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Универсальные (широкого профиля)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Фрезеры

後方,寧川的追隨者低語,感覺脊背發寒,無比擔憂。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在我面前還敢說『罪血』二字,我覺得,讓你們活著……才是一種罪!」石毅說道,身上戰衣發光。

誰都沒有想到,他這般開口,並且開始付諸行動。

重瞳者,號稱不敗的神話,懾人之極,在說話的瞬間就已經到了近前,手持一桿大戟,橫掃千軍。

「不好!」這些人-大懼,全力對抗,希望能等到寧川救援,他們堅信,六冠王不會見死不救。

可是,石毅太強大了,大戟一揮,天地皆裂,當場就劈殺出一片血霧,**人慘叫,他們的寶具崩碎,神通潰散,身體被斬。

哧!

與此同時,重瞳發光,宛若開天闢地,兩道可怕的光束卷出,將剩下的人擊成血霧,更加恐怖。

寧川的確動了,但是石昊已經橫空,上來就是一記鯤鵬法,橫斷長空,將這個地方阻擋住了。

當霞光散盡,後方那裡一群人都被重瞳者擊殺,只有一個初代躲過一劫,渾身是血,帶著心悸,橫移出去萬丈遠。

「哧!」

這一次,石昊出手,因為那個初代離他較近,一振鯤鵬翅,如神虹劃過天穹,極速就撲殺了過去。

「六冠王救我!」

雖為一族年輕翹楚,但是同雙石相比,此人差了一大截,先被石毅重創,又遭石昊阻擊,他心膽皆寒。

「砰!」

石昊不給他機會,不等寧川來援。

鯤鵬拳綻放,璀璨無比,直接將他轟的爆碎!

這一刻,所有人都膽寒,石族三兄弟一個比一個恐怖,「最小的」在跟六冠王叫板,向他挑戰,兩個「大的」抬手就殺了一群人,太過嚇人。

「一門三至尊,這……可怕啊。」

山地中,所有修士都發毛,他們三人若是聯手,別人還怎麼活,仙古內各方都要忌憚,他們能掀翻天!

「什麼六冠王,早點殺掉省事。」石毅說道。

此語一出,氣氛更緊張了。

「其實,我也覺得他礙眼,讓他光輝戰死,不如直接迅速拍翻。」石昊說道。

這兩人一唱一和,讓寧川眉毛挑起,目光凌厲。

外界,各教震動。

當然,最擔心的自然是火雲洞、妖龍道門等,他們看守罪州,身負使命,見到石族三兄弟這麼的絕艷后,都發獃,感覺頭皮發麻。

而現在那兩個「大的」,太危險了,居然想迅速解決掉寧川!

「若非不知道邊荒的人是否死凈了,難以判斷還能否回來,早就抹平罪州了,而不是留下一線生機。」

外界有一個老者,混沌霧靄繚繞,端坐在一輛古老的戰車中,以外人不可聞的神念自語,雙目內儘是大道紋絡,異象恐怖。

「六冠王不會有事吧?」有人擔心,這是與寧川關係密切、深感不安的一群人。

這種情況太不妙了,甚至可以說糟糕透頂!

「希望寧川傲視仙古,巢界,擊斃那三名敵手!」

「我相信六冠王的風采,無敵六世,自有其過人之處,要親眼見證他的輝煌,殺盡罪血後代!」

有人說道,目光盛烈,盯著石碑。

仙古,巢界。

「堂弟,你還是年少啊,看樣子要吃虧。」石毅在虛空中踱步,向前走去,隨時可出手。

另一邊,石昊也沒有遲疑,面對這種自負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簡單而直接,快速拍翻。

