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Крупная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лиграфия

「我要他死,這個該死的傢伙一定要是死!」血衣公子怒吼著說道,原本俊美的臉龐都開始有了幾分扭曲,猙獰。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全力搜,我要知道他現在在什麼位置!」血衣公子大怒道,原先他還以為用這種手段能夠將葉希文給逼出來,但是現在看他似乎是非常冷血,根本就不在意這些普通人傷亡的情況下,他有些猶豫了。

原本打算直接殺上一元宗逼他現身,但是他現在改變主意了,他等不了那麼久了。

很快,葉希文的消息就被遞到了血衣公子的面前。

「回稟公子,今天有人看到葉希文等人出現的方向,已經出現在齊國了!」

「什麼,他去齊國了!」血衣公子身邊的那個玄衣老者頓時震驚了,和血衣公子不一樣,他是土生土長的齊國人,是齊國的老祖宗,當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齊國陷入危險之中。

「走,今天我就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血衣公子面色陰沉,喝道,在他看來,這是他受到了挑釁,如果不能狠狠回擊,他這人可就丟的大發了。

葉希文出現在大齊國而血衣公子也即將前往大齊國的消息瞬間傳了出去,許多圍觀的武者也都紛紛跟了上去,要看這一場驚世大戰,可能他們這一輩子也只會看到這一場多個聖境強者較量。

盛怒之下,血衣公子率領一群最低都是半聖的強者,徑直衝回了齊國,他的實力極強,不過是小半天的功夫,就趕回了齊國,這一片大地終究要成為戰場。

「我等你很久了!」一聲冰冷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了出來,一劍橫空,徑直從虛空之中碾壓了下來,震碎天地,劍氣沖霄而起,毀天滅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閱讀網(readnovel。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一把長劍從虛空中穿梭了出來,直衝血衣公子而來,劍沖九霄,那一把鐵劍,總送了天地。

「愚蠢,你們以為,本公子會沒有任何防備么?」血衣公子獰笑一聲,手中一桿血色長矛猛然出手,迎著那一把鐵劍狠狠的刺去。

「轟!」

鐵劍和長矛猛然相撞,掀起無邊的氣勁,鋪天蓋地的席捲了出去,像是浪濤橫掃,洶湧澎湃,虛空被震碎了一大片。

一道削瘦的身影出現在天空之中,腳下踩著無邊的金色浪濤,渾身像是穿著金色神衣,手上倒提鐵劍,靜靜的立在虛空之中,金色的氣血直衝天際。

神情平淡,彷彿剛才那一擊不是他發出來的一般。

看到葉希文,血衣公子咬牙切齒,神情有幾分猙獰,冷冷的從牙間擠出幾個字:「你來求死了么!」

「求死,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一點!」葉希文淡淡的說道,在他的身後,齊非凡等人現出了蹤跡。

而這個時候血衣公子身後的諸多好手也都紛紛到了。

「殺了他們!」血衣公子咬著牙說道,「一個都不要留,我要他們死的很難看!」

他一貫自視甚高,還沒有一次被這麼針對過的,從來都是他算計別人,而且無往而不利,但是在葉希文這邊卻是栽了跟頭,如果不殺葉希文,那就太虧了。

「是,少主!」 密愛100分:總裁寵妻花樣多 這時候,血衣公子身後陰影之中,一個黑衣老者站了出來,拱手稱是。

那老者身上氣勢瞬間爆發了出來,氣吞萬里,橫掃八荒,竟然是一個聖境大圓滿境界的可怕高手。

周圍許多正打算圍觀的武者看到這一幕,頓時變色,雖然他們都沒有到聖境,也分不清楚,聖境之中不同境界的強大與否,但是他們能夠感覺到,這個黑衣老者的強大,只怕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了,舉手投足之間,都有種毀天滅地的感覺。

難怪這血衣公子竟然如此有底氣,原來背後藏著這樣一個高手,換了誰,也都是心中有底氣的。

葉希文臉色凝重,原來他背後竟然有這樣的一個護法者,難怪如此張狂,要知道,雖然東南域地處偏僻,但是確實是真武學府的地盤,萬一真武學府有人出手要盪除這些妖邪的話,以他聖境初期巔峰的實力,只怕還不是對手。

原來背後還有這樣一個高手,那他的背後,莫非也是什麼大勢力么?

「今天你們來了,就一個都不要走了!」血衣公子桀桀怪笑一聲,「一個聖境高手的精血比的上這些螻蟻千千萬!」

不過還沒等他多想,整個天地猛然間晃動了起來。

「轟隆!」

一時間,風雲變色,天塌地陷,天地之間猛然間崩碎了開來,一刀像是斬破時間長河而來一般,直逼而來,目標竟然是剛剛展露了可怕實力的黑衣老者。

一道枯瘦的身影瞬間已經撲到了那一名黑衣老者的面前,刀氣隔斷長空,橫斷虛空,彷彿斬破天地一般。

那個黑衣老者實力極強,幾乎是在千鈞一髮的時候,避開了這一刀,臉色凝重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現出了身形的老者。

是一個面容蒼老平平無奇的皂衣老者,不過剛才領教過這皂衣老者的厲害,他當然不會不小心。

他眼中的震驚難以掩飾,剛才那一刀霸絕天下,震耳欲聾,如果被砍中了,哪怕是自己,也要被劈成兩半。

什麼人,功力竟然如此恐怖!

