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Образовательные учреждения » Детские сады
Отели » Азия » Тайланд

「大哥,讓你離開秘境,獨自承受接下來的事情,請原諒我的自私。」易歡轉身背對童茗,眼淚已經緩緩落下。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二弟,我知道你一心想要阻止這場浩劫的發生。你留在秘境中又能比我好到哪裡去呢?也許我們的命運早就與這場浩劫聯繫在了一起,誰也左右不了。」童茗說道。

「我們決定了,我留下,讓我大哥離開。」易歡沖著上空中大聲喊道。

「你既然知道之前的兩個人都是幻象,為什麼還會選擇自己留在秘境中?」那聲音問道。

「因為現在要留在秘境中的,肯定會真的留下來。他們陪我進入秘境的目的就是能幫我度過生死劫。我連死都不怕,又怎麼會在意留在這秘境中了卻餘生。」易歡回答道。

房間四面的牆壁開始慢慢落下,沐恬和彭清聽到牆壁消失的聲音,轉身望向易歡這邊。

沐恬是奔跑著沖向易歡的,眼睛也有些紅潤。

易歡將沐恬緊緊的抱在懷中,同時感受著沐恬的擁抱。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不知道自己有多愛你,我只是覺得能再抱著你就夠了。」沐恬已經在易歡的懷中泣不成聲。

原來這世上最美妙的一件事,就是當你擁抱一個你特別想念的人,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緊。

沐恬任由自己的淚水放棄的流著,靜靜的享受著來自愛人懷抱的溫暖。

良久之後,易歡拍了拍沐恬的後背,輕聲說道:「我會一直陪著你,以後再也不離開。」

這句話與易歡來說,只是一句安慰,可是在沐恬聽來,卻是一句承諾。

只是在這亂世之中,易歡連自己的命運都已經無法掌控,又如何去兌現承諾。

收拾心情之後,沐恬告訴了易歡自己剛剛遇到的事情。

原來沐恬已經清楚的聽到了童茗和易歡的對話。

「如果你留在秘境,我也要陪著你。」沐恬對易歡說道。

「秘境豈是你想留下就能留下的?」空中傳來一聲爆呵。

易歡下意識的攥緊了手中的落日弓。

忽然,一擊天雷從天空落下,直直擊中易歡。

易歡身上的甲胄導引著天雷進入了地板。

「沒想到你的雷甲術已經精進到如此地步,剛剛看到你的雷甲術殺死了那個小丫頭的幻象已經讓我吃驚,現在竟然能躲避雷靈仙術。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深厚的修為。」那天空中的聲音似乎頗有讚賞之意。

易歡聽到那聲音如此說話,知道他並沒有多大的敵意,於是試探性的問道:「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哈哈哈哈,也罷!既然能進入這秘境之中,必定不是凡人。我告訴你吧,我乃是這天地之間的創始神混沌。」那聲音笑著說道。

「混沌?」易歡並沒有聽過這個名號。

「年輕人,你與昊天是什麼關係?」混沌突然問道。

「昊天?這又是誰?」易歡心中努力回憶著自己看過的所有古籍。

須臾之後,易歡似乎突然想起來什麼,開口對混沌說道:「你是說天帝嗎?」

「呵呵,天帝?居然真的開闢了天界。」混沌笑道。

「你認識天帝?」易歡驚訝的問道。

「哈哈哈哈,當然認識了,就是他將我留在這秘境之中。只是他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成為這秘境之主。」混沌說道。

「難道當年是你與天帝一同進入秘境的嗎?」易歡問道。

「這秘境就是我與天帝為了修鍊共同創設的,只不過他偷走了我的修為,將我留在這秘境之中。」混沌的語氣中充滿了憤怒。 「難怪天帝一直擔心我們進入秘境,原來是怕我們遇到你。」沐恬說道。

「既然你是天地之間的創始神,那昊天應該也是你創造出來的了?」易歡問道。

「日月精華孕育了我、昊天和西王母同時還有其他的上古神靈。只是我修為略高,創造了這黃土大陸。我與昊天在天地之間相遇之初便進行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後來我二人都無法戰勝對方,便漸漸有了惺惺相惜之意,於是便達成一生羈絆的諾言。後來昊天在這裡修鍊,可是遲遲不能突破。昊天修鍊期間,我整日里巡遊四方。有一日,我返回這裡的時候,昊天告訴我,他悟出了一個增進修為的辦法,就會創設秘境來感知五靈之力。」混沌緩緩說道。