「我想與他戰下去!」秦昊不甘心,雖然知道,他其實不是寧川的對手,但還是想再戰一會兒。

「聽聞,想進凶巢最好要進行血祭,用強者的精血祭奠,能打開神秘的路徑,他的這具身體包裹著一股超凡的真血,想來不會差。」石毅說道。

「正好當祭品。」石昊點頭,轟的一聲,鯤鵬翅浮現,向前轟殺,動用了強大手段。

「哧!」與此同時,石毅眸子大睜,恐怖光束裂天,襲向寧川。

所有人都震撼了,三大罪血後代同時出手,手段通天,讓人神魂都在戰慄。

「石族三兄弟,一個比一個變︶態,要以六冠王血祭凶巢,當成祭品……」

便是洛道、藍一塵、路易都很無言,看的目瞪口呆。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全都發傻。

「三人要聯手,迅速屠掉寧川,把他獻祭?!」

眾多生靈如泥塑木雕般。

許多人預感到,寧川要走背運,將悲劇落幕。

至於外界,一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們知道,遇上石族這「兇殘」的三兄弟,就是六冠王也得喋血,難擋!

石族三兄弟聯手,揍殺小六子,求月票啦,懇請大家支持。

感謝!(未完待續 「六冠王寧川,傲視古今,睥睨九天十地,一定可以當敵,擊斃幾名罪血後人!」

外界,有人輕語,懷著希冀,相信寧川六世無敵,這一世依舊可以所向披靡,掃平對手。

殞仙嶺,大戰一觸即發。

毫無疑問,這是三千州天才進入仙古后,一年半以來最為引人矚目的一戰,這涉及到了絕世人物爭雄。

山嶺植被豐茂,大樹擎天,巨藤環山,裸露出山石的部分則為暗紅色,相傳為仙血浸染所致。

四大高手全都站在虛空中,散發威壓,一種可怕的氣息在瀰漫,越發的懾人了。

金屬鎖鏈聲響起,在天地中鳴顫。

其音不是多麼高亢,也不是多麼刺耳,但卻讓人驚心動魄,神魂不穩,呼吸都要停止了。

山地間,所有觀戰者都驚駭,臉上缺少血色,一個個悚然,不斷的倒退。

那是寧川!

他白衣絕世,傲立場中央,在其右手內有一枚金色符文閃耀,而後化形,一條黃金神鏈鑽出手心。

這很神秘,那條金色的神鏈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從其手掌內緩慢出來,光輝璀璨。

它一現世便讓人魂魄悸動,心都在抖,所有人都不安,生出一種大恐懼,竟要膜拜下去。

「天之……審判!」

有人嘴唇哆嗦,戰戰兢兢,口齒都不利索了,說出這樣四個字,那是寧川的強大寶術,為一種無上手段。

在過去,他依靠此術,了也不知道多少敵手,各族翹楚匍匐,不得不叩首。根本不是其對手。

寧川雪衣出世,超然無比,渾身散發柔和光輝,不染一絲人間煙火,發光的銀髮披散,眼睛深邃,面孔精緻到沒有一點瑕疵,整個人有一種絕世風采!

