己把姐姐給獻上了,趙宇會覺得很正常,這狗tui居然,居然是把自己的親娘給獻上了。仙界這樣的社會,孝道根深蒂固地存在,沒有哪一個人會把自己的親娘送給別人,為了保護自己親娘的安全,仙人們甘願犧牲自己的生命。眼前這個狗tui,不僅把親娘給獻上了,居然有臉講出來,還得意洋洋的表情,這樣的人完全是垃圾中的超超級垃圾,仙界的敗類,仙界的恥辱,這樣的人嚴重侮辱了仙界。

周圍聽到這位仙界強悍狗tui的話,紛紛側目鄙視地眼神、厭惡的眼神、憤怒地眼神看著這名狗tui,這名狗tui直接無視了周圍鄙視的目光,顯然這名狗tui已經習慣了。

趙宇看著這些人,特別是那個把自己娘都給貢獻出現的狗tui,這個狗tui已經無可救yào了,趙宇冷冷地說道「我從一數到三,如果還沒有退開,死」。

「哈哈小子,你腦袋壞了嗎?就憑你大羅金仙後期的修為,也敢跟我們囂張」,火雲宗少主黃忠的狗tui囂張地說道。

「一」,趙宇冰冷地數道。

「哈哈,小子,我倒是你要看看你是怎麼讓我們死的」。

「兄弟們,這是我們在仙界見到最傻的傻子,就大羅金仙後期的修為也敢出來囂張」。

「二」,趙宇繼續數道。

「小子,你的膽識不錯,不過你用錯了地方,給你最後一次機會,jiāo出你的妹妹,否則……」,火雲宗的少主黃忠發話了,不屑地說道。

「三,機會已經給你們了是你們找死,來人,殺了這些人,不要太血腥了」,趙宇冰冷地說道。

「是主人」,六個瞬間出現在趙宇的身邊恭敬地說道。

六個仙帝初期的高手,瞬間出現在黃忠一群人的人群中,身上的氣勢猛然放了出來。周圍圍觀的人頓時在仙帝初期高手的氣勢下,爆退了幾百米,周圍的人退開了,這六名仙帝初期的高手可以大展身手了。這可是他們第一次在仙界的仙人面前出手,已經他們都是在基地的周圍斬殺仙獸。

「啊……是仙帝高手」。

「我的媽呀!六個仙帝高手,而且甘願當別人的手下,仙界有哪個勢力能做到」。

「也只有超級勢力的人能做到,這些人難道是超級勢力的人」。

「這還用說,肯定是了」。

……

火雲宗的少主黃忠以及他們的狗tui,看著六個人突然發出來的氣勢,嚇了一大跳,六個仙帝期的高手。他們火雲宗一級勢力,仙帝期的高手也就是三個人,哪裡像眼前的人,一出動就是六位仙帝期的高手。而且這六名仙帝期的高手,還是人家的奴僕,這是什麼,仙界仙帝期的高手會心甘情願做別人主人嗎?更重要的眼前那名年輕人還是一名大羅金仙後期的高手,這不得不讓人有許多的想法。

在仙界的勢力中,一個勢力有一名仙君期的高手都可以稱作是二流勢力,有仙帝期高手的勢力都可以稱作是一流勢力,仙君期以下的勢力統一稱作是三流勢力。這是最低的標準,這些同級別的勢力之間的實力情況,有是另外一回事,有的實力強,有的實力弱,這非常的正常。

火雲宗的少主黃忠愣愣地看著眼前六名仙帝期的高手,這什麼跟什麼,六個仙帝期的奧斯心甘情願做別人奴僕。這是什麼板,他們今天踢倒了比鐵板、鋼板更加嚴重的磚石板上了,黃忠看著一步步朝著自己鄙近的仙帝高手,全身顫抖……

「小舅子,不對,不對,前輩求求您饒了小人吧!小人右眼不知道泰山得罪了您,求求您把小人當中一個屁給放了」,黃忠朝著趙宇跪了下來,哀求地說道。

「前輩求求您放了小人吧!我們都是聽到黃忠那個臭小子的命令,要不然他會殺了我們」,黃忠的狗tui們看著黃忠哀求,他們也寂寞朝著趙宇跪了下來哀求地說道。

……

黃忠聽到平常對他們恭敬的小弟們,到了這個時候,居然是集體反抗他,說他的壞話,自己是無辜的。黃忠氣得全身發抖,臉sè變得鐵親,又變得青了,再次變得綠了……黃忠氣得指著這些小弟憤怒地道「你,你們……」。

「你什麼你,都是你這個王八蛋,用各種手段來威脅我,jiāo出我的娘,要不然你就殺了我和我娘,前輩剛才我說的都是氣話,求求您放了小人吧!小人是好人」。

「前輩您不好聽那個小子胡說,是那個小子把自己的娘貢獻給我,在我的房間外,這個小子讓我把他的娘給收了,他足足過了三天。到現在我只是上了他娘108次,他娘的滋味非常不錯,有各種各樣的技巧,真***舒服,前輩,前輩,如果您喜歡,我把她送給你,不對,我把我所有的雙休道侶都送給您。還有,還有我把我娘,我姐姐,我妹妹,我阿姨,對了,還有我nǎinǎi,我外婆都上給您,求求您饒了我吧!不要殺我」,黃忠哀求地大聲說道。

趙宇一行人聽到這個黃忠的話傻眼了,周圍的人也都愣住了,愣愣地看著這個黃忠,他們剛才已經見識到仙界的牛人。原來他們都大錯特錯了,還有更牛的人,這個人牛的實在是太徹底了,太無恥了,仙界怎麼會有這樣的垃圾中的超級超級垃圾存在。雖然仙界的仙nv,不管nǎinǎi,還是娘,姐姐看起來都差不多,這個黃忠為了活命說出這麼無恥的話來,這嚴重地超越了大逆不道,這天道應該降下天罰,把這個超級垃圾給活活劈了。

趙宇從黃忠的話,回歸神來,心中是對這個無恥的黃忠大罵,趙宇愣愣地對著黃忠冰冷地說道「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揚言要做我的妹夫嗎?我不可還要用搶嗎?現在自己把自己的姐姐、妹妹、娘、nǎinǎi、外婆都給貢獻上了,你這樣的垃圾存在這個仙界是làng費仙界的資源,你把你這些親人都送到仙界的迎chun路,哪裡都是非常歡迎」。

「還有你們這些狗tui,跟著這個超級垃圾到處欺負他人,特別是你,為了得到好處,求著超級垃圾收你的娘,你***真夠無恥,你***乾脆把你的娘賣到迎chun路直接一點。說不定你還能到迎chun路獲得免費享受,說不出你享受的人裡面就***有你的娘」。

