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Магазины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Отдельные продукты

「祖父,你好狠心,原來蘇家真的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可我會好好活著,你放心。」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她追著魏景珩,風捲起她的長發,雨打在臉上,她已經感覺不到風雨的悲涼。

心成了冰,如何還會感覺。

魏景珩跌跌撞撞地跑到寧王府,一個佩著重劍戴著尖頂帽的人告訴他,寧王去了如意坊。

蘇淺若看著那個引路的黑袍人,龍鞘。

「魏景珩,不要去。」她大叫著要推開龍鞘,卻被擋了回來。

魏景珩跟著他踏入了如意坊,進了那間靜室。張梳行和寧王在對面的靜室之中,確認了魏景珩的面容之後,寧王和張梳行離開了如意坊。

蘇淺若聽到寧王對張梳行說:「皇上已死,太子已死,皇長孫再沒了,本王便能順利上位了。你們張家的軟筋散配方獨特,張卿從龍有功,等本王登位之後,便將秋公主許配於你。」

張梳行搖了搖頭,「張家還有一味葯是無憂散,是龍虎山的前任天師賜給祖上的,我助寧王上位,寧王答應我不要再取蘇淺若性命便可。我會給她喂下無憂散,她會忘記這長安城中所發生的一切,安安份份的當個后宅婦人。不知寧王殿下意下如何?」

寧王沉吟了片刻便答應了。

如意坊被上下潑滿了桐油,龍鞘瀟洒地點燃它之後揚長而去。如意坊中上千人被烈火燒成了焦炭,有人逃出門口便會被守在周圍的黑衣人斬殺於劍下。

火一直燒了一天一夜,與如意坊相連的官炮坊也被點燃,如意坑附近的兩條街區,所有的建築屋被夷為平地。

不久之後,有人說曾見到一道人影從焚燒的烈焰中逃生,身穿紅衣,腳踏白骨殘骸,手持銀劍,立於黑血之上,乃死者不甘悲苦的魂魄所化,一劍斬破了了天空,妖性甚為懾人。

蘇淺若也在烈火中呆了一天一夜,親眼看著魏景珩失血過多,虛弱地昏倒在那最角落的一把椅子上,大火將他燒成了焦炭。

蘇淺若嘗試了無數次,都無法再動用破境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這般死去。

七歲的陌離來遲一步,抱著他的屍體哭了一天,這才破空而去。

找到她,保護他,這便是他的執念。到死也沒能完成的執念。

念境漸收,身上再次感覺到了重量。

蘇淺若這一次是直接伸出雙臂,緊緊地摟住了魏景珩,泣不成聲地道:「魏景珩,你找到我了,也保護過我了,你將你的執念收回吧,不要再念著我了。 本宮貌美如花 夜聽春雨 我不希望你魂飛魄散,我希望你能安心轉世輪迴,永生永世都能地過得幸福如意!」

魏景珩傻笑著,「蘇淺若,蘇淺若,我還沒告訴你,我…」他又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千瘡百孔,透著光,卻沒有血。他的話便戛然而止。

「我又帥了一點點!」他似乎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了,便生硬地轉著話題。

蘇淺若哭著笑起來,水瑩瑩的眸子望著他,「是,我看到了,比小時候驚馬闖進我的轎子的時候帥多了,你是我見過的所有的男子之中,長得第二帥的。」(未完待續。) 「魏景珩,你是我心中第一帥的!」陌離披著一頭被削得亂七八糟的齊耳短髮落下來。

蘇淺若這才注意到,就在她進入魏景珩念境的這段時間裡,陌離已經和蘭卿開戰了,地上溝豁縱橫,地上被她的劍氣劃了好多道口子。

而陌離的頭髮全被削得短了好多,耳後還有一些血口子,劍刃也被砍出了幾個小缺口。

陌離打量了魏景珩一番,嘴翹得老高,「你好歹愛惜一點這身子好不,打成這篩子,全身上下都是窟窿眼兒,要是找不到息壤,你得在養魂玉中一直呆著,我還得給自己下一道禁生咒,阻止自己長大,不然以後我大太多,你不願意娶我了怎麼辦?」