右手心的黃金神鏈,垂落下來,與其柔和的光輝形成鮮明對比。代表了一種至強的無上的威壓,符文綻放,璀璨奪目。

「終於出手了,要逐一演化、動用他的無敵手段了!」外界,有天神輕語,眼中光芒盛烈,充滿了期待。

「哼!」

秦昊一聲冷哼,最是不服。

「五行演化,天傾地覆!」他一聲斷喝。

秦昊還年少。一直都不服輸,有一顆好勝之心,搶先出手了。

五色神光綻放,化成五柄仙劍。想前飛去,要對六冠王削首,哧哧聲不絕於耳,那虛空都chuxian了裂痕。

「天地不朽。大道審判。」寧川低語。

在嘩啦啦聲中,那黃金神鏈暴漲,金色碎光搖曳。如同浪濤般拍來,而那真實的鏈條凝練無比,若真龍出世。

它極速而至,居然無法躲避,先是纏繞上了五柄仙劍,而後又鎖向秦昊,將他困在一片金色的世界中。

「嗯?」秦昊吃驚,這黃金神鏈看著像是物質化成,卻為神念枷鎖,拘禁他的靈魂,不是直接作用在肉身上。

「審判罪與血!」

寧川輕喝,渾身光彩無盡,右手心的金色神鏈更加盛烈了,淹沒了yiqie,纏繞成山,將秦昊圍在當中。

「哧!」

石昊出手,為秦昊解圍。

與此同時,石毅也動了,一掌向前劈去,道:「早點斬殺,進行血祭!」

「呼啦啦!」

金色神鏈發光,壓蓋滿了天地,瞬息間而已,蔓延出去數十里,如蛇盤繞,將方圓數十里虛空都繞滿了。

就是石昊還有石毅,都被籠罩在內,全部被金色符文與鎖鏈纏裹在當中。

這種景象太過恐怖,看的一群人都膽寒,寧川一個人而已,同時攻擊三大罪血後代,強勢的過分。

轟!

滔天骨文綻放,這裡化成了一個金色的世界,成為神力的海洋!

所有人都呆住了,殞仙嶺內的修士一退再退,部分生靈在這種驚人的威壓下軟倒在林地中,瑟瑟發抖。

很多人都戰戰兢兢,神魂悸動,忍不住要叩首,對那個方向參拜。

「天之審判,大道壓制,神鏈橫空,可壓制諸神!」遠方,有強大的初代輕嘆,忍不住心驚肉跳。

這種威勢讓人膽寒,難以抗拒。

據傳,黃金神鏈一出,連諸神都要顫慄,這是對眾神的審判,壓制所有強者。

而且,這不是直接作用在肉身上,是捆縛神識,將靈魂拘禁出來,進行審判!