周圍的人聽到趙宇的這句話都快吐了,趙宇說的是實話,這麼大的仙界,這樣的事情還真有可能發生。

「來人,把這些超級垃圾們都給我清理了,這些人存在仙界,不僅是làng費資源,還是嚴重的搗luàn了仙界的倫理道德,這樣的人存在仙界,嚴重侮辱了仙界」,趙宇冷冷地說道。

「是主人」。

六名仙帝期的高手瞬間出現在這些超級垃圾的前輩,這六名仙帝期的高手,殺人不會像宋承憲、采月這兩個暴力nv那樣搞得非常血腥。六名仙帝期的高手,一出手,直接把這些超級垃圾在他們體內發出來特殊的火焰下,直接給氣化了。

火雲宗少主黃忠還有他的手下們,十幾個人全部在六名仙帝的手中,直接給氣化了,只留下他們身上的仙器,還有儲物仙器。趙宇朝著這些東西一揮手,這些東西出現在玲瓏寶塔的第二層空間,貢獻給了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的仙人們。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那麼多的仙人,如果他們都用仙器,趙宇要煉製那麼多的仙器,也不知道要何年馬月才能煉製好。就算要煉製,也沒有足夠的煉器材料,提供給趙宇煉製。

趙宇斬殺了這些超級垃圾,趙宇一行人繼續遊玩,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周圍的人看著趙宇一行人,看著他們朝著自己走了,急忙讓開路。在他們的眼中,他們有恐懼的眼神,有害怕的眼神,有火熱的眼神,有恭敬的眼神,有妒忌的眼神……

---------------------------------------------------------------------------

拜求收藏,收藏,收藏……拜求捧場,捧場,捧場…… ?.

趙宇一行人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在上古戰場外的某一個星域的火雲星系內的火雲星上,在這個星球仙靈之氣最濃厚的一個充滿岩石的地方。這些岩石上建立著一座座宮殿,修鍊的人都喜歡把自己的mén派建立在某一個有許多岩石的地方。

火雲星的這個地方,就是火雲宗的mén派總部,在一個主殿上坐著幾個人,幾名火雲宗的弟子全身顫抖地跪在地上。坐著的人,這些人臉sè充滿yin沉,一個面sè狠毒的人聽到了自己唯一的孫子遇害了,對方的實力非常強悍,有六名仙帝期的高手守護,暗處可能還有高手守護。這個面sè狠毒的人變冷地大聲道「不管你是什麼人,你敢殺害我的孫子,我都要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個說話的人就是火雲宗的宗主的老爹,黃忠他爺爺,他爺爺是一名仙帝中期的高手,他的聲音在整個宮殿響起,跪在地上的幾名火雲宗的倒霉蛋。在仙帝中期高手強悍的氣勢下,直接爆體了,連靈魂都沒有留下,可以想象這個傢伙的狠毒,心狠手辣。

其他的一流實力,特別是火雲宗的那些對頭,聽到火雲宗那個二世祖,囂張的少主被人給殺了,而且殺火雲宗二世祖的人來頭還不小。各個勢力看好戲地看著火雲宗,看火雲宗會怎麼樣對付殺了黃忠的人,畢竟人家可是有六名仙帝期的高手作為護衛,可能暗中隱藏的還有。火雲宗這次可能是啞巴吃黃連了,火雲宗是有仇必報的宗派,這次火雲宗可能在仙界除名了,其他勢力盼望著火雲宗在仙界除名。

如果火雲宗在仙界除名了,周圍的各個勢力就能獲得更多的資源,火雲宗他是一流勢力,獲得的資源自然也多,火雲宗除名了,周圍勢力獲得的資源也就更多。

趙宇一行人繼續在周圍的各個星球上遊玩,趙宇一行人來到上次趙宇在天山mén購買星盤所在的星球。趙宇在這星球上停留了一天,晚上住在客棧,趙宇這廝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情況下,從客棧內溜了出來。

趙宇這廝朝著天山mén的那家店鋪走了過去,趙宇這次要去找上次買星盤的美nv麻煩了,那個美nv居然敢耍他。一個東方區域的星盤,只要1億極品仙石,那個nv人居然賣給趙宇10億極品仙石,趙宇這那個美nv恨得痒痒,這次這位美nv倒霉了。

客棧的六名仙帝期高手是保護大家安全的,趙宇沒有chou走,仙帝期人類的高手,在玲瓏寶塔的第二層空間中,趙宇足足有上千人,仙帝初期的佔大部分,仙帝中期的佔小部分,仙帝後期只有那麼一個。雖然是一個,趙宇有這麼多仙帝高手,在仙界只要不去惹那些超級勢力,趙宇在仙界絕對可以橫著走,就算惹到了超級勢力,趙宇也沒有什麼。畢竟玲瓏寶塔內還有許多仙獸,達到仙帝期的仙獸,在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那是密密麻麻的存在。

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只要是仙帝修為以下的仙獸,都在瘋狂地廝殺,達到了仙帝期的仙獸自動推出戰鬥。玲瓏寶塔的廝殺不斷,趙宇的仙帝高手每天都在增加,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那些沒有達到仙帝期的亞人類,在上古戰場足足培養了幾百萬,有一百多萬的亞人類進入到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其他的亞人類全部留在上古戰場內。這些亞人類,他們想怎麼發展就怎麼發展,想多塊速度就多塊,他們的數量越多越好。

玲瓏寶塔一百多萬的亞人類,沒有達到仙帝期的亞人類,天天都和那些仙獸們廝殺在起來,這上百萬的亞人類,經過不斷地廝殺,最終留下的人至少是10萬以上的仙帝期高手。亞人類和仙獸們廝殺的時候,趙宇給了亞人類特權,他們殺戮的都是同級別的高手,沒有超過他們的高手,要不然這些亞人類最後的數量最多是幾百人。趙宇可不希望最後亞人類的高手只剩下那麼幾百人,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仙獸非常多,這些仙獸少了大部分,趙宇非常樂意。還會十分高興,亞人類掛掉一個,趙宇就心疼的要命,亞人類不經過殘酷的戰鬥,很難成長起來,趙宇只能忍著。

趙宇從玲瓏寶塔放出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來到天山mén店鋪外,趙宇帶著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偷偷地進入天山mén的店鋪。趙宇可以無視陣法的存在,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在趙宇的帶領下,很快就進入了天山mén的店鋪。

趙宇在天山mén後院尋找著上次那個美nv的影子,趙宇神識掃描著後院,在一個房間內找到了那名美nv的影子。不過趙宇看到的場面比較雷人,趙宇有些無語了,那名美nv她,她居然是同xing戀,這可把趙宇鎮住了。那名美nv的房間內兩個赤luoluo的身體正在糾纏著,與那名美nv糾纏的美nv,是天山mén的nv弟子,外貌與那名美nv比起來差遠了。那名天山ménnv弟子,已經不是哪個啥了。

