Медицина » Лекарственные препараты
Медицина » Косметические процедуры

殷喜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他滿眼不解地仔細打量著沈月兒,似乎是在反覆的思量他與沈月兒之間,到底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月兒,你又不欠我的,補償這種話實在是太嚴重了!」殷喜再度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你……是不是因為剛才的事受到驚嚇了,所以……」

「你為什麼要騙我?」不等殷喜的話音落下,沈月兒終於露出了一個不同於冷漠的表情,只不過雖然不是冷漠,但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憤怒和怨恨。殷喜雖然不聰明,但他也不是傻子,透過沈月兒的眼神他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一抹怨恨的意味。

「我……」殷喜似乎明白了沈月兒的話,他吞吞吐吐地猶豫再三,「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我只是怕……」

「你怕?」沈月兒突然冷笑一聲,「你可是堂堂西南商會的主事之一,你還會怕嗎?西皇侯府你們打死皇宗弟子,打斷葉秋手腳的時候你怕過嗎?還有剛剛在潮汐客棧,你被這麼多皇宗的人圍殺的時候你怕過嗎?我真想不出來天底下還有什麼事情是能讓你殷喜害怕的!」

「我……」殷喜的嘴本來就笨,此刻重傷在身頭腦渾濁再加上被沈月兒這麼炮語連珠的一問,一時之間竟是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了,此刻殷喜恨不能自己狠狠地抽自己幾個嘴巴子,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厭惡過自己的拙嘴笨腮。

「沈姑娘,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殷喜嘴笨,可陸文才的嘴卻是快的很,「我們西南商會怎麼了?你的言語之中為何諸多嘲諷?諸多不屑?還有,殷喜不告訴他自己的身份是他不對,但歸根到底還不是怕你會因此而心有顧慮?你和你哥哥都說自己是尋常百姓,不敢得罪這個,不敢得罪那個的,你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打算讓殷喜怎麼告訴你?而且之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告訴你也只徒增你的煩惱又何必要告訴你?」

「你們西南商會的人真是伶牙俐齒!難道你們都喜歡胡攪蠻纏、顛倒是非嗎?」沈月兒好像被陸文才給欺負了一樣,說著說著竟是面色委屈地低聲抽泣起來,「早知道我……我就不救你們了!」

「月兒,你別聽文才胡說,這件事是我瞞了你,是我不對!」殷喜見狀趕忙解釋道,「你現在想怎麼懲罰我都行……」

「我不會懲罰你!」沈月兒稍稍收斂了一下情緒,語氣再度恢復了平淡,「我又怎麼敢懲罰你呢?只不過你明明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可你偏偏就是那種人,我以為你是個踏實本分的老實人,卻沒想到你竟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我……我真是看錯了你!」

「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殷喜如今也是滿肚子的委屈不知道該對誰說,「我從來不胡亂殺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保,我……」

「算了殷喜!」不等殷喜把話說完,沈月兒卻是淡淡地搖了搖頭,「你不必向我解釋什麼,畢竟我們只是才剛剛認識而已……」

沈月兒的這句話令殷喜的心頓時涼了一大截,他不太明白沈月兒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

「我這麼相信你,可真實的你和我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沈月兒終於忍不住地哭泣起來,「你讓我日後如何再面對你?」

「我……」

「算了殷喜!」沈月兒繼續說道,「我們只是剛剛認識,我不否認之前對你心生好感,但也僅此而已……趁著你我接觸未深,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轟!」沈月兒此話一出,殷喜如同遭到晴天霹靂一般,整個人徹底愣在了原地,心中五味陳雜,就如同掉入了萬丈深淵一般,說不出的難過。

「為什麼?」這回輪到陸文才忍不住了,「殷喜他不好嗎?難道就因為我們是西南商會的人?」

「我只想踏踏實實的過平凡的日子,不想整日提心弔膽……」

「那葉秋呢?」不等沈月兒的話說完,陸文才便是陡然搶話道,「你願意和葉秋做朋友,難道他們皇宗就安分踏實嗎?」

「葉秋是我哥哥的朋友,不是我的!」沈月兒堅定地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救我們……」殷喜神色獃滯地問道,「難道你救我們就是為了要告訴我這些話嗎?」

「我只是不想任何人因我而受到傷害!」沈月兒的臉上兩行清淚無聲而落,「也包括你……」

「我……」

「離別的話你們也該說完了吧?」

不等悲痛欲絕的殷喜再度張口,只聽到一道戲謔的聲音陡然從半空之中響起,繼而只見數道凌厲的人影猛地從天而降,直直地落在了殷喜等人的面前。這幾人正是黃鶴和元氏三兄弟,而緊隨他們之後的還有幾十個騎著快馬而來的皇宗弟子。

「混賬東西……」殷喜一見到黃鶴等人便欲要掙扎著再度站起身來,可他的身體才稍稍動了幾下,一陣鑽心劇痛就從各個傷口傳來,緊接著一股無法言喻的虛弱感便充滿了他的全身,令殷喜不得不再度癱軟到地上。

「哥哥!」一見到跟隨大批皇宗弟子而來的沈良,沈月兒趕忙站起身來,一臉凝重地注視著他,「他們是誰?」

「月兒,他就是葉兄弟的師傅,皇宗大名鼎鼎的鶴長老!」沈良見狀趕忙低聲喝道,「你還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趕快過來!你剛剛犯了大錯你知不知道?」

「我不!」沈月兒態度堅決地搖頭說道,我不會讓你們傷害殷喜他們的!」

「小丫頭,你以為你能保護的了他們嗎?」黃鶴臉上噙著一抹難以名狀的笑容,令人看不出他究竟是喜是怒。

黃鶴此言一出,其身後的元氏三兄弟和大批皇宗弟子便紛紛抽出了各自的刀劍,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這些刀劍不斷地向外反射著幽幽地寒光。

「葉秋已經受到傷害了,你們又何必讓更多的人為此事而牽連呢?」

「正因為葉秋已經受了傷害,所以這件事就更不能不了了之!」黃鶴幽幽地說道,「此事因殷喜而起,那我們就先從這個殷喜開始殺!然後是陸俊、謝雲之流,最後就是陸一凡!」

「老東西,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殷喜皮笑肉不笑地諷刺道,「想和西南商會作對,那你得先給自己提前打好棺材,以免到時候你的這些手下措手不及!」

「哼!死到臨頭還敢這麼嘴硬,你以為陸一凡還會來救你嗎?」黃鶴冷冷地一笑,「拖延時間這招對老夫沒有用,現在已經有另一名皇宗長老帶人前去牽制住陸一凡的手腳,你想等到陸一凡趕到這裡救你已經是不可能,這次他只能來替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收屍了!」