魏景珩啞口無言,訥訥地低下了頭。

陌離吁了一口氣,有些失落地閃到一邊。有蘇淺若的地方,魏景珩怎麼可能看得到她陌離。

魏景珩卻瞥眼看著她後背被削開,露出來的一大片雪白的肌膚,眉頭皺了一下,「你受傷了?」

陌離悶悶地點頭,「那條蛇很厲害,我可能被震傷了內腑,所以皮膚變得更白了。」

「那你不要忍著,其實你頭髮白了也好看的。」魏景珩頓了頓才慢慢說道。

陌離將劍插在地上,摸了摸頭上的發,高興地問:「你怎麼知道我一受傷最先白的是頭髮?我都削成這樣了,應該沒有白頭髮了吧?」

魏景珩嘆了一口氣,掏出絹帕替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你興奮得吐涎了!」

陌離臉色沉了一下,尷尬不已。

「我挺喜歡這香的,以後不用花錢了。陌離。雖然這三年大多數的時間我都在棺材里,但是我們朝夕相處了三年,我知道你對我有多喜歡,如果你一直都得不到回應,你還會持續的喜歡下去嗎?」

陌離想也沒想便點了頭,「魏景珩,這一世我來得太遲。你壽元已竭,來不及想起,所以你喜歡上了別的人。可是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如果想起來,是會給我回應的。是我來遲了,所以我不怪你。」

魏景珩想起她以前的說過的話。也便瞭然了。

「你就那麼確定。我便是織幻宮宮主轉世?如果錯了呢?」

「錯了,我也只能認了。因為,我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陌離突然有一些傷感,頭髮一寸一寸的如同染上了霜般,瞬間化為雪色。

她張嘴吐出一口銀色的血液,走到蘇淺若面前站定,恭恭敬敬地拜了一下,「蘇淺若。謝謝你將執念還給了他。我欠你一次!」

蘇淺若揉著她的銀髮,啐道:「小破孩兒。你傷得很重呢,先休息一下吧。呆會那蛇要是咬人,還得靠你去殺呢。」

陌離盤腿坐下來,指著不遠處的劍說道:「我先調息一小會兒,那蛇要是偷襲,你就用那劍砍它腦袋。它有八隻腦袋,我剛剛只削掉兩個。」

「我聽說誰的劍只聽誰的話,而且你確定我能行?」

魏景珩伸手去拔劍,「我來!」

那劍紋絲不動。

陌離扒著被蘇淺若揉亂的頭髮,呲著解釋道:「那劍要用生息之力催動,我修的是大生息劍,你都早已經是個死人了,哪來的生息之力,所以你拔不動的。蘇淺若的血蘊含著生息之力,她能催動此劍,只是出一劍便會損耗她一半的生息之力,所以她也只能揮出一劍。那蛇兒掉了倆頭,就算是來偷襲,估計也只敢來一次。」

「那你在這兒調息,我想過去看看我祖父!」蘇淺若一手拔出劍,提拎著朝山上走去。

陌離咕噥了一句:「賊大膽。」轉瞬間又嘆了一口氣。

蘇淺若面上看不出來悲傷不悲傷,但是心裡一定已經難受到了極點。真相如此殘酷,讓她去求證一下也好。

魏景珩看了看蘇淺若,又看了看陌離,一咬牙回身在陌離身前坐了下來,將她擋在寬厚的背後面。

陌離淺笑著閉上眼。

蘇淺若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因為心緒不寧只想快一點爬上山,所以只顧著埋頭趕路的她根本沒留意路況,直接跌進一個方圓兩里,深有三尺的石坑中。

落地的時候腳下踩著一團軟軟的東西,差點摔一跤。她用手裡的劍撐著地才勉強站直身,低頭一看,不由得嚇了一跳。

是一隻鹿角駝頭般的巨大腦袋,那眼瞳血紅,像兩顆紅燈籠果一樣圓睜著,瞳仁中還能倒映出人的影子,極是駭人。

「這便是是那蛇妖的頭么?怎麼長得有些像書中描繪的龍呢?」

「看起來你對我的頭好像很有興趣,不如你讓我吞了,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我每天都把頭伸出來讓你研究個夠?」

一道黑影壓了下來,落在蘇淺若的身側,她的手裡還提著另一顆已經閉上眼睛的頭。她生得美艷無雙,一落地便將頭湊到蘇淺若面前深深地吸了一下,舌頭噝的一下伸了出來陶醉地道:「好香的血,一定很好喝。」

蘇淺若心裡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握著劍把的手微微緊了兩下,準備揮斬.