趙宇看著那場面心裡嘀咕地說道:靠,我還以為那位美nv達到了仙君期的高手,居然還是個chu,非常的驚訝,沒相當她居然是同xing戀,難怪她還是個處。那名nv弟子,好像就是上次帶自己到二樓的那名店員,這名仙nv妹妹,只可惜不是那個啥了。

趙宇看著兩個人正沉浸在無限的歡樂中,趙宇這廝非常無恥地帶著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直接瞬移進入房間內。正在歡樂中的兩個人,突然感覺到房間內多了三個人,愣住了,呆住了,任何動作都停住了,愣愣地看著趙宇三個人。她們不知道趙宇三個人是怎麼進來的,天山mén的店鋪充滿著陣法,就算是仙帝期的高手,他們想偷偷地進入店鋪內,陣法也會被觸動。

「啊……」,chuáng上兩名美nv終於回歸神來,驚恐地大叫,急忙分開糾纏的身體,用被子遮擋著自己身體的部位。

「哈哈……兩位美nv你們繼續,我是來打醬油,路過,路過」,趙宇這廝笑哈哈地說道。

那名美nv聽到趙宇的話,臉sè頓時yin沉了下來,眼神怨毒、冒火地看著趙宇,如果眼神可以殺人,趙宇已經不知道被美nv殺了多少次了。那名店員聽到趙宇的話,臉sè通紅,卷著身體躲入被窩。

「美nv,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你也不用這麼看著我,我會害羞的」,趙宇朝著美nv調戲地說道。

「啊……yin*賊,老娘殺了你」,美nv聽到趙宇的話,實在太憤怒了,從chuáng上飛奔而下,朝著趙宇沖了過來。

「哇哇……美nv你的身材非常的不錯,細皮嫩rou,那個起來一定非常的爽」,趙宇這廝無恥地說道。

美nv聽到趙宇這廝的話,猛然急剎車,手往雙峰mo了mo,眼睛看了又看,這次反映過來,她居然是光溜溜的身子,什麼也沒有穿。美nv的臉sè頓時通紅,急忙取出衣服穿了起來。

「原來看美nv穿衣服,也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趙宇壞壞地說道。

「yin*賊老娘今天非殺了你不可」,美nv終於穿好衣服,她恨眼前的趙宇已經恨入骨髓了,恨不得把趙宇這個王八蛋給千刀萬剮了,就算千刀萬剮也難消她的心頭之恨。美nv的腦子已經想到了許多折磨趙宇的辦法,美nv是不會那麼快殺了這樣這廝,她要折磨趙宇,讓趙宇求生本能,求死不能。

「美nv你也不用左一句yin*賊,右一句yin*賊,你自己是什麼?想什麼?你自己非常的清楚,你比我們這些男人更那個……好噁心哦」,趙宇這廝挑釁地說道。

美nv聽到趙宇的話,暴走心都有了,她討厭男人,從來不和男的接觸,只要哪個男人碰到她身上一下,那麼這個男人就好接受她的怒火。而現在她的秘密居然被人給發現了,她的事情如果傳到仙界,絕對是轟動的事情,她也出名了。天山mén出一個某某nv子,到時候天山mén超級勢力在仙界丟臉就丟大了,天山mén一定會重重的罰她,可能還會把她給送進什麼迎chun路,到時候她就悲劇了。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美nv只好殺了眼前的三個人,讓她的秘密不被人知道。

「yin&賊,拿命來」,美nv寄出仙器,朝著趙宇攻擊了過去。

趙宇一動不動站在原地,趙宇沒有動,趙宇身邊的兩位亞人類可就動了,兩名護衛雙雙地出手。美nv的攻擊被護衛給擋住了,美nv看著突然擋著自己的人,自己的攻擊被擋住了,美nv拿著仙器繼續攻擊,又被擋住了,美nv的臉sè氣得通紅。

美nv憤怒地《》著美nv這下是來真的了,剛才美nv的攻擊非常的小,美nv只不過想把趙宇給重傷了,然後把趙宇給抓起來,慢慢地折磨。現在是不行了,趙宇的護衛給破壞了,美nv再也不管那麼多,拿著仙器就是瘋狂地攻擊。

天山mén不愧是仙界的超級實力,美nv拿出來的仙器是極品仙器,身上的防禦仙器鎧甲是上品仙器。仙界的人並不像趙宇那麼富裕,極品仙器比較少,仙界的仙人又那麼多,極品仙器自然成為了仙界的稀有物品。仙界也有神器,神器更是稀有物品中的超級稀有物品,仙界的中央區域,仙界現有的神器,大部分都是從那裡拿出來的。趙宇祖師設置的這個密境,每100萬年開啟一次,距離仙界中央的密境開啟還有1萬年的時間。

美nv瘋狂地攻擊了幾次,消耗了身上大部分的仙元力,還算拿趙宇三個人沒有辦法,美nv從瘋狂中回歸神來。美nv知道眼前兩個人根本就沒有盡全力,他們是仙帝期的高手,美nv看著眼前這兩個人是仙帝高手,美nv的臉sè蒼白。

趙宇的兩名小弟看著美nv發愣期間,迅速地把美nv給制服了,等待美nv反映過來,他已經被兩位仙帝期的高手給制服了。美nv臉sè非常難看,憤怒地大罵道「仙帝期的高手,居然這麼卑鄙玩偷襲」。

「美nv這就不能怪別人了,你和敵人戰鬥的時候,你居然發獃,這不是找死是什麼。還有你今天陪到善良的我們,否則你已經是一句屍體,看著你長的這麼漂亮,如果你就這麼掛了,那多可惜,我還會心疼的」,趙宇這廝壞壞地說道。

「yin*賊,老娘如果能夠逃脫一定讓你千刀萬剮了」,美nv怨毒地看著趙宇,憤怒地說道。

「美nv,你怎麼又罵我yin*賊,其實我是一名正人君子,正在外面逛街,突然被你這裡驚心動魄的場面給吸引過來了。美nv如果你想要的話,我會非常樂意地幫助你,也不要做出,讓人很無語的事情」,趙宇這廝壞壞地說道。

「啊……yin*賊你無恥,你流氓,你給我住嘴」,美nv發狂地怒吼說道。

「美nv你也不用生那麼大的氣吧!氣壞了身體,我的小心肝如同被一刀一刀地割著,你忍心看著我被折磨嗎?」趙宇這廝說道。

「哈哈……活該,最好氣死了」,美nv笑哈哈惡毒說道。

「美nv你這麼說話我太傷心了,我的心都碎了,我對你那麼的mi戀,那麼的愛你,那麼的痴狂,你居然這麼對我,這叫什麼最毒fu人心。美nv我的心已經碎了,我的正人君子也丟了,我要發狂了,這可是你負我的哦,你不要怪我哦」,趙宇這廝相當地無恥說道。