聽到黃鶴的話,殷喜和陸文才二人的臉色同時一變。

「你們今天殺了他們,明天他們的人還會為了報仇來殺你們,你們這樣殺來殺去的又有什麼意義呢?」沈月兒還是不肯死心。

「月兒!」此刻,沈良已經沉著臉走到黃鶴的身邊,滿眼怒意地瞪著沈月兒,「黃鶴長老剛剛已經去過家裡答應對此事既往不咎,而爹娘也已經同意你們的親事了!」

易中天中華史:青春志 「你說什麼?」顯然對於沈良的話,沈月兒並沒有聽懂,「同意誰的親事?」

「丫頭,當然是你和我那徒兒葉秋的婚事!」 我的娛樂那個圈 黃鶴似笑非笑地說道,「如今我那徒兒手腳盡斷,即便能痊癒那也無法再繼續修鍊了,他的下半輩子總該有個人來照顧,既然他一直醉心於你,而你又喜歡踏踏實實的老實人,那你們兩個簡直就是絕配!」

「老東西你胡說什麼?」殷喜終於聽明白了他們話中的意思,當下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勢,眼睛通紅地瞪著黃鶴恨不能活吞了他。

「我從來都沒有答應過要嫁給葉秋!」沈月兒急的滿眼是淚,她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沈良,「哥,你知道我從來都不喜歡葉秋……」

「妹妹!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豈容你在這裡挑三揀四?」沈良黑著臉沉聲喝道,「這件事爹娘已經答應,你別無選擇!」

「我不嫁葉秋!你們若敢逼我,那我就……我就……」沈月兒說著還左顧右盼地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最後只見她靈機一動,順手便從頭上拔出發簪,將尖銳的發簪直接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就死在你們面前!」

「月兒不要啊!」殷喜瘋了似的怒吼道,「你不能這麼傻……」

「妹妹,你不要再胡鬧了!」沈良也神色難堪地勸道。

反觀黃鶴卻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只見他輕撇著嘴緩緩地搖了搖頭,而後笑盈盈地說道:「你在威脅老夫嗎?呵呵,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若是寧死不嫁,那你的所有家人都會跟著你一起陪葬!」

「什麼!」黃鶴此言一出,沈月兒和沈良同時一驚。

「你不相信?」黃鶴幽幽一笑,緩緩說道,「要不要我現在就殺一個給你看看?」

「呼!」

「額……」

黃鶴話音剛落,只見站在沈良身後的元伍便是陡然探手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將自己那乾枯鋒利的五根手指,死死地扣在了沈良的喉嚨上,嚇得沈良口中發出半聲哀嚎,便在那冰涼的五指之下,硬生生地把後面的聲音給憋了回去。此刻只要元伍的手指輕輕一捏,沈良必死無疑。

「不要!」沈月兒下意識地驚呼道,說著她也趕忙放下了手中的發簪,「你們怎麼能這樣卑鄙?」

「這只是你哥哥,如果你執迷不悟,一起死的還會有你的爹娘!」黃鶴沒有理會沈月兒的斥責,依舊自顧自地輕聲笑道,「丫頭,葉秋真心待你,你真的應該好好考慮一下!」

「我……」

「月兒,不要答應他!」殷喜不斷地呼喊著,眉心都已經快皺成一個團了,「月兒,千萬不要委屈自己!」

「妹妹,快救我!」沈良也在一臉痛苦地哀求著,「妹妹,爹娘已經年邁,你也不想他們因為你而慘死吧?」

「我……」沈月兒僵在那裡左右為難,眉宇之間充滿了痛苦之色。

「丫頭,要不要我幫你一下?」元伍說著便將五指微微向內一扣,驚的沈良額頭上再度冒出來一層細密的汗珠。

「不要!」沈月兒終於在悲憤交織的痛苦之中聲嘶力竭地喊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不要傷害我哥哥!對不起……對不起木頭……對不起……」最後的幾句對不起她的聲音幾乎已經小到快要聽不到了,雖然她沒有回頭,但殷喜知道,沈月兒最後的這幾句話是對自己說的。

「月兒……」殷喜神色慌張地望著漸漸朝著沈良走去的背影,當他張口想要苦苦挽留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喉嚨已經哽咽的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了。

「殷喜,算了!」陸文才輕聲安撫道,「她和你畢竟才剛剛認識,又怎麼會因為你而捨棄她全家的性命呢?」

「不用傷心!」黃鶴終於滿意地點了點頭,他目光戲謔地看著殷喜和陸文才,淡淡地笑道,「你們很快就不會再有痛苦了!」

「一凡不會放過你們的!」陸文纔此刻已然徹底絕望,他滿含淚水的雙眼怒視著黃鶴,用盡平生之力惡毒的詛咒著他,「就算我們今天死了,你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陸一凡?哼!」黃鶴不禁冷笑一聲,「怎麼直到現在你們還如此執迷不悟?你們之所以會死,就是因為你們把希望放在了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身上!下輩子,記得別再跟錯人了!」

「是嗎?那這幾個人這輩子有沒有跟對人呢?」

就在黃鶴面色猙獰地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陡然從半空之中傳來,緊接著眾人只聽到「嗖、嗖、嗖」的幾道聲響,萬里晴空之中竟是陡然飛掠而來幾道黑影,隨後便是重重地砸落在了黃鶴和元氏三兄弟的面前。

這是幾具已經死透了的屍體,幾具身著皇宗宗袍的屍體,而在這些冰涼的屍體之中,其中一個胸前的那個「皇」字,赫然是代表著皇宗長老地位的黑色。

皇宗四大長老,此刻竟然被人斬殺了一個!

