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осметика и личная гигиена » Духи, дезодоранты, туалетные воды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банки

那西境邊陲之地,那九幽秘境所在之處。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如今,人族和天魔大戰紛起,而且九幽秘境距離上一次開啟也不過兩年多的時間,再次開啟至少還有七年,也是因為這樣,如今這九幽秘境之處根本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荒蕪、蒼涼,死寂。

龜裂的大地,漆黑的焦土。

『轟!!』

突然,九幽秘境所在的九幽峰上一聲雷鳴般的巨響響起。

『轟!轟!轟!』

剎那間,九幽峰瞬間坍塌。

『砰!砰!砰!』

大地龜裂,以九幽峰為中心,周圍的焦土不斷的崩裂,坍塌,而且還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著周圍蔓延、擴散。瞬息之間,九幽峰十里之外皆是變成了一片廢墟,這個時候,空間突然猛然的晃動了起來。

『轟!!』

又是一聲巨響。

剎那間,眼前已經坍塌的九幽峰空間瞬間碎裂,那無盡的黑暗呈現在眼前,一股恐怖的煞氣也是從那無盡的黑暗之中爆涌而來。

『咻!!』

一道刺眼的紅光從黑暗虛無之中奔射而出。

隨後又是停留在半空之中。

那是一柄血紅色的長刀。

長刀鋒利,刀身之上更是瀰漫著凌冽的殺機。

『嗡!嗡!嗡!』

一聲聲刀吟突然詭異的響起。

『咻!』

一個黑影這時突然從那破碎的虛空之中猛然間奔射而出。

『砰!砰!砰!』

那一片黑暗的空間也是瞬間坍塌。

黑影卻是絲毫沒有在意這些,他瞬間來到那血色長刀邊上,一把握住長刀,一股恐怖的煞氣更是從黑影之上爆涌而出,一瞬間,整個天地不由的一陣戰慄。「哈哈哈,老子終於出來了,狗日的,那天魔神靈竟然擺了老子一道,讓老子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呆了整整兩年七個月零三天又八個時辰,這筆賬老子記下了。血戮,走,我們馬上去找本尊,弄死那狗日的神靈,然後去端了他天魔一族祖地,不然——難消老子心頭之恨。」

『嗡』

黑影話音剛落身體卻又是猛然間一震。

「咦——」

一聲輕咦聲也是從黑影口中響起。 南荒之地,南荒城外。

天魔叫囂,怒罵不斷。

城牆之上,一個個人族武者傲然而立,噴火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城外的天魔大軍,所有人的臉色都是難看到了極致,甚至一個個拳頭也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人族兒郎,氣惱、憤怒,卻是無一人動容,更是無一人回應天魔,只因為如今所有人族成員都知道,天魔的怒罵,天魔的叫囂只為刺激他們出城一戰,然後魔主藉助死亡來提升實力。

絕對不能上當。

也絕對不能夠讓魔主奸計得逞。

忍!!

忍無可忍也得忍。

虛空之中,炎族老者傲然而立。

深邃的眼眸,凝重的神色。

豪門危情:腹黑爹地太囂張 如今,南荒城外天魔圍城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中域大地,傳到了所有人族成員的耳朵之中。這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南荒城內聚集的人族成員也越來越多,甚至——偌大的南荒城已經容不下更多的武者。

人擠人,人挨人。

『咻!咻!咻——』

南荒城內傳送陣上一道道人影奔襲而出,直奔城牆之處。

皆是聖人強者。

「回稟炎老,東陵城並無異樣,也無天魔。」

「回稟炎老,西境城並無異樣,也無天魔。」

「回稟炎老,北漠城並無異樣,也無天魔。」

…………

一個個聲音響起,回蕩在在場所有人的腦海之中,也響徹在炎族老者耳朵之內。聞言,炎族老者微微一愣,那複雜的眼神再一次看向城外的天魔大軍,心中暗自思量:「各大主城,只有這南荒城外天魔大軍集結,難道——天魔真的是要在這南荒城外和我人族決戰,並沒有其他的目的?」