「yin*賊你要幹嘛」,美nv聽到趙宇話,總感覺不對勁,特別是趙宇那赤luoluo的眼神,讓她的心發máo,跳得非常厲害。

趙宇笑哈哈地揮了揮手,突然又是兩個人憑空出現,這兩個剛出現的人是兩名超級大美nv,兩名大美nv一個是仙帝初期的修為,另一個是仙帝中期修為。

美nv看著兩名超級大美nv出現,愣了愣,這兩個剛出現的美nv,她們和她是同一個級別的美nv。

兩名剛出現的超級大美nv,飛快地取代了兩名仙帝初期男的護衛,趙宇把兩名仙帝初期男的護衛給收了起來。

「美nv,你不是說我是yin*賊嗎?那我就yin給你看,你們兩個把她的衣服給我剝了」,趙宇這廝的xing*yu來了。

「是,主人」,兩名美nv恭敬地說道。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碰我身體,我有病的」,美nv這下驚恐了,哀求地說道。

「美nv,我知道你有病,我這不是獻身給你治病了」,趙宇這廝無恥地說道。

美nv全身上上下下一下子就被兩名美nv給扒得一乾二淨,美nv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再看著趙宇這個陌生的男人,什麼時候已經赤luoluo地朝著她走了過來。美nv臉sè通紅一片,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特別美nv看到那個巨無霸,更是驚恐了,那玩意要是進入……

「啊……不要,你不要過來,不……」。

……

「靠,美nv剛才不是不要嗎?這下怎麼會變得怎麼主動起來」,趙宇這廝把美nv給……了,美nv聽到趙宇的話,臉sè通紅,她只不過是本能反映而已。

趙宇這個無恥的傢伙,就這樣又成功地收了一名nv仆,這個美nv開始的時候對趙宇不好,趙宇對她的映像太差了。她只能是奴僕,如果將來表現好了,可以成功地進入情人行列,趙宇屬於地享受一下美nv,把這個美nv收進玲瓏寶塔,心滿意足地出了天山mén的店鋪。至於天山mén這個店鋪的主事突然蒸發了,會發生什麼事情,那就不關趙宇的事情了,趙宇報了仇回到了客棧。

第二天,趙宇一行人繼續遊玩,霧空明他們第一次來到仙界,對仙界的各個東西都比較好奇,這裡看看,那裡看看。

今天,趙宇感覺到身邊的人多了起來,這些人一直跟著他們不遠處,監視著他們。昨天趙宇殺了火雲宗的少主,這些跟蹤的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火雲宗的人,當時趙宇聽到一些人議論,火雲宗是一流勢力,這個宗派有三個仙帝。

趙宇對這個火雲宗不屑,三個仙帝期的高手,也敢找他的麻煩,如果火雲宗當什麼事情沒有發生過,火雲宗這個垃圾的一流實力,他的安全係數非常的高。現在火雲宗的人來監視趙宇一行人,說明火雲宗是人想報仇,他們想報仇,趙宇非常的樂意。

……

在趙宇一行人所在的星球不遠的一個星球上,一座房子內地上跪著幾個人,坐在位置上的人yin沉沉地說道「你們幾個調查了怎麼樣了,對方是什麼人」。

「宗主,他們這些人好像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他們沒有乘坐任何的星際傳送陣,周圍的星際傳送陣我們都調查了」。

「他們的實力怎麼樣?」

「宗主,他們十幾個人中,有六名仙帝高手,其他的人修為最高的人也就是大羅金仙後期,六個仙帝高手是他們的護衛,也是殺死少主的兇手」。

「六名仙帝高手,這個難辦,他們的實力你們調查清楚了沒有」。

「宗主,調查清楚了,他們六個仙帝高手都是仙帝初期」。

「六個仙帝初期高手,好,好,好,這回看我怎麼收拾這些人,居然敢殺我孫子」,坐在一邊一直沒有說話的黃忠他爺爺笑哈哈地說道。

----------------------------------------------------------------------

拜求收藏,收藏,收藏……拜求捧場,捧場,捧場…… ?「爹,你現在是仙帝中期的高手,是可以把他們全部給殺了,萬一他們周圍還隱藏著仙帝高手,這可是非常難辦的事情。而且他們的底細我們還不清楚,如果他們是超級勢力的人,我們殺了他們,我們火雲宗也就等待著被滅門」,火雲宗的宗主說道。
仙界的形勢,就如同趙宇所在的地球,在地球上,美nv為了生活、攀比、過上奢侈的生活,老頭娶仙nv級別的美nv,在地球時有發生,非常正常,或者成為保養的對象。在地球上,如果你是老闆,你有錢或者有權力,投懷送抱的美nv很多,這些美nv各個都我外貌出眾,在地球上保養的事情非常多。

有些老闆,他保養的美nv,幾個美nv,那是上不了檯面,至少要十幾個才上得了檯面,牛一點的人,他保養的美nv上百非常正常,更牛的人幾百美nv,也是非常正常。強悍無比的人,保養上千人在地球上也是存在著這些人,與古代的後宮三千佳麗有的一比。美nv們並不是那麼的老實,單獨並一個人保養,有些美nv足足被十幾個保養,有些無恥一點的人,祖孫三代都保養了同一個美nv。這些都是暗處,暗處的世界,永遠都是那麼的黑暗,有錢有勢你就是這個時代的強人。

仙界比地球所在的地方更加殘酷,在地球上你的生命基本可以安全,在仙界那就沒有那麼好運了。美nv長的漂亮,沒有實力保護好自己,不管是在地球,還是仙界,都是禍事,悲劇是不可避免。

趙宇十幾個人冷冷地看這名火雲宗的少主黃忠,這名少種黃忠,修為還算不錯有著羅天上仙初期的修為。在他的身邊跟隨著十幾名護衛,這些護衛修為最高的人是一名仙君初期的高手,黃忠的這些護衛圍繞著趙宇一行人,黃忠是踩定趙宇一行人了。

胡夢兒這個超級大美nv,都把黃忠的魂給勾走了,黃忠可不會放過眼前的大美nv。趙宇看著黃忠的護衛們,顯然黃忠這些人,這樣的事情他們幹了許多,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熟練。趙宇對這樣的二世祖,不屑地看了一眼,如果不是出生好,這些二世祖在殘酷的仙界比垃圾更加地垃圾。

「讓開」,趙宇被這些狗tui給圍住,心裡就是不爽,冷冷地說道。

「小子你就是哪一個,趕快給我滾到一邊」,黃忠不屑地看了趙宇一眼說道。

「你讓我宇哥哥滾到一邊,你給我滾的更遠一些,好狗不擋道」,胡夢兒兩眼冒著怒火,憤怒看著黃忠,黃忠這個什麼東西的東西,居然敢對她最尊敬、最愛的哥哥無禮,這不僅是對她的挑釁,還是對哥哥的侮辱。