青蛇再起 …… 「是楊廣長老!」一個眼尖的黃宗弟子一下子便認出那具蓬頭垢面滿身血污的屍體身份,當即忍不住尖聲叫了起來。

黃鶴始終緊皺著眉頭目光死死地盯著楊廣的屍體,心口的位置被人一刀戳穿,心臟碎裂成一灘爛肉隨膿血不斷地向外冒著,血腥的味道彌散在半空之中令人不禁作嘔。楊廣是被人一刀斃命的,而有這等本事能一刀斬殺一個八轉魂王的高手,放眼西南商會之中黃鶴不用想也知道是柳三刀所為。

「他們不應該在城中伺機牽制西南商會的動作嗎?為何會……」面相憨厚的元四來來回回地檢查了一番地上的這幾具屍體,而後抬起頭來滿眼凝重地說道,「難道他們和西南商會的人硬碰硬了?」

還不等元四的話得到回應,不遠處便幽幽地傳來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而與此同時黃鶴也猛然抬起頭來,眼睛微微眯著直直地看向前方。此刻就在距離黃鶴的人數十米之外,西南商會的柳三刀、紀原、謝雲、陸俊、羅秀、楚鼎等人緩步而來,而跟在他們幾個身後的還有上百個西南商會的弟子,陣勢之大較之皇宗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此刻就在柳三刀等人的最前邊,一個面色淡然的年輕人正不緊不慢地踱步而行,看他那副優哉游哉的模樣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黃鶴一眾放在眼裡。一見到此人,黃鶴的瞳孔便是猛然一陣緊縮,他之前見過柳三刀,也見過紀原和謝雲,而如今他們竟然肯主動跟在這樣一個年輕人的身後,那此人的身份黃鶴用腳趾頭也能猜出一二了。

「沒想到我們這次的小動作竟把西南商會的主人給親自引出來了!」黃鶴目不轉睛地盯著越走越近的陸一凡,口中喃喃自語道,「他就是陸一凡嗎?雖然早有耳聞,但今日一見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就是這個看上去平淡無奇的年輕人一手締造了今日的西南商會……」

「鶴長老,那些就是西南商會的人?」似乎是聽到了黃鶴的自言自語,一臉冷笑的元伍不禁斜眼掃了一眼來人,「看上去似乎不怎麼樣啊?」

然而,對於元伍的蔑視,黃鶴卻絲毫沒有理會,從始至終他的目光都沒有從陸一凡的身上移開過半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陸一凡,乍看之下陸一凡不過是個尋常的年輕人,若是放在大街上只怕黃鶴對於這樣的年輕人都不會多看一眼。而當黃鶴想要從陸一凡的身上找出一些年輕人常有的浮躁稚嫩的破綻時,他卻吃驚的發現自己竟是難以尋到半點破綻的蹤跡。

這種感覺很奇怪,此刻的陸一凡身上絕對沒有半點咄咄逼人的氣勢,甚至連一個修武者該有的剛猛之氣都不曾出現分毫,稀鬆平常的姿態令他的身上充滿了破綻,但當你真的想去把這些所謂的破綻一個個找出來的時候,卻又驚訝的發現竟是半點破綻都尋不到。

就這樣,在所有皇宗弟子的目光注視之下,陸一凡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徑直走到殷喜和陸文才身旁,低頭看向癱軟在地上的二人,臉上悄然露出一抹關切的微笑:「文才,帶殷喜去後面的馬車上療傷,阿長已經在車上備好了傷葯!」陸一凡所說的馬車指的是由西南商會的弟子剛剛牽過來的新馬車,這輛馬車原本是用來乘楊廣幾人屍體用的。

「一凡……」陸文才劫後餘生激動的熱淚盈眶,滾燙的淚水更是在聽到陸一凡那熟悉的聲音之後,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來,他拚命抑制著自己的哽咽,可激動的情緒還是令他一個勁的抽泣個不停,「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說著他還一把摟過殷喜的脖子,滿臉興奮地呼喊道,「這回我們不用死了……我們不用死了……」

見到陸文才這副宛若瘋癲似的興奮,陸俊不禁苦笑著挖苦道:「讓你們吃些苦頭也好,省的以後有事還會瞞著兄弟!誰讓你們擅自做主去潮汐客棧赴約的?不是每一次都能這麼好命,下一次小心連命都會丟了!」

陸俊的話令陸文才的臉色瞬間便漲紅了一片,這種被人揭穿了小心思的羞愧感令一向伶牙俐齒的他此刻甚至都不敢與陸俊對視。

而和陸文才的反應截然不同的是,殷喜一直雙眼含淚地望著怯懦地站在對面的沈月兒,即便是身上的傷口血流不停他現在也全然顧不得了。

「來者何人?」尖嘴猴腮的元六拎著自己的鬼頭刀大步流星地朝前走了幾步,而後刀尖輕輕一指陸一凡幾人,朗聲喝道,「報上你們的姓名!」

「好說!小的姓『你』,名叫『爺爺』!」柳三刀一臉壞笑地盯著元六,晃著步子優哉游哉地迎了上去,「傳說中的你爺爺就是在下!」

「我看你是找死?」元六被柳三刀當眾羞辱,當下惱羞成怒揮刀便朝著迎面走來的柳三刀的腦袋上砍去,力道之猛令刀鋒在半空之中驟然響起一陣尖銳的破空之音。

「元六小心……」

「嘭!」

還不等面色突變的黃鶴出言提醒,只見柳三刀已經隨手揮起了尚未出鞘的長刀,柳三刀的長刀瞬間便撞在了元六的刀鋒之下,一股巨大的反彈力道令元六的整條右臂先是一麻,繼而瞬間便失去了知覺,而手中的鬼頭大刀也順勢脫手而飛。趁此機會柳三刀卻是長刀朝著半空一挑,便將那欲要飛遠的鬼頭大刀給挑到了自己的左手之中,只見他右手揮動長刀朝著元六的肩頭一搭,繼而將刀柄掛在元六的肩膀上,右手握著刀鞘猛地向後一拽,只聽到「噌」的一聲輕響,一道銀光驟然晃過元六的雙眼,斬月刀順勢出鞘。而與此同時柳三刀左手拿著鬼頭大刀猛地朝著刀身向下一砸,斬月刀順勢便飛離了元六的肩頭,在半空之中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之後,刀柄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柳三刀的右手之中,緊接著還不等元六晃過神來,柳三刀雙手齊出左手鬼頭刀、右手斬月刀,雙刀就這樣一左一右地貼在了元六的脖子上,兩刀的刀尖呈交叉狀,看上去就猶如一把大剪刀夾著元六的脖子,只要柳三刀的雙手朝裡面稍稍用力,元六的腦袋瞬間便會被齊齊地剪下來。

這套略顯浮誇的動作說起來慢,實則柳三刀在電光火石之間便已然完成,可以說元六隻是打算砍柳三刀一刀,可他的鬼頭大刀落下去之後眨眼之間便成了此刻的局面,其中具體過程甚至連元六自己都沒有看清楚。

「你大膽!」

「你放肆!」

元四暴喝之聲才剛剛發出,劉猛那毫不留情地怒喝便陡然傳來,皇宗和西南商會的弟子劍拔弩張,紛紛舉刀朝前邁了幾步,大有一言不合便欲要刀下分出個勝負的架勢。兩撥人馬同是虎視眈眈,一個個惡狠狠地瞪著對方,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你就是西南商會的陸一凡?」黃鶴先是伸手制止了皇宗弟子的衝動,繼而他目光幽深地直視著陸一凡,語氣凝重地說道,「我是皇宗長老,黃鶴!」