蘭卿一彈指,劍身發出叮的一聲,微微震顫著嗡鳴,她驚叫了一聲,看著自己被割破的手指,又湊到唇上吮了兩下,略有忌憚地道:「天雪銀劍怎麼會被你握住?」

蘇淺若默默地觀察著可以踏腳跳躍逃跑的缺口,握在天雪銀劍劍把上的指節因用力過度泛起白,這處坑在東南方位有一個略低的口子,她決定從那處突破。

生息之力,生息之力…

她默默地在心底念著這四個字,到底什麼才是生息之力?

倏地一道勁風呼嘯著掃過來,撲天蓋地,蘇淺若驟然一抬頭,這才發現蘭卿一邊用言語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暗中卻已經向她撲了上來。

地面被什麼東西敲打得震了一下,一道巨大的陰影遮住了她眼前的光線,定睛一看,原來竟然是一條晃動著抽打著地面的巨大尾巴。

那行尾巴足有六七十里長,不停拍打著地面,狂風呼嘯,煙塵蔓天,土崩石裂,尾巴來勢極快,剎那之間已經來到蘇淺若頭頂上。

尾尖倒豎著對準她的腦門處,疾如閃電地刺了下來!

「先嘗嘗你的腦子!」

令人膽寒的話在耳際炸響。(未完待續。)

ps:同學們,兒童節快樂!都過節去吧,立行也看了一部水果寶貝,哇咔咔。 蘇淺若來不及細想,倒退了幾步,握著劍一通亂砍,嘴中不斷地喊著:「滾開,滾開…再過來我砍斷你的尾巴。」

頭頂傳來破風聲,蘭卿笑得花枝亂顫,一隻塗著鮮紅蔻丹,戴著長長護甲的手突然探下來,「你這幾劍毫無章法,是要給我削指甲么?」

劍身突然抖動起來,似乎不甘被此羞辱,也不甘被握在手無縛雞之力的蘇淺若手中,手指下傳來燒灼感,那劍竟似要脫手飛出去。

生…息…

生命的一半氣息么…

那麼,我給你。

斬…

天雪銀劍興奮地汲取著蘇淺若供奉出來的生息之力,整個劍身發現一圈又一銀色的光華,蘭卿被震退,吃驚地看向蘇淺若,不可置信地道:「不可能!你怎麼會觸發天雪銀劍?你,你覺醒了?」

隨即她又哈哈大笑起來,瘋狂地道:「覺醒了更好,我終於可以吞掉一個覺醒的血脈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想吞掉我?小心硌掉你的牙,刺破你的腸,撞破你的心!斬…」蘇淺若緩緩地舉起天雪銀劍,血一滴一滴的從迸裂的虎口處浸進劍把鑲著的銀色晶石之中,劍芒一寸一尺一丈地增長著,化作一道閃電,斬向蘭卿。

剎那間山崩地裂,無數的石頭被爆裂成粉末,煙塵滿天。

現場瞬間變得一片氤氳,只能勉強看到兩道模糊的影子。

蘭卿慘叫著極速後退,那銀光削下來,斬在它來不及化形收回的尾巴上,一截六七里長的尖尖的尾梢噴薄著血霧掉落在地上,兀自不甘地顫了幾下,才失去了動彈之力。

失去一半生息,蘇淺若只感覺到一波一波地虛弱重重疊疊的湧上心頭,腳下也開始虛浮無力,有些站不穩了。

噗…

她張嘴吐了一小口血,有幾滴濺落到那條蛇尾之上,蛇尾突然似被毒藥澆著了一樣,以著一種詭異的速度迅速的腐爛起來,一團一團的爛肉自蛇骨之上分離出去,露出一截生了銅銹的骨頭來。

蘇淺若用劍尖劃了一下,發出一陣金鐵之聲,蘭卿在斷尾之後便萎靡了一陣兒,靠在一面坑壁上使勁兒喘氣。

她的臉因疼痛扭曲著,美艷的臉龐瞬間變得猙獰起來,妖嬈魅惑不再。

聽到金鐵之聲,她卻倏地顫了一下,眼光隨之掃了過來,看到地上腐肉之中的生鏽物是,眼裡突然閃出一道亮光,整個人似風馳電疾地撲了過來。

看蘭卿的瘋撲過來的樣子,蘇淺若本能地覺得,這東西不能被她得到。

暗暗咬著牙,將那截骨頭似的東西用天雪銀劍挑了出來,扒到腳尖前仔細地瞧了瞧。

她可從來沒有聽說過蛇會長骨。這一截一截的像是九條骨節般連在一起的還長著鐵鏽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忍著噁心,她用劍尖將這截骨頭似的東西扒來扒去,蘭卿氣得混身抖動,又尖又長的手指箕張著,頂端的指甲鋒利如十把閃著幽光的尖刀,像是要瞬間脫手飛出來射向蘇淺若。