「於是你們兩便聯手創設了這秘境嗎?」易歡問道。

「其實我在創設黃土大陸的時候就已經設置了秘境,只是昊天覺得那些秘境已經不足以提升我們的修為,於是便鼓動我在這裡重新創設了秘境。後來想想,昊天應該是一開始就別有用心的。只是我不明白,我們一生的羈絆,竟然還是抵不過他對修為的追求。」混沌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

「你現在知道我們是天帝安排前來的,是不是要殺了我們?」沐恬插話問道。

「哈哈哈哈,就算你們不是昊天派來的,我原本也不會讓你們離開這裡。只是現在我的想法變了。」混沌說道。

「為什麼?」易歡問道。

「你明明知道會永遠留在秘境,竟然還選擇讓你的兄弟離開,我很佩服你。」混沌說道。

「可是你剛剛還是想殺了我。」易歡說道。

「非也非也。那一擊天雷不足以要了你的性命。我只是想看看你的雷甲術究竟到了何種程度。昊天一生都希望能通過秘境領悟雷靈仙術,就是想修鍊這雷甲術。」混沌說道。

「那天帝是在這個秘境中領悟雷靈仙術的嗎?」易歡問道。

「哈哈哈哈,領悟!他是偷走了我的修為!」混沌的怒氣又一次充滿了怒氣。

「這怎麼可能?」易歡反問道。

「你是覺得你們的天帝大人不是這樣的無恥宵小之輩嗎?」混沌怒斥道。

「關於天帝的人品,我不做過多的評論。我只是想不明白如何能偷走你的修為,難道你的雷靈屬性嗎?」易歡回答的語氣,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受到了冷靜與不屑。

「我乃是日月精華孕育而生,天地之間的五靈屬性我都可以任意驅使。」混沌傲慢的說道。

「可是毒蜃也是日月精華孕育的神靈,它只能使用水靈仙術。」易歡反駁道,他的內心裡對混沌的說辭仍然抱有一絲懷疑。而且剛剛混沌明明使用了雷靈仙術,如果按照他所說,天帝偷走了他的修為,他又怎麼能繼續使用雷靈仙術。

「無知小兒,這練氣修仙之道豈是你能參悟得透?」混沌的語氣中充滿了蔑視之意。

「我不想跟你多費口舌,既然被你困在這秘境之中,要殺要剮隨你便。如果能死在這秘境中而不能重生,那也算你為阻止天地之間的浩劫做了一件大事。」易歡倔強的脾氣也上來了,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

「哈哈哈哈,小夥子骨頭還挺硬啊。你從剛剛就一直再說天地之間的浩劫,我現在倒是對這場浩劫挺感興趣的。」混沌的語氣突然緩和下來。

「這都是外面的事情,與你這秘境中的主人沒有一點關心。」易歡說道。

忽然一團火球從天空中降落,將沐恬緊緊包裹住,眼看著就要將沐恬點著了。

「我知道你很在乎這個小女娃,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讓她化為灰燼。」混沌說道,聲音中帶著些許戲謔的成分。

混沌反覆的情緒實在是讓易歡氣急了,但是沐恬此刻身陷危機,易歡也不得不服軟:「住手!我告訴你便是了。」

「說話,反正我也無所事事,聽你慢慢道來。」混沌收回了火球,調侃著說道。

「有一個大魔王要帶領魔界推翻天帝的統治。」易歡沒好氣的說道。

「這算是什麼浩劫,這隻不過是昊天的劫數而已。」混沌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似乎對易歡這樣的回答沒有一點興趣。

「但是魔族眾人衝出魔界,勢必會給人界帶來毀滅性的打擊。而且一場神魔大戰,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易歡說道。

「呵呵,看來確實跟我沒有關係。我這秘境之中倒是安全的很。」混沌冷笑道。

「你既然是天地之間的創始神,難道就對人界的安慰沒有一點點關懷嗎?」易歡質問道。

「昊天偷走了我的修為,將我困在這秘境之中,外面的事情都是他的事情,我不關心難道不對嗎?而且話又說回來,我就算關心,又能怎麼樣呢?」 重生香江之1978 混沌說道。

