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сервисы » Кредитные продукты
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我好心疼!」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龍皇絕天劍靈充滿了自責。

林天佑依然還是失神的狀態。

直到現在,他才稍微緩和了一些。

「絕天兒,你、你的力量怎麼感覺變強了不少?」

林天佑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事情。

「哼!」

聽到這個問題,龍皇絕天劍靈嬌哼一聲。

「龍皇,你要幫我報仇。

我上次跟你發脾氣離開之後,被天道主宰抓住。

他竟讓我為他鎮壓一名混沌凶獸。

我不答應,他就強行把我困住。

還說我的力量不足以鎮壓那凶獸,便為我將體力的劍靈之力激發到了最大。

我的力量能有這麼強,都是天道主宰做的『好事』!」 澹臺玉歌淡笑道:「你起來吧,難道你還想著我。」

鈴蘭紅著眼站了起來,她擦拭了眼淚,說道:「小姐可是要回來了?」

澹臺玉歌淡笑道:「我來看一看瀲兒。」

「二小姐在這邊,小姐您請。」

澹臺玉歌頷首,腳步微急,走向了澹臺玉瀲的院子。

鈴蘭回眸望向了赫連白,問道:「赫連二公子何時娶我家小姐?」

赫連白神情微微一頓:「我對玉歌姑娘沒有愛意,只有感激之情,所以鈴蘭姑娘的願望要落空了。」

鈴蘭氣憤道:「赫連二公子,我家小姐為了你,滾了鋼釘床,弄得渾身是傷,還和家人斷絕了關係,就是為了安心照顧你,她照顧了您整整七年!現在您醒了,卻只對我家小姐存有感恩之心嗎?您知道我家小姐要的是什麼!」

赫連白淡笑道:「抱歉,縱然你說再多,不愛就是不愛。」

「你!」鈴蘭氣得聲音直顫抖。

「鈴蘭,別吵了。」前方傳來澹臺玉歌淡淡的聲音。

鈴蘭狠狠地瞪了赫連白一眼,接著轉過身追上了澹臺玉歌。

赫連白站在原地苦笑了一番,沒有任何愛意,叫他怎麼不辜負玉歌一片痴心。

進了澹臺玉瀲的院子后,便有丫鬟前來為她帶路。

澹臺玉瀲正坐在鞦韆上,一襲水藍色長裙,墨色長發隨風飄舞,好一副歲月靜好的圖畫。

「瀲兒,我從來都沒有看懂過你。」澹臺玉歌淡淡道。

「是嗎?」澹臺玉瀲淡笑道:「那姐姐無需懂我,只需要好好追求你要的愛情便是。」

「我聽芷凝公主說,你要謀朝篡位,你也要那個位置,是不是?」澹臺玉歌輕聲詢問道。

「既然長姐心中都已經有答案了,那又為何回來問我呢?」澹臺玉瀲淡笑道。

澹臺玉歌走上前去,不敢置信的望著她,「你以前很乖,很溫柔的,你的性子隨我,一向不喜歡那些權勢的,可是你為何?」

「淡泊名利,與世無爭的,是長姐。」澹臺玉瀲抬眸淡笑道:「我從來都不是這樣一個人,我可以不要愛情,可以不要親情,也可以不要友情,但我就是想要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

「為什麼?」澹臺玉歌輕聲問道。

「長姐你自小就光環閃耀,自然不懂我們這些低賤的庶女,你越疼我,越寵我,就越是讓我清楚的明白著,無論是世家千金的光環,父親的寵愛,還是萬人的傾慕之心,你都可以信手拈來。」

澹臺玉瀲淡笑道:「這是一種心靈上無與倫比的折磨。」

「可是我對你好,完全是因為我打心眼裡疼你啊。」澹臺玉歌微微瞪大了雙眸。

「我知道長姐待我是真心的好。」澹臺玉瀲淡笑道,「但是我就是這樣,我是一個有野心的女子,長姐是否覺得,疼愛我這樣一個狼子野心的妹妹,是一種恥辱?」

「沒有,從來沒有過。」澹臺玉歌搖了搖頭。

「我就知道。」澹臺玉瀲釋懷的笑了:「我就知道長姐最疼我。長姐,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心中自有主張,不會將我的安危和澹臺家的安危置之不顧的。」 「只是玉瀲,這件事,父親知道嗎?」澹臺玉歌抿唇問道。