寧川站立,白衣飄動,超塵脫俗,那裡無比寧靜,有大道花瓣飛舞,片片晶瑩,他成為天地的中心。

一根金色神鏈蔓延出去,盤繞方圓數十里的空間。

秦昊怒掙,他覺得神魂要離體而出了,被金色符文捆綁,艱難掙扎,但卻很難擺脫出來。

另外兩個方向,傳來石昊與石毅的冷哼聲,光芒大盛,骨文斷天,爆發了恐怖之極的大地震,他們發威了。

「不愧為六冠王,丰姿絕世,傲視古今,這天下間有幾人可比,一個人就的壓的千古諸雄盡低頭,無法抗衡。」

山地間,有人評價。

許多人驚嘆,這種手段的確可怕,如此風采誰與爭鋒。

「轟!」

秦昊的神魂要被拘禁出來了,讓他發生了險情。

「給我斷!」

秦昊大喝,胸部符文呈現,化成一道又一道仙光,滾滾而出,他掙斷了那金色的神鏈,讓神魂暫時擺脫。

然而,金色神鏈可以重組,又一次閉攏,拘禁其靈魂,再次。

這是一種可怕的攻擊,不斷消磨秦昊的法力,損耗他的元氣,要到最為關鍵時刻給他致命一擊。

「給我碎斷!」秦昊大吼,胸部再次發光,要毀掉所有黃金神鏈。

然而,就在此事,天地間金屬顫音再響。

寧川的左掌心也發光了,chuxian一條血色的神鏈,一樣的熾盛,但是卻缺少了祥和。而是帶著一股殺機。

下一刻,天地間寒冷刺骨,有種無情與殘酷的氣息,那血色神鏈暴漲,快速沖向前去,要抹殺敵手。

「諸神的枷鎖,天之裁決!」寧川輕語,聲動天地。

顯然,這血色神鏈與黃金神鏈相輔相成,一個為審判。一個為裁決,恐怖滔天。

「吼!」

秦昊長嘯,全力對抗。

那金色神鏈綁著他的魂魄,想將他拖到虛空中,而那血色神鏈則橫過來,要將他碾殺。

「仙道斬滅!」秦昊大喝,此時胸部跟蘊含著一輪小太陽似的,不斷發光,讓他整個人都熾盛了起來。

一種規則符文瀰漫。浩大無比,震驚了殞仙地所有人。

在這一瞬間,彷彿有一尊真仙降世,壓蓋人間!
「在我面前還敢說『罪血』二字,我覺得,讓你們活著……才是一種罪!」石毅說道,身上戰衣發光。

誰都沒有想到,他這般開口,並且開始付諸行動。

重瞳者,號稱不敗的神話,懾人之極,在說話的瞬間就已經到了近前,手持一桿大戟,橫掃千軍。

「不好!」這些人-大懼,全力對抗,希望能等到寧川救援,他們堅信,六冠王不會見死不救。

可是,石毅太強大了,大戟一揮,天地皆裂,當場就劈殺出一片血霧,**人慘叫,他們的寶具崩碎,神通潰散,身體被斬。

哧!

與此同時,重瞳發光,宛若開天闢地,兩道可怕的光束卷出,將剩下的人擊成血霧,更加恐怖。

寧川的確動了,但是石昊已經橫空,上來就是一記鯤鵬法,橫斷長空,將這個地方阻擋住了。

當霞光散盡,後方那裡一群人都被重瞳者擊殺,只有一個初代躲過一劫,渾身是血,帶著心悸,橫移出去萬丈遠。

「哧!」

這一次,石昊出手,因為那個初代離他較近,一振鯤鵬翅,如神虹劃過天穹,極速就撲殺了過去。

「六冠王救我!」

雖為一族年輕翹楚,但是同雙石相比,此人差了一大截,先被石毅重創,又遭石昊阻擊,他心膽皆寒。

「砰!」

石昊不給他機會,不等寧川來援。

鯤鵬拳綻放,璀璨無比,直接將他轟的爆碎!

這一刻,所有人都膽寒,石族三兄弟一個比一個恐怖,「最小的」在跟六冠王叫板,向他挑戰,兩個「大的」抬手就殺了一群人,太過嚇人。

「一門三至尊,這……可怕啊。」

山地中,所有修士都發毛,他們三人若是聯手,別人還怎麼活,仙古內各方都要忌憚,他們能掀翻天!

「什麼六冠王,早點殺掉省事。」石毅說道。

此語一出,氣氛更緊張了。

「其實,我也覺得他礙眼,讓他光輝戰死,不如直接迅速拍翻。」石昊說道。

這兩人一唱一和,讓寧川眉毛挑起,目光凌厲。

外界,各教震動。

當然,最擔心的自然是火雲洞、妖龍道門等,他們看守罪州,身負使命,見到石族三兄弟這麼的絕艷后,都發獃,感覺頭皮發麻。

而現在那兩個「大的」,太危險了,居然想迅速解決掉寧川!

「若非不知道邊荒的人是否死凈了,難以判斷還能否回來,早就抹平罪州了,而不是留下一線生機。」

外界有一個老者,混沌霧靄繚繞,端坐在一輛古老的戰車中,以外人不可聞的神念自語,雙目內儘是大道紋絡,異象恐怖。

「六冠王不會有事吧?」有人擔心,這是與寧川關係密切、深感不安的一群人。

這種情況太不妙了,甚至可以說糟糕透頂!

「希望寧川傲視仙古,巢界,擊斃那三名敵手!」

「我相信六冠王的風采,無敵六世,自有其過人之處,要親眼見證他的輝煌,殺盡罪血後代!」

有人說道,目光盛烈,盯著石碑。

仙古,巢界。

「堂弟,你還是年少啊,看樣子要吃虧。」石毅在虛空中踱步,向前走去,隨時可出手。

另一邊,石昊也沒有遲疑,面對這種自負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簡單而直接,快速拍翻。

