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Кредитные продукты

「不要白費力氣了,這是金蠶絲製成的鏈子,柔韌如練,剛硬如鐵,用火燒不毀,用刀砍不斷……就算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也未必能用內力將它震斷。」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說話間,澹臺孤雪隨手拿起床上的被褥,繼而輕輕地蓋在了上官映月的身上。

細心之下,還不忘體貼入微地幫她掖好被角。

「你說得沒錯,本宮是不該在這裡同你糾纏,所以……你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本宮會儘快處理完那些繁雜的瑣事,早些回來陪你……孩子的事你也不用擔心,該來的……總是會來。」

最後一句話,澹臺孤雪咬得字字分明!

到底還是對她的欺騙耿耿於懷,勢必要讓她為自己編造的謊言,付出應有的「代價」!

目送澹臺孤雪離開的背影,上官映月眸光輕爍,心緒有些紛雜。

有時候,她覺得這個男人精明得要死,好像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他那雙犀利的眼睛……可有的時候,她又覺得他像個孩子一樣無理取鬧,任性得無可救藥!

明知道是強求,卻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手。

他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也很清楚……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要將她這樣的人圈禁在一座充滿條條框框的宮苑之中,必定雞犬不寧,早晚要把天都給捅破!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偏執地要將她拴在他的身邊,寧願相互折磨,也不要放她離開。

他這樣子死纏爛打,真是要命啊!

「娘娘——」

棲梧宮,一名婢子快步走到皇後身邊,俯身湊到她的耳邊,低低道。

「消息來了!太子妃的身孕,根本就是假的!」 「什麼?!」

皇后聞言一驚,雖然先前便有了這樣的猜疑,可在親耳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微微拔高了聲調。

「這個消息……可靠嗎?!」

「娘娘放心!絕對可靠!」

女婢信誓旦旦,一副篤定的口吻。

皇后微微思忖,謹慎起見,還是揚手揮退了四下的宮人。

「你們都先下去。」

「是,娘娘。」

及至宮人全都離開了屋子,掩上了門,方才走進屋子的那名婢子才壓著嗓子,低聲解釋道。

「那個褚御醫是太子的人,太子十分信任他,剛剛在給太子妃醫治的時候,其他的御醫都被趕了出來,就只留了褚御醫一個人在屋子裡頭……因著褚御醫時常被召去東宮給太子殿下辦事,奴婢便對他留心了些,早先派了一名葯僮跟在他的身邊,幫忙打下手。」

「所以,」皇后若有所悟,反問道,「這個消息……是褚御醫告訴他身邊那位葯僮的?」

「那倒不是。」

婢子搖搖頭,繼續道。

「這樣大的秘密,褚御醫自然不敢透露半點風聲,縱是有人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只怕他也不敢泄露半個字!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那名葯僮跟在褚御醫身邊久了,多少了解他的習性,說是褚御醫從屋子裡出來之後,面上神色有異,就在剛才……陛下親自召見了褚御醫,向他詢問太子妃的情況,褚御醫在進門之時,險些還絆倒了身子!」

「然後呢?太子妃假懷孕一事……陛下知道了么?」

「沒有,褚御醫回的是『母子平安』,說讓陛下放心……但那名葯僮說,褚御醫為人十分忠厚誠懇,如今做出這般心慌之態,必定是撒了謊!而且太子妃的安胎藥也是褚御醫親自抓配,沒讓他過手,他躲在外頭偷偷看了眼,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保胎葯,只是些尋常的安神葯,這就說明——太子妃既沒懷孕,也沒流產!她的那個肚子,十成十是假的!」

「呵!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冷笑一聲,皇后緩緩站起身來,沉吟道。

「怪不得先前在壽宴上,本宮要找御醫給她把脈,便好似要了她的命一樣……哼!如今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本宮要她好看!」

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皇后凜然而視,目露狠光!

「可是娘娘……太子貌似也知道了這件事,竟是沒有發怒,甚至還護著那個小賤人,幫著她一同圓謊欺瞞陛下……」

「欺君犯上!假懷身孕!狐惑太子!勾結刺客!偷盜天狼令!手刃將軍之子——這一件一件,哪一個不是死罪?!」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一揮袖,皇后冷然下令!