澹臺玉瀲淡笑著,望向了澹臺玉歌的身後。

「這件事我一直都知道。」男子的聲音傳來,澹臺源緩緩走了過來,他陰沉著臉,一雙眸冷淡的望向了澹臺玉歌。

澹臺玉歌抿唇,低頭行禮道:「父親。」

「我不是你父親,你認錯人了!我女兒玉歌,在七年前就已經離開這個家了!」澹臺源冷聲說道。

澹臺玉瀲淡笑道:「父親何必如此生氣,長姐多年未歸家,父親就不想念長姐么?」

澹臺源一臉恨鐵不成鋼道:「是啊!那麼多年了!她六年才知道回來看看你這個妹妹,看看我這個父親!只顧著她的兒女情長,家族都不要了!」

「父親……」澹臺玉歌輕聲喚道,她的眉眼中滿是愧疚。

「我在院子外面看到赫連家那小子了,你為了他,跟我斷絕了關係,他可曾答應娶你?」澹臺源沉聲說道。

澹臺玉歌愣了愣,輕輕搖了搖頭。

澹臺源瞪大了眸:「你照顧了他七年!如今他醒了,竟然不願意娶你嗎?」

澹臺玉歌輕聲說道:「他對我並沒有愛意,不過,我願意等。」

澹臺源恨鐵不成鋼道:「你!」

說罷,一個巴掌揚起,作勢就要打下去。

那一瞬間,澹臺源瞬間又捨不得打她了,望著澹臺玉歌這張絕世容顏,他想到了自己已故的夫人,玉歌這性子,完全是隨了她的母親啊。

澹臺源長嘆了一口氣道:「罷了,你去吧,你要追求你的愛,為父不反對,不過,這澹臺家依舊是你的家,只要你願意,隨時都可以回家。」

「父親!」澹臺玉歌瞪大了雙眸,萬分感動。

「去吧去吧,你們這些年輕人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我老了,隨你們瞎折騰了。」澹臺源疲憊的轉身回去。

澹臺玉歌感動萬分的望著澹臺源的父親,輕聲喃喃道:「父親,太謝謝您了……」

澹臺玉瀲淡笑道:「長姐,看到了嗎?當初他那麼生氣的趕你走,如今卻那麼輕易的就讓你回來,他最疼愛的,還是你。無論我怎麼努力,父親都不會看到我。」

「瀲兒。」澹臺玉歌驚訝的望著澹臺玉瀲。

澹臺玉瀲淡笑道:「好了,長姐,赫連二公子在外面等著你呢,我的事情,長姐就不要摻和了。」

澹臺玉歌認真的說道:「瀲兒,無論如何,長姐都不會讓你出事,也一定會保住澹臺家。」

澹臺玉瀲反問道:「長姐對我就這麼不信任么?我又豈是連家族都保護不了的無能女子。」

澹臺玉歌凝視著她,然後笑道:「是,我的玉瀲妹妹,也長大了。」

澹臺玉歌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玉瀲,長姐沒有想到,你居然會有這樣的野心,但是這種心裡並不奇怪,一直以來,都是長姐忽視了你的想法與感受,才讓你變得心機深沉,野心勃勃。但是長姐不會妨礙你追求你想要的東西,只求你能夠保住自己平安,保住家族平安。 龍皇絕天劍靈將她力量變強大的原因,說了出來。