「我想與他戰下去!」秦昊不甘心,雖然知道,他其實不是寧川的對手,但還是想再戰一會兒。

「聽聞,想進凶巢最好要進行血祭,用強者的精血祭奠,能打開神秘的路徑,他的這具身體包裹著一股超凡的真血,想來不會差。」石毅說道。

「正好當祭品。」石昊點頭,轟的一聲,鯤鵬翅浮現,向前轟殺,動用了強大手段。

「哧!」與此同時,石毅眸子大睜,恐怖光束裂天,襲向寧川。

所有人都震撼了,三大罪血後代同時出手,手段通天,讓人神魂都在戰慄。

「石族三兄弟,一個比一個變︶態,要以六冠王血祭凶巢,當成祭品……」

便是洛道、藍一塵、路易都很無言,看的目瞪口呆。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全都發傻。

「三人要聯手,迅速屠掉寧川,把他獻祭?!」

眾多生靈如泥塑木雕般。

許多人預感到,寧川要走背運,將悲劇落幕。

至於外界,一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們知道,遇上石族這「兇殘」的三兄弟,就是六冠王也得喋血,難擋!

石族三兄弟聯手,揍殺小六子,求月票啦,懇請大家支持。

感謝!(未完待續 「六冠王寧川,傲視古今,睥睨九天十地,一定可以當敵,擊斃幾名罪血後人!」

外界,有人輕語,懷著希冀,相信寧川六世無敵,這一世依舊可以所向披靡,掃平對手。

殞仙嶺,大戰一觸即發。

毫無疑問,這是三千州天才進入仙古后,一年半以來最為引人矚目的一戰,這涉及到了絕世人物爭雄。

山嶺植被豐茂,大樹擎天,巨藤環山,裸露出山石的部分則為暗紅色,相傳為仙血浸染所致。

四大高手全都站在虛空中,散發威壓,一種可怕的氣息在瀰漫,越發的懾人了。

金屬鎖鏈聲響起,在天地中鳴顫。

其音不是多麼高亢,也不是多麼刺耳,但卻讓人驚心動魄,神魂不穩,呼吸都要停止了。

山地間,所有觀戰者都驚駭,臉上缺少血色,一個個悚然,不斷的倒退。

那是寧川!

他白衣絕世,傲立場中央,在其右手內有一枚金色符文閃耀,而後化形,一條黃金神鏈鑽出手心。

這很神秘,那條金色的神鏈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從其手掌內緩慢出來,光輝璀璨。

它一現世便讓人魂魄悸動,心都在抖,所有人都不安,生出一種大恐懼,竟要膜拜下去。

「天之……審判!」

有人嘴唇哆嗦,戰戰兢兢,口齒都不利索了,說出這樣四個字,那是寧川的強大寶術,為一種無上手段。

在過去,他依靠此術,了也不知道多少敵手,各族翹楚匍匐,不得不叩首。根本不是其對手。

寧川雪衣出世,超然無比,渾身散發柔和光輝,不染一絲人間煙火,發光的銀髮披散,眼睛深邃,面孔精緻到沒有一點瑕疵,整個人有一種絕世風采!