「別動我的東西!」

蘭卿的聲音隱隱透著一絲興奮。

蘇淺若斂眉想了想,直接用劍格著那其一截骨節將它一點一點的提離了地面,挑釁地看著蘭卿道:「你想要它?這東西是我砍下來的尾巴里掉落出來的,算是我的戰利品了,你憑什麼認為我會乖乖交出來?」

「你們這些人類就是迂腐,你覺得一個大妖會跟你講道理?我想要的的東西,你給也得給,不給我便殺了你直接搶了便是。」蘭卿對蘇淺若的舉動嗤之以鼻,「而且,你覺得你還有能力再斬我一次么?」

蘇淺若啞然失笑,自己果然是昏了頭哪,一個動不動就將喝血吞人吃腦子掛在嘴邊上的妖物,哪是能講道理的呢?

她苦笑著拉開距離,耳邊便響起陌離的聲音,「講道理,拖時間,那劍很重要,對我們所有人都很重要。我還有一息時間才能過來幫你,這一息時間,你能撐得住么?」

蘇淺若隱晦地偏著頭看向蘭卿,她灼灼地盯著那把骨節劍,根本沒有察覺到陌離的傳音,心頭稍稍放了一下,無數思緒一層一層的襲上來,到底怎樣才能在這樣一個兇殘的妖怪面前把時間拖住呢?

六六三十六,數中有術,術中有數。陰陽燮理,機在其中。機不可設,設則不中。她全都看全也領會到了,可她先是踩了它的斷頭,又斬落了它的尾巴,還搶了它想要的劍,它也說過要吃她的腦仁喝她的血吞下她。

這種情況,什麼計能有用?!

這小破孩兒給她出了一個致命的難題啊。

指尖一癢,一道冰涼軟糯的東西突然輕輕地滑過,像是水蛭般的觸感令蘇淺若毛骨悚然,寒意自腳心直衝腦門兒。

木然地轉著眸,看著蘭卿長長的舌頭正回味般地緩緩收回兩唇之間,蘇淺若胸中瞬間翻騰起來。

她剛才舔的是什麼?

是血…

對了,血。

蘭卿舔完唇才眸色幽暗地收回舌頭,暗中啐了一自己一口,明明去搶劍的怎麼沒抵得住那血香,先舔起她的手指來了?

咦,那蘇淺若瘋了不成,沒事割自己的手,還將血灑向空中,這是浪費糧食啊,要瘋啊。

蘭卿的身體已經先她的思維一步滑了出去,直接伸出長鞭似的舌頭去接空中灑落下來的血滴。

蘇淺若也覺得自己是瘋了,在為自己的弱小悲哀的同時,只想到這一個辦法來拖延時間。

放血。

「笨蛋!你的血會助她恢復…」陌離的聲音再次響起來,出離的憤怒氣惱。

蘇淺若無奈地垂下眸子,先聖割肉喂鷹,她放血逗蛇,被罵成這樣,也真是夠了。

熟悉的簌簌之聲后,垂在腰際的長發突然沉了一下,蘇淺若吃痛地咧著嘴道:「已,我知道你來了,把我的血全收回來。」

赤金色的光影自身後躍出來,一對肉翅膀無限地變大,迎風扇了扇,地上的塵土碎石都被扇到了半空中,那些漂浮在空中緩緩落向地面的血全沾上了塵灰。

蘭卿剛卷了兩滴,第三滴入口的時候便嘗到了一股沙土味兒,她呸呸吐了兩下,將先前那兩滴血也一起吐了出來。

「啊…」

蘭卿憤怒地嘶吼著,地動山搖,衣衫被撐破發出撲撲爆裂的聲音。

蘇淺若吃驚地看著眼前突然變出來的龐然大物,眼中露出驚駭之色,身體不由自主地朝後退。(未完待續。) 眼前這傢伙完全遮住了天空,全身上下延伸出去好幾千里,無邊無際。

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它突然擺了其中一條尾巴,衝擊力空前絕後,地面彈了半尺高,再次落回地面之後,便聽到了咔咔咔裂開的塌陷的聲音,不絕於耳。
她追著魏景珩,風捲起她的長發,雨打在臉上,她已經感覺不到風雨的悲涼。