原本一切都是天道主宰做的好事。

他想要將犼收為寵物。

但巔峰時期的犼,其實力不比四靈聖獸弱。

桀驁不馴,霸道無邊。

誰也不服。

混沌時期,曾給很多強者帶來了麻煩。

正是它的狂以及它的強大,才令得天道主想收下當寵物。

只是犼太狂了。

即便是天道主宰,它也不願意臣服。

不得已,天道主宰便用力量,把犼鎮壓。

直到讓這隻犼臣服為止。

而鎮壓犼最好的利器就是神兵。

天道宮有這樣的利器。

可他雖是主宰,也不能隨意把神兵帶出天道宮。

只好從洪荒世界里尋找代替品。

也是龍皇絕天劍靈運氣不好。

當年龍皇跟她說要娶天女妭的時候,龍皇絕天劍靈頓時就吃醋了。

因為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她便賭氣離開了林天佑。

她一直以為,能成為龍皇妻子的女人,只有她自己而已。

卻沒想到,陪伴了龍皇無數日月,她卻不及一個天女妭。

正是因為她的離開,被四處尋找代替品的天道主宰發現了。

天道主宰發現龍皇絕天劍靈的時候,內心是驚訝的。

他無法相信,在洪荒世界,竟有這等神兵利器。

而且劍靈的戰力強度,更是不弱於大部分的至尊強者。

甚至,他發現龍皇絕天劍靈的身上,還有巨大的潛力沒有開發完成。

其潛力,已經不弱於天道宮的那幾支神兵。

當下,天道主宰降下天音,主動聯繫了龍皇絕天劍靈。

欲讓龍皇絕天劍靈當他天道主宰的神兵。

這等好事,若是落在其他神兵的頭上,一定會激動的跪地感恩。

就連天道主宰都以為龍皇絕天劍靈會下跪感恩。

可讓天道主宰愕然的是,那名美人劍靈竟對著他罵了一句『滾』!

他難以置信,自己是天道規則的掌舵人,世間萬物,他最為尊貴。

任何人為了追隨他,甚至不惜把生命都奉獻了出來。

可眼下,他主動給了龍皇絕天劍靈一個機會,卻換來了一句滾?

怒火升騰。

天道主宰差點沒降下天雷,將龍皇絕天劍靈劈成肉泥。

但他忍住了。

這個時候,不能憑情緒用事。

他的主要目的是要鎮服犼。

混沌第一凶獸,是他勢在必得的寵物。

所以他忍住了怒火,沒有降下天雷。

否則,龍皇絕天劍靈必定神魂覆滅。

既然龍皇絕天劍靈不聽話,那他就用強制的手段,將龍皇絕天劍靈抓了起來。

在檢查了一下龍皇絕天劍靈的真實力量后。

他發現這些力量不足以鎮壓犼。

於是,他使用天道之術,為龍皇絕天劍靈淬鍊靈體。

將她全身的潛力都給激發出來。

使的她戰力無限接近十重完美鬼神境。

這樣的力量,再配合他的天道術,才能勉強鎮壓住犼。

在這些歲月里,龍皇絕天劍靈每天都要在心裡痛罵天道主宰。

更是後悔自己的衝動。

原來離開主人是那麼痛苦的一件事情。

如果時光能夠倒轉,她一定不再耍脾氣,不再離開龍皇。
龍皇絕天劍靈充滿了自責。

林天佑依然還是失神的狀態。

直到現在,他才稍微緩和了一些。

「絕天兒,你、你的力量怎麼感覺變強了不少?」

林天佑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事情。

「哼!」

聽到這個問題,龍皇絕天劍靈嬌哼一聲。

「龍皇,你要幫我報仇。

我上次跟你發脾氣離開之後,被天道主宰抓住。

他竟讓我為他鎮壓一名混沌凶獸。

我不答應,他就強行把我困住。

還說我的力量不足以鎮壓那凶獸,便為我將體力的劍靈之力激發到了最大。

我的力量能有這麼強,都是天道主宰做的『好事』!」 澹臺玉歌淡笑道:「你起來吧,難道你還想著我。」

鈴蘭紅著眼站了起來,她擦拭了眼淚,說道:「小姐可是要回來了?」

澹臺玉歌淡笑道:「我來看一看瀲兒。」

「二小姐在這邊,小姐您請。」

澹臺玉歌頷首,腳步微急,走向了澹臺玉瀲的院子。

鈴蘭回眸望向了赫連白,問道:「赫連二公子何時娶我家小姐?」

赫連白神情微微一頓:「我對玉歌姑娘沒有愛意,只有感激之情,所以鈴蘭姑娘的願望要落空了。」

鈴蘭氣憤道:「赫連二公子,我家小姐為了你,滾了鋼釘床,弄得渾身是傷,還和家人斷絕了關係,就是為了安心照顧你,她照顧了您整整七年!現在您醒了,卻只對我家小姐存有感恩之心嗎?您知道我家小姐要的是什麼!」