「你跟天帝的是非恩怨我不關心,既然已經被你所困,是殺是刮你給句痛快話。」易歡生氣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身上已經有了水靈、火靈、雷靈和土靈屬性,五靈之中唯獨只缺風靈屬性了。我猜想天帝讓你前來,是想讓你領悟風靈屬性,然後以五靈之力幫他對付你所說的那個大魔王吧?」混沌大笑著說道。

「你錯了!我根本不想擁有五靈之力,我來秘境之中是要渡生死劫的!」易歡說道。

「哈哈哈哈,如果不想領悟風靈屬性,為什麼要帶著一個風靈力極強的朋友前來呢?」混沌狂笑不止,似乎對易歡的話一點都不相信。

「他是我大哥,是陪我進入這帝王峰秘境的。」易歡指著童茗說道。

「看來昊天對你隱瞞了這秘境的事實。」混沌冷聲說道。

易歡幾人沒有說話,但是隱隱覺得這帝王峰秘境確實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

「昊天在創設這帝王峰秘境的時候已經偷偷布下了結界,不管進入帝王峰秘境的人有多少,最終能出去的人只有一個。而且這個人還將擁有其他所有人的修為和靈力。」混沌的語氣中透著令人膽寒的冷漠。 易歡仔細斟酌著混沌的話語,似乎想明白了什麼,卻又有些疑惑的問道:「所以天帝才會離開,並且擁有了你所有的修為?但是你為什麼依然能夠操縱雷靈仙術和火靈仙術?」

「因為你們已經在秘境中使用了這些仙術。」混沌說道。

「難道說你準備離開秘境,將我們都留在這裡?」易歡心中一涼。

「聰明!哈哈哈哈!」混沌狂笑不止。

「也就是說天帝曾經在這個秘境之中複製了你的五靈屬性?」易歡接著問道。

「確實聰明!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你們也可以在這個秘境之中複製其他人的五靈屬性,只是最終能離開秘境的,只有一個人。不過,那個離開的人,會是我!」混沌有些得意忘形的說道。

易歡知道,如果真的想離開秘境,與混沌之間的一場惡戰必定是在所難免。

可是這混沌直到現在也沒有現身,易歡就是想與他交手,也沒有一點辦法。

「難怪天帝將你困在秘境之中,原來你跟魔族也沒有分別。」易歡決定說一些過激的話語刺激混沌。

「魔族!魔族只不過是被昊天拋棄的生靈而已。如果沒有昊天,也就沒有魔族。」混沌聽到易歡的話,果真有些生氣。

「為了自己,就犧牲其他人,這就是天帝要驅逐魔族的原因。」易歡說道。

「昊天為了自己,將我困在這秘境之中,他跟魔族又有什麼區別?」混沌反問道。

「難道你不是為了自己能離開秘境,就打算將我們困在秘境之中嗎?」易歡駁斥道。

「哈哈哈哈,你這個激將法不管用。我離開秘境之後就去找昊天復仇,拿回屬於我的東西,然後回來秘境將你們送出去。」混沌接著說道。

易歡忽然眼前一亮,難道混沌有辦法將自己幾個人送出去?

「哈哈哈哈,天地之間的創始神竟然用這樣的話語欺騙我們這些晚輩後生。」易歡說道。

「無知小兒,你以為這秘境真的能困住我嗎?只要我拿回玉圭,就能毀了這秘境,到時候別說你們了,就是連我也能一起離開秘境。」混沌說道。

「玉圭?」易歡心中一驚。

「歡兒,難道混沌說的玉圭就是開啟這秘境的鑰匙嗎?」沐恬小聲問道。

易歡示意沐恬不要多說。

「天帝此時正在籌備應對魔族一事,這件事情關係到神界和人界的安危,我怎麼可能會讓你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出去。」易歡說道。

「哈哈,你覺得就憑你們幾個小嘍啰能阻止我離開秘境嗎?」混沌笑道。

「我看你也不過如此,這半天功夫了,你都不敢以真身出現,我想你也不過是個吹吹牛的紙老虎而已。」易歡鄙夷的說道。

「哈哈哈哈,年輕人,原來你說這麼多只是想逼我現身而已。」混沌又是一陣狂笑。

易歡心裡的小算盤被混沌識破,頓時覺得一切的計劃和安排都要泡湯了。

「看來昊天並沒有讓世人了解過我。」混沌有些失落的說道。

「看來你確實是不敢了吧。」易歡想再做最後的一次嘗試。

「我即混沌,混沌即我。我本無極,無極也就是我。無就無極,有才有盡。昊天都沒有想明白的事情,也難怪你們想不明白。」混沌說道。

混沌的話讓易歡覺得有些糊塗了,沐恬和童茗此時更是一臉的茫然。

「年輕人,你想見到我的真身,其實你已經在我的真身之中。可是你又在我的真身之外。」混沌接著說道。

「混沌,你既然是無極,為什麼要執著與天帝的恩怨情仇?」易歡問道。

四周陷入了空寂。

「我從哪裡來?」混沌忽然開口問道。

易歡聽出來混沌的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混沌,究竟是日月孕育了你,還是你孕育了日月?天帝與你是羈絆,還是你孕育了天帝?」易歡趁勢追問。