「原來是小舅子,小舅子你好,你好,剛剛失禮了,多有得罪,黃忠像你道歉了」,黃忠這廝變臉比變書還快。

「小舅子,我們初次見面,比如我們哥倆做下來聊聊」,黃忠笑哈哈地說道,誠懇的表情讓人不忍心拒絕。 時空帝王攻略 黃忠這廝到地球上絕對是一個國家最好的外jiāo官,這變化也太大了,nv人與他比起來差太遠了,二世祖有的時候並不是一無是處,要不然也nong不到那麼多的美nv。

趙宇冷冷地看著這樣二世祖,像這樣的二世祖,趙宇在修真界遊玩的時候見太多了。趙宇一行人在修真界遊玩的時候,呆了兩名仙人的護衛,只要是有二世祖上來搭話,全部瞬間被仙人給秒殺了。

「再說一邊,兩個選擇,一,讓開,二,死」,趙宇冰冷地說道。

「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臉」,黃忠聽到趙宇的話,臉sè也頓時變了,如果是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早就恭敬地把自己的妹妹送上了。如果不是某某人的老婆,黃忠看上了,有些人恭敬地把自己是老婆給獻上了,哪像趙宇這麼不識趣。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我家少爺看上你妹妹,那是你妹妹和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就是,你馬上給我家少主道歉,說不定我家少主一高興,當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還可以得到大大的好處」。

……

「小子你看看我,當年就是少主看上我的娘,我把我娘獻上了,少主不僅讓我跟在他身邊,還經常賞賜美nv給我玩」。

趙宇一行人聽到這個狗tui的話,腦袋充滿無數的黑線,真受不了了,這個狗tui居然把自己的媽給獻上了。這個火雲宗的少主黃忠口味真的是與眾不同,在仙界仙人擁有無盡的生命,老頭、老太婆在仙界絕對的大熊貓。仙界有些人就喜歡自己老頭的外貌、老太婆的外貌,這是一種習慣的問題。

如果這個狗tui說自己把姐姐給獻上了,趙宇會覺得很正常,這狗tui居然,居然是把自己的親娘給獻上了。仙界這樣的社會,孝道根深蒂固地存在,沒有哪一個人會把自己的親娘送給別人,為了保護自己親娘的安全,仙人們甘願犧牲自己的生命。眼前這個狗tui,不僅把親娘給獻上了,居然有臉講出來,還得意洋洋的表情,這樣的人完全是垃圾中的超超級垃圾,仙界的敗類,仙界的恥辱,這樣的人嚴重侮辱了仙界。

周圍聽到這位仙界強悍狗tui的話,紛紛側目鄙視地眼神、厭惡的眼神、憤怒地眼神看著這名狗tui,這名狗tui直接無視了周圍鄙視的目光,顯然這名狗tui已經習慣了。

趙宇看著這些人,特別是那個把自己娘都給貢獻出現的狗tui,這個狗tui已經無可救yào了,趙宇冷冷地說道「我從一數到三,如果還沒有退開,死」。

「哈哈小子,你腦袋壞了嗎?就憑你大羅金仙後期的修為,也敢跟我們囂張」,火雲宗少主黃忠的狗tui囂張地說道。

「一」,趙宇冰冷地數道。

「哈哈,小子,我倒是你要看看你是怎麼讓我們死的」。

「兄弟們,這是我們在仙界見到最傻的傻子,就大羅金仙後期的修為也敢出來囂張」。

「二」,趙宇繼續數道。

「小子,你的膽識不錯,不過你用錯了地方,給你最後一次機會,jiāo出你的妹妹,否則……」,火雲宗的少主黃忠發話了,不屑地說道。

「三,機會已經給你們了是你們找死,來人,殺了這些人,不要太血腥了」,趙宇冰冷地說道。

「是主人」,六個瞬間出現在趙宇的身邊恭敬地說道。

六個仙帝初期的高手,瞬間出現在黃忠一群人的人群中,身上的氣勢猛然放了出來。周圍圍觀的人頓時在仙帝初期高手的氣勢下,爆退了幾百米,周圍的人退開了,這六名仙帝初期的高手可以大展身手了。這可是他們第一次在仙界的仙人面前出手,已經他們都是在基地的周圍斬殺仙獸。

「啊……是仙帝高手」。

「我的媽呀!六個仙帝高手,而且甘願當別人的手下,仙界有哪個勢力能做到」。

「也只有超級勢力的人能做到,這些人難道是超級勢力的人」。

「這還用說,肯定是了」。

……

火雲宗的少主黃忠以及他們的狗tui,看著六個人突然發出來的氣勢,嚇了一大跳,六個仙帝期的高手。他們火雲宗一級勢力,仙帝期的高手也就是三個人,哪裡像眼前的人,一出動就是六位仙帝期的高手。而且這六名仙帝期的高手,還是人家的奴僕,這是什麼,仙界仙帝期的高手會心甘情願做別人主人嗎?更重要的眼前那名年輕人還是一名大羅金仙後期的高手,這不得不讓人有許多的想法。

在仙界的勢力中,一個勢力有一名仙君期的高手都可以稱作是二流勢力,有仙帝期高手的勢力都可以稱作是一流勢力,仙君期以下的勢力統一稱作是三流勢力。這是最低的標準,這些同級別的勢力之間的實力情況,有是另外一回事,有的實力強,有的實力弱,這非常的正常。

火雲宗的少主黃忠愣愣地看著眼前六名仙帝期的高手,這什麼跟什麼,六個仙帝期的奧斯心甘情願做別人奴僕。這是什麼板,他們今天踢倒了比鐵板、鋼板更加嚴重的磚石板上了,黃忠看著一步步朝著自己鄙近的仙帝高手,全身顫抖……

「小舅子,不對,不對,前輩求求您饒了小人吧!小人右眼不知道泰山得罪了您,求求您把小人當中一個屁給放了」,黃忠朝著趙宇跪了下來,哀求地說道。

「前輩求求您放了小人吧!我們都是聽到黃忠那個臭小子的命令,要不然他會殺了我們」,黃忠的狗tui們看著黃忠哀求,他們也寂寞朝著趙宇跪了下來哀求地說道。

……

黃忠聽到平常對他們恭敬的小弟們,到了這個時候,居然是集體反抗他,說他的壞話,自己是無辜的。黃忠氣得全身發抖,臉sè變得鐵親,又變得青了,再次變得綠了……黃忠氣得指著這些小弟憤怒地道「你,你們……」。