想著,炎族老者卻是無法確認。

南荒城外。

天魔的叫囂聲、怒罵聲依舊。

『嗖!!』

突然,一道人影從天魔大軍之中奔射而出,居於天魔大軍之前,傲立於虛空之中,那嗜血的眼眸帶著一絲的戲虐直*南荒城城牆,最終又是定格在炎族老者這位『聖王』強者身上。

這天魔正是無盡之海那『聖王』級天魔。

『刷!!』

猛然間,聖王級天魔右手一揚。

天魔大軍,陷入一片死寂。

「呵——」

聖王級天魔強者視線依舊死死的盯著炎族老者,那眼神之中帶著戲虐和玩味,他嘴角更是泛起一絲冷笑,隨即又道:「人族,難道你們真的不準備出城迎戰嗎?」

冰冷的聲音震動天地。

『刷!刷!刷!』

南荒城所有人族成員的視線瞬間全部落在了炎族老者身上。

他為聖王,他便是人族領袖。

炎族老者眉頭微微一皺。

「你覺得呢?」

看著城外那聖王級天魔,炎族老者淡淡的聲音響起。

「你天魔一族想要藉助我人族兒郎屍體幫助魔主提升實力,先前是我們人族不知,如今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了,你覺得我們還會上當嗎?你覺得我們還會繼續助紂為虐嗎?」

助紂為虐!!

四個字平淡,卻又響徹整片天地。

人族,不是貪生怕死。

血戰,那隻不過是在成全魔主。

絕不!!

「哼!!」

聞言,聖王級天魔冷哼一聲。

「戰與不戰這可由不得你們,當然——你們可以繼續選擇罷戰,你們也可以繼續選擇龜縮在城內做縮頭烏龜。不過——」說話間,聖王級天魔嘴角泛起一絲邪魅的笑意,看著炎族老者,他又是一聲厲喝響起,「把人都帶上來。」

人?

什麼人?

人族一方,所有成員皆是一愣。

炎族老者也是如此。

「是!!」

天魔大軍之中,一聲厲喝卻是回應著天魔聖王。

「哇哇哇——」

一片孩童的哭泣聲從天魔大軍後方傳來。

由遠及近。

『嗡!!』

人族所有成員身體卻是猛的一愣。

瞳孔收縮,靈魂戰慄。

片刻之後,天魔大軍讓開了一條道,幾名天魔驅趕著一群人族幼童向著大軍前方走來。看著這一幕,看著那數千名孩童,城牆之上所有人族成員都獃滯了,驚駭了,更是憤怒了,每一個人握著的拳頭都『嘎嘎嘎』作響。

數千孩童,天魔想要幹什麼?

『刷!!』

瞬息之間,數千孩童便已經被驅趕到天魔大軍前方。

他們,無一人超過五歲。

『哇哇哇——」

漫天的哭泣聲響徹整個天地。

人族成員,靈魂戰慄。

「看到了嗎?這些也是你們人族的成員,五歲以下孩童,有男有女,人數不多,正好八千。」掃視了一眼天魔大軍前方那哭聲震天的人族孩童,天魔聖王那視線再次落在炎族老者身上,戲虐的聲音響起。隨即,他又是冷聲道:「你們——還打算繼續龜縮在城池之內嗎?」

八千孩童,天魔質問。

你們,還打算龜縮在城內嗎?

你們,還打算見死不救,繼續罷戰嗎?

天魔,早有準備。

「嗡!嗡!嗡!」

人族一方,所有人的瞳孔收縮著,靈魂戰慄著。

不知所措。

你好,上將先生 戰?

這就是幫助魔主提升實力,這就是助紂為虐。

不戰?

這八千孩童怎麼辦?

萬難的抉擇,根本無法選擇。

「桀桀!!」

感受著人族成員那複雜的情緒,天魔聖王一聲冷笑響起。隨即,他又是說道:「三分鐘,本魔只給你們三分鐘的考慮時間,三分鐘之後如果你們還不出城迎戰,那麼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每隔一秒鐘我天魔大軍便滅殺一名人族孩童,直到八千人全部殺盡。」

『轟!!』

所有人族的腦海之中瞬間響起一聲巨大的轟鳴。

神色大變。

三分鐘?

三分鐘后,天魔屠殺孩童。

怎麼辦?

『刷!刷!刷!』

一時間,所有人那為難的眼神皆是看向了炎族老者。

炎族老者神色凝重至極。

戰,還是不戰?