聽到黃鶴的話,陸一凡只是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算是給他一個回應,除此之外竟是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陸一凡,鶴長老在跟你說話,你是聾子嗎?」元伍冷喝道。

「你說話小心點!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個什麼東西,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這隻狗亂叫了!」陸俊毫不退讓地冷聲回擊道。

紀原見狀不禁眉頭微微一皺,而後他邁步上前,對著黃鶴冷冷地質問道:「皇宗這算是什麼意思?讓人把我們的兄弟約出去,然後你們再設下埋伏害他們?難道你們不覺得這種做法太卑鄙了嗎?」

「那你們呢?」元四怒聲說道,「你們不經我們同意便擅自收繳了西南十四城的貢銀,又是什麼意思?」

「我們不是收繳,而是借用!」紀原冷笑著糾正道,「而且我們借用的也不是你們所說的貢銀,而是西南十四城用於組建商會的錢!」

「組建商會?」聞聽此言,黃鶴不由地眉頭一挑,「你的意思說是西南十四城和你們一起組建的西南商會?」

「難不成呢?」紀原不可置否地一笑,「我們來自金陵城,為何名字不叫金陵商會,而將旗號定為西南商會?商會之中不僅僅有我們,更有西南十四城的各位城主和城中富賈!」

「信口雌黃!你以為自己這麼說老夫就會相信嗎?」黃鶴面色奸詐地冷笑道,「你們想把西南十四城拉下水,可惜他們卻並不想和你們一起沉船!」

面對黃鶴的老奸巨猾,陸一凡伸手輕輕拍了拍紀原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再和此人多費口舌。他目光平靜地注視著黃鶴,幽幽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根本就不在乎!一筆歸一筆,今天我來這是為了和你算設計陷害我兩個兄弟的這筆賬!」

陸一凡此話一出,黃鶴的氣勢陡然變得陰沉了幾分。

「你想怎麼樣?」黃鶴嘴角擠出一絲挑釁的微笑,其實他現在更好奇陸一凡究竟有沒有外界所傳聞的那份膽識。

「我只想做你想對我們做的事情!」陸一凡說著便陡然伸出兩根手指對著柳三刀輕輕一劃,而柳三刀見狀嘴角悄然揚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接著他轉頭看向元六的眼神也開始變得有些戲謔起來,然而還不等恍然大悟的元六驚呼出聲,柳三刀卻是雙臂陡然向內交叉,緊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元六的腦袋便是在刀鋒錯影之間一飛衝天,殷紅的熱血瞬間便順著元六的斷頭處噴涌而出,血濺數尺而後如漫天飛雪一般落在周圍,將大地染紅了一片。

「元六!」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元四和元伍二人如同瘋了一般咆哮一聲,緊接著根本就不等黃鶴的示意,兄弟二人便調轉魂力瘋了似地朝著柳三刀猛撲過去,半空之中陡然颳起一陣暴躁的黑風,黑風之中白光閃動,兩位魂王所凝聚而出的浩瀚魂力將這片荒野之中的沙礫揚的漫天飛舞,風雲都為之陡然一變,瞬間便迷惑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眸。

「給我殺了他們!」黃鶴深知元氏兄弟三人的感情,因此他非但沒有阻攔元四和元伍的出手,反而還當機立斷一聲令下,竟是要與西南商會一舉分出個輸贏。

「殺啊!」見到大批皇宗弟子揮舞著刀劍衝殺過來,西南商會的眾人也不再猶豫,紀原、謝雲、陸俊、楚鼎幾人沖在最前邊,帶著上百個西南商會的兄弟一齊朝著對手迎了過去,猩紅的眼眸淹沒了所有人的仁慈,在這場所有人都早已料到的混戰之中,每個人都很清楚今日如若不殺人,那就會被人斬殺,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無論是皇宗弟子還是西南商會的人,既然選了榮華富貴地位超然,那也就勢必要做好隨時面對生死搏殺的準備。

「陸一凡,你再如何囂張也不過只是一個區區魂王!我倒要看看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究竟能在老夫面前掀起多大的浪!」

黃鶴早就已經盯住了陸一凡,論修為黃鶴認定就算是十個陸一凡也絕不是他的對手,因此黃鶴想以雷霆之勢斬殺陸一凡,以此來徹底打垮西南商會的反抗。陸一凡的修為如今撐死只能算是達到了三轉魂王的境界,但自從誅魂功法晉陞為玄級之後,陸一凡就總感覺自己體內總有一股無窮的力量在蠢蠢欲動,這股力量似乎並不被三轉魂王的界限所禁錮,相反更像是一種他從未體會過的強大。而在黃鶴戰意十足的目光之下,這種感覺也再次湧上了他的心頭。

當雙方人馬陷入一片混戰之時,黃鶴也不再猶豫,一雙充滿殺意的老眼直直地盯著陸一凡,只見他身形一晃便陡然消失在原地,而瞬息之後,陸一凡的身前空氣竟是塌陷了一塊,接著一道深紅色的掌印便是破空而出,直接震碎了虛空狠狠地朝著陸一凡的胸口拍去。

「老夫要一掌將你震成齏粉,裂空掌!」

「哼!」陸一凡自從將誅魂功法提升到玄級以來還從來沒有和如此強勁的對手搏殺過,今日他正好打算趁此機會好好地試一試自己如今的深淺。因此在面對黃鶴這個魂皇的時候,陸一凡非但沒有選擇閃躲,反而竟是硬碰硬地主動迎了上去。

「寒冰掌!」

面對滿含魂力的裂空掌,陸一凡口中發出一聲暴喝,繼而只見他的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整條右臂瞬間便被一層厚厚的寒冰所包裹,寒冰猶如一道奔襲的蛟龍般纏繞著迅速朝著陸一凡的手掌覆蓋而去,最後當陸一凡右掌將要和黃鶴的裂空掌碰撞到一起的瞬間,那條縈繞在他胳膊上的寒冰蛟龍竟是陡然將龍頭從陸一凡的掌心之中鑽了出來,栩栩如生的寒冰龍首一鑽出掌心,便被黃鶴的裂空掌給直接震出了無數道細小的裂縫,看上去就如同一個將要被震碎的冰雕一般。