他眼中滿是忌憚的神色。

所有人都愣住了,這個枯瘦的造詣老者,竟然一刀逼得那個黑衣老者狂退,要知道那可是一尊聖境大圓滿境界的高手,能逼得他狂退,難道是一尊大聖不成。

那皂衣老者站在虛空之中,皂衣飄飄,氣壓八方,倒提長刀,霸絕寰宇。

「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個黑衣老者忌憚十分的問道。「難道你是真武學府的高手?」

「這裡是我們真武學府的地方,你們在這裡攪風攪雨也未免太不將我們真武學府放在眼裡了吧!」那皂衣老者淡淡的說道,「是不是啊,飛星門的朋友!」

「飛星門?」

這個名字一出,頓時眾人嘩然,沒想到這個血衣公子竟然有這樣的來頭,原先很多人都在猜測血衣公子的傳承如何,當然沒人相信血衣公子是散修,一個散修能修鍊到這個份上,那其他人都好去死了。

只是一直猜不到而已,甚至整個真武界的各大勢力都被盤點了一遍。

但是唯一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血衣公子,竟然是來自域外,飛星門的大名,即便是他們這些東南域十國的武者,都聽說過一些的,這些都是修行了數百年的老怪物,和葉希文這種初出茅廬的不一樣。

所謂底蘊,也不僅僅是體現在實力上的,就僅僅是在這些見識上,就拉開了極大的差距。

他們雖然實力不如葉希文,但是論見識,卻是甩他幾條街了,這些都需要時間去積累。

「那不是傳說中,混亂天域之中非常強橫的一個門派么?據說主導了整個混亂天域南部,任何事情一言可決,是霸主級門派!」

「是啊,據說他們統領了一個世界,叫飛星界,整個飛星界都是他們的地盤,可以和以前的真武學府爭鋒的存在!」

聽著這些,哪怕只是隻言片語,只鱗片爪,依然深覺可怖,一個能統領一個世界的門派,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了,就猶如當初的真武學府一般。

從當年真武學府的輝煌,就可以推算出這個飛星門的可怕了。

不過飛星門距離真武界這邊很遠,按照道理來說也不會隨意進出別的世界,這是會被視為挑釁的。

整個虛空一片擠進,落針可聞,皂衣老者橫立在虛空之中,身材枯瘦,但是卻蘊含著驚人的力量。

「既然你們撈過界了,那麼也就別怪老朽不客氣了!」那皂衣老者平淡的敘述道,但是卻有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

「既然知道我們是飛星門的,還敢阻擋,真是不知死活!」那黑衣老者不為皂衣老者所震懾,立時出手,大手如星辰,席捲出一片星辰空間,朝著那皂衣老者碾壓了下去。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這樣的攻擊太過可怕,只差一步就摸到了大聖的門檻,攻擊起來,威力無窮。

那皂衣老者不慌不忙,提刀沖了上去,一刀碾壓了下來,一時間演化出了千百種意境,猶如一幅幅瑰麗的畫卷,在半空中橫展開來,以泰山壓頂之勢碾壓了下去。

這兩人都是已經達到了聖境巔峰,交手恐怖至極,也快到了極致。

「轟隆隆!」

可怕的攻擊撞到了一起,席捲出了無盡的裂縫,不知道橫掃出了多少里,天地變色,日月無光,彷彿是末日了一般。

兩人都沒有停留,一路殺上了高空之中,可怕的餘波一陣陣震蕩下來,如果不是在場中央,最次的都是半聖的話,這一場大戰下來,只怕足以橫殺無數武者。

「這就是聖境高手交手么?那真正的大聖又該如何強大!」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人喃喃道。

聖境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明一般,事實也確實如此,神明能毀天滅地,而聖境高手也能毀天滅地,兩個巔峰高手交手,更是讓整個天地都在震動之中。

