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Отели » Азия » Тайланд » Паттайя

「再過三天就要動身前往武林大會了。」這日秦少宇問沈千凌,「還有沒有什麼要帶的?」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沒什麼,你準備就好了。」沈小受喂毛球吃菜葉,「都是自己人,也不必特意準備什麼禮物。」

毛球緊緊閉著嘴,小黑豆眼非常堅毅。

「不行。」沈千凌捏開它的嘴,「所有大夫都說你太胖,以後減肥。」

「啾!」毛球哀怨踢爪爪,吃青菜什麼的,生不如死。

「宮主。」暗衛拿著一本小冊子進院,「已經按照吩咐寫好了。」

「什麼?」沈千凌好奇。

秦少宇淡定道,「與西南部族的通商協議。」

沈千凌原本剛想拿,聽到后立刻果斷迅速把手收了起來。

一聽就非常無聊。

秦少宇接過小冊子,不動身色揣進了自己懷裡。

暗衛感慨萬千,我家夫人真是單純,宮主說什麼都信。

「還有沒有其他事?」秦少宇看他。

「有。」暗衛點頭,「方才溫大人派人上來傳話,說畫舫上的廚子王錘找到了。」

「找到了?」沈千凌吃驚。

「沒錯。」暗衛神情有些複雜,「可惜卻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秦少宇聞言皺眉。

「要不要下山看看?」沈千凌問。

秦少宇點頭,吩咐暗衛道,「讓溫大人先不要碰屍體,我與花棠會即刻趕到。」 第20章-找不到胸膛嚶嚶嚶!

山下府衙內,溫柳年在接到暗衛口信后,便依照秦少宇所說派衙役看守住了王錘的屍體,並且在屋內擺了大量冰塊。待秦少宇一行人趕到時,溫柳年已經在府衙門口等了半天,顯然非常著急。

「日頭正烈,溫大人在屋裡等便好,何苦站在這裡暴晒。」沈千凌看著都暈。

「公子有所不知。」溫柳年嘆氣,「出了如此邪門之事,我哪裡還能坐得住。」

「邪門?」秦少宇微微皺眉。

「是啊。」溫柳年點頭,帶著幾人邊往裡走邊道,「一言難盡,宮主看過便知。」

「屍體樣子很奇怪?」花棠隨口問。

「是啊。」溫柳年道,「臉上身上都像是被猛獸抓過,幾乎看不出原型,最詭異的是傷口慘白,四周一滴血也沒有。」

沈千凌默默後背冷了一下。

仵作房外,驗屍用的工具早已準備好。秦少宇自然不會讓沈千凌看這些不乾不淨的東西,因此讓暗衛帶著他去了客房等。

「公子可要吃點心?」暗衛很狗腿。

「不必了。」沈千凌搖搖頭,「方才你們也聽了溫大人的話,能不能猜到是誰幹的?」

「前頭的武功路數不了解,但若提到傷口發白不流血,倒真的……嗷。」暗衛甲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身邊同伴掐了一下,於是驚呼出聲。

沈千凌被嚇了一跳,「怎麼了?」

罪魁禍首暗衛乙笑容滿面道,「沒事,他痔瘡發作。」

暗衛甲:……

沈千凌:……

「是啊。」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挨掐,然考慮到對方的確一直都比自己機智,所以暗衛甲還是配合苦逼道,「最近吃了好幾天辣,又發作了。」

沈千凌同情道,「你最好早些治療,不然會更嚴重。」肛瘺什麼的聽上去就非常慘烈,而且這裡也沒有辦法做手術,小菊花一定要好好保護。

「是啊是啊。」暗衛甲點頭,「多謝公子。」

「繼續說,若提到傷口周圍沒有血,江湖上有誰?」沈千凌把話題拐了回去。

「我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暗衛乙滿臉嚴肅,「公子可以親口問宮主。」

「記不清楚也說說看,我想聽。」沈千凌很執著,總比干坐著要好。

暗衛甲立刻扭頭看同伴——真的不能說嗎?公子說「我想聽」的時候真是非常非常軟,我根本就把持不住。

暗衛乙堅定道,「宮主應當很快就會出來了,此等事情屬下不敢妄加猜測,還請公子見諒。」

暗衛甲:……

陪公子聊個天而已啊至於這麼嚴肅嗎!