「你什麼你,都是你這個王八蛋,用各種手段來威脅我,jiāo出我的娘,要不然你就殺了我和我娘,前輩剛才我說的都是氣話,求求您放了小人吧!小人是好人」。

「前輩您不好聽那個小子胡說,是那個小子把自己的娘貢獻給我,在我的房間外,這個小子讓我把他的娘給收了,他足足過了三天。到現在我只是上了他娘108次,他娘的滋味非常不錯,有各種各樣的技巧,真***舒服,前輩,前輩,如果您喜歡,我把她送給你,不對,我把我所有的雙休道侶都送給您。還有,還有我把我娘,我姐姐,我妹妹,我阿姨,對了,還有我nǎinǎi,我外婆都上給您,求求您饒了我吧!不要殺我」,黃忠哀求地大聲說道。

趙宇一行人聽到這個黃忠的話傻眼了,周圍的人也都愣住了,愣愣地看著這個黃忠,他們剛才已經見識到仙界的牛人。原來他們都大錯特錯了,還有更牛的人,這個人牛的實在是太徹底了,太無恥了,仙界怎麼會有這樣的垃圾中的超級超級垃圾存在。雖然仙界的仙nv,不管nǎinǎi,還是娘,姐姐看起來都差不多,這個黃忠為了活命說出這麼無恥的話來,這嚴重地超越了大逆不道,這天道應該降下天罰,把這個超級垃圾給活活劈了。

趙宇從黃忠的話,回歸神來,心中是對這個無恥的黃忠大罵,趙宇愣愣地對著黃忠冰冷地說道「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揚言要做我的妹夫嗎?我不可還要用搶嗎?現在自己把自己的姐姐、妹妹、娘、nǎinǎi、外婆都給貢獻上了,你這樣的垃圾存在這個仙界是làng費仙界的資源,你把你這些親人都送到仙界的迎chun路,哪裡都是非常歡迎」。

「還有你們這些狗tui,跟著這個超級垃圾到處欺負他人,特別是你,為了得到好處,求著超級垃圾收你的娘,你***真夠無恥,你***乾脆把你的娘賣到迎chun路直接一點。說不定你還能到迎chun路獲得免費享受,說不出你享受的人裡面就***有你的娘」。

周圍的人聽到趙宇的這句話都快吐了,趙宇說的是實話,這麼大的仙界,這樣的事情還真有可能發生。

「來人,把這些超級垃圾們都給我清理了,這些人存在仙界,不僅是làng費資源,還是嚴重的搗luàn了仙界的倫理道德,這樣的人存在仙界,嚴重侮辱了仙界」,趙宇冷冷地說道。

「是主人」。

六名仙帝期的高手瞬間出現在這些超級垃圾的前輩,這六名仙帝期的高手,殺人不會像宋承憲、采月這兩個暴力nv那樣搞得非常血腥。六名仙帝期的高手,一出手,直接把這些超級垃圾在他們體內發出來特殊的火焰下,直接給氣化了。

火雲宗少主黃忠還有他的手下們,十幾個人全部在六名仙帝的手中,直接給氣化了,只留下他們身上的仙器,還有儲物仙器。趙宇朝著這些東西一揮手,這些東西出現在玲瓏寶塔的第二層空間,貢獻給了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的仙人們。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那麼多的仙人,如果他們都用仙器,趙宇要煉製那麼多的仙器,也不知道要何年馬月才能煉製好。就算要煉製,也沒有足夠的煉器材料,提供給趙宇煉製。

趙宇斬殺了這些超級垃圾,趙宇一行人繼續遊玩,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周圍的人看著趙宇一行人,看著他們朝著自己走了,急忙讓開路。在他們的眼中,他們有恐懼的眼神,有害怕的眼神,有火熱的眼神,有恭敬的眼神,有妒忌的眼神……

---------------------------------------------------------------------------

拜求收藏,收藏,收藏……拜求捧場,捧場,捧場…… ?.

趙宇一行人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在上古戰場外的某一個星域的火雲星系內的火雲星上,在這個星球仙靈之氣最濃厚的一個充滿岩石的地方。這些岩石上建立著一座座宮殿,修鍊的人都喜歡把自己的mén派建立在某一個有許多岩石的地方。

火雲星的這個地方,就是火雲宗的mén派總部,在一個主殿上坐著幾個人,幾名火雲宗的弟子全身顫抖地跪在地上。坐著的人,這些人臉sè充滿yin沉,一個面sè狠毒的人聽到了自己唯一的孫子遇害了,對方的實力非常強悍,有六名仙帝期的高手守護,暗處可能還有高手守護。這個面sè狠毒的人變冷地大聲道「不管你是什麼人,你敢殺害我的孫子,我都要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個說話的人就是火雲宗的宗主的老爹,黃忠他爺爺,他爺爺是一名仙帝中期的高手,他的聲音在整個宮殿響起,跪在地上的幾名火雲宗的倒霉蛋。在仙帝中期高手強悍的氣勢下,直接爆體了,連靈魂都沒有留下,可以想象這個傢伙的狠毒,心狠手辣。

其他的一流實力,特別是火雲宗的那些對頭,聽到火雲宗那個二世祖,囂張的少主被人給殺了,而且殺火雲宗二世祖的人來頭還不小。各個勢力看好戲地看著火雲宗,看火雲宗會怎麼樣對付殺了黃忠的人,畢竟人家可是有六名仙帝期的高手作為護衛,可能暗中隱藏的還有。火雲宗這次可能是啞巴吃黃連了,火雲宗是有仇必報的宗派,這次火雲宗可能在仙界除名了,其他勢力盼望著火雲宗在仙界除名。

如果火雲宗在仙界除名了,周圍的各個勢力就能獲得更多的資源,火雲宗他是一流勢力,獲得的資源自然也多,火雲宗除名了,周圍勢力獲得的資源也就更多。

趙宇一行人繼續在周圍的各個星球上遊玩,趙宇一行人來到上次趙宇在天山mén購買星盤所在的星球。趙宇在這星球上停留了一天,晚上住在客棧,趙宇這廝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情況下,從客棧內溜了出來。

趙宇這廝朝著天山mén的那家店鋪走了過去,趙宇這次要去找上次買星盤的美nv麻煩了,那個美nv居然敢耍他。一個東方區域的星盤,只要1億極品仙石,那個nv人居然賣給趙宇10億極品仙石,趙宇這那個美nv恨得痒痒,這次這位美nv倒霉了。

客棧的六名仙帝期高手是保護大家安全的,趙宇沒有chou走,仙帝期人類的高手,在玲瓏寶塔的第二層空間中,趙宇足足有上千人,仙帝初期的佔大部分,仙帝中期的佔小部分,仙帝後期只有那麼一個。雖然是一個,趙宇有這麼多仙帝高手,在仙界只要不去惹那些超級勢力,趙宇在仙界絕對可以橫著走,就算惹到了超級勢力,趙宇也沒有什麼。畢竟玲瓏寶塔內還有許多仙獸,達到仙帝期的仙獸,在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那是密密麻麻的存在。