大聖境的高手動起手來,又不知道是如何的光景了。

葉希文倒提鐵劍,一步一步的走向那血衣公子,冷聲說道:「今天到你授首的時刻了!」

「送你上路!」

那血衣公子目光閃爍的看著葉希文,不知道在想什麼,似乎沒有想到局面會演變成這樣。

他貿貿然過來,看起來是有些冒失,但是實際上卻是胸有成竹,各有廟算,但是唯一沒算到的是,對方竟然也隱藏著一個聖境巔峰的護法者,看來對方之中也有了不得身份的人物。

「與原定計劃不一樣,不過你們還是難逃一死!」血衣公子哈哈大笑說道,殺機澎湃,沸騰,因為他的殺機,周圍的空間居然都扭曲了。

遠處許多觀戰的武者看到這一幕,都一個個臉色慘白,他們能夠感覺到這血衣公子的殺意,也不知道是屠殺了多少人才能凝聚起來的殺意這個時候浩浩蕩蕩,釋放了出來。

葉希文亦是神情嚴肅,雖然他也是殺伐果斷,殺人不少,但是論殺氣和血衣公子相比,那都不知道差到哪裡去了,因為他雖然也殺過不少人,但是和血衣公子動輒屠城相比,還是沒什麼可比性的。

「我要殺了你,吸干你身上的精血,到時候我一定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那血衣公子猖狂大笑說道,他能感覺到,葉希文身上氣血充盈,幾乎要凝聚成氣柱,衝天而起了。

根基也不知道渾厚成了什麼樣子,如果能吸食了葉希文的精血,那他的功力定然能夠再進一步。

比起那千萬螻蟻一般的平民都要強的多的多了!

「狂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閱讀網(readnovel。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在這三點多的時候,有點話想和大家說一下,可能大家有些人要問,最近嘯塵都幹嘛去了,老是這三更半夜的更新。

有些謾罵嘯塵也看到了,額,其實如果有辦法的話,嘯塵也不會想要晚上更新,白天更新訂閱也更高一點!前段時間去起點培訓,剛回來也沒有大家所想的一樣有好好休息,因為期末考快到了,基本上都是淹沒到了題海之中了,這個學期剛開始,基本上就是這本書開始的時候,為了更新的事兒,基本都荒蕪了學業,這到了快期末的時候,才要重新拿起書本,為了考試衝刺得拼啊!嘯塵又離學校很遠,一來一回都是倆小時時間,白天經常都是在學校的,時間不夠啊!

每次到期末的時候,都是最糾結的時候,恨不得會分身術!嘯塵非職業,碼字速度也不快,基本上,所以往往都要拖到很晚!加上嘯塵這個生物鐘一直都沒調過來,所以顯得比較林亂,不過除了培訓那幾天之外,基本上一天三更還是能保證的,大家可以第二天行了再看,深夜碼字非我願,我也很累,不過別的咱不說,就不斷更這個人品來說,嘯塵還是可以很自豪的說,可以保證的,除非真的是無法抗拒的外力,否則基本都會給大家更新的,就希望大家可以理解一下嘯塵這段時間的無奈,好了,不說了,今天不是還有一更么?大概要到天亮了,大概要吃了早飯再去睡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閱讀網(readnovel。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而齊非凡等人也都紛紛找上了一個聖境高手做對手,大戰了起來。

「狂妄!」

「鏘!」葉希文冷喝一聲,默默無言,手中鐵劍鏘的一下錚鳴了起來,這就只是一把普通的鐵劍,也不知道葉希文是從哪裡拿來的,但是在葉希文的手中,卻有莫大的威力。

劍氣沖霄,直衝牛斗,絞碎了所有的雲氣。

一劍刺出,撕裂長空,錚鳴之聲不絕於耳,一把普通的鐵劍,此刻卻像是一柄仙劍一般,威力無窮,所謂一草一木皆可為劍,葉希文現在終於算是摸到了一些這個境界門道了。

「轟!」血衣公子冷笑著,手中的長矛在空氣中虛點,點碎了一大片虛空,異常的恐怖,他渾身都爬滿了血色的光芒,像是傳了一件血衣。

「轟隆!」葉希文一劍和血衣公子的長矛猛然撞到了一起,長空崩碎,乾坤倒轉,混沌從碎片之中泄露了出來。

兩人戰鬥力都超絕,像是兩顆大星猛然間撞到了一起,火星撞地球,天崩地裂。

血衣公子驚悚的發現,自己的雙臂竟然隱隱有些發麻,完全被葉希文給壓制了,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他修鍊飛星門的功法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日日夜夜都引天下間的星辰之力來淬體,更有無上功法輔助,雖然很少顯露,但是肉身確實很強,之後更得到《冥靈血皇功》這樣的功法,肉身就更上一層樓,少有人能夠和自己抗衡的,更別說是被壓制了。

「兩人竟然不分上下,這當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遠處觀戰的武者之中有人問到。

相比起來他們原本都還是對血衣公子更加的有信心一些,畢竟葉希文雖然強,但是擊敗擊殺的人那都是一些半聖,畢竟沒有聖境強者,但是血衣公子可是當著他們的面撕裂掉了大越國的聖境老祖。

但是沒想到真正打起來,卻是平分秋色。

「刷!」兩人身影錯開,各自立在一片山巔之上,遙遙對峙,身上泛著難明的威勢。

「很好,很好,你很強,不過這樣也好,吸收了你身上的精血,就能讓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稱王稱霸!」血衣公子驚詫之後,非但沒有害怕,相反的,更加張狂起來。