心成了冰,如何還會感覺。

魏景珩跌跌撞撞地跑到寧王府,一個佩著重劍戴著尖頂帽的人告訴他,寧王去了如意坊。

蘇淺若看著那個引路的黑袍人,龍鞘。

「魏景珩,不要去。」她大叫著要推開龍鞘,卻被擋了回來。

魏景珩跟著他踏入了如意坊,進了那間靜室。張梳行和寧王在對面的靜室之中,確認了魏景珩的面容之後,寧王和張梳行離開了如意坊。

蘇淺若聽到寧王對張梳行說:「皇上已死,太子已死,皇長孫再沒了,本王便能順利上位了。你們張家的軟筋散配方獨特,張卿從龍有功,等本王登位之後,便將秋公主許配於你。」

張梳行搖了搖頭,「張家還有一味葯是無憂散,是龍虎山的前任天師賜給祖上的,我助寧王上位,寧王答應我不要再取蘇淺若性命便可。我會給她喂下無憂散,她會忘記這長安城中所發生的一切,安安份份的當個后宅婦人。不知寧王殿下意下如何?」

寧王沉吟了片刻便答應了。

如意坊被上下潑滿了桐油,龍鞘瀟洒地點燃它之後揚長而去。如意坊中上千人被烈火燒成了焦炭,有人逃出門口便會被守在周圍的黑衣人斬殺於劍下。

火一直燒了一天一夜,與如意坊相連的官炮坊也被點燃,如意坑附近的兩條街區,所有的建築屋被夷為平地。

不久之後,有人說曾見到一道人影從焚燒的烈焰中逃生,身穿紅衣,腳踏白骨殘骸,手持銀劍,立於黑血之上,乃死者不甘悲苦的魂魄所化,一劍斬破了了天空,妖性甚為懾人。

蘇淺若也在烈火中呆了一天一夜,親眼看著魏景珩失血過多,虛弱地昏倒在那最角落的一把椅子上,大火將他燒成了焦炭。

蘇淺若嘗試了無數次,都無法再動用破境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這般死去。

七歲的陌離來遲一步,抱著他的屍體哭了一天,這才破空而去。

找到她,保護他,這便是他的執念。到死也沒能完成的執念。

念境漸收,身上再次感覺到了重量。

蘇淺若這一次是直接伸出雙臂,緊緊地摟住了魏景珩,泣不成聲地道:「魏景珩,你找到我了,也保護過我了,你將你的執念收回吧,不要再念著我了。 本宮貌美如花 夜聽春雨 我不希望你魂飛魄散,我希望你能安心轉世輪迴,永生永世都能地過得幸福如意!」

魏景珩傻笑著,「蘇淺若,蘇淺若,我還沒告訴你,我…」他又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千瘡百孔,透著光,卻沒有血。他的話便戛然而止。

「我又帥了一點點!」他似乎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了,便生硬地轉著話題。

蘇淺若哭著笑起來,水瑩瑩的眸子望著他,「是,我看到了,比小時候驚馬闖進我的轎子的時候帥多了,你是我見過的所有的男子之中,長得第二帥的。」(未完待續。) 「魏景珩,你是我心中第一帥的!」陌離披著一頭被削得亂七八糟的齊耳短髮落下來。

蘇淺若這才注意到,就在她進入魏景珩念境的這段時間裡,陌離已經和蘭卿開戰了,地上溝豁縱橫,地上被她的劍氣劃了好多道口子。

而陌離的頭髮全被削得短了好多,耳後還有一些血口子,劍刃也被砍出了幾個小缺口。

陌離打量了魏景珩一番,嘴翹得老高,「你好歹愛惜一點這身子好不,打成這篩子,全身上下都是窟窿眼兒,要是找不到息壤,你得在養魂玉中一直呆著,我還得給自己下一道禁生咒,阻止自己長大,不然以後我大太多,你不願意娶我了怎麼辦?」