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只要是仙帝修為以下的仙獸,都在瘋狂地廝殺,達到了仙帝期的仙獸自動推出戰鬥。玲瓏寶塔的廝殺不斷,趙宇的仙帝高手每天都在增加,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那些沒有達到仙帝期的亞人類,在上古戰場足足培養了幾百萬,有一百多萬的亞人類進入到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其他的亞人類全部留在上古戰場內。這些亞人類,他們想怎麼發展就怎麼發展,想多塊速度就多塊,他們的數量越多越好。

玲瓏寶塔一百多萬的亞人類,沒有達到仙帝期的亞人類,天天都和那些仙獸們廝殺在起來,這上百萬的亞人類,經過不斷地廝殺,最終留下的人至少是10萬以上的仙帝期高手。亞人類和仙獸們廝殺的時候,趙宇給了亞人類特權,他們殺戮的都是同級別的高手,沒有超過他們的高手,要不然這些亞人類最後的數量最多是幾百人。趙宇可不希望最後亞人類的高手只剩下那麼幾百人,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仙獸非常多,這些仙獸少了大部分,趙宇非常樂意。還會十分高興,亞人類掛掉一個,趙宇就心疼的要命,亞人類不經過殘酷的戰鬥,很難成長起來,趙宇只能忍著。

趙宇從玲瓏寶塔放出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來到天山mén店鋪外,趙宇帶著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偷偷地進入天山mén的店鋪。趙宇可以無視陣法的存在,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在趙宇的帶領下,很快就進入了天山mén的店鋪。

趙宇在天山mén後院尋找著上次那個美nv的影子,趙宇神識掃描著後院,在一個房間內找到了那名美nv的影子。不過趙宇看到的場面比較雷人,趙宇有些無語了,那名美nv她,她居然是同xing戀,這可把趙宇鎮住了。那名美nv的房間內兩個赤luoluo的身體正在糾纏著,與那名美nv糾纏的美nv,是天山mén的nv弟子,外貌與那名美nv比起來差遠了。那名天山ménnv弟子,已經不是哪個啥了。

趙宇看著那場面心裡嘀咕地說道:靠,我還以為那位美nv達到了仙君期的高手,居然還是個chu,非常的驚訝,沒相當她居然是同xing戀,難怪她還是個處。那名nv弟子,好像就是上次帶自己到二樓的那名店員,這名仙nv妹妹,只可惜不是那個啥了。

趙宇看著兩個人正沉浸在無限的歡樂中,趙宇這廝非常無恥地帶著兩名仙帝初期的高手直接瞬移進入房間內。正在歡樂中的兩個人,突然感覺到房間內多了三個人,愣住了,呆住了,任何動作都停住了,愣愣地看著趙宇三個人。她們不知道趙宇三個人是怎麼進來的,天山mén的店鋪充滿著陣法,就算是仙帝期的高手,他們想偷偷地進入店鋪內,陣法也會被觸動。

「啊……」,chuáng上兩名美nv終於回歸神來,驚恐地大叫,急忙分開糾纏的身體,用被子遮擋著自己身體的部位。

「哈哈……兩位美nv你們繼續,我是來打醬油,路過,路過」,趙宇這廝笑哈哈地說道。

那名美nv聽到趙宇的話,臉sè頓時yin沉了下來,眼神怨毒、冒火地看著趙宇,如果眼神可以殺人,趙宇已經不知道被美nv殺了多少次了。那名店員聽到趙宇的話,臉sè通紅,卷著身體躲入被窩。

「美nv,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你也不用這麼看著我,我會害羞的」,趙宇朝著美nv調戲地說道。

「啊……yin*賊,老娘殺了你」,美nv聽到趙宇的話,實在太憤怒了,從chuáng上飛奔而下,朝著趙宇沖了過來。

「哇哇……美nv你的身材非常的不錯,細皮嫩rou,那個起來一定非常的爽」,趙宇這廝無恥地說道。

美nv聽到趙宇這廝的話,猛然急剎車,手往雙峰mo了mo,眼睛看了又看,這次反映過來,她居然是光溜溜的身子,什麼也沒有穿。美nv的臉sè頓時通紅,急忙取出衣服穿了起來。

「原來看美nv穿衣服,也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趙宇壞壞地說道。

「yin*賊老娘今天非殺了你不可」,美nv終於穿好衣服,她恨眼前的趙宇已經恨入骨髓了,恨不得把趙宇這個王八蛋給千刀萬剮了,就算千刀萬剮也難消她的心頭之恨。美nv的腦子已經想到了許多折磨趙宇的辦法,美nv是不會那麼快殺了這樣這廝,她要折磨趙宇,讓趙宇求生本能,求死不能。

「美nv你也不用左一句yin*賊,右一句yin*賊,你自己是什麼?想什麼?你自己非常的清楚,你比我們這些男人更那個……好噁心哦」,趙宇這廝挑釁地說道。

美nv聽到趙宇的話,暴走心都有了,她討厭男人,從來不和男的接觸,只要哪個男人碰到她身上一下,那麼這個男人就好接受她的怒火。而現在她的秘密居然被人給發現了,她的事情如果傳到仙界,絕對是轟動的事情,她也出名了。天山mén出一個某某nv子,到時候天山mén超級勢力在仙界丟臉就丟大了,天山mén一定會重重的罰她,可能還會把她給送進什麼迎chun路,到時候她就悲劇了。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美nv只好殺了眼前的三個人,讓她的秘密不被人知道。

「yin&賊,拿命來」,美nv寄出仙器,朝著趙宇攻擊了過去。

趙宇一動不動站在原地,趙宇沒有動,趙宇身邊的兩位亞人類可就動了,兩名護衛雙雙地出手。美nv的攻擊被護衛給擋住了,美nv看著突然擋著自己的人,自己的攻擊被擋住了,美nv拿著仙器繼續攻擊,又被擋住了,美nv的臉sè氣得通紅。

美nv憤怒地《》著美nv這下是來真的了,剛才美nv的攻擊非常的小,美nv只不過想把趙宇給重傷了,然後把趙宇給抓起來,慢慢地折磨。現在是不行了,趙宇的護衛給破壞了,美nv再也不管那麼多,拿著仙器就是瘋狂地攻擊。