葉希文眸子發冷,有著難以想象的冷意在其中翻滾,這血衣公子讓他反感:「歪門邪道,不足以為憑!」

「哼,歪門邪道,你們這種人懂什麼,我才是最強的,我才是最有天分,最有資格繼承大位的人,只要能達到本少爺的目的,手段算什麼,只要能練成冥靈血皇功,就算是屠光一界的人又如何!」血衣公子臉上露出幾分殘忍的笑容,屠殺對他來說,或許根本比踩死一堆螞蟻也沒什麼難度上的差別。

「少墨跡,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懦夫罷了,你已經失去了堂堂正正的信心!」葉希文搖搖頭,有幾分不屑和可憐。

「你找死!」葉希文的話似乎是觸痛了血衣公子心中的某一根弦,頓時讓他眼中殘忍的殺意沸騰了起來。

「轟!」

長矛點在山峰之上,山巔崩碎了,空氣劇烈沸騰了起來,開始漸漸染紅了,一縷縷血色的威壓當空橫掃開來,所過之處,空間崩碎開來,被碾為碎片。

葉希文長劍橫空,相比起血衣公子的可怕威勢,葉希文和他的劍一樣都太過平凡了,只是一劍直直的刺出,便是一劍破萬法,任何可怕的攻勢在他的普通鐵劍之下都被擊潰。

「當!」一聲巨大的金鐵交鳴的聲音,劍尖和矛尖瞬間碰撞到了一起,兩人猶如兩尊強大的神明在大地上搏殺,恐怖的力量將兩人都推后了幾步,腳下竟然生生踩碎了空間,轟隆隆的作響。

殺氣滔天,兩人動手勢大力沉,但是動作更是快的驚人,短短一瞬間,就已經相互交手上百招,動作快如閃電,刺破了空氣。

兩人交手泛起的餘波,直接推平了無數個山頭,對於這個空間來說,這兩人交手,簡直就是一場天大的災難,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是整個空間破碎的下場。

眾人紛紛心驚,尤其是年輕一輩的武者,竟然能看到這種級別的戰鬥,和他們相比,自己等人真是再平凡不過了,這樣的戰鬥力,足以在聖境初期稱尊,和這兩人相比,他們就顯得太過平凡了。

「錚!」

短短時間,雙方已經交手超過百招,每一招葉希文幾乎都沒有什麼太過華麗的招式,只是一劍直直刺出,但是每每總是攻血衣公子所必救,讓他根本無法對葉希文發動大規模的進攻。

讓血衣公子驚駭的是,他發現自己竟然被壓制了,他的雙臂都有些發麻了,而且不是那種瞬間可以以真元消除的發麻。

「鏘!」一聲金屬的顫音從天而起,氣沖雲霄,葉希文並沒有給血衣公子以喘息的機會,又是一個重劍,朝著血衣公子碾壓了下去。

葉希文是走大開大合的路子,基本上都是直來直往,直接的碾壓,斬殺,根本沒有什麼花哨。

長劍到了葉希文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劍招了,就基礎劍招,但是在葉希文的手上,卻有莫大的威力毀天滅地一般朝著赤天席捲了過去。

「當!」血衣公子只得迎了上去,這個時候他不能有絲毫的示弱。

「轟!」

「轟!」

「轟!」

雙方直來直去,沒有任何花哨和華麗,有的只有赤果果的碰撞,在這樣的力量的面前,沒有人有別的辦法。

血衣公子這麼和葉希文對拼力量,完全是被葉希文給逼的,葉希文一劍一劍都是又快又狠,讓他幾乎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雖然一招一招非常的簡單,但是又不能不接,葉希文可以接他一招不死,但是他要是接葉希文一劍,就得被劈死。

交手了這麼多招,他也算是估摸出來了,葉希文的肉身太過強悍,也不知道是什麼特殊體質,竟然逼得他都不敢和葉希文的鐵劍對拼。

遠處無數觀戰的武者也都看呆了,這才剛剛開始,這一戰就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非但佔上風的不是血衣公子,而是葉希文,而且葉希文還漸漸將血衣公子給壓制了下去。

「這葉希文到底是什麼體質,怎麼會這麼可怕,我看那血衣公子甚至都不敢接他的招,長矛和他的鐵劍只是一觸就走,即便如此,我看他的雙手依然被震得顫抖了!」

「那叫霸體,據說是一種非常厲害的體質,連泰坦之身都不是對手!」

有人解釋說道,之前真武學府的一戰也漸漸為人所知,葉希文也逐漸名揚天下。

葉希文臉色不變,但是心中也微微有些焦急,因為這血衣公子實在是太狡猾了,並不像是他外表這表現的這般猖狂和無道。

在發現了和自己硬拼只會吃虧之後,很快就改成了游擊戰術,一沾即走,絕不戀戰,他的身法也是極快,而葉希文現在又沒有張開惡魔之翼,速度上也就沒有辦法提升到最快,沒辦法追上他,不然的話,早就一劍劈死他了。
「全力搜,我要知道他現在在什麼位置!」血衣公子大怒道,原先他還以為用這種手段能夠將葉希文給逼出來,但是現在看他似乎是非常冷血,根本就不在意這些普通人傷亡的情況下,他有些猶豫了。