魏景珩啞口無言,訥訥地低下了頭。

陌離吁了一口氣,有些失落地閃到一邊。有蘇淺若的地方,魏景珩怎麼可能看得到她陌離。

魏景珩卻瞥眼看著她後背被削開,露出來的一大片雪白的肌膚,眉頭皺了一下,「你受傷了?」

陌離悶悶地點頭,「那條蛇很厲害,我可能被震傷了內腑,所以皮膚變得更白了。」

「那你不要忍著,其實你頭髮白了也好看的。」魏景珩頓了頓才慢慢說道。

陌離將劍插在地上,摸了摸頭上的發,高興地問:「你怎麼知道我一受傷最先白的是頭髮?我都削成這樣了,應該沒有白頭髮了吧?」

魏景珩嘆了一口氣,掏出絹帕替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你興奮得吐涎了!」

陌離臉色沉了一下,尷尬不已。

「我挺喜歡這香的,以後不用花錢了。陌離。雖然這三年大多數的時間我都在棺材里,但是我們朝夕相處了三年,我知道你對我有多喜歡,如果你一直都得不到回應,你還會持續的喜歡下去嗎?」

陌離想也沒想便點了頭,「魏景珩,這一世我來得太遲。你壽元已竭,來不及想起,所以你喜歡上了別的人。可是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如果想起來,是會給我回應的。是我來遲了,所以我不怪你。」

魏景珩想起她以前的說過的話。也便瞭然了。

「你就那麼確定。我便是織幻宮宮主轉世?如果錯了呢?」

「錯了,我也只能認了。因為,我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陌離突然有一些傷感,頭髮一寸一寸的如同染上了霜般,瞬間化為雪色。

她張嘴吐出一口銀色的血液,走到蘇淺若面前站定,恭恭敬敬地拜了一下,「蘇淺若。謝謝你將執念還給了他。我欠你一次!」

蘇淺若揉著她的銀髮,啐道:「小破孩兒。你傷得很重呢,先休息一下吧。呆會那蛇要是咬人,還得靠你去殺呢。」

陌離盤腿坐下來,指著不遠處的劍說道:「我先調息一小會兒,那蛇要是偷襲,你就用那劍砍它腦袋。它有八隻腦袋,我剛剛只削掉兩個。」

「我聽說誰的劍只聽誰的話,而且你確定我能行?」

魏景珩伸手去拔劍,「我來!」

那劍紋絲不動。

陌離扒著被蘇淺若揉亂的頭髮,呲著解釋道:「那劍要用生息之力催動,我修的是大生息劍,你都早已經是個死人了,哪來的生息之力,所以你拔不動的。蘇淺若的血蘊含著生息之力,她能催動此劍,只是出一劍便會損耗她一半的生息之力,所以她也只能揮出一劍。那蛇兒掉了倆頭,就算是來偷襲,估計也只敢來一次。」

「那你在這兒調息,我想過去看看我祖父!」蘇淺若一手拔出劍,提拎著朝山上走去。

陌離咕噥了一句:「賊大膽。」轉瞬間又嘆了一口氣。

蘇淺若面上看不出來悲傷不悲傷,但是心裡一定已經難受到了極點。真相如此殘酷,讓她去求證一下也好。

魏景珩看了看蘇淺若,又看了看陌離,一咬牙回身在陌離身前坐了下來,將她擋在寬厚的背後面。

陌離淺笑著閉上眼。

蘇淺若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因為心緒不寧只想快一點爬上山,所以只顧著埋頭趕路的她根本沒留意路況,直接跌進一個方圓兩里,深有三尺的石坑中。

落地的時候腳下踩著一團軟軟的東西,差點摔一跤。她用手裡的劍撐著地才勉強站直身,低頭一看,不由得嚇了一跳。

是一隻鹿角駝頭般的巨大腦袋,那眼瞳血紅,像兩顆紅燈籠果一樣圓睜著,瞳仁中還能倒映出人的影子,極是駭人。

「這便是是那蛇妖的頭么?怎麼長得有些像書中描繪的龍呢?」

「看起來你對我的頭好像很有興趣,不如你讓我吞了,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我每天都把頭伸出來讓你研究個夠?」

一道黑影壓了下來,落在蘇淺若的身側,她的手裡還提著另一顆已經閉上眼睛的頭。她生得美艷無雙,一落地便將頭湊到蘇淺若面前深深地吸了一下,舌頭噝的一下伸了出來陶醉地道:「好香的血,一定很好喝。」

蘇淺若心裡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握著劍把的手微微緊了兩下,準備揮斬.