天山mén不愧是仙界的超級實力,美nv拿出來的仙器是極品仙器,身上的防禦仙器鎧甲是上品仙器。仙界的人並不像趙宇那麼富裕,極品仙器比較少,仙界的仙人又那麼多,極品仙器自然成為了仙界的稀有物品。仙界也有神器,神器更是稀有物品中的超級稀有物品,仙界的中央區域,仙界現有的神器,大部分都是從那裡拿出來的。趙宇祖師設置的這個密境,每100萬年開啟一次,距離仙界中央的密境開啟還有1萬年的時間。

美nv瘋狂地攻擊了幾次,消耗了身上大部分的仙元力,還算拿趙宇三個人沒有辦法,美nv從瘋狂中回歸神來。美nv知道眼前兩個人根本就沒有盡全力,他們是仙帝期的高手,美nv看著眼前這兩個人是仙帝高手,美nv的臉sè蒼白。

趙宇的兩名小弟看著美nv發愣期間,迅速地把美nv給制服了,等待美nv反映過來,他已經被兩位仙帝期的高手給制服了。美nv臉sè非常難看,憤怒地大罵道「仙帝期的高手,居然這麼卑鄙玩偷襲」。

「美nv這就不能怪別人了,你和敵人戰鬥的時候,你居然發獃,這不是找死是什麼。還有你今天陪到善良的我們,否則你已經是一句屍體,看著你長的這麼漂亮,如果你就這麼掛了,那多可惜,我還會心疼的」,趙宇這廝壞壞地說道。

「yin*賊,老娘如果能夠逃脫一定讓你千刀萬剮了」,美nv怨毒地看著趙宇,憤怒地說道。

「美nv,你怎麼又罵我yin*賊,其實我是一名正人君子,正在外面逛街,突然被你這裡驚心動魄的場面給吸引過來了。美nv如果你想要的話,我會非常樂意地幫助你,也不要做出,讓人很無語的事情」,趙宇這廝壞壞地說道。

「啊……yin*賊你無恥,你流氓,你給我住嘴」,美nv發狂地怒吼說道。

「美nv你也不用生那麼大的氣吧!氣壞了身體,我的小心肝如同被一刀一刀地割著,你忍心看著我被折磨嗎?」趙宇這廝說道。

「哈哈……活該,最好氣死了」,美nv笑哈哈惡毒說道。

「美nv你這麼說話我太傷心了,我的心都碎了,我對你那麼的mi戀,那麼的愛你,那麼的痴狂,你居然這麼對我,這叫什麼最毒fu人心。美nv我的心已經碎了,我的正人君子也丟了,我要發狂了,這可是你負我的哦,你不要怪我哦」,趙宇這廝相當地無恥說道。

「yin*賊你要幹嘛」,美nv聽到趙宇話,總感覺不對勁,特別是趙宇那赤luoluo的眼神,讓她的心發máo,跳得非常厲害。

趙宇笑哈哈地揮了揮手,突然又是兩個人憑空出現,這兩個剛出現的人是兩名超級大美nv,兩名大美nv一個是仙帝初期的修為,另一個是仙帝中期修為。

美nv看著兩名超級大美nv出現,愣了愣,這兩個剛出現的美nv,她們和她是同一個級別的美nv。

兩名剛出現的超級大美nv,飛快地取代了兩名仙帝初期男的護衛,趙宇把兩名仙帝初期男的護衛給收了起來。

「美nv,你不是說我是yin*賊嗎?那我就yin給你看,你們兩個把她的衣服給我剝了」,趙宇這廝的xing*yu來了。

「是,主人」,兩名美nv恭敬地說道。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碰我身體,我有病的」,美nv這下驚恐了,哀求地說道。

「美nv,我知道你有病,我這不是獻身給你治病了」,趙宇這廝無恥地說道。

美nv全身上上下下一下子就被兩名美nv給扒得一乾二淨,美nv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再看著趙宇這個陌生的男人,什麼時候已經赤luoluo地朝著她走了過來。美nv臉sè通紅一片,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特別美nv看到那個巨無霸,更是驚恐了,那玩意要是進入……

「啊……不要,你不要過來,不……」。

……

「靠,美nv剛才不是不要嗎?這下怎麼會變得怎麼主動起來」,趙宇這廝把美nv給……了,美nv聽到趙宇的話,臉sè通紅,她只不過是本能反映而已。

趙宇這個無恥的傢伙,就這樣又成功地收了一名nv仆,這個美nv開始的時候對趙宇不好,趙宇對她的映像太差了。她只能是奴僕,如果將來表現好了,可以成功地進入情人行列,趙宇屬於地享受一下美nv,把這個美nv收進玲瓏寶塔,心滿意足地出了天山mén的店鋪。至於天山mén這個店鋪的主事突然蒸發了,會發生什麼事情,那就不關趙宇的事情了,趙宇報了仇回到了客棧。

第二天,趙宇一行人繼續遊玩,霧空明他們第一次來到仙界,對仙界的各個東西都比較好奇,這裡看看,那裡看看。

今天,趙宇感覺到身邊的人多了起來,這些人一直跟著他們不遠處,監視著他們。昨天趙宇殺了火雲宗的少主,這些跟蹤的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火雲宗的人,當時趙宇聽到一些人議論,火雲宗是一流勢力,這個宗派有三個仙帝。

趙宇對這個火雲宗不屑,三個仙帝期的高手,也敢找他的麻煩,如果火雲宗當什麼事情沒有發生過,火雲宗這個垃圾的一流實力,他的安全係數非常的高。現在火雲宗的人來監視趙宇一行人,說明火雲宗是人想報仇,他們想報仇,趙宇非常的樂意。

……

在趙宇一行人所在的星球不遠的一個星球上,一座房子內地上跪著幾個人,坐在位置上的人yin沉沉地說道「你們幾個調查了怎麼樣了,對方是什麼人」。

「宗主,他們這些人好像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他們沒有乘坐任何的星際傳送陣,周圍的星際傳送陣我們都調查了」。

「他們的實力怎麼樣?」

「宗主,他們十幾個人中,有六名仙帝高手,其他的人修為最高的人也就是大羅金仙後期,六個仙帝高手是他們的護衛,也是殺死少主的兇手」。

「六名仙帝高手,這個難辦,他們的實力你們調查清楚了沒有」。

「宗主,調查清楚了,他們六個仙帝高手都是仙帝初期」。

「六個仙帝初期高手,好,好,好,這回看我怎麼收拾這些人,居然敢殺我孫子」,坐在一邊一直沒有說話的黃忠他爺爺笑哈哈地說道。

----------------------------------------------------------------------

拜求收藏,收藏,收藏……拜求捧場,捧場,捧場…… ?「爹,你現在是仙帝中期的高手,是可以把他們全部給殺了,萬一他們周圍還隱藏著仙帝高手,這可是非常難辦的事情。而且他們的底細我們還不清楚,如果他們是超級勢力的人,我們殺了他們,我們火雲宗也就等待著被滅門」,火雲宗的宗主說道。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