原本打算直接殺上一元宗逼他現身,但是他現在改變主意了,他等不了那麼久了。

很快,葉希文的消息就被遞到了血衣公子的面前。

「回稟公子,今天有人看到葉希文等人出現的方向,已經出現在齊國了!」

「什麼,他去齊國了!」血衣公子身邊的那個玄衣老者頓時震驚了,和血衣公子不一樣,他是土生土長的齊國人,是齊國的老祖宗,當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齊國陷入危險之中。

「走,今天我就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血衣公子面色陰沉,喝道,在他看來,這是他受到了挑釁,如果不能狠狠回擊,他這人可就丟的大發了。

葉希文出現在大齊國而血衣公子也即將前往大齊國的消息瞬間傳了出去,許多圍觀的武者也都紛紛跟了上去,要看這一場驚世大戰,可能他們這一輩子也只會看到這一場多個聖境強者較量。

盛怒之下,血衣公子率領一群最低都是半聖的強者,徑直衝回了齊國,他的實力極強,不過是小半天的功夫,就趕回了齊國,這一片大地終究要成為戰場。

「我等你很久了!」一聲冰冷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了出來,一劍橫空,徑直從虛空之中碾壓了下來,震碎天地,劍氣沖霄而起,毀天滅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閱讀網(readnovel。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一把長劍從虛空中穿梭了出來,直衝血衣公子而來,劍沖九霄,那一把鐵劍,總送了天地。

「愚蠢,你們以為,本公子會沒有任何防備么?」血衣公子獰笑一聲,手中一桿血色長矛猛然出手,迎著那一把鐵劍狠狠的刺去。

「轟!」

鐵劍和長矛猛然相撞,掀起無邊的氣勁,鋪天蓋地的席捲了出去,像是浪濤橫掃,洶湧澎湃,虛空被震碎了一大片。

一道削瘦的身影出現在天空之中,腳下踩著無邊的金色浪濤,渾身像是穿著金色神衣,手上倒提鐵劍,靜靜的立在虛空之中,金色的氣血直衝天際。

神情平淡,彷彿剛才那一擊不是他發出來的一般。

看到葉希文,血衣公子咬牙切齒,神情有幾分猙獰,冷冷的從牙間擠出幾個字:「你來求死了么!」

「求死,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一點!」葉希文淡淡的說道,在他的身後,齊非凡等人現出了蹤跡。

而這個時候血衣公子身後的諸多好手也都紛紛到了。

「殺了他們!」血衣公子咬著牙說道,「一個都不要留,我要他們死的很難看!」

他一貫自視甚高,還沒有一次被這麼針對過的,從來都是他算計別人,而且無往而不利,但是在葉希文這邊卻是栽了跟頭,如果不殺葉希文,那就太虧了。

「是,少主!」 密愛100分:總裁寵妻花樣多 這時候,血衣公子身後陰影之中,一個黑衣老者站了出來,拱手稱是。

那老者身上氣勢瞬間爆發了出來,氣吞萬里,橫掃八荒,竟然是一個聖境大圓滿境界的可怕高手。

周圍許多正打算圍觀的武者看到這一幕,頓時變色,雖然他們都沒有到聖境,也分不清楚,聖境之中不同境界的強大與否,但是他們能夠感覺到,這個黑衣老者的強大,只怕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了,舉手投足之間,都有種毀天滅地的感覺。

難怪這血衣公子竟然如此有底氣,原來背後藏著這樣一個高手,換了誰,也都是心中有底氣的。

葉希文臉色凝重,原來他背後竟然有這樣的一個護法者,難怪如此張狂,要知道,雖然東南域地處偏僻,但是確實是真武學府的地盤,萬一真武學府有人出手要盪除這些妖邪的話,以他聖境初期巔峰的實力,只怕還不是對手。

原來背後還有這樣一個高手,那他的背後,莫非也是什麼大勢力么?

「今天你們來了,就一個都不要走了!」血衣公子桀桀怪笑一聲,「一個聖境高手的精血比的上這些螻蟻千千萬!」

不過還沒等他多想,整個天地猛然間晃動了起來。

「轟隆!」

一時間,風雲變色,天塌地陷,天地之間猛然間崩碎了開來,一刀像是斬破時間長河而來一般,直逼而來,目標竟然是剛剛展露了可怕實力的黑衣老者。

一道枯瘦的身影瞬間已經撲到了那一名黑衣老者的面前,刀氣隔斷長空,橫斷虛空,彷彿斬破天地一般。

那個黑衣老者實力極強,幾乎是在千鈞一髮的時候,避開了這一刀,臉色凝重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現出了身形的老者。

是一個面容蒼老平平無奇的皂衣老者,不過剛才領教過這皂衣老者的厲害,他當然不會不小心。

他眼中的震驚難以掩飾,剛才那一刀霸絕天下,震耳欲聾,如果被砍中了,哪怕是自己,也要被劈成兩半。

什麼人,功力竟然如此恐怖!