根本無法選擇。
如今,人族和天魔大戰紛起,而且九幽秘境距離上一次開啟也不過兩年多的時間,再次開啟至少還有七年,也是因為這樣,如今這九幽秘境之處根本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荒蕪、蒼涼,死寂。

龜裂的大地,漆黑的焦土。

『轟!!』

突然,九幽秘境所在的九幽峰上一聲雷鳴般的巨響響起。

『轟!轟!轟!』

剎那間,九幽峰瞬間坍塌。

『砰!砰!砰!』

大地龜裂,以九幽峰為中心,周圍的焦土不斷的崩裂,坍塌,而且還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著周圍蔓延、擴散。瞬息之間,九幽峰十里之外皆是變成了一片廢墟,這個時候,空間突然猛然的晃動了起來。

『轟!!』

又是一聲巨響。

剎那間,眼前已經坍塌的九幽峰空間瞬間碎裂,那無盡的黑暗呈現在眼前,一股恐怖的煞氣也是從那無盡的黑暗之中爆涌而來。

『咻!!』

一道刺眼的紅光從黑暗虛無之中奔射而出。

隨後又是停留在半空之中。

那是一柄血紅色的長刀。

長刀鋒利,刀身之上更是瀰漫著凌冽的殺機。

『嗡!嗡!嗡!』

一聲聲刀吟突然詭異的響起。

『咻!』

一個黑影這時突然從那破碎的虛空之中猛然間奔射而出。

『砰!砰!砰!』

那一片黑暗的空間也是瞬間坍塌。

黑影卻是絲毫沒有在意這些,他瞬間來到那血色長刀邊上,一把握住長刀,一股恐怖的煞氣更是從黑影之上爆涌而出,一瞬間,整個天地不由的一陣戰慄。「哈哈哈,老子終於出來了,狗日的,那天魔神靈竟然擺了老子一道,讓老子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呆了整整兩年七個月零三天又八個時辰,這筆賬老子記下了。血戮,走,我們馬上去找本尊,弄死那狗日的神靈,然後去端了他天魔一族祖地,不然——難消老子心頭之恨。」

『嗡』

黑影話音剛落身體卻又是猛然間一震。

「咦——」

一聲輕咦聲也是從黑影口中響起。 南荒之地,南荒城外。

天魔叫囂,怒罵不斷。

城牆之上,一個個人族武者傲然而立,噴火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城外的天魔大軍,所有人的臉色都是難看到了極致,甚至一個個拳頭也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人族兒郎,氣惱、憤怒,卻是無一人動容,更是無一人回應天魔,只因為如今所有人族成員都知道,天魔的怒罵,天魔的叫囂只為刺激他們出城一戰,然後魔主藉助死亡來提升實力。

絕對不能上當。

也絕對不能夠讓魔主奸計得逞。

忍!!

忍無可忍也得忍。

虛空之中,炎族老者傲然而立。

深邃的眼眸,凝重的神色。

豪門危情:腹黑爹地太囂張 如今,南荒城外天魔圍城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中域大地,傳到了所有人族成員的耳朵之中。這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南荒城內聚集的人族成員也越來越多,甚至——偌大的南荒城已經容不下更多的武者。

人擠人,人挨人。

『咻!咻!咻——』

南荒城內傳送陣上一道道人影奔襲而出,直奔城牆之處。

皆是聖人強者。

「回稟炎老,東陵城並無異樣,也無天魔。」

「回稟炎老,西境城並無異樣,也無天魔。」

「回稟炎老,北漠城並無異樣,也無天魔。」

…………

一個個聲音響起,回蕩在在場所有人的腦海之中,也響徹在炎族老者耳朵之內。聞言,炎族老者微微一愣,那複雜的眼神再一次看向城外的天魔大軍,心中暗自思量:「各大主城,只有這南荒城外天魔大軍集結,難道——天魔真的是要在這南荒城外和我人族決戰,並沒有其他的目的?」