沈千凌也有些囧,不過也沒有再強人所難,叫了壺茶慢慢喝,時不時往外看。

「公子若是無聊,便先去內室休息一陣吧。」暗衛貼心建議,「橫豎坐在這裡也沒事。」

「不困,我就在這裡等他。」沈千凌平時其實很喜歡午睡,不過如今出了這麼多事,也實在沒有睡覺的心思。

幾人一等就是將近兩個時辰,待到秦少宇與花棠終於出了仵作房,已經快到晚飯時間。

「怎麼樣?」沈千凌趕緊迎上去。

「先吃飯。」秦少宇幫他整整衣服,「省得你聽完沒胃口。」

「那你先告訴我有沒有收穫。」沈千凌很執著。

秦少宇點頭,「自然有,吃完飯就告訴你兇手是誰。」

兩人結伴走向飯廳,暗衛甲終於有機會問,「為什麼你剛才不讓我告訴公子?」

「這種事情當然要宮主親口說。」暗衛乙老神在在,「況且像喪白骨這般駭人的名字,若是說出來將公子嚇到怎麼辦?」更別說宮主還不在,公子就算想嚶嚶嚶也找不到胸膛!

找不到胸膛嚶嚶嚶什麼的聽上去就非常虐,一定不能發生。

暗衛甲:……

溫柳年為官清廉,因此吃飯也很隨意,沈千凌下箸如飛,快速往嘴裡扒炒飯。

秦少宇哭笑不得,「也不怕噎到。」

「好奇。」沈千凌又喝下去一碗湯,然後丟下筷子道,「快點說。」

「下次換個規矩。」秦少宇幫他擦嘴,「吃飯必須用半個時辰,否則還是不給說。」

「那也要等下次,這次不許賴賬。」沈千凌催促。

秦少宇道,「我與花棠仔細驗看過屍體,若是沒猜錯,應當是——」

一句話還沒說完,暗衛便已經集體默契沖了出去,順便架走了正在吃飯的溫柳年,花棠由於一早就回追影宮照顧兒子,因此錯過了這種奇葩場面。

屋內瞬間空蕩蕩,沈千凌吃驚萬分,「他們怎麼了?」

「不知道。」秦少宇搖頭,「大概是又沒吃藥。」

「宮主……」暗衛站在門口很心碎,目光略哀怨。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們完全是為了騰出地方好讓夫人盡情嚶,沒有遭到表揚也就算了,居然還被說忘吃藥。

宮主簡直鐵石心腸。

「出都出去了,又跑回來做什麼?」秦少宇冷冷道。

暗衛滿臉無辜,「我是回來給溫大人端泡菜的,他還沒吃完飯,剛才太著急。」

秦少宇默許。

暗衛趕緊小跑進來,端著一盤腌蘿蔔又沖了出去。

美女總裁的超級混混 「諸位英雄可否告知在下,方才究竟出了何事?」溫柳年端著碗站在院中,眼底一片茫然。

暗衛集體笑靨如花,貼心給他夾泡菜。

溫柳年:……

「算了,不管他們。」幾年下來,沈千凌對各種暗衛奇葩事件的接受能力已經很強悍,於是繼續道,「你剛才說是誰?」

「喪白骨。」秦少宇幫他倒了一杯茶。

「這是什麼爛名字。」沈千凌果然面露嫌惡。

「是兄弟兩,喪白和喪骨。」秦少宇道,「先前在中原為惡多端,被人趕去了極北雪山一帶,現在愈發半人半鬼。兩人慣用武器都是鬼爪耙,同時由於內力至寒,所以能令傷口瞬間凝固,也就是王錘身上傷口現在的狀況。」