他眼中滿是忌憚的神色。

所有人都愣住了,這個枯瘦的造詣老者,竟然一刀逼得那個黑衣老者狂退,要知道那可是一尊聖境大圓滿境界的高手,能逼得他狂退,難道是一尊大聖不成。

那皂衣老者站在虛空之中,皂衣飄飄,氣壓八方,倒提長刀,霸絕寰宇。

「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個黑衣老者忌憚十分的問道。「難道你是真武學府的高手?」

「這裡是我們真武學府的地方,你們在這裡攪風攪雨也未免太不將我們真武學府放在眼裡了吧!」那皂衣老者淡淡的說道,「是不是啊,飛星門的朋友!」

「飛星門?」

這個名字一出,頓時眾人嘩然,沒想到這個血衣公子竟然有這樣的來頭,原先很多人都在猜測血衣公子的傳承如何,當然沒人相信血衣公子是散修,一個散修能修鍊到這個份上,那其他人都好去死了。

只是一直猜不到而已,甚至整個真武界的各大勢力都被盤點了一遍。

但是唯一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血衣公子,竟然是來自域外,飛星門的大名,即便是他們這些東南域十國的武者,都聽說過一些的,這些都是修行了數百年的老怪物,和葉希文這種初出茅廬的不一樣。

所謂底蘊,也不僅僅是體現在實力上的,就僅僅是在這些見識上,就拉開了極大的差距。

他們雖然實力不如葉希文,但是論見識,卻是甩他幾條街了,這些都需要時間去積累。

「那不是傳說中,混亂天域之中非常強橫的一個門派么?據說主導了整個混亂天域南部,任何事情一言可決,是霸主級門派!」

「是啊,據說他們統領了一個世界,叫飛星界,整個飛星界都是他們的地盤,可以和以前的真武學府爭鋒的存在!」

聽著這些,哪怕只是隻言片語,只鱗片爪,依然深覺可怖,一個能統領一個世界的門派,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了,就猶如當初的真武學府一般。

從當年真武學府的輝煌,就可以推算出這個飛星門的可怕了。

不過飛星門距離真武界這邊很遠,按照道理來說也不會隨意進出別的世界,這是會被視為挑釁的。

整個虛空一片擠進,落針可聞,皂衣老者橫立在虛空之中,身材枯瘦,但是卻蘊含著驚人的力量。

「既然你們撈過界了,那麼也就別怪老朽不客氣了!」那皂衣老者平淡的敘述道,但是卻有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

「既然知道我們是飛星門的,還敢阻擋,真是不知死活!」那黑衣老者不為皂衣老者所震懾,立時出手,大手如星辰,席捲出一片星辰空間,朝著那皂衣老者碾壓了下去。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這樣的攻擊太過可怕,只差一步就摸到了大聖的門檻,攻擊起來,威力無窮。

那皂衣老者不慌不忙,提刀沖了上去,一刀碾壓了下來,一時間演化出了千百種意境,猶如一幅幅瑰麗的畫卷,在半空中橫展開來,以泰山壓頂之勢碾壓了下去。

這兩人都是已經達到了聖境巔峰,交手恐怖至極,也快到了極致。

「轟隆隆!」

可怕的攻擊撞到了一起,席捲出了無盡的裂縫,不知道橫掃出了多少里,天地變色,日月無光,彷彿是末日了一般。

兩人都沒有停留,一路殺上了高空之中,可怕的餘波一陣陣震蕩下來,如果不是在場中央,最次的都是半聖的話,這一場大戰下來,只怕足以橫殺無數武者。

「這就是聖境高手交手么?那真正的大聖又該如何強大!」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人喃喃道。

聖境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明一般,事實也確實如此,神明能毀天滅地,而聖境高手也能毀天滅地,兩個巔峰高手交手,更是讓整個天地都在震動之中。

大聖境的高手動起手來,又不知道是如何的光景了。

葉希文倒提鐵劍,一步一步的走向那血衣公子,冷聲說道:「今天到你授首的時刻了!」

「送你上路!」

那血衣公子目光閃爍的看著葉希文,不知道在想什麼,似乎沒有想到局面會演變成這樣。

他貿貿然過來,看起來是有些冒失,但是實際上卻是胸有成竹,各有廟算,但是唯一沒算到的是,對方竟然也隱藏著一個聖境巔峰的護法者,看來對方之中也有了不得身份的人物。

「與原定計劃不一樣,不過你們還是難逃一死!」血衣公子哈哈大笑說道,殺機澎湃,沸騰,因為他的殺機,周圍的空間居然都扭曲了。

遠處許多觀戰的武者看到這一幕,都一個個臉色慘白,他們能夠感覺到這血衣公子的殺意,也不知道是屠殺了多少人才能凝聚起來的殺意這個時候浩浩蕩蕩,釋放了出來。

葉希文亦是神情嚴肅,雖然他也是殺伐果斷,殺人不少,但是論殺氣和血衣公子相比,那都不知道差到哪裡去了,因為他雖然也殺過不少人,但是和血衣公子動輒屠城相比,還是沒什麼可比性的。