「我孕育了日月?日月孕育了我?」混沌反覆問道,似乎更像是問自己。

「玉圭,我要玉圭!我要碎了這秘境!」混沌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了。

「困住你的是秘境,還是你自己?玉圭就在秘境的門鎖之中,只有用玉圭才能打開秘境,可是進入秘境之後玉圭必然要留在秘境外面。你又如何用玉圭打碎這秘境?」易歡繼續追問。

混沌似乎陷入了無盡的追問中,不斷的問道:「進來了怎麼出去?出去了怎麼進來?」

「無極就是有極,有盡就是無盡!混沌,想不明白的是你,而不是天帝。」易歡接著說道。

「對!困住我的是我自己,昊天是被我送出去的。」混沌突然大聲說道。

沐恬被混沌刺耳的吼叫聲驚嚇的趕緊靠在易歡懷裡。

「別怕!」易歡拍了拍沐恬的肩膀安慰道。

「你說天帝複製了你的屬性,你複製了我們的屬性,可是這五靈之力本就是在天地之間永存,一切皆有又一切皆無,豈是誰複製誰嗎?」易歡接著問道。

「我是無極,我是無盡!我是無極,我是無盡!五靈之力只屬於我,我也屬於五靈之力!」混沌的話已經有些語無倫次。

易歡忽然看到頭頂在孕育著一顆明亮的球體,而且那球體越來越大,內部還有些東西迅速旋轉著。

仔細觀看之下,易歡終於看清那球體之中縈繞著五種顏色的光芒。

易歡明白,那些應該就是水、火、風、雷、土五種靈力的精魄。

四周的牆壁已經開始搖晃,易歡覺得這房間似乎要崩塌了。
「二弟,我知道你一心想要阻止這場浩劫的發生。你留在秘境中又能比我好到哪裡去呢?也許我們的命運早就與這場浩劫聯繫在了一起,誰也左右不了。」童茗說道。

「我們決定了,我留下,讓我大哥離開。」易歡沖著上空中大聲喊道。

「你既然知道之前的兩個人都是幻象,為什麼還會選擇自己留在秘境中?」那聲音問道。

「因為現在要留在秘境中的,肯定會真的留下來。他們陪我進入秘境的目的就是能幫我度過生死劫。我連死都不怕,又怎麼會在意留在這秘境中了卻餘生。」易歡回答道。

房間四面的牆壁開始慢慢落下,沐恬和彭清聽到牆壁消失的聲音,轉身望向易歡這邊。

沐恬是奔跑著沖向易歡的,眼睛也有些紅潤。

易歡將沐恬緊緊的抱在懷中,同時感受著沐恬的擁抱。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不知道自己有多愛你,我只是覺得能再抱著你就夠了。」沐恬已經在易歡的懷中泣不成聲。

原來這世上最美妙的一件事,就是當你擁抱一個你特別想念的人,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緊。

沐恬任由自己的淚水放棄的流著,靜靜的享受著來自愛人懷抱的溫暖。

良久之後,易歡拍了拍沐恬的後背,輕聲說道:「我會一直陪著你,以後再也不離開。」

這句話與易歡來說,只是一句安慰,可是在沐恬聽來,卻是一句承諾。

只是在這亂世之中,易歡連自己的命運都已經無法掌控,又如何去兌現承諾。

收拾心情之後,沐恬告訴了易歡自己剛剛遇到的事情。

原來沐恬已經清楚的聽到了童茗和易歡的對話。

「如果你留在秘境,我也要陪著你。」沐恬對易歡說道。

「秘境豈是你想留下就能留下的?」空中傳來一聲爆呵。

易歡下意識的攥緊了手中的落日弓。

忽然,一擊天雷從天空落下,直直擊中易歡。

易歡身上的甲胄導引著天雷進入了地板。

「沒想到你的雷甲術已經精進到如此地步,剛剛看到你的雷甲術殺死了那個小丫頭的幻象已經讓我吃驚,現在竟然能躲避雷靈仙術。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深厚的修為。」那天空中的聲音似乎頗有讚賞之意。