「先前沒聽你說起過這兩個人。」沈千凌道。

「還以為他們不會再回中原。」秦少宇道,「沒想到竟然會在雲嵐城出現。」

「按照先前我們的猜測,王錘便是炸畫舫的人。」沈千凌道,「如今他死了,是不是代表喪白骨便是背後主謀?」

「是不是主謀不知道,不過必然甩不開干係。」秦少宇道,「按照那些傷口的狀況,王錘遇害應當是這兩天的事,那就說明喪白骨弟兄倆起碼有一個還在城內,若是能找得到,自然也會解開謎團。」

「你怎麼知道還在城內。」沈千凌微微皺眉,「萬一跑了呢?」

「不會。」秦少宇搖頭,「雲嵐城四周都有追影宮的人,沒有人會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狀況下出城。」

「估計又要搜捕許久。」沈千凌道,「那武林大會怎麼辦?衙役一定不是喪白骨的對手,要是追影宮在這陣子撤出不管,溫大人十有八|九會吃虧。」

話音剛落,先前那個暗衛便又出現在了門口。

「又是來端泡菜的?」秦少宇問。

「不是。」暗衛搖頭,「溫大人泡菜吃得有點多,已經回去喝水了,我這次是來送信的。」

「信?」沈千凌聞言不解,「給誰的信,怎麼會寄到府衙裡頭。」

「應該是沈大少爺的。」暗衛進屋將信遞給他,「方才遇到驛官,便順手拿了過來。」

「真是大哥的。」沈千凌拆開火漆,看了兩行后吃驚,「武林大會取消了?」

「不是取消,是推遲。」秦少宇匆匆掃了一遍,「上一任盟主在西北遇到變故,要過一陣子才能趕回來。」

沈千凌聞言更吃驚,「不是說上一任已經消失許久,我還以為就當他不存在。」

「雖然他整日無所事事,又大半時間都不在中原,不過就算僅僅考慮到禮數面子,也還是等他回來的好。」秦少宇道,「否則那些迂腐老頭一定又要說三道四,千楓主動提出延期,應當也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其實也好。」沈千凌道,「我們正好多留幾天幫溫大人。」

「千楓說他也要來。」秦少宇將信紙遞還給他,「一來看看你,二來將來也好一起動身去武林大會。」

「大哥來就最好了。」沈千凌繼續看信,「那葉大哥呢?」

「自從千楓與葉瑾成親,你什麼時候見他二人分開過?」秦少宇笑著搖頭,「追影宮怕是有的熱鬧了。」

葉瑾是江湖上有名的神醫,雖然毒舌傲嬌又暴躁,但心卻比豆腐還要軟。當初沈千楓為了能與他成親,著實費了不少周章,才讓沈老莊主與沈夫人接受這個男媳婦。好不容易才綁到身邊的人,自然是一刻也不願分開,所以江湖上的人也早已熟知他二人的習慣——不管何種場合,都必然一起出現。

簡直恩愛。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找到喪白骨。」沈千凌看秦少宇,「你有沒有什麼計劃?」

秦少宇嘴角一彎,「你猜。」

「我不用猜。」沈千凌跟著他笑眯眯,「每次你有這幅表情,一定都是已經想好了主意。」後半句沒有說——而且大多數時間,都是非常缺德的主意。 第21章-白頭綠臉怪!

「所以就說你最了解我。」秦少宇刮刮他的鼻子,在耳邊低語幾句,順便親了一下。

這就叫便宜不佔白不佔。

沈千凌笑出聲,「若是傳到他二人耳中,一定會被我們氣死。」

暗衛趴在門口使勁聽,又不是可愛的酥麻的害羞的小情話,為什麼還要悄悄說,聽不到下一步的計劃簡直捉急。

宮主果然特別不體恤下屬。

不過兩天之後,暗衛便知道了所謂計劃到底為何。

新一輪流言在雲嵐城中悄然興起,有了追影宮與官府暗中促進,再加上內容是在太獵奇,所以傳播速度堪比圓尾花妖沈小受。

——這份禁忌之戀感天動地啊,你可曾聽說過那雪蓮般的兩兄弟?