右手心的黃金神鏈,垂落下來,與其柔和的光輝形成鮮明對比。代表了一種至強的無上的威壓,符文綻放,璀璨奪目。

「終於出手了,要逐一演化、動用他的無敵手段了!」外界,有天神輕語,眼中光芒盛烈,充滿了期待。

「哼!」

秦昊一聲冷哼,最是不服。

「五行演化,天傾地覆!」他一聲斷喝。

秦昊還年少。一直都不服輸,有一顆好勝之心,搶先出手了。

五色神光綻放,化成五柄仙劍。想前飛去,要對六冠王削首,哧哧聲不絕於耳,那虛空都chuxian了裂痕。

「天地不朽。大道審判。」寧川低語。

在嘩啦啦聲中,那黃金神鏈暴漲,金色碎光搖曳。如同浪濤般拍來,而那真實的鏈條凝練無比,若真龍出世。

它極速而至,居然無法躲避,先是纏繞上了五柄仙劍,而後又鎖向秦昊,將他困在一片金色的世界中。

「嗯?」秦昊吃驚,這黃金神鏈看著像是物質化成,卻為神念枷鎖,拘禁他的靈魂,不是直接作用在肉身上。

「審判罪與血!」

寧川輕喝,渾身光彩無盡,右手心的金色神鏈更加盛烈了,淹沒了yiqie,纏繞成山,將秦昊圍在當中。

「哧!」

石昊出手,為秦昊解圍。

與此同時,石毅也動了,一掌向前劈去,道:「早點斬殺,進行血祭!」

「呼啦啦!」

金色神鏈發光,壓蓋滿了天地,瞬息間而已,蔓延出去數十里,如蛇盤繞,將方圓數十里虛空都繞滿了。

就是石昊還有石毅,都被籠罩在內,全部被金色符文與鎖鏈纏裹在當中。

這種景象太過恐怖,看的一群人都膽寒,寧川一個人而已,同時攻擊三大罪血後代,強勢的過分。

轟!

滔天骨文綻放,這裡化成了一個金色的世界,成為神力的海洋!

所有人都呆住了,殞仙嶺內的修士一退再退,部分生靈在這種驚人的威壓下軟倒在林地中,瑟瑟發抖。

很多人都戰戰兢兢,神魂悸動,忍不住要叩首,對那個方向參拜。

「天之審判,大道壓制,神鏈橫空,可壓制諸神!」遠方,有強大的初代輕嘆,忍不住心驚肉跳。

這種威勢讓人膽寒,難以抗拒。

據傳,黃金神鏈一出,連諸神都要顫慄,這是對眾神的審判,壓制所有強者。

而且,這不是直接作用在肉身上,是捆縛神識,將靈魂拘禁出來,進行審判!

寧川站立,白衣飄動,超塵脫俗,那裡無比寧靜,有大道花瓣飛舞,片片晶瑩,他成為天地的中心。

一根金色神鏈蔓延出去,盤繞方圓數十里的空間。

秦昊怒掙,他覺得神魂要離體而出了,被金色符文捆綁,艱難掙扎,但卻很難擺脫出來。

另外兩個方向,傳來石昊與石毅的冷哼聲,光芒大盛,骨文斷天,爆發了恐怖之極的大地震,他們發威了。

「不愧為六冠王,丰姿絕世,傲視古今,這天下間有幾人可比,一個人就的壓的千古諸雄盡低頭,無法抗衡。」

山地間,有人評價。

許多人驚嘆,這種手段的確可怕,如此風采誰與爭鋒。

「轟!」

秦昊的神魂要被拘禁出來了,讓他發生了險情。

「給我斷!」

秦昊大喝,胸部符文呈現,化成一道又一道仙光,滾滾而出,他掙斷了那金色的神鏈,讓神魂暫時擺脫。

然而,金色神鏈可以重組,又一次閉攏,拘禁其靈魂,再次。

這是一種可怕的攻擊,不斷消磨秦昊的法力,損耗他的元氣,要到最為關鍵時刻給他致命一擊。

「給我碎斷!」秦昊大吼,胸部再次發光,要毀掉所有黃金神鏈。

然而,就在此事,天地間金屬顫音再響。

寧川的左掌心也發光了,chuxian一條血色的神鏈,一樣的熾盛,但是卻缺少了祥和。而是帶著一股殺機。

下一刻,天地間寒冷刺骨,有種無情與殘酷的氣息,那血色神鏈暴漲,快速沖向前去,要抹殺敵手。

「諸神的枷鎖,天之裁決!」寧川輕語,聲動天地。

顯然,這血色神鏈與黃金神鏈相輔相成,一個為審判。一個為裁決,恐怖滔天。

「吼!」

秦昊長嘯,全力對抗。

那金色神鏈綁著他的魂魄,想將他拖到虛空中,而那血色神鏈則橫過來,要將他碾殺。

「仙道斬滅!」秦昊大喝,此時胸部跟蘊含著一輪小太陽似的,不斷發光,讓他整個人都熾盛了起來。

一種規則符文瀰漫。浩大無比,震驚了殞仙地所有人。

在這一瞬間,彷彿有一尊真仙降世,壓蓋人間!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