「你馬上去通知宇文將軍,告知他這一真相!宇文將軍痛失愛子,必定對上官映月恨之入骨!此番他若答應同本宮一起聯手,在陛下面前將上官映月的罪行一舉揭發,眾怒之下……縱然有太子偏袒庇護,她也休想逃過這一劫!」

「是!奴婢這就去稟告宇文將軍!」

*

【1號凌晨上架啦,會有爆更噢!免費寫了大半年,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太子妃懷孕的事兒終於要真相大白了!坐等皇後娘娘啪啪打臉!不知道小月兒知道自己「扯謊成真」之後會是神馬樣的表情?!太子殿下怕是要高興瘋了吧………………哈哈哈哈哈!

PS:繼續求票求票!!!後宮1群已滿,請加2群:658752946,愛妃們趕緊加入哦,敲門磚是作者名「公子折雪」~~~么么噠~~~】 皇城之上,烏雲藹藹,夜幕沉沉!

縱然是帝君的大壽之日,到處燈火通明,大紅的燈籠,大紅的緞帶……洋洋洒洒,鋪就了整座繁華的都城,然而……本該一派喜氣洋洋的歡樂氣氛,卻是因為刺殺之事染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

熱鬧喧嘩的喜慶中,透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在寒風凜凜的吹拂之下,更顯凝重蕭殺!

隔著一道道的宮牆,侍衛來回巡視,嚴防死守!

穿梭於一條條的街巷之中,皇城護衛軍挨家挨戶搜羅抓捕,緊鑼密鼓地上演著一出驚心動魄的狩獵戲碼——

貴妃娘娘尊為帝王之妃,身份何其高貴?

如今卻在帝君的壽宴上,當著眾人的面被賊人拿為人質……如此局面,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帝君死令!

縱是掘地三尺,也務必要救回貴妃娘娘,將那幾名逃走的刺客盡數斬殺!

宮牆之外,是刀光凜凜的追捕獵殺!

宮牆之內,則是暗潮洶湧的陰謀算計。

難掩心中的激切,皇後幾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揭穿上官映月假懷孕的謊話,急不可耐地想要將她治罪重罰,以至於在等待鎮國將軍回應的過程中,因為坐立難安而不停地在屋子裡來回踱步。

而在皇宮的另一端,上官映月卻是全然沒有察覺到這一場在皇后的精心謀划之下——即將來臨的暴風雨!

從頭到尾,她最為掛懷的,還是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貴妃娘娘。

在沒有得到貴妃娘娘性命無虞的消息之前,她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安心的!

就算澹臺孤雪不讓她插手這件事,甚至還用難纏的金蠶絲將她困在屋子裡……她也不可能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

所以,等到澹臺孤雪腳步一走遠,上官映月便就「唰」的掀開被子,飛快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金蠶絲這種難搞的玩意兒,她雖然應付不了,可區區一把精鋼鎖……又怎麼可能困得住她?

微挑眉梢,上官映月淡淡一哂,自是不以為意。

然而……

下一秒。

在她將那把扣在床柱上的精鋼鎖翻來覆去地轉了一遍之後,上官映月卻是徹底傻眼了——

這特么……竟然沒有鎖眼?!

要不要這麼邪門?!

沒有鎖眼,那要怎麼開鎖?!

難道太子殿下是打算一輩子都把她拴在這張床上嗎?!

突然之間,上官映月冷不丁就聯想到了以前看到過的新聞,說是一名大學生被拐賣到大山裡頭給老光棍當媳婦生仔,對方為了不讓她逃走就用鐵鏈把她鎖在了床上,天天操,夜夜操,操到懷孕,操到生娃!

想到這兒,上官映月忍不住渾身一顫,頓時脊背發涼,生出了絲絲的寒意。

天啦,夭壽啦!

為什麼她覺得那樣的場景,竟然有一種莫名熟悉的感覺?

好像跟她現在的處境……差不多的樣子?!

不、不行!

她不能坐以待斃!

一定要想辦法出去,堅決不能讓那個禽獸太子的奸計得逞!