「我要殺了你,吸干你身上的精血,到時候我一定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那血衣公子猖狂大笑說道,他能感覺到,葉希文身上氣血充盈,幾乎要凝聚成氣柱,衝天而起了。

根基也不知道渾厚成了什麼樣子,如果能吸食了葉希文的精血,那他的功力定然能夠再進一步。

比起那千萬螻蟻一般的平民都要強的多的多了!

「狂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閱讀網(readnovel。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在這三點多的時候,有點話想和大家說一下,可能大家有些人要問,最近嘯塵都幹嘛去了,老是這三更半夜的更新。

有些謾罵嘯塵也看到了,額,其實如果有辦法的話,嘯塵也不會想要晚上更新,白天更新訂閱也更高一點!前段時間去起點培訓,剛回來也沒有大家所想的一樣有好好休息,因為期末考快到了,基本上都是淹沒到了題海之中了,這個學期剛開始,基本上就是這本書開始的時候,為了更新的事兒,基本都荒蕪了學業,這到了快期末的時候,才要重新拿起書本,為了考試衝刺得拼啊!嘯塵又離學校很遠,一來一回都是倆小時時間,白天經常都是在學校的,時間不夠啊!

每次到期末的時候,都是最糾結的時候,恨不得會分身術!嘯塵非職業,碼字速度也不快,基本上,所以往往都要拖到很晚!加上嘯塵這個生物鐘一直都沒調過來,所以顯得比較林亂,不過除了培訓那幾天之外,基本上一天三更還是能保證的,大家可以第二天行了再看,深夜碼字非我願,我也很累,不過別的咱不說,就不斷更這個人品來說,嘯塵還是可以很自豪的說,可以保證的,除非真的是無法抗拒的外力,否則基本都會給大家更新的,就希望大家可以理解一下嘯塵這段時間的無奈,好了,不說了,今天不是還有一更么?大概要到天亮了,大概要吃了早飯再去睡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小說閱讀網(readnovel。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而齊非凡等人也都紛紛找上了一個聖境高手做對手,大戰了起來。

「狂妄!」

「鏘!」葉希文冷喝一聲,默默無言,手中鐵劍鏘的一下錚鳴了起來,這就只是一把普通的鐵劍,也不知道葉希文是從哪裡拿來的,但是在葉希文的手中,卻有莫大的威力。

劍氣沖霄,直衝牛斗,絞碎了所有的雲氣。

一劍刺出,撕裂長空,錚鳴之聲不絕於耳,一把普通的鐵劍,此刻卻像是一柄仙劍一般,威力無窮,所謂一草一木皆可為劍,葉希文現在終於算是摸到了一些這個境界門道了。

「轟!」血衣公子冷笑著,手中的長矛在空氣中虛點,點碎了一大片虛空,異常的恐怖,他渾身都爬滿了血色的光芒,像是傳了一件血衣。

「轟隆!」葉希文一劍和血衣公子的長矛猛然撞到了一起,長空崩碎,乾坤倒轉,混沌從碎片之中泄露了出來。

兩人戰鬥力都超絕,像是兩顆大星猛然間撞到了一起,火星撞地球,天崩地裂。

血衣公子驚悚的發現,自己的雙臂竟然隱隱有些發麻,完全被葉希文給壓制了,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他修鍊飛星門的功法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日日夜夜都引天下間的星辰之力來淬體,更有無上功法輔助,雖然很少顯露,但是肉身確實很強,之後更得到《冥靈血皇功》這樣的功法,肉身就更上一層樓,少有人能夠和自己抗衡的,更別說是被壓制了。

「兩人竟然不分上下,這當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遠處觀戰的武者之中有人問到。

相比起來他們原本都還是對血衣公子更加的有信心一些,畢竟葉希文雖然強,但是擊敗擊殺的人那都是一些半聖,畢竟沒有聖境強者,但是血衣公子可是當著他們的面撕裂掉了大越國的聖境老祖。

但是沒想到真正打起來,卻是平分秋色。

「刷!」兩人身影錯開,各自立在一片山巔之上,遙遙對峙,身上泛著難明的威勢。

「很好,很好,你很強,不過這樣也好,吸收了你身上的精血,就能讓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稱王稱霸!」血衣公子驚詫之後,非但沒有害怕,相反的,更加張狂起來。