神色猙獰的寒冰蛟龍仰天長嘯,發出一道震徹天地的龍吟,而後便冒著裂空掌所帶起的陣陣暴躁之極的黑風衝擊,怒吼著朝著黃鶴的裂空掌呼嘯而去。

「吼!」
「月兒,你又不欠我的,補償這種話實在是太嚴重了!」殷喜再度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你……是不是因為剛才的事受到驚嚇了,所以……」

「你為什麼要騙我?」不等殷喜的話音落下,沈月兒終於露出了一個不同於冷漠的表情,只不過雖然不是冷漠,但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憤怒和怨恨。殷喜雖然不聰明,但他也不是傻子,透過沈月兒的眼神他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一抹怨恨的意味。

「我……」殷喜似乎明白了沈月兒的話,他吞吞吐吐地猶豫再三,「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我只是怕……」

「你怕?」沈月兒突然冷笑一聲,「你可是堂堂西南商會的主事之一,你還會怕嗎?西皇侯府你們打死皇宗弟子,打斷葉秋手腳的時候你怕過嗎?還有剛剛在潮汐客棧,你被這麼多皇宗的人圍殺的時候你怕過嗎?我真想不出來天底下還有什麼事情是能讓你殷喜害怕的!」

「我……」殷喜的嘴本來就笨,此刻重傷在身頭腦渾濁再加上被沈月兒這麼炮語連珠的一問,一時之間竟是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了,此刻殷喜恨不能自己狠狠地抽自己幾個嘴巴子,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厭惡過自己的拙嘴笨腮。

「沈姑娘,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殷喜嘴笨,可陸文才的嘴卻是快的很,「我們西南商會怎麼了?你的言語之中為何諸多嘲諷?諸多不屑?還有,殷喜不告訴他自己的身份是他不對,但歸根到底還不是怕你會因此而心有顧慮?你和你哥哥都說自己是尋常百姓,不敢得罪這個,不敢得罪那個的,你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打算讓殷喜怎麼告訴你?而且之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告訴你也只徒增你的煩惱又何必要告訴你?」

「你們西南商會的人真是伶牙俐齒!難道你們都喜歡胡攪蠻纏、顛倒是非嗎?」沈月兒好像被陸文才給欺負了一樣,說著說著竟是面色委屈地低聲抽泣起來,「早知道我……我就不救你們了!」

「月兒,你別聽文才胡說,這件事是我瞞了你,是我不對!」殷喜見狀趕忙解釋道,「你現在想怎麼懲罰我都行……」

「我不會懲罰你!」沈月兒稍稍收斂了一下情緒,語氣再度恢復了平淡,「我又怎麼敢懲罰你呢?只不過你明明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可你偏偏就是那種人,我以為你是個踏實本分的老實人,卻沒想到你竟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我……我真是看錯了你!」

「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殷喜如今也是滿肚子的委屈不知道該對誰說,「我從來不胡亂殺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保,我……」

「算了殷喜!」不等殷喜把話說完,沈月兒卻是淡淡地搖了搖頭,「你不必向我解釋什麼,畢竟我們只是才剛剛認識而已……」

沈月兒的這句話令殷喜的心頓時涼了一大截,他不太明白沈月兒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

「我這麼相信你,可真實的你和我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沈月兒終於忍不住地哭泣起來,「你讓我日後如何再面對你?」

「我……」

「算了殷喜!」沈月兒繼續說道,「我們只是剛剛認識,我不否認之前對你心生好感,但也僅此而已……趁著你我接觸未深,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轟!」沈月兒此話一出,殷喜如同遭到晴天霹靂一般,整個人徹底愣在了原地,心中五味陳雜,就如同掉入了萬丈深淵一般,說不出的難過。

「為什麼?」這回輪到陸文才忍不住了,「殷喜他不好嗎?難道就因為我們是西南商會的人?」

「我只想踏踏實實的過平凡的日子,不想整日提心弔膽……」

「那葉秋呢?」不等沈月兒的話說完,陸文才便是陡然搶話道,「你願意和葉秋做朋友,難道他們皇宗就安分踏實嗎?」

「葉秋是我哥哥的朋友,不是我的!」沈月兒堅定地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救我們……」殷喜神色獃滯地問道,「難道你救我們就是為了要告訴我這些話嗎?」

「我只是不想任何人因我而受到傷害!」沈月兒的臉上兩行清淚無聲而落,「也包括你……」

「我……」

「離別的話你們也該說完了吧?」

不等悲痛欲絕的殷喜再度張口,只聽到一道戲謔的聲音陡然從半空之中響起,繼而只見數道凌厲的人影猛地從天而降,直直地落在了殷喜等人的面前。這幾人正是黃鶴和元氏三兄弟,而緊隨他們之後的還有幾十個騎著快馬而來的皇宗弟子。

「混賬東西……」殷喜一見到黃鶴等人便欲要掙扎著再度站起身來,可他的身體才稍稍動了幾下,一陣鑽心劇痛就從各個傷口傳來,緊接著一股無法言喻的虛弱感便充滿了他的全身,令殷喜不得不再度癱軟到地上。

「哥哥!」一見到跟隨大批皇宗弟子而來的沈良,沈月兒趕忙站起身來,一臉凝重地注視著他,「他們是誰?」

「月兒,他就是葉兄弟的師傅,皇宗大名鼎鼎的鶴長老!」沈良見狀趕忙低聲喝道,「你還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趕快過來!你剛剛犯了大錯你知不知道?」

「我不!」沈月兒態度堅決地搖頭說道,我不會讓你們傷害殷喜他們的!」

「小丫頭,你以為你能保護的了他們嗎?」黃鶴臉上噙著一抹難以名狀的笑容,令人看不出他究竟是喜是怒。

黃鶴此言一出,其身後的元氏三兄弟和大批皇宗弟子便紛紛抽出了各自的刀劍,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這些刀劍不斷地向外反射著幽幽地寒光。

「葉秋已經受到傷害了,你們又何必讓更多的人為此事而牽連呢?」

「正因為葉秋已經受了傷害,所以這件事就更不能不了了之!」黃鶴幽幽地說道,「此事因殷喜而起,那我們就先從這個殷喜開始殺!然後是陸俊、謝雲之流,最後就是陸一凡!」

「老東西,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殷喜皮笑肉不笑地諷刺道,「想和西南商會作對,那你得先給自己提前打好棺材,以免到時候你的這些手下措手不及!」

「哼!死到臨頭還敢這麼嘴硬,你以為陸一凡還會來救你嗎?」黃鶴冷冷地一笑,「拖延時間這招對老夫沒有用,現在已經有另一名皇宗長老帶人前去牽制住陸一凡的手腳,你想等到陸一凡趕到這裡救你已經是不可能,這次他只能來替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收屍了!」