就算她用假懷孕的事騙了他,他也不能強迫她假戲真做啊摔! 哪怕那個鎖住她的男人不是窮鄉僻壤里又老又丑的光棍,而是一個俊美得連她都要嫉妒、尊貴得連她都不敢輕易招惹的一國太子。

鎖著她的地方也不是一張又破又髒的床,一間又小又暗的屋子,而是一張寬大柔軟的床,一個敞亮雅緻的房間。

但她又豈是那樣膚淺的女子,為了區區的錦衣玉食,就甘願淪為太子殿下的「禁丨臠」?!

呸呸……

他想得美!

然而,縱是心中百般激憤,萬般不願……奈何翻來覆去,上官映月仍是沒有找到那個至關重要的鎖眼。

而找不到鎖眼,就意味著開不了鎖。

哪怕她有著超凡脫俗的控物異能,卻也不是萬能的。

這一回,終於叫她踢到了鐵板,狠狠地栽了一回!

「澹臺孤雪!算你狠!你要是真的敢那樣對我,信不信……本小姐掐死你!」

眯著眼睛,上官映月憤憤不平,一面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一面伸出手半彎著指頭,對著空氣惡狠狠地做了一個掐脖子的動作,眼眸之中……凶光畢露!

只可惜,惱歸惱,上官映月用盡了所有的辦法,也還是無法將金蠶絲割斷、將精鋼鎖撬開!

火焚、刀砍、強催內力……澹臺孤雪果然沒有騙她,金蠶絲紋絲不動,精鋼鎖也是分毫無傷,一點鬆動斷裂的跡象都沒有。

丟掉手中削鐵如泥的匕首,上官映月一時間心灰意冷,百無聊賴。

就在她一臉生無可戀地癱軟在床頭的時候,窗子忽然「吱」的一下,輕輕地、緩緩地……像是被人推了開。

在經過上官映月的一番乒乒乓乓的折騰之後,此時此刻……屋子裡可以說是非常安靜了,便是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只怕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就算窗子打開的聲音十分細微,上官映月還是動了動耳根,下意識轉頭看了過去。

倏然間,不等她聚焦視線,就見一個黑影自窗外縱身躍入,訊若雷電般飛快地閃了進來,速度快得叫人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能隱約瞧見一道模糊的暗影!

上官映月立時收斂神色,做出戒備的姿態——

「娘親,孩兒好想你啊!」

下一秒,上官映月還來不及出手,對方就已經泫然欲泣地撲到了她的懷中,將她抱了個滿懷。

聽得這樣一聲叫喚,便是不用看清楚對方的模樣,也該知道是誰了。

上官映月先是一驚,繼而微微一愣,詫異道。

「小海棠?怎麼是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先前她被太子殿下強行帶入皇宮的時候,玉海棠原本也要跟著來,但是……呵呵!太子殿下那個大醋缸怎麼可能容忍她的身邊有別的男人寸步不離地跟著?!

且不說這個兒子不是親生的,就算是親生的——這麼大了也絕對不準粘著他的女人!

在太子殿下百般阻撓之下,玉海棠到底還是被留在了侯府。

雖然說他的武功深不可測,但皇宮戒備森嚴,也不是那麼容易闖的,尤其是太子殿下的東宮……更是機關重重,寸步難行!

「這個地方孩兒好像來過一次,只是記不太清楚了……娘親,孩兒不要再跟你分開了!你跟孩兒一起走,好不好?!」 抬起頭,玉海棠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期盼地望著上官映月。

看著他那樣的表情,上官映月自是說不出拒絕的話。

更何況,她也不想被困在這個鬼地方!

但是……

「不是我不想走,是我走不了。」

抬了抬被拴住的左腳,上官映月一臉無奈,示意玉海棠轉頭看自己腳踝上綁著的金蠶絲。

回過身,在看到上官映月的左腳被拴在床頭的那一剎,玉海棠不由皺了皺眉頭,頓然冷下了幾分眸色,隨之透露出一絲絲森寒的殺意!