赫連白淡笑道:「抱歉,縱然你說再多,不愛就是不愛。」

「你!」鈴蘭氣得聲音直顫抖。

「鈴蘭,別吵了。」前方傳來澹臺玉歌淡淡的聲音。

鈴蘭狠狠地瞪了赫連白一眼,接著轉過身追上了澹臺玉歌。

赫連白站在原地苦笑了一番,沒有任何愛意,叫他怎麼不辜負玉歌一片痴心。

進了澹臺玉瀲的院子后,便有丫鬟前來為她帶路。

澹臺玉瀲正坐在鞦韆上,一襲水藍色長裙,墨色長發隨風飄舞,好一副歲月靜好的圖畫。

「瀲兒,我從來都沒有看懂過你。」澹臺玉歌淡淡道。

「是嗎?」澹臺玉瀲淡笑道:「那姐姐無需懂我,只需要好好追求你要的愛情便是。」

「我聽芷凝公主說,你要謀朝篡位,你也要那個位置,是不是?」澹臺玉歌輕聲詢問道。

「既然長姐心中都已經有答案了,那又為何回來問我呢?」澹臺玉瀲淡笑道。

澹臺玉歌走上前去,不敢置信的望著她,「你以前很乖,很溫柔的,你的性子隨我,一向不喜歡那些權勢的,可是你為何?」

「淡泊名利,與世無爭的,是長姐。」澹臺玉瀲抬眸淡笑道:「我從來都不是這樣一個人,我可以不要愛情,可以不要親情,也可以不要友情,但我就是想要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

「為什麼?」澹臺玉歌輕聲問道。

「長姐你自小就光環閃耀,自然不懂我們這些低賤的庶女,你越疼我,越寵我,就越是讓我清楚的明白著,無論是世家千金的光環,父親的寵愛,還是萬人的傾慕之心,你都可以信手拈來。」

澹臺玉瀲淡笑道:「這是一種心靈上無與倫比的折磨。」

「可是我對你好,完全是因為我打心眼裡疼你啊。」澹臺玉歌微微瞪大了雙眸。

「我知道長姐待我是真心的好。」澹臺玉瀲淡笑道,「但是我就是這樣,我是一個有野心的女子,長姐是否覺得,疼愛我這樣一個狼子野心的妹妹,是一種恥辱?」

「沒有,從來沒有過。」澹臺玉歌搖了搖頭。

「我就知道。」澹臺玉瀲釋懷的笑了:「我就知道長姐最疼我。長姐,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心中自有主張,不會將我的安危和澹臺家的安危置之不顧的。」 「只是玉瀲,這件事,父親知道嗎?」澹臺玉歌抿唇問道。

澹臺玉瀲淡笑著,望向了澹臺玉歌的身後。

「這件事我一直都知道。」男子的聲音傳來,澹臺源緩緩走了過來,他陰沉著臉,一雙眸冷淡的望向了澹臺玉歌。

澹臺玉歌抿唇,低頭行禮道:「父親。」

「我不是你父親,你認錯人了!我女兒玉歌,在七年前就已經離開這個家了!」澹臺源冷聲說道。

澹臺玉瀲淡笑道:「父親何必如此生氣,長姐多年未歸家,父親就不想念長姐么?」

澹臺源一臉恨鐵不成鋼道:「是啊!那麼多年了!她六年才知道回來看看你這個妹妹,看看我這個父親!只顧著她的兒女情長,家族都不要了!」

「父親……」澹臺玉歌輕聲喚道,她的眉眼中滿是愧疚。

「我在院子外面看到赫連家那小子了,你為了他,跟我斷絕了關係,他可曾答應娶你?」澹臺源沉聲說道。

澹臺玉歌愣了愣,輕輕搖了搖頭。

澹臺源瞪大了眸:「你照顧了他七年!如今他醒了,竟然不願意娶你嗎?」

澹臺玉歌輕聲說道:「他對我並沒有愛意,不過,我願意等。」

澹臺源恨鐵不成鋼道:「你!」

說罷,一個巴掌揚起,作勢就要打下去。

那一瞬間,澹臺源瞬間又捨不得打她了,望著澹臺玉歌這張絕世容顏,他想到了自己已故的夫人,玉歌這性子,完全是隨了她的母親啊。

澹臺源長嘆了一口氣道:「罷了,你去吧,你要追求你的愛,為父不反對,不過,這澹臺家依舊是你的家,只要你願意,隨時都可以回家。」

「父親!」澹臺玉歌瞪大了雙眸,萬分感動。

「去吧去吧,你們這些年輕人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我老了,隨你們瞎折騰了。」澹臺源疲憊的轉身回去。