易歡聽到那聲音如此說話,知道他並沒有多大的敵意,於是試探性的問道:「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哈哈哈哈,也罷!既然能進入這秘境之中,必定不是凡人。我告訴你吧,我乃是這天地之間的創始神混沌。」那聲音笑著說道。

「混沌?」易歡並沒有聽過這個名號。

「年輕人,你與昊天是什麼關係?」混沌突然問道。

「昊天?這又是誰?」易歡心中努力回憶著自己看過的所有古籍。

須臾之後,易歡似乎突然想起來什麼,開口對混沌說道:「你是說天帝嗎?」

「呵呵,天帝?居然真的開闢了天界。」混沌笑道。

「你認識天帝?」易歡驚訝的問道。

「哈哈哈哈,當然認識了,就是他將我留在這秘境之中。只是他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成為這秘境之主。」混沌說道。

「難道當年是你與天帝一同進入秘境的嗎?」易歡問道。

「這秘境就是我與天帝為了修鍊共同創設的,只不過他偷走了我的修為,將我留在這秘境之中。」混沌的語氣中充滿了憤怒。 「難怪天帝一直擔心我們進入秘境,原來是怕我們遇到你。」沐恬說道。

「既然你是天地之間的創始神,那昊天應該也是你創造出來的了?」易歡問道。

「日月精華孕育了我、昊天和西王母同時還有其他的上古神靈。只是我修為略高,創造了這黃土大陸。我與昊天在天地之間相遇之初便進行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後來我二人都無法戰勝對方,便漸漸有了惺惺相惜之意,於是便達成一生羈絆的諾言。後來昊天在這裡修鍊,可是遲遲不能突破。昊天修鍊期間,我整日里巡遊四方。有一日,我返回這裡的時候,昊天告訴我,他悟出了一個增進修為的辦法,就會創設秘境來感知五靈之力。」混沌緩緩說道。

「於是你們兩便聯手創設了這秘境嗎?」易歡問道。

「其實我在創設黃土大陸的時候就已經設置了秘境,只是昊天覺得那些秘境已經不足以提升我們的修為,於是便鼓動我在這裡重新創設了秘境。後來想想,昊天應該是一開始就別有用心的。只是我不明白,我們一生的羈絆,竟然還是抵不過他對修為的追求。」混沌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

「你現在知道我們是天帝安排前來的,是不是要殺了我們?」沐恬插話問道。

「哈哈哈哈,就算你們不是昊天派來的,我原本也不會讓你們離開這裡。只是現在我的想法變了。」混沌說道。

「為什麼?」易歡問道。

「你明明知道會永遠留在秘境,竟然還選擇讓你的兄弟離開,我很佩服你。」混沌說道。

「可是你剛剛還是想殺了我。」易歡說道。

「非也非也。那一擊天雷不足以要了你的性命。我只是想看看你的雷甲術究竟到了何種程度。昊天一生都希望能通過秘境領悟雷靈仙術,就是想修鍊這雷甲術。」混沌說道。

「那天帝是在這個秘境中領悟雷靈仙術的嗎?」易歡問道。

「哈哈哈哈,領悟!他是偷走了我的修為!」混沌的怒氣又一次充滿了怒氣。

「這怎麼可能?」易歡反問道。

「你是覺得你們的天帝大人不是這樣的無恥宵小之輩嗎?」混沌怒斥道。

「關於天帝的人品,我不做過多的評論。我只是想不明白如何能偷走你的修為,難道你的雷靈屬性嗎?」易歡回答的語氣,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受到了冷靜與不屑。

「我乃是日月精華孕育而生,天地之間的五靈屬性我都可以任意驅使。」混沌傲慢的說道。

「可是毒蜃也是日月精華孕育的神靈,它只能使用水靈仙術。」易歡反駁道,他的內心裡對混沌的說辭仍然抱有一絲懷疑。而且剛剛混沌明明使用了雷靈仙術,如果按照他所說,天帝偷走了他的修為,他又怎麼能繼續使用雷靈仙術。