想著,炎族老者卻是無法確認。

南荒城外。

天魔的叫囂聲、怒罵聲依舊。

『嗖!!』

突然,一道人影從天魔大軍之中奔射而出,居於天魔大軍之前,傲立於虛空之中,那嗜血的眼眸帶著一絲的戲虐直*南荒城城牆,最終又是定格在炎族老者這位『聖王』強者身上。

這天魔正是無盡之海那『聖王』級天魔。

『刷!!』

猛然間,聖王級天魔右手一揚。

天魔大軍,陷入一片死寂。

「呵——」

聖王級天魔強者視線依舊死死的盯著炎族老者,那眼神之中帶著戲虐和玩味,他嘴角更是泛起一絲冷笑,隨即又道:「人族,難道你們真的不準備出城迎戰嗎?」

冰冷的聲音震動天地。

『刷!刷!刷!』

南荒城所有人族成員的視線瞬間全部落在了炎族老者身上。

他為聖王,他便是人族領袖。

炎族老者眉頭微微一皺。

「你覺得呢?」

看著城外那聖王級天魔,炎族老者淡淡的聲音響起。

「你天魔一族想要藉助我人族兒郎屍體幫助魔主提升實力,先前是我們人族不知,如今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了,你覺得我們還會上當嗎?你覺得我們還會繼續助紂為虐嗎?」

助紂為虐!!

四個字平淡,卻又響徹整片天地。

人族,不是貪生怕死。

血戰,那隻不過是在成全魔主。

絕不!!

「哼!!」

聞言,聖王級天魔冷哼一聲。

「戰與不戰這可由不得你們,當然——你們可以繼續選擇罷戰,你們也可以繼續選擇龜縮在城內做縮頭烏龜。不過——」說話間,聖王級天魔嘴角泛起一絲邪魅的笑意,看著炎族老者,他又是一聲厲喝響起,「把人都帶上來。」

人?

什麼人?

人族一方,所有成員皆是一愣。

炎族老者也是如此。

「是!!」

天魔大軍之中,一聲厲喝卻是回應著天魔聖王。

「哇哇哇——」

一片孩童的哭泣聲從天魔大軍後方傳來。

由遠及近。

『嗡!!』

人族所有成員身體卻是猛的一愣。

瞳孔收縮,靈魂戰慄。

片刻之後,天魔大軍讓開了一條道,幾名天魔驅趕著一群人族幼童向著大軍前方走來。看著這一幕,看著那數千名孩童,城牆之上所有人族成員都獃滯了,驚駭了,更是憤怒了,每一個人握著的拳頭都『嘎嘎嘎』作響。

數千孩童,天魔想要幹什麼?

『刷!!』

瞬息之間,數千孩童便已經被驅趕到天魔大軍前方。

他們,無一人超過五歲。

『哇哇哇——」

漫天的哭泣聲響徹整個天地。

人族成員,靈魂戰慄。

「看到了嗎?這些也是你們人族的成員,五歲以下孩童,有男有女,人數不多,正好八千。」掃視了一眼天魔大軍前方那哭聲震天的人族孩童,天魔聖王那視線再次落在炎族老者身上,戲虐的聲音響起。隨即,他又是冷聲道:「你們——還打算繼續龜縮在城池之內嗎?」

八千孩童,天魔質問。

你們,還打算龜縮在城內嗎?

你們,還打算見死不救,繼續罷戰嗎?

天魔,早有準備。

「嗡!嗡!嗡!」

人族一方,所有人的瞳孔收縮著,靈魂戰慄著。

不知所措。

你好,上將先生 戰?

這就是幫助魔主提升實力,這就是助紂為虐。

不戰?

這八千孩童怎麼辦?

萬難的抉擇,根本無法選擇。

「桀桀!!」

感受著人族成員那複雜的情緒,天魔聖王一聲冷笑響起。隨即,他又是說道:「三分鐘,本魔只給你們三分鐘的考慮時間,三分鐘之後如果你們還不出城迎戰,那麼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每隔一秒鐘我天魔大軍便滅殺一名人族孩童,直到八千人全部殺盡。」

『轟!!』

所有人族的腦海之中瞬間響起一聲巨大的轟鳴。

神色大變。

三分鐘?

三分鐘后,天魔屠殺孩童。

怎麼辦?

『刷!刷!刷!』

一時間,所有人那為難的眼神皆是看向了炎族老者。

炎族老者神色凝重至極。

戰,還是不戰?

根本無法選擇。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