葉希文眸子發冷,有著難以想象的冷意在其中翻滾,這血衣公子讓他反感:「歪門邪道,不足以為憑!」

「哼,歪門邪道,你們這種人懂什麼,我才是最強的,我才是最有天分,最有資格繼承大位的人,只要能達到本少爺的目的,手段算什麼,只要能練成冥靈血皇功,就算是屠光一界的人又如何!」血衣公子臉上露出幾分殘忍的笑容,屠殺對他來說,或許根本比踩死一堆螞蟻也沒什麼難度上的差別。

「少墨跡,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懦夫罷了,你已經失去了堂堂正正的信心!」葉希文搖搖頭,有幾分不屑和可憐。

「你找死!」葉希文的話似乎是觸痛了血衣公子心中的某一根弦,頓時讓他眼中殘忍的殺意沸騰了起來。

「轟!」

長矛點在山峰之上,山巔崩碎了,空氣劇烈沸騰了起來,開始漸漸染紅了,一縷縷血色的威壓當空橫掃開來,所過之處,空間崩碎開來,被碾為碎片。

葉希文長劍橫空,相比起血衣公子的可怕威勢,葉希文和他的劍一樣都太過平凡了,只是一劍直直的刺出,便是一劍破萬法,任何可怕的攻勢在他的普通鐵劍之下都被擊潰。

「當!」一聲巨大的金鐵交鳴的聲音,劍尖和矛尖瞬間碰撞到了一起,兩人猶如兩尊強大的神明在大地上搏殺,恐怖的力量將兩人都推后了幾步,腳下竟然生生踩碎了空間,轟隆隆的作響。

殺氣滔天,兩人動手勢大力沉,但是動作更是快的驚人,短短一瞬間,就已經相互交手上百招,動作快如閃電,刺破了空氣。

兩人交手泛起的餘波,直接推平了無數個山頭,對於這個空間來說,這兩人交手,簡直就是一場天大的災難,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是整個空間破碎的下場。

眾人紛紛心驚,尤其是年輕一輩的武者,竟然能看到這種級別的戰鬥,和他們相比,自己等人真是再平凡不過了,這樣的戰鬥力,足以在聖境初期稱尊,和這兩人相比,他們就顯得太過平凡了。

「錚!」

短短時間,雙方已經交手超過百招,每一招葉希文幾乎都沒有什麼太過華麗的招式,只是一劍直直刺出,但是每每總是攻血衣公子所必救,讓他根本無法對葉希文發動大規模的進攻。

讓血衣公子驚駭的是,他發現自己竟然被壓制了,他的雙臂都有些發麻了,而且不是那種瞬間可以以真元消除的發麻。

「鏘!」一聲金屬的顫音從天而起,氣沖雲霄,葉希文並沒有給血衣公子以喘息的機會,又是一個重劍,朝著血衣公子碾壓了下去。

葉希文是走大開大合的路子,基本上都是直來直往,直接的碾壓,斬殺,根本沒有什麼花哨。

長劍到了葉希文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劍招了,就基礎劍招,但是在葉希文的手上,卻有莫大的威力毀天滅地一般朝著赤天席捲了過去。

「當!」血衣公子只得迎了上去,這個時候他不能有絲毫的示弱。

「轟!」

「轟!」

「轟!」

雙方直來直去,沒有任何花哨和華麗,有的只有赤果果的碰撞,在這樣的力量的面前,沒有人有別的辦法。

血衣公子這麼和葉希文對拼力量,完全是被葉希文給逼的,葉希文一劍一劍都是又快又狠,讓他幾乎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雖然一招一招非常的簡單,但是又不能不接,葉希文可以接他一招不死,但是他要是接葉希文一劍,就得被劈死。

交手了這麼多招,他也算是估摸出來了,葉希文的肉身太過強悍,也不知道是什麼特殊體質,竟然逼得他都不敢和葉希文的鐵劍對拼。

遠處無數觀戰的武者也都看呆了,這才剛剛開始,這一戰就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非但佔上風的不是血衣公子,而是葉希文,而且葉希文還漸漸將血衣公子給壓制了下去。

「這葉希文到底是什麼體質,怎麼會這麼可怕,我看那血衣公子甚至都不敢接他的招,長矛和他的鐵劍只是一觸就走,即便如此,我看他的雙手依然被震得顫抖了!」

「那叫霸體,據說是一種非常厲害的體質,連泰坦之身都不是對手!」

有人解釋說道,之前真武學府的一戰也漸漸為人所知,葉希文也逐漸名揚天下。

葉希文臉色不變,但是心中也微微有些焦急,因為這血衣公子實在是太狡猾了,並不像是他外表這表現的這般猖狂和無道。

在發現了和自己硬拼只會吃虧之後,很快就改成了游擊戰術,一沾即走,絕不戀戰,他的身法也是極快,而葉希文現在又沒有張開惡魔之翼,速度上也就沒有辦法提升到最快,沒辦法追上他,不然的話,早就一劍劈死他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