聽到黃鶴的話,殷喜和陸文才二人的臉色同時一變。

「你們今天殺了他們,明天他們的人還會為了報仇來殺你們,你們這樣殺來殺去的又有什麼意義呢?」沈月兒還是不肯死心。

「月兒!」此刻,沈良已經沉著臉走到黃鶴的身邊,滿眼怒意地瞪著沈月兒,「黃鶴長老剛剛已經去過家裡答應對此事既往不咎,而爹娘也已經同意你們的親事了!」

易中天中華史:青春志 「你說什麼?」顯然對於沈良的話,沈月兒並沒有聽懂,「同意誰的親事?」

「丫頭,當然是你和我那徒兒葉秋的婚事!」 我的娛樂那個圈 黃鶴似笑非笑地說道,「如今我那徒兒手腳盡斷,即便能痊癒那也無法再繼續修鍊了,他的下半輩子總該有個人來照顧,既然他一直醉心於你,而你又喜歡踏踏實實的老實人,那你們兩個簡直就是絕配!」

「老東西你胡說什麼?」殷喜終於聽明白了他們話中的意思,當下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勢,眼睛通紅地瞪著黃鶴恨不能活吞了他。

「我從來都沒有答應過要嫁給葉秋!」沈月兒急的滿眼是淚,她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沈良,「哥,你知道我從來都不喜歡葉秋……」

「妹妹!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豈容你在這裡挑三揀四?」沈良黑著臉沉聲喝道,「這件事爹娘已經答應,你別無選擇!」

「我不嫁葉秋!你們若敢逼我,那我就……我就……」沈月兒說著還左顧右盼地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最後只見她靈機一動,順手便從頭上拔出發簪,將尖銳的發簪直接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就死在你們面前!」

「月兒不要啊!」殷喜瘋了似的怒吼道,「你不能這麼傻……」

「妹妹,你不要再胡鬧了!」沈良也神色難堪地勸道。

反觀黃鶴卻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只見他輕撇著嘴緩緩地搖了搖頭,而後笑盈盈地說道:「你在威脅老夫嗎?呵呵,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若是寧死不嫁,那你的所有家人都會跟著你一起陪葬!」

「什麼!」黃鶴此言一出,沈月兒和沈良同時一驚。

「你不相信?」黃鶴幽幽一笑,緩緩說道,「要不要我現在就殺一個給你看看?」

「呼!」

「額……」

黃鶴話音剛落,只見站在沈良身後的元伍便是陡然探手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將自己那乾枯鋒利的五根手指,死死地扣在了沈良的喉嚨上,嚇得沈良口中發出半聲哀嚎,便在那冰涼的五指之下,硬生生地把後面的聲音給憋了回去。此刻只要元伍的手指輕輕一捏,沈良必死無疑。

「不要!」沈月兒下意識地驚呼道,說著她也趕忙放下了手中的發簪,「你們怎麼能這樣卑鄙?」

「這只是你哥哥,如果你執迷不悟,一起死的還會有你的爹娘!」黃鶴沒有理會沈月兒的斥責,依舊自顧自地輕聲笑道,「丫頭,葉秋真心待你,你真的應該好好考慮一下!」

「我……」

「月兒,不要答應他!」殷喜不斷地呼喊著,眉心都已經快皺成一個團了,「月兒,千萬不要委屈自己!」

「妹妹,快救我!」沈良也在一臉痛苦地哀求著,「妹妹,爹娘已經年邁,你也不想他們因為你而慘死吧?」

「我……」沈月兒僵在那裡左右為難,眉宇之間充滿了痛苦之色。

「丫頭,要不要我幫你一下?」元伍說著便將五指微微向內一扣,驚的沈良額頭上再度冒出來一層細密的汗珠。

「不要!」沈月兒終於在悲憤交織的痛苦之中聲嘶力竭地喊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不要傷害我哥哥!對不起……對不起木頭……對不起……」最後的幾句對不起她的聲音幾乎已經小到快要聽不到了,雖然她沒有回頭,但殷喜知道,沈月兒最後的這幾句話是對自己說的。

「月兒……」殷喜神色慌張地望著漸漸朝著沈良走去的背影,當他張口想要苦苦挽留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喉嚨已經哽咽的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了。

「殷喜,算了!」陸文才輕聲安撫道,「她和你畢竟才剛剛認識,又怎麼會因為你而捨棄她全家的性命呢?」

「不用傷心!」黃鶴終於滿意地點了點頭,他目光戲謔地看著殷喜和陸文才,淡淡地笑道,「你們很快就不會再有痛苦了!」

「一凡不會放過你們的!」陸文纔此刻已然徹底絕望,他滿含淚水的雙眼怒視著黃鶴,用盡平生之力惡毒的詛咒著他,「就算我們今天死了,你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陸一凡?哼!」黃鶴不禁冷笑一聲,「怎麼直到現在你們還如此執迷不悟?你們之所以會死,就是因為你們把希望放在了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身上!下輩子,記得別再跟錯人了!」

「是嗎?那這幾個人這輩子有沒有跟對人呢?」

就在黃鶴面色猙獰地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陡然從半空之中傳來,緊接著眾人只聽到「嗖、嗖、嗖」的幾道聲響,萬里晴空之中竟是陡然飛掠而來幾道黑影,隨後便是重重地砸落在了黃鶴和元氏三兄弟的面前。

這是幾具已經死透了的屍體,幾具身著皇宗宗袍的屍體,而在這些冰涼的屍體之中,其中一個胸前的那個「皇」字,赫然是代表著皇宗長老地位的黑色。

皇宗四大長老,此刻竟然被人斬殺了一個!