這種神一般的題目,就算在前世已經經歷過無數次八卦小報洗禮,沈千凌在第一次看到時,還是被雷的不輕。

但是百姓卻很喜歡,於是一時之間,雲嵐城內所有人都知道了極北雪山裡的喪白與喪骨。主角名字聽上去略恐怖,不過這並不影響大家八卦的熱情,因為雖然重口了些,但勝在題材新穎,所以還是非常值得八一八。

小話本里,喪白與喪骨原本是尋常人家的雙胞胎,弟弟卻在十八歲時毫無道理突然愛上了自己的哥哥,從此便開始一段轟轟烈烈的脫肛狂奔之路。 惡魔總裁的替身妻 當然為了能讓情節逼真,在故事剛開始的時候,喪白必須對這段感情無法接受,甚至還想逃避,但最終也熬不過喪骨天天在身邊脫衣服,不停嬌喘一些類似「哥哥我身體好熱」「哥哥人家不想一個人洗澡」之類誘惑的句子,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喪白被順利被攻陷,和弟弟喜聞樂見滾上了床,並且一滾就是三天三夜!而同時由於這種感情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一定會遭受到旁人異樣的眼光!所以喪白索性便帶著喪骨趁夜潛逃,一路去了極北雪山,開始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當然故事到這裡還沒有結束,由於雪山裡渺無人煙,所以兄弟倆平日里都不穿衣服,餓了吃草根,渴了喝雪水,雖然生活清苦又原始,但還是無怨無悔,因為可以隨時隨地來一發,非常方便。

百姓腦補完喪白和喪骨赤身裸|體在冰天雪地中奔跑的場景后,都覺得略雷,紛紛表示這種故事聽一聽就好,千萬不能有畫面,不然實在受不了。

「會有用嗎?」追影宮裡,沈千凌問秦少宇。

「自然。」秦少宇點頭,「況且按照往常的經驗,這種事情只會越傳越獵奇,只要喪白骨還在城內,便一定會聽到風聲。」

事實證明秦少宇果然很了解百姓。幾天之後,流言已經有不可收拾的趨勢。百姓先是傳言喪白其實是個太監,後來覺得太監沒什麼爆點,又開始說喪骨其實不是弟弟是妹妹,但妹妹也不至於太驚悚,於是新一輪謠言塵囂直上,說哥哥弟弟其實都是雙性人,可以自己和自己干那檔子事,簡直逆天。
「沒什麼,你準備就好了。」沈小受喂毛球吃菜葉,「都是自己人,也不必特意準備什麼禮物。」

毛球緊緊閉著嘴,小黑豆眼非常堅毅。

「不行。」沈千凌捏開它的嘴,「所有大夫都說你太胖,以後減肥。」

「啾!」毛球哀怨踢爪爪,吃青菜什麼的,生不如死。

「宮主。」暗衛拿著一本小冊子進院,「已經按照吩咐寫好了。」

「什麼?」沈千凌好奇。

秦少宇淡定道,「與西南部族的通商協議。」

沈千凌原本剛想拿,聽到后立刻果斷迅速把手收了起來。

一聽就非常無聊。

秦少宇接過小冊子,不動身色揣進了自己懷裡。

暗衛感慨萬千,我家夫人真是單純,宮主說什麼都信。

「還有沒有其他事?」秦少宇看他。

「有。」暗衛點頭,「方才溫大人派人上來傳話,說畫舫上的廚子王錘找到了。」

「找到了?」沈千凌吃驚。

「沒錯。」暗衛神情有些複雜,「可惜卻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秦少宇聞言皺眉。

「要不要下山看看?」沈千凌問。

秦少宇點頭,吩咐暗衛道,「讓溫大人先不要碰屍體,我與花棠會即刻趕到。」 第20章-找不到胸膛嚶嚶嚶!