「是誰幹的?!那個傢伙嗎?」

上官映月撇了下嘴角,同樣是一臉憤憤的表情。

「不是他還能有誰?」

「他……他怎麼可以這樣虐待娘親?!簡直該死!」

「就是!」

上官映月點點頭,繼續附和。

「這麼虐待我,真是可惡!」
說話間,澹臺孤雪隨手拿起床上的被褥,繼而輕輕地蓋在了上官映月的身上。

細心之下,還不忘體貼入微地幫她掖好被角。

「你說得沒錯,本宮是不該在這裡同你糾纏,所以……你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本宮會儘快處理完那些繁雜的瑣事,早些回來陪你……孩子的事你也不用擔心,該來的……總是會來。」

最後一句話,澹臺孤雪咬得字字分明!

到底還是對她的欺騙耿耿於懷,勢必要讓她為自己編造的謊言,付出應有的「代價」!

目送澹臺孤雪離開的背影,上官映月眸光輕爍,心緒有些紛雜。

有時候,她覺得這個男人精明得要死,好像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他那雙犀利的眼睛……可有的時候,她又覺得他像個孩子一樣無理取鬧,任性得無可救藥!

明知道是強求,卻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手。

他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也很清楚……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要將她這樣的人圈禁在一座充滿條條框框的宮苑之中,必定雞犬不寧,早晚要把天都給捅破!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偏執地要將她拴在他的身邊,寧願相互折磨,也不要放她離開。

他這樣子死纏爛打,真是要命啊!

「娘娘——」

棲梧宮,一名婢子快步走到皇後身邊,俯身湊到她的耳邊,低低道。

「消息來了!太子妃的身孕,根本就是假的!」 「什麼?!」

皇后聞言一驚,雖然先前便有了這樣的猜疑,可在親耳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微微拔高了聲調。

「這個消息……可靠嗎?!」

「娘娘放心!絕對可靠!」

女婢信誓旦旦,一副篤定的口吻。

皇后微微思忖,謹慎起見,還是揚手揮退了四下的宮人。

「你們都先下去。」

「是,娘娘。」

及至宮人全都離開了屋子,掩上了門,方才走進屋子的那名婢子才壓著嗓子,低聲解釋道。

「那個褚御醫是太子的人,太子十分信任他,剛剛在給太子妃醫治的時候,其他的御醫都被趕了出來,就只留了褚御醫一個人在屋子裡頭……因著褚御醫時常被召去東宮給太子殿下辦事,奴婢便對他留心了些,早先派了一名葯僮跟在他的身邊,幫忙打下手。」

「所以,」皇后若有所悟,反問道,「這個消息……是褚御醫告訴他身邊那位葯僮的?」

「那倒不是。」

婢子搖搖頭,繼續道。

「這樣大的秘密,褚御醫自然不敢透露半點風聲,縱是有人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只怕他也不敢泄露半個字!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那名葯僮跟在褚御醫身邊久了,多少了解他的習性,說是褚御醫從屋子裡出來之後,面上神色有異,就在剛才……陛下親自召見了褚御醫,向他詢問太子妃的情況,褚御醫在進門之時,險些還絆倒了身子!」

「然後呢?太子妃假懷孕一事……陛下知道了么?」

「沒有,褚御醫回的是『母子平安』,說讓陛下放心……但那名葯僮說,褚御醫為人十分忠厚誠懇,如今做出這般心慌之態,必定是撒了謊!而且太子妃的安胎藥也是褚御醫親自抓配,沒讓他過手,他躲在外頭偷偷看了眼,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保胎葯,只是些尋常的安神葯,這就說明——太子妃既沒懷孕,也沒流產!她的那個肚子,十成十是假的!」

「呵!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冷笑一聲,皇后緩緩站起身來,沉吟道。

「怪不得先前在壽宴上,本宮要找御醫給她把脈,便好似要了她的命一樣……哼!如今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本宮要她好看!」

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皇后凜然而視,目露狠光!

「可是娘娘……太子貌似也知道了這件事,竟是沒有發怒,甚至還護著那個小賤人,幫著她一同圓謊欺瞞陛下……」

「欺君犯上!假懷身孕!狐惑太子!勾結刺客!偷盜天狼令!手刃將軍之子——這一件一件,哪一個不是死罪?!」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一揮袖,皇后冷然下令!