青蛇再起 …… 「是楊廣長老!」一個眼尖的黃宗弟子一下子便認出那具蓬頭垢面滿身血污的屍體身份,當即忍不住尖聲叫了起來。

黃鶴始終緊皺著眉頭目光死死地盯著楊廣的屍體,心口的位置被人一刀戳穿,心臟碎裂成一灘爛肉隨膿血不斷地向外冒著,血腥的味道彌散在半空之中令人不禁作嘔。楊廣是被人一刀斃命的,而有這等本事能一刀斬殺一個八轉魂王的高手,放眼西南商會之中黃鶴不用想也知道是柳三刀所為。

「他們不應該在城中伺機牽制西南商會的動作嗎?為何會……」面相憨厚的元四來來回回地檢查了一番地上的這幾具屍體,而後抬起頭來滿眼凝重地說道,「難道他們和西南商會的人硬碰硬了?」

還不等元四的話得到回應,不遠處便幽幽地傳來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而與此同時黃鶴也猛然抬起頭來,眼睛微微眯著直直地看向前方。此刻就在距離黃鶴的人數十米之外,西南商會的柳三刀、紀原、謝雲、陸俊、羅秀、楚鼎等人緩步而來,而跟在他們幾個身後的還有上百個西南商會的弟子,陣勢之大較之皇宗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此刻就在柳三刀等人的最前邊,一個面色淡然的年輕人正不緊不慢地踱步而行,看他那副優哉游哉的模樣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黃鶴一眾放在眼裡。一見到此人,黃鶴的瞳孔便是猛然一陣緊縮,他之前見過柳三刀,也見過紀原和謝雲,而如今他們竟然肯主動跟在這樣一個年輕人的身後,那此人的身份黃鶴用腳趾頭也能猜出一二了。

「沒想到我們這次的小動作竟把西南商會的主人給親自引出來了!」黃鶴目不轉睛地盯著越走越近的陸一凡,口中喃喃自語道,「他就是陸一凡嗎?雖然早有耳聞,但今日一見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就是這個看上去平淡無奇的年輕人一手締造了今日的西南商會……」

「鶴長老,那些就是西南商會的人?」似乎是聽到了黃鶴的自言自語,一臉冷笑的元伍不禁斜眼掃了一眼來人,「看上去似乎不怎麼樣啊?」

然而,對於元伍的蔑視,黃鶴卻絲毫沒有理會,從始至終他的目光都沒有從陸一凡的身上移開過半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陸一凡,乍看之下陸一凡不過是個尋常的年輕人,若是放在大街上只怕黃鶴對於這樣的年輕人都不會多看一眼。而當黃鶴想要從陸一凡的身上找出一些年輕人常有的浮躁稚嫩的破綻時,他卻吃驚的發現自己竟是難以尋到半點破綻的蹤跡。

這種感覺很奇怪,此刻的陸一凡身上絕對沒有半點咄咄逼人的氣勢,甚至連一個修武者該有的剛猛之氣都不曾出現分毫,稀鬆平常的姿態令他的身上充滿了破綻,但當你真的想去把這些所謂的破綻一個個找出來的時候,卻又驚訝的發現竟是半點破綻都尋不到。

就這樣,在所有皇宗弟子的目光注視之下,陸一凡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徑直走到殷喜和陸文才身旁,低頭看向癱軟在地上的二人,臉上悄然露出一抹關切的微笑:「文才,帶殷喜去後面的馬車上療傷,阿長已經在車上備好了傷葯!」陸一凡所說的馬車指的是由西南商會的弟子剛剛牽過來的新馬車,這輛馬車原本是用來乘楊廣幾人屍體用的。

「一凡……」陸文才劫後餘生激動的熱淚盈眶,滾燙的淚水更是在聽到陸一凡那熟悉的聲音之後,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來,他拚命抑制著自己的哽咽,可激動的情緒還是令他一個勁的抽泣個不停,「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說著他還一把摟過殷喜的脖子,滿臉興奮地呼喊道,「這回我們不用死了……我們不用死了……」

見到陸文才這副宛若瘋癲似的興奮,陸俊不禁苦笑著挖苦道:「讓你們吃些苦頭也好,省的以後有事還會瞞著兄弟!誰讓你們擅自做主去潮汐客棧赴約的?不是每一次都能這麼好命,下一次小心連命都會丟了!」

陸俊的話令陸文才的臉色瞬間便漲紅了一片,這種被人揭穿了小心思的羞愧感令一向伶牙俐齒的他此刻甚至都不敢與陸俊對視。

而和陸文才的反應截然不同的是,殷喜一直雙眼含淚地望著怯懦地站在對面的沈月兒,即便是身上的傷口血流不停他現在也全然顧不得了。

「來者何人?」尖嘴猴腮的元六拎著自己的鬼頭刀大步流星地朝前走了幾步,而後刀尖輕輕一指陸一凡幾人,朗聲喝道,「報上你們的姓名!」

「好說!小的姓『你』,名叫『爺爺』!」柳三刀一臉壞笑地盯著元六,晃著步子優哉游哉地迎了上去,「傳說中的你爺爺就是在下!」

「我看你是找死?」元六被柳三刀當眾羞辱,當下惱羞成怒揮刀便朝著迎面走來的柳三刀的腦袋上砍去,力道之猛令刀鋒在半空之中驟然響起一陣尖銳的破空之音。

「元六小心……」

「嘭!」

還不等面色突變的黃鶴出言提醒,只見柳三刀已經隨手揮起了尚未出鞘的長刀,柳三刀的長刀瞬間便撞在了元六的刀鋒之下,一股巨大的反彈力道令元六的整條右臂先是一麻,繼而瞬間便失去了知覺,而手中的鬼頭大刀也順勢脫手而飛。趁此機會柳三刀卻是長刀朝著半空一挑,便將那欲要飛遠的鬼頭大刀給挑到了自己的左手之中,只見他右手揮動長刀朝著元六的肩頭一搭,繼而將刀柄掛在元六的肩膀上,右手握著刀鞘猛地向後一拽,只聽到「噌」的一聲輕響,一道銀光驟然晃過元六的雙眼,斬月刀順勢出鞘。而與此同時柳三刀左手拿著鬼頭大刀猛地朝著刀身向下一砸,斬月刀順勢便飛離了元六的肩頭,在半空之中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之後,刀柄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柳三刀的右手之中,緊接著還不等元六晃過神來,柳三刀雙手齊出左手鬼頭刀、右手斬月刀,雙刀就這樣一左一右地貼在了元六的脖子上,兩刀的刀尖呈交叉狀,看上去就猶如一把大剪刀夾著元六的脖子,只要柳三刀的雙手朝裡面稍稍用力,元六的腦袋瞬間便會被齊齊地剪下來。

這套略顯浮誇的動作說起來慢,實則柳三刀在電光火石之間便已然完成,可以說元六隻是打算砍柳三刀一刀,可他的鬼頭大刀落下去之後眨眼之間便成了此刻的局面,其中具體過程甚至連元六自己都沒有看清楚。

「你大膽!」

「你放肆!」

元四暴喝之聲才剛剛發出,劉猛那毫不留情地怒喝便陡然傳來,皇宗和西南商會的弟子劍拔弩張,紛紛舉刀朝前邁了幾步,大有一言不合便欲要刀下分出個勝負的架勢。兩撥人馬同是虎視眈眈,一個個惡狠狠地瞪著對方,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你就是西南商會的陸一凡?」黃鶴先是伸手制止了皇宗弟子的衝動,繼而他目光幽深地直視著陸一凡,語氣凝重地說道,「我是皇宗長老,黃鶴!」