山下府衙內,溫柳年在接到暗衛口信后,便依照秦少宇所說派衙役看守住了王錘的屍體,並且在屋內擺了大量冰塊。待秦少宇一行人趕到時,溫柳年已經在府衙門口等了半天,顯然非常著急。

「日頭正烈,溫大人在屋裡等便好,何苦站在這裡暴晒。」沈千凌看著都暈。

「公子有所不知。」溫柳年嘆氣,「出了如此邪門之事,我哪裡還能坐得住。」

「邪門?」秦少宇微微皺眉。

「是啊。」溫柳年點頭,帶著幾人邊往裡走邊道,「一言難盡,宮主看過便知。」

「屍體樣子很奇怪?」花棠隨口問。

「是啊。」溫柳年道,「臉上身上都像是被猛獸抓過,幾乎看不出原型,最詭異的是傷口慘白,四周一滴血也沒有。」

沈千凌默默後背冷了一下。

仵作房外,驗屍用的工具早已準備好。秦少宇自然不會讓沈千凌看這些不乾不淨的東西,因此讓暗衛帶著他去了客房等。

「公子可要吃點心?」暗衛很狗腿。

「不必了。」沈千凌搖搖頭,「方才你們也聽了溫大人的話,能不能猜到是誰幹的?」

「前頭的武功路數不了解,但若提到傷口發白不流血,倒真的……嗷。」暗衛甲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身邊同伴掐了一下,於是驚呼出聲。

沈千凌被嚇了一跳,「怎麼了?」

罪魁禍首暗衛乙笑容滿面道,「沒事,他痔瘡發作。」

暗衛甲:……

沈千凌:……

「是啊。」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挨掐,然考慮到對方的確一直都比自己機智,所以暗衛甲還是配合苦逼道,「最近吃了好幾天辣,又發作了。」

沈千凌同情道,「你最好早些治療,不然會更嚴重。」肛瘺什麼的聽上去就非常慘烈,而且這裡也沒有辦法做手術,小菊花一定要好好保護。

「是啊是啊。」暗衛甲點頭,「多謝公子。」

「繼續說,若提到傷口周圍沒有血,江湖上有誰?」沈千凌把話題拐了回去。

「我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暗衛乙滿臉嚴肅,「公子可以親口問宮主。」

「記不清楚也說說看,我想聽。」沈千凌很執著,總比干坐著要好。

暗衛甲立刻扭頭看同伴——真的不能說嗎?公子說「我想聽」的時候真是非常非常軟,我根本就把持不住。

暗衛乙堅定道,「宮主應當很快就會出來了,此等事情屬下不敢妄加猜測,還請公子見諒。」

暗衛甲:……

陪公子聊個天而已啊至於這麼嚴肅嗎!

沈千凌也有些囧,不過也沒有再強人所難,叫了壺茶慢慢喝,時不時往外看。

「公子若是無聊,便先去內室休息一陣吧。」暗衛貼心建議,「橫豎坐在這裡也沒事。」

「不困,我就在這裡等他。」沈千凌平時其實很喜歡午睡,不過如今出了這麼多事,也實在沒有睡覺的心思。

幾人一等就是將近兩個時辰,待到秦少宇與花棠終於出了仵作房,已經快到晚飯時間。

「怎麼樣?」沈千凌趕緊迎上去。

「先吃飯。」秦少宇幫他整整衣服,「省得你聽完沒胃口。」

「那你先告訴我有沒有收穫。」沈千凌很執著。

秦少宇點頭,「自然有,吃完飯就告訴你兇手是誰。」

兩人結伴走向飯廳,暗衛甲終於有機會問,「為什麼你剛才不讓我告訴公子?」

「這種事情當然要宮主親口說。」暗衛乙老神在在,「況且像喪白骨這般駭人的名字,若是說出來將公子嚇到怎麼辦?」更別說宮主還不在,公子就算想嚶嚶嚶也找不到胸膛!

找不到胸膛嚶嚶嚶什麼的聽上去就非常虐,一定不能發生。

暗衛甲:……

溫柳年為官清廉,因此吃飯也很隨意,沈千凌下箸如飛,快速往嘴裡扒炒飯。

秦少宇哭笑不得,「也不怕噎到。」

「好奇。」沈千凌又喝下去一碗湯,然後丟下筷子道,「快點說。」

「下次換個規矩。」秦少宇幫他擦嘴,「吃飯必須用半個時辰,否則還是不給說。」

「那也要等下次,這次不許賴賬。」沈千凌催促。

秦少宇道,「我與花棠仔細驗看過屍體,若是沒猜錯,應當是——」

一句話還沒說完,暗衛便已經集體默契沖了出去,順便架走了正在吃飯的溫柳年,花棠由於一早就回追影宮照顧兒子,因此錯過了這種奇葩場面。

屋內瞬間空蕩蕩,沈千凌吃驚萬分,「他們怎麼了?」

「不知道。」秦少宇搖頭,「大概是又沒吃藥。」

「宮主……」暗衛站在門口很心碎,目光略哀怨。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們完全是為了騰出地方好讓夫人盡情嚶,沒有遭到表揚也就算了,居然還被說忘吃藥。