「你馬上去通知宇文將軍,告知他這一真相!宇文將軍痛失愛子,必定對上官映月恨之入骨!此番他若答應同本宮一起聯手,在陛下面前將上官映月的罪行一舉揭發,眾怒之下……縱然有太子偏袒庇護,她也休想逃過這一劫!」

「是!奴婢這就去稟告宇文將軍!」

*

【1號凌晨上架啦,會有爆更噢!免費寫了大半年,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太子妃懷孕的事兒終於要真相大白了!坐等皇後娘娘啪啪打臉!不知道小月兒知道自己「扯謊成真」之後會是神馬樣的表情?!太子殿下怕是要高興瘋了吧………………哈哈哈哈哈!

PS:繼續求票求票!!!後宮1群已滿,請加2群:658752946,愛妃們趕緊加入哦,敲門磚是作者名「公子折雪」~~~么么噠~~~】 皇城之上,烏雲藹藹,夜幕沉沉!

縱然是帝君的大壽之日,到處燈火通明,大紅的燈籠,大紅的緞帶……洋洋洒洒,鋪就了整座繁華的都城,然而……本該一派喜氣洋洋的歡樂氣氛,卻是因為刺殺之事染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

熱鬧喧嘩的喜慶中,透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在寒風凜凜的吹拂之下,更顯凝重蕭殺!

隔著一道道的宮牆,侍衛來回巡視,嚴防死守!

穿梭於一條條的街巷之中,皇城護衛軍挨家挨戶搜羅抓捕,緊鑼密鼓地上演著一出驚心動魄的狩獵戲碼——

貴妃娘娘尊為帝王之妃,身份何其高貴?

如今卻在帝君的壽宴上,當著眾人的面被賊人拿為人質……如此局面,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帝君死令!

縱是掘地三尺,也務必要救回貴妃娘娘,將那幾名逃走的刺客盡數斬殺!

宮牆之外,是刀光凜凜的追捕獵殺!

宮牆之內,則是暗潮洶湧的陰謀算計。

難掩心中的激切,皇後幾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揭穿上官映月假懷孕的謊話,急不可耐地想要將她治罪重罰,以至於在等待鎮國將軍回應的過程中,因為坐立難安而不停地在屋子裡來回踱步。

而在皇宮的另一端,上官映月卻是全然沒有察覺到這一場在皇后的精心謀划之下——即將來臨的暴風雨!

從頭到尾,她最為掛懷的,還是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貴妃娘娘。

在沒有得到貴妃娘娘性命無虞的消息之前,她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安心的!

就算澹臺孤雪不讓她插手這件事,甚至還用難纏的金蠶絲將她困在屋子裡……她也不可能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

所以,等到澹臺孤雪腳步一走遠,上官映月便就「唰」的掀開被子,飛快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金蠶絲這種難搞的玩意兒,她雖然應付不了,可區區一把精鋼鎖……又怎麼可能困得住她?

微挑眉梢,上官映月淡淡一哂,自是不以為意。

然而……

下一秒。

在她將那把扣在床柱上的精鋼鎖翻來覆去地轉了一遍之後,上官映月卻是徹底傻眼了——

這特么……竟然沒有鎖眼?!

要不要這麼邪門?!

沒有鎖眼,那要怎麼開鎖?!

難道太子殿下是打算一輩子都把她拴在這張床上嗎?!

突然之間,上官映月冷不丁就聯想到了以前看到過的新聞,說是一名大學生被拐賣到大山裡頭給老光棍當媳婦生仔,對方為了不讓她逃走就用鐵鏈把她鎖在了床上,天天操,夜夜操,操到懷孕,操到生娃!

想到這兒,上官映月忍不住渾身一顫,頓時脊背發涼,生出了絲絲的寒意。

天啦,夭壽啦!

為什麼她覺得那樣的場景,竟然有一種莫名熟悉的感覺?

好像跟她現在的處境……差不多的樣子?!

不、不行!

她不能坐以待斃!

一定要想辦法出去,堅決不能讓那個禽獸太子的奸計得逞!