蘭卿一彈指,劍身發出叮的一聲,微微震顫著嗡鳴,她驚叫了一聲,看著自己被割破的手指,又湊到唇上吮了兩下,略有忌憚地道:「天雪銀劍怎麼會被你握住?」

蘇淺若默默地觀察著可以踏腳跳躍逃跑的缺口,握在天雪銀劍劍把上的指節因用力過度泛起白,這處坑在東南方位有一個略低的口子,她決定從那處突破。

生息之力,生息之力…

她默默地在心底念著這四個字,到底什麼才是生息之力?

倏地一道勁風呼嘯著掃過來,撲天蓋地,蘇淺若驟然一抬頭,這才發現蘭卿一邊用言語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暗中卻已經向她撲了上來。

地面被什麼東西敲打得震了一下,一道巨大的陰影遮住了她眼前的光線,定睛一看,原來竟然是一條晃動著抽打著地面的巨大尾巴。

那行尾巴足有六七十里長,不停拍打著地面,狂風呼嘯,煙塵蔓天,土崩石裂,尾巴來勢極快,剎那之間已經來到蘇淺若頭頂上。

尾尖倒豎著對準她的腦門處,疾如閃電地刺了下來!

「先嘗嘗你的腦子!」

令人膽寒的話在耳際炸響。(未完待續。)

ps:同學們,兒童節快樂!都過節去吧,立行也看了一部水果寶貝,哇咔咔。 蘇淺若來不及細想,倒退了幾步,握著劍一通亂砍,嘴中不斷地喊著:「滾開,滾開…再過來我砍斷你的尾巴。」

頭頂傳來破風聲,蘭卿笑得花枝亂顫,一隻塗著鮮紅蔻丹,戴著長長護甲的手突然探下來,「你這幾劍毫無章法,是要給我削指甲么?」

劍身突然抖動起來,似乎不甘被此羞辱,也不甘被握在手無縛雞之力的蘇淺若手中,手指下傳來燒灼感,那劍竟似要脫手飛出去。

生…息…

生命的一半氣息么…

那麼,我給你。

斬…

天雪銀劍興奮地汲取著蘇淺若供奉出來的生息之力,整個劍身發現一圈又一銀色的光華,蘭卿被震退,吃驚地看向蘇淺若,不可置信地道:「不可能!你怎麼會觸發天雪銀劍?你,你覺醒了?」

隨即她又哈哈大笑起來,瘋狂地道:「覺醒了更好,我終於可以吞掉一個覺醒的血脈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想吞掉我?小心硌掉你的牙,刺破你的腸,撞破你的心!斬…」蘇淺若緩緩地舉起天雪銀劍,血一滴一滴的從迸裂的虎口處浸進劍把鑲著的銀色晶石之中,劍芒一寸一尺一丈地增長著,化作一道閃電,斬向蘭卿。

剎那間山崩地裂,無數的石頭被爆裂成粉末,煙塵滿天。

現場瞬間變得一片氤氳,只能勉強看到兩道模糊的影子。

蘭卿慘叫著極速後退,那銀光削下來,斬在它來不及化形收回的尾巴上,一截六七里長的尖尖的尾梢噴薄著血霧掉落在地上,兀自不甘地顫了幾下,才失去了動彈之力。

失去一半生息,蘇淺若只感覺到一波一波地虛弱重重疊疊的湧上心頭,腳下也開始虛浮無力,有些站不穩了。

噗…

她張嘴吐了一小口血,有幾滴濺落到那條蛇尾之上,蛇尾突然似被毒藥澆著了一樣,以著一種詭異的速度迅速的腐爛起來,一團一團的爛肉自蛇骨之上分離出去,露出一截生了銅銹的骨頭來。

蘇淺若用劍尖劃了一下,發出一陣金鐵之聲,蘭卿在斷尾之後便萎靡了一陣兒,靠在一面坑壁上使勁兒喘氣。

她的臉因疼痛扭曲著,美艷的臉龐瞬間變得猙獰起來,妖嬈魅惑不再。

聽到金鐵之聲,她卻倏地顫了一下,眼光隨之掃了過來,看到地上腐肉之中的生鏽物是,眼裡突然閃出一道亮光,整個人似風馳電疾地撲了過來。

看蘭卿的瘋撲過來的樣子,蘇淺若本能地覺得,這東西不能被她得到。

暗暗咬著牙,將那截骨頭似的東西用天雪銀劍挑了出來,扒到腳尖前仔細地瞧了瞧。

她可從來沒有聽說過蛇會長骨。這一截一截的像是九條骨節般連在一起的還長著鐵鏽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忍著噁心,她用劍尖將這截骨頭似的東西扒來扒去,蘭卿氣得混身抖動,又尖又長的手指箕張著,頂端的指甲鋒利如十把閃著幽光的尖刀,像是要瞬間脫手飛出來射向蘇淺若。