澹臺玉歌感動萬分的望著澹臺源的父親,輕聲喃喃道:「父親,太謝謝您了……」

澹臺玉瀲淡笑道:「長姐,看到了嗎?當初他那麼生氣的趕你走,如今卻那麼輕易的就讓你回來,他最疼愛的,還是你。無論我怎麼努力,父親都不會看到我。」

「瀲兒。」澹臺玉歌驚訝的望著澹臺玉瀲。

澹臺玉瀲淡笑道:「好了,長姐,赫連二公子在外面等著你呢,我的事情,長姐就不要摻和了。」

澹臺玉歌認真的說道:「瀲兒,無論如何,長姐都不會讓你出事,也一定會保住澹臺家。」

澹臺玉瀲反問道:「長姐對我就這麼不信任么?我又豈是連家族都保護不了的無能女子。」

澹臺玉歌凝視著她,然後笑道:「是,我的玉瀲妹妹,也長大了。」

澹臺玉歌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玉瀲,長姐沒有想到,你居然會有這樣的野心,但是這種心裡並不奇怪,一直以來,都是長姐忽視了你的想法與感受,才讓你變得心機深沉,野心勃勃。但是長姐不會妨礙你追求你想要的東西,只求你能夠保住自己平安,保住家族平安。 龍皇絕天劍靈將她力量變強大的原因,說了出來。

原本一切都是天道主宰做的好事。

他想要將犼收為寵物。

但巔峰時期的犼,其實力不比四靈聖獸弱。

桀驁不馴,霸道無邊。

誰也不服。

混沌時期,曾給很多強者帶來了麻煩。

正是它的狂以及它的強大,才令得天道主想收下當寵物。

只是犼太狂了。

即便是天道主宰,它也不願意臣服。

不得已,天道主宰便用力量,把犼鎮壓。

直到讓這隻犼臣服為止。

而鎮壓犼最好的利器就是神兵。

天道宮有這樣的利器。

可他雖是主宰,也不能隨意把神兵帶出天道宮。

只好從洪荒世界里尋找代替品。

也是龍皇絕天劍靈運氣不好。

當年龍皇跟她說要娶天女妭的時候,龍皇絕天劍靈頓時就吃醋了。

因為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她便賭氣離開了林天佑。

她一直以為,能成為龍皇妻子的女人,只有她自己而已。

卻沒想到,陪伴了龍皇無數日月,她卻不及一個天女妭。

正是因為她的離開,被四處尋找代替品的天道主宰發現了。

天道主宰發現龍皇絕天劍靈的時候,內心是驚訝的。

他無法相信,在洪荒世界,竟有這等神兵利器。

而且劍靈的戰力強度,更是不弱於大部分的至尊強者。

甚至,他發現龍皇絕天劍靈的身上,還有巨大的潛力沒有開發完成。

其潛力,已經不弱於天道宮的那幾支神兵。

當下,天道主宰降下天音,主動聯繫了龍皇絕天劍靈。

欲讓龍皇絕天劍靈當他天道主宰的神兵。

這等好事,若是落在其他神兵的頭上,一定會激動的跪地感恩。

就連天道主宰都以為龍皇絕天劍靈會下跪感恩。

可讓天道主宰愕然的是,那名美人劍靈竟對著他罵了一句『滾』!

他難以置信,自己是天道規則的掌舵人,世間萬物,他最為尊貴。

任何人為了追隨他,甚至不惜把生命都奉獻了出來。

可眼下,他主動給了龍皇絕天劍靈一個機會,卻換來了一句滾?

怒火升騰。

天道主宰差點沒降下天雷,將龍皇絕天劍靈劈成肉泥。

但他忍住了。

這個時候,不能憑情緒用事。

他的主要目的是要鎮服犼。

混沌第一凶獸,是他勢在必得的寵物。

所以他忍住了怒火,沒有降下天雷。

否則,龍皇絕天劍靈必定神魂覆滅。

既然龍皇絕天劍靈不聽話,那他就用強制的手段,將龍皇絕天劍靈抓了起來。

在檢查了一下龍皇絕天劍靈的真實力量后。

他發現這些力量不足以鎮壓犼。

於是,他使用天道之術,為龍皇絕天劍靈淬鍊靈體。

將她全身的潛力都給激發出來。

使的她戰力無限接近十重完美鬼神境。

這樣的力量,再配合他的天道術,才能勉強鎮壓住犼。

在這些歲月里,龍皇絕天劍靈每天都要在心裡痛罵天道主宰。

更是後悔自己的衝動。

原來離開主人是那麼痛苦的一件事情。

如果時光能夠倒轉,她一定不再耍脾氣,不再離開龍皇。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