「無知小兒,這練氣修仙之道豈是你能參悟得透?」混沌的語氣中充滿了蔑視之意。

「我不想跟你多費口舌,既然被你困在這秘境之中,要殺要剮隨你便。如果能死在這秘境中而不能重生,那也算你為阻止天地之間的浩劫做了一件大事。」易歡倔強的脾氣也上來了,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

「哈哈哈哈,小夥子骨頭還挺硬啊。你從剛剛就一直再說天地之間的浩劫,我現在倒是對這場浩劫挺感興趣的。」混沌的語氣突然緩和下來。

「這都是外面的事情,與你這秘境中的主人沒有一點關心。」易歡說道。

忽然一團火球從天空中降落,將沐恬緊緊包裹住,眼看著就要將沐恬點著了。

「我知道你很在乎這個小女娃,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讓她化為灰燼。」混沌說道,聲音中帶著些許戲謔的成分。

混沌反覆的情緒實在是讓易歡氣急了,但是沐恬此刻身陷危機,易歡也不得不服軟:「住手!我告訴你便是了。」

「說話,反正我也無所事事,聽你慢慢道來。」混沌收回了火球,調侃著說道。

「有一個大魔王要帶領魔界推翻天帝的統治。」易歡沒好氣的說道。

「這算是什麼浩劫,這隻不過是昊天的劫數而已。」混沌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似乎對易歡這樣的回答沒有一點興趣。

「但是魔族眾人衝出魔界,勢必會給人界帶來毀滅性的打擊。而且一場神魔大戰,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易歡說道。

「呵呵,看來確實跟我沒有關係。我這秘境之中倒是安全的很。」混沌冷笑道。

「你既然是天地之間的創始神,難道就對人界的安慰沒有一點點關懷嗎?」易歡質問道。

「昊天偷走了我的修為,將我困在這秘境之中,外面的事情都是他的事情,我不關心難道不對嗎?而且話又說回來,我就算關心,又能怎麼樣呢?」 重生香江之1978 混沌說道。

「你跟天帝的是非恩怨我不關心,既然已經被你所困,是殺是刮你給句痛快話。」易歡生氣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身上已經有了水靈、火靈、雷靈和土靈屬性,五靈之中唯獨只缺風靈屬性了。我猜想天帝讓你前來,是想讓你領悟風靈屬性,然後以五靈之力幫他對付你所說的那個大魔王吧?」混沌大笑著說道。

「你錯了!我根本不想擁有五靈之力,我來秘境之中是要渡生死劫的!」易歡說道。

「哈哈哈哈,如果不想領悟風靈屬性,為什麼要帶著一個風靈力極強的朋友前來呢?」混沌狂笑不止,似乎對易歡的話一點都不相信。

「他是我大哥,是陪我進入這帝王峰秘境的。」易歡指著童茗說道。

「看來昊天對你隱瞞了這秘境的事實。」混沌冷聲說道。

易歡幾人沒有說話,但是隱隱覺得這帝王峰秘境確實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

「昊天在創設這帝王峰秘境的時候已經偷偷布下了結界,不管進入帝王峰秘境的人有多少,最終能出去的人只有一個。而且這個人還將擁有其他所有人的修為和靈力。」混沌的語氣中透著令人膽寒的冷漠。 易歡仔細斟酌著混沌的話語,似乎想明白了什麼,卻又有些疑惑的問道:「所以天帝才會離開,並且擁有了你所有的修為?但是你為什麼依然能夠操縱雷靈仙術和火靈仙術?」

「因為你們已經在秘境中使用了這些仙術。」混沌說道。

「難道說你準備離開秘境,將我們都留在這裡?」易歡心中一涼。

「聰明!哈哈哈哈!」混沌狂笑不止。

「也就是說天帝曾經在這個秘境之中複製了你的五靈屬性?」易歡接著問道。

「確實聰明!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你們也可以在這個秘境之中複製其他人的五靈屬性,只是最終能離開秘境的,只有一個人。不過,那個離開的人,會是我!」混沌有些得意忘形的說道。

易歡知道,如果真的想離開秘境,與混沌之間的一場惡戰必定是在所難免。

可是這混沌直到現在也沒有現身,易歡就是想與他交手,也沒有一點辦法。

「難怪天帝將你困在秘境之中,原來你跟魔族也沒有分別。」易歡決定說一些過激的話語刺激混沌。

「魔族!魔族只不過是被昊天拋棄的生靈而已。如果沒有昊天,也就沒有魔族。」混沌聽到易歡的話,果真有些生氣。

「為了自己,就犧牲其他人,這就是天帝要驅逐魔族的原因。」易歡說道。

「昊天為了自己,將我困在這秘境之中,他跟魔族又有什麼區別?」混沌反問道。

「難道你不是為了自己能離開秘境,就打算將我們困在秘境之中嗎?」易歡駁斥道。

「哈哈哈哈,你這個激將法不管用。我離開秘境之後就去找昊天復仇,拿回屬於我的東西,然後回來秘境將你們送出去。」混沌接著說道。

易歡忽然眼前一亮,難道混沌有辦法將自己幾個人送出去?