宮主簡直鐵石心腸。

「出都出去了,又跑回來做什麼?」秦少宇冷冷道。

暗衛滿臉無辜,「我是回來給溫大人端泡菜的,他還沒吃完飯,剛才太著急。」

秦少宇默許。

暗衛趕緊小跑進來,端著一盤腌蘿蔔又沖了出去。

美女總裁的超級混混 「諸位英雄可否告知在下,方才究竟出了何事?」溫柳年端著碗站在院中,眼底一片茫然。

暗衛集體笑靨如花,貼心給他夾泡菜。

溫柳年:……

「算了,不管他們。」幾年下來,沈千凌對各種暗衛奇葩事件的接受能力已經很強悍,於是繼續道,「你剛才說是誰?」

「喪白骨。」秦少宇幫他倒了一杯茶。

「這是什麼爛名字。」沈千凌果然面露嫌惡。

「是兄弟兩,喪白和喪骨。」秦少宇道,「先前在中原為惡多端,被人趕去了極北雪山一帶,現在愈發半人半鬼。兩人慣用武器都是鬼爪耙,同時由於內力至寒,所以能令傷口瞬間凝固,也就是王錘身上傷口現在的狀況。」

「先前沒聽你說起過這兩個人。」沈千凌道。

「還以為他們不會再回中原。」秦少宇道,「沒想到竟然會在雲嵐城出現。」

「按照先前我們的猜測,王錘便是炸畫舫的人。」沈千凌道,「如今他死了,是不是代表喪白骨便是背後主謀?」

「是不是主謀不知道,不過必然甩不開干係。」秦少宇道,「按照那些傷口的狀況,王錘遇害應當是這兩天的事,那就說明喪白骨弟兄倆起碼有一個還在城內,若是能找得到,自然也會解開謎團。」

「你怎麼知道還在城內。」沈千凌微微皺眉,「萬一跑了呢?」

「不會。」秦少宇搖頭,「雲嵐城四周都有追影宮的人,沒有人會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狀況下出城。」

「估計又要搜捕許久。」沈千凌道,「那武林大會怎麼辦?衙役一定不是喪白骨的對手,要是追影宮在這陣子撤出不管,溫大人十有八|九會吃虧。」

話音剛落,先前那個暗衛便又出現在了門口。

「又是來端泡菜的?」秦少宇問。

「不是。」暗衛搖頭,「溫大人泡菜吃得有點多,已經回去喝水了,我這次是來送信的。」

「信?」沈千凌聞言不解,「給誰的信,怎麼會寄到府衙裡頭。」

「應該是沈大少爺的。」暗衛進屋將信遞給他,「方才遇到驛官,便順手拿了過來。」

「真是大哥的。」沈千凌拆開火漆,看了兩行后吃驚,「武林大會取消了?」

「不是取消,是推遲。」秦少宇匆匆掃了一遍,「上一任盟主在西北遇到變故,要過一陣子才能趕回來。」

沈千凌聞言更吃驚,「不是說上一任已經消失許久,我還以為就當他不存在。」

「雖然他整日無所事事,又大半時間都不在中原,不過就算僅僅考慮到禮數面子,也還是等他回來的好。」秦少宇道,「否則那些迂腐老頭一定又要說三道四,千楓主動提出延期,應當也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其實也好。」沈千凌道,「我們正好多留幾天幫溫大人。」