就算她用假懷孕的事騙了他,他也不能強迫她假戲真做啊摔! 哪怕那個鎖住她的男人不是窮鄉僻壤里又老又丑的光棍,而是一個俊美得連她都要嫉妒、尊貴得連她都不敢輕易招惹的一國太子。

鎖著她的地方也不是一張又破又髒的床,一間又小又暗的屋子,而是一張寬大柔軟的床,一個敞亮雅緻的房間。

但她又豈是那樣膚淺的女子,為了區區的錦衣玉食,就甘願淪為太子殿下的「禁丨臠」?!

呸呸……

他想得美!

然而,縱是心中百般激憤,萬般不願……奈何翻來覆去,上官映月仍是沒有找到那個至關重要的鎖眼。

而找不到鎖眼,就意味著開不了鎖。

哪怕她有著超凡脫俗的控物異能,卻也不是萬能的。

這一回,終於叫她踢到了鐵板,狠狠地栽了一回!

「澹臺孤雪!算你狠!你要是真的敢那樣對我,信不信……本小姐掐死你!」

眯著眼睛,上官映月憤憤不平,一面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一面伸出手半彎著指頭,對著空氣惡狠狠地做了一個掐脖子的動作,眼眸之中……凶光畢露!

只可惜,惱歸惱,上官映月用盡了所有的辦法,也還是無法將金蠶絲割斷、將精鋼鎖撬開!

火焚、刀砍、強催內力……澹臺孤雪果然沒有騙她,金蠶絲紋絲不動,精鋼鎖也是分毫無傷,一點鬆動斷裂的跡象都沒有。

丟掉手中削鐵如泥的匕首,上官映月一時間心灰意冷,百無聊賴。

就在她一臉生無可戀地癱軟在床頭的時候,窗子忽然「吱」的一下,輕輕地、緩緩地……像是被人推了開。

在經過上官映月的一番乒乒乓乓的折騰之後,此時此刻……屋子裡可以說是非常安靜了,便是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只怕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就算窗子打開的聲音十分細微,上官映月還是動了動耳根,下意識轉頭看了過去。

倏然間,不等她聚焦視線,就見一個黑影自窗外縱身躍入,訊若雷電般飛快地閃了進來,速度快得叫人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能隱約瞧見一道模糊的暗影!

上官映月立時收斂神色,做出戒備的姿態——

「娘親,孩兒好想你啊!」

下一秒,上官映月還來不及出手,對方就已經泫然欲泣地撲到了她的懷中,將她抱了個滿懷。

聽得這樣一聲叫喚,便是不用看清楚對方的模樣,也該知道是誰了。

上官映月先是一驚,繼而微微一愣,詫異道。

「小海棠?怎麼是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先前她被太子殿下強行帶入皇宮的時候,玉海棠原本也要跟著來,但是……呵呵!太子殿下那個大醋缸怎麼可能容忍她的身邊有別的男人寸步不離地跟著?!

且不說這個兒子不是親生的,就算是親生的——這麼大了也絕對不準粘著他的女人!

在太子殿下百般阻撓之下,玉海棠到底還是被留在了侯府。

雖然說他的武功深不可測,但皇宮戒備森嚴,也不是那麼容易闖的,尤其是太子殿下的東宮……更是機關重重,寸步難行!

「這個地方孩兒好像來過一次,只是記不太清楚了……娘親,孩兒不要再跟你分開了!你跟孩兒一起走,好不好?!」 抬起頭,玉海棠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期盼地望著上官映月。

看著他那樣的表情,上官映月自是說不出拒絕的話。

更何況,她也不想被困在這個鬼地方!

但是……

「不是我不想走,是我走不了。」

抬了抬被拴住的左腳,上官映月一臉無奈,示意玉海棠轉頭看自己腳踝上綁著的金蠶絲。

回過身,在看到上官映月的左腳被拴在床頭的那一剎,玉海棠不由皺了皺眉頭,頓然冷下了幾分眸色,隨之透露出一絲絲森寒的殺意!

「是誰幹的?!那個傢伙嗎?」

上官映月撇了下嘴角,同樣是一臉憤憤的表情。

「不是他還能有誰?」

「他……他怎麼可以這樣虐待娘親?!簡直該死!」

「就是!」

上官映月點點頭,繼續附和。

「這麼虐待我,真是可惡!」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