「別動我的東西!」

蘭卿的聲音隱隱透著一絲興奮。

蘇淺若斂眉想了想,直接用劍格著那其一截骨節將它一點一點的提離了地面,挑釁地看著蘭卿道:「你想要它?這東西是我砍下來的尾巴里掉落出來的,算是我的戰利品了,你憑什麼認為我會乖乖交出來?」

「你們這些人類就是迂腐,你覺得一個大妖會跟你講道理?我想要的的東西,你給也得給,不給我便殺了你直接搶了便是。」蘭卿對蘇淺若的舉動嗤之以鼻,「而且,你覺得你還有能力再斬我一次么?」

蘇淺若啞然失笑,自己果然是昏了頭哪,一個動不動就將喝血吞人吃腦子掛在嘴邊上的妖物,哪是能講道理的呢?

她苦笑著拉開距離,耳邊便響起陌離的聲音,「講道理,拖時間,那劍很重要,對我們所有人都很重要。我還有一息時間才能過來幫你,這一息時間,你能撐得住么?」

蘇淺若隱晦地偏著頭看向蘭卿,她灼灼地盯著那把骨節劍,根本沒有察覺到陌離的傳音,心頭稍稍放了一下,無數思緒一層一層的襲上來,到底怎樣才能在這樣一個兇殘的妖怪面前把時間拖住呢?

六六三十六,數中有術,術中有數。陰陽燮理,機在其中。機不可設,設則不中。她全都看全也領會到了,可她先是踩了它的斷頭,又斬落了它的尾巴,還搶了它想要的劍,它也說過要吃她的腦仁喝她的血吞下她。

這種情況,什麼計能有用?!

這小破孩兒給她出了一個致命的難題啊。

指尖一癢,一道冰涼軟糯的東西突然輕輕地滑過,像是水蛭般的觸感令蘇淺若毛骨悚然,寒意自腳心直衝腦門兒。

木然地轉著眸,看著蘭卿長長的舌頭正回味般地緩緩收回兩唇之間,蘇淺若胸中瞬間翻騰起來。

她剛才舔的是什麼?

是血…

對了,血。

蘭卿舔完唇才眸色幽暗地收回舌頭,暗中啐了一自己一口,明明去搶劍的怎麼沒抵得住那血香,先舔起她的手指來了?

咦,那蘇淺若瘋了不成,沒事割自己的手,還將血灑向空中,這是浪費糧食啊,要瘋啊。

蘭卿的身體已經先她的思維一步滑了出去,直接伸出長鞭似的舌頭去接空中灑落下來的血滴。

蘇淺若也覺得自己是瘋了,在為自己的弱小悲哀的同時,只想到這一個辦法來拖延時間。

放血。

「笨蛋!你的血會助她恢復…」陌離的聲音再次響起來,出離的憤怒氣惱。

蘇淺若無奈地垂下眸子,先聖割肉喂鷹,她放血逗蛇,被罵成這樣,也真是夠了。

熟悉的簌簌之聲后,垂在腰際的長發突然沉了一下,蘇淺若吃痛地咧著嘴道:「已,我知道你來了,把我的血全收回來。」

赤金色的光影自身後躍出來,一對肉翅膀無限地變大,迎風扇了扇,地上的塵土碎石都被扇到了半空中,那些漂浮在空中緩緩落向地面的血全沾上了塵灰。

蘭卿剛卷了兩滴,第三滴入口的時候便嘗到了一股沙土味兒,她呸呸吐了兩下,將先前那兩滴血也一起吐了出來。

「啊…」

蘭卿憤怒地嘶吼著,地動山搖,衣衫被撐破發出撲撲爆裂的聲音。

蘇淺若吃驚地看著眼前突然變出來的龐然大物,眼中露出驚駭之色,身體不由自主地朝後退。(未完待續。) 眼前這傢伙完全遮住了天空,全身上下延伸出去好幾千里,無邊無際。

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它突然擺了其中一條尾巴,衝擊力空前絕後,地面彈了半尺高,再次落回地面之後,便聽到了咔咔咔裂開的塌陷的聲音,不絕於耳。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