「千楓說他也要來。」秦少宇將信紙遞還給他,「一來看看你,二來將來也好一起動身去武林大會。」

「大哥來就最好了。」沈千凌繼續看信,「那葉大哥呢?」

「自從千楓與葉瑾成親,你什麼時候見他二人分開過?」秦少宇笑著搖頭,「追影宮怕是有的熱鬧了。」

葉瑾是江湖上有名的神醫,雖然毒舌傲嬌又暴躁,但心卻比豆腐還要軟。當初沈千楓為了能與他成親,著實費了不少周章,才讓沈老莊主與沈夫人接受這個男媳婦。好不容易才綁到身邊的人,自然是一刻也不願分開,所以江湖上的人也早已熟知他二人的習慣——不管何種場合,都必然一起出現。

簡直恩愛。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找到喪白骨。」沈千凌看秦少宇,「你有沒有什麼計劃?」

秦少宇嘴角一彎,「你猜。」

「我不用猜。」沈千凌跟著他笑眯眯,「每次你有這幅表情,一定都是已經想好了主意。」後半句沒有說——而且大多數時間,都是非常缺德的主意。 第21章-白頭綠臉怪!

「所以就說你最了解我。」秦少宇刮刮他的鼻子,在耳邊低語幾句,順便親了一下。

這就叫便宜不佔白不佔。

沈千凌笑出聲,「若是傳到他二人耳中,一定會被我們氣死。」

暗衛趴在門口使勁聽,又不是可愛的酥麻的害羞的小情話,為什麼還要悄悄說,聽不到下一步的計劃簡直捉急。

宮主果然特別不體恤下屬。

不過兩天之後,暗衛便知道了所謂計劃到底為何。

新一輪流言在雲嵐城中悄然興起,有了追影宮與官府暗中促進,再加上內容是在太獵奇,所以傳播速度堪比圓尾花妖沈小受。

——這份禁忌之戀感天動地啊,你可曾聽說過那雪蓮般的兩兄弟?

這種神一般的題目,就算在前世已經經歷過無數次八卦小報洗禮,沈千凌在第一次看到時,還是被雷的不輕。

但是百姓卻很喜歡,於是一時之間,雲嵐城內所有人都知道了極北雪山裡的喪白與喪骨。主角名字聽上去略恐怖,不過這並不影響大家八卦的熱情,因為雖然重口了些,但勝在題材新穎,所以還是非常值得八一八。

小話本里,喪白與喪骨原本是尋常人家的雙胞胎,弟弟卻在十八歲時毫無道理突然愛上了自己的哥哥,從此便開始一段轟轟烈烈的脫肛狂奔之路。 惡魔總裁的替身妻 當然為了能讓情節逼真,在故事剛開始的時候,喪白必須對這段感情無法接受,甚至還想逃避,但最終也熬不過喪骨天天在身邊脫衣服,不停嬌喘一些類似「哥哥我身體好熱」「哥哥人家不想一個人洗澡」之類誘惑的句子,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喪白被順利被攻陷,和弟弟喜聞樂見滾上了床,並且一滾就是三天三夜!而同時由於這種感情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一定會遭受到旁人異樣的眼光!所以喪白索性便帶著喪骨趁夜潛逃,一路去了極北雪山,開始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當然故事到這裡還沒有結束,由於雪山裡渺無人煙,所以兄弟倆平日里都不穿衣服,餓了吃草根,渴了喝雪水,雖然生活清苦又原始,但還是無怨無悔,因為可以隨時隨地來一發,非常方便。

百姓腦補完喪白和喪骨赤身裸|體在冰天雪地中奔跑的場景后,都覺得略雷,紛紛表示這種故事聽一聽就好,千萬不能有畫面,不然實在受不了。

「會有用嗎?」追影宮裡,沈千凌問秦少宇。

「自然。」秦少宇點頭,「況且按照往常的經驗,這種事情只會越傳越獵奇,只要喪白骨還在城內,便一定會聽到風聲。」

事實證明秦少宇果然很了解百姓。幾天之後,流言已經有不可收拾的趨勢。百姓先是傳言喪白其實是個太監,後來覺得太監沒什麼爆點,又開始說喪骨其實不是弟弟是妹妹,但妹妹也不至於太驚悚,於是新一輪謠言塵囂直上,說哥哥弟弟其實都是雙性人,可以自己和自己干那檔子事,簡直逆天。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