聽到黃鶴的話,陸一凡只是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算是給他一個回應,除此之外竟是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陸一凡,鶴長老在跟你說話,你是聾子嗎?」元伍冷喝道。

「你說話小心點!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個什麼東西,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這隻狗亂叫了!」陸俊毫不退讓地冷聲回擊道。

紀原見狀不禁眉頭微微一皺,而後他邁步上前,對著黃鶴冷冷地質問道:「皇宗這算是什麼意思?讓人把我們的兄弟約出去,然後你們再設下埋伏害他們?難道你們不覺得這種做法太卑鄙了嗎?」

「那你們呢?」元四怒聲說道,「你們不經我們同意便擅自收繳了西南十四城的貢銀,又是什麼意思?」

「我們不是收繳,而是借用!」紀原冷笑著糾正道,「而且我們借用的也不是你們所說的貢銀,而是西南十四城用於組建商會的錢!」

「組建商會?」聞聽此言,黃鶴不由地眉頭一挑,「你的意思說是西南十四城和你們一起組建的西南商會?」

「難不成呢?」紀原不可置否地一笑,「我們來自金陵城,為何名字不叫金陵商會,而將旗號定為西南商會?商會之中不僅僅有我們,更有西南十四城的各位城主和城中富賈!」

「信口雌黃!你以為自己這麼說老夫就會相信嗎?」黃鶴面色奸詐地冷笑道,「你們想把西南十四城拉下水,可惜他們卻並不想和你們一起沉船!」

面對黃鶴的老奸巨猾,陸一凡伸手輕輕拍了拍紀原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再和此人多費口舌。他目光平靜地注視著黃鶴,幽幽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根本就不在乎!一筆歸一筆,今天我來這是為了和你算設計陷害我兩個兄弟的這筆賬!」

陸一凡此話一出,黃鶴的氣勢陡然變得陰沉了幾分。

「你想怎麼樣?」黃鶴嘴角擠出一絲挑釁的微笑,其實他現在更好奇陸一凡究竟有沒有外界所傳聞的那份膽識。

「我只想做你想對我們做的事情!」陸一凡說著便陡然伸出兩根手指對著柳三刀輕輕一劃,而柳三刀見狀嘴角悄然揚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接著他轉頭看向元六的眼神也開始變得有些戲謔起來,然而還不等恍然大悟的元六驚呼出聲,柳三刀卻是雙臂陡然向內交叉,緊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元六的腦袋便是在刀鋒錯影之間一飛衝天,殷紅的熱血瞬間便順著元六的斷頭處噴涌而出,血濺數尺而後如漫天飛雪一般落在周圍,將大地染紅了一片。

「元六!」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元四和元伍二人如同瘋了一般咆哮一聲,緊接著根本就不等黃鶴的示意,兄弟二人便調轉魂力瘋了似地朝著柳三刀猛撲過去,半空之中陡然颳起一陣暴躁的黑風,黑風之中白光閃動,兩位魂王所凝聚而出的浩瀚魂力將這片荒野之中的沙礫揚的漫天飛舞,風雲都為之陡然一變,瞬間便迷惑了在場所有人的眼眸。

「給我殺了他們!」黃鶴深知元氏兄弟三人的感情,因此他非但沒有阻攔元四和元伍的出手,反而還當機立斷一聲令下,竟是要與西南商會一舉分出個輸贏。

「殺啊!」見到大批皇宗弟子揮舞著刀劍衝殺過來,西南商會的眾人也不再猶豫,紀原、謝雲、陸俊、楚鼎幾人沖在最前邊,帶著上百個西南商會的兄弟一齊朝著對手迎了過去,猩紅的眼眸淹沒了所有人的仁慈,在這場所有人都早已料到的混戰之中,每個人都很清楚今日如若不殺人,那就會被人斬殺,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無論是皇宗弟子還是西南商會的人,既然選了榮華富貴地位超然,那也就勢必要做好隨時面對生死搏殺的準備。

「陸一凡,你再如何囂張也不過只是一個區區魂王!我倒要看看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究竟能在老夫面前掀起多大的浪!」

黃鶴早就已經盯住了陸一凡,論修為黃鶴認定就算是十個陸一凡也絕不是他的對手,因此黃鶴想以雷霆之勢斬殺陸一凡,以此來徹底打垮西南商會的反抗。陸一凡的修為如今撐死只能算是達到了三轉魂王的境界,但自從誅魂功法晉陞為玄級之後,陸一凡就總感覺自己體內總有一股無窮的力量在蠢蠢欲動,這股力量似乎並不被三轉魂王的界限所禁錮,相反更像是一種他從未體會過的強大。而在黃鶴戰意十足的目光之下,這種感覺也再次湧上了他的心頭。

當雙方人馬陷入一片混戰之時,黃鶴也不再猶豫,一雙充滿殺意的老眼直直地盯著陸一凡,只見他身形一晃便陡然消失在原地,而瞬息之後,陸一凡的身前空氣竟是塌陷了一塊,接著一道深紅色的掌印便是破空而出,直接震碎了虛空狠狠地朝著陸一凡的胸口拍去。

「老夫要一掌將你震成齏粉,裂空掌!」

「哼!」陸一凡自從將誅魂功法提升到玄級以來還從來沒有和如此強勁的對手搏殺過,今日他正好打算趁此機會好好地試一試自己如今的深淺。因此在面對黃鶴這個魂皇的時候,陸一凡非但沒有選擇閃躲,反而竟是硬碰硬地主動迎了上去。

「寒冰掌!」

面對滿含魂力的裂空掌,陸一凡口中發出一聲暴喝,繼而只見他的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整條右臂瞬間便被一層厚厚的寒冰所包裹,寒冰猶如一道奔襲的蛟龍般纏繞著迅速朝著陸一凡的手掌覆蓋而去,最後當陸一凡右掌將要和黃鶴的裂空掌碰撞到一起的瞬間,那條縈繞在他胳膊上的寒冰蛟龍竟是陡然將龍頭從陸一凡的掌心之中鑽了出來,栩栩如生的寒冰龍首一鑽出掌心,便被黃鶴的裂空掌給直接震出了無數道細小的裂縫,看上去就如同一個將要被震碎的冰雕一般。

神色猙獰的寒冰蛟龍仰天長嘯,發出一道震徹天地的龍吟,而後便冒著裂空掌所帶起的陣陣暴躁之極的黑風衝擊,怒吼著朝著黃鶴的裂空掌呼嘯而去。

「吼!」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