「哈哈哈哈,天地之間的創始神竟然用這樣的話語欺騙我們這些晚輩後生。」易歡說道。

「無知小兒,你以為這秘境真的能困住我嗎?只要我拿回玉圭,就能毀了這秘境,到時候別說你們了,就是連我也能一起離開秘境。」混沌說道。

「玉圭?」易歡心中一驚。

「歡兒,難道混沌說的玉圭就是開啟這秘境的鑰匙嗎?」沐恬小聲問道。

易歡示意沐恬不要多說。

「天帝此時正在籌備應對魔族一事,這件事情關係到神界和人界的安危,我怎麼可能會讓你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出去。」易歡說道。

「哈哈,你覺得就憑你們幾個小嘍啰能阻止我離開秘境嗎?」混沌笑道。

「我看你也不過如此,這半天功夫了,你都不敢以真身出現,我想你也不過是個吹吹牛的紙老虎而已。」易歡鄙夷的說道。

「哈哈哈哈,年輕人,原來你說這麼多只是想逼我現身而已。」混沌又是一陣狂笑。

易歡心裡的小算盤被混沌識破,頓時覺得一切的計劃和安排都要泡湯了。

「看來昊天並沒有讓世人了解過我。」混沌有些失落的說道。

「看來你確實是不敢了吧。」易歡想再做最後的一次嘗試。

「我即混沌,混沌即我。我本無極,無極也就是我。無就無極,有才有盡。昊天都沒有想明白的事情,也難怪你們想不明白。」混沌說道。

混沌的話讓易歡覺得有些糊塗了,沐恬和童茗此時更是一臉的茫然。

「年輕人,你想見到我的真身,其實你已經在我的真身之中。可是你又在我的真身之外。」混沌接著說道。

「混沌,你既然是無極,為什麼要執著與天帝的恩怨情仇?」易歡問道。

四周陷入了空寂。

「我從哪裡來?」混沌忽然開口問道。

易歡聽出來混沌的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混沌,究竟是日月孕育了你,還是你孕育了日月?天帝與你是羈絆,還是你孕育了天帝?」易歡趁勢追問。

「我孕育了日月?日月孕育了我?」混沌反覆問道,似乎更像是問自己。

「玉圭,我要玉圭!我要碎了這秘境!」混沌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了。

「困住你的是秘境,還是你自己?玉圭就在秘境的門鎖之中,只有用玉圭才能打開秘境,可是進入秘境之後玉圭必然要留在秘境外面。你又如何用玉圭打碎這秘境?」易歡繼續追問。

混沌似乎陷入了無盡的追問中,不斷的問道:「進來了怎麼出去?出去了怎麼進來?」

「無極就是有極,有盡就是無盡!混沌,想不明白的是你,而不是天帝。」易歡接著說道。

「對!困住我的是我自己,昊天是被我送出去的。」混沌突然大聲說道。

沐恬被混沌刺耳的吼叫聲驚嚇的趕緊靠在易歡懷裡。

「別怕!」易歡拍了拍沐恬的肩膀安慰道。

「你說天帝複製了你的屬性,你複製了我們的屬性,可是這五靈之力本就是在天地之間永存,一切皆有又一切皆無,豈是誰複製誰嗎?」易歡接著問道。

「我是無極,我是無盡!我是無極,我是無盡!五靈之力只屬於我,我也屬於五靈之力!」混沌的話已經有些語無倫次。

易歡忽然看到頭頂在孕育著一顆明亮的球體,而且那球體越來越大,內部還有些東西迅速旋轉著。

仔細觀看之下,易歡終於看清那球體之中縈繞著五種顏色的光芒。

易歡明白,那些應該就是水、火、風、雷、土五種靈力的精魄。

四周的牆壁已經開始搖晃,易歡覺得這房間似乎要崩塌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