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Бензоинструмент » Бензопилы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Банки, Фонды » Микрофинансовы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鞠狽說得很有信心,但是讓他比較悲哀的是,金煞,銀煞四個兄弟根本沒有靠近李牧雲的機會。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李牧雲遇到人多的地方,又開始如車輪一般轉動,一圈圈的突特武士或是上半身齊齊被砍去,或是下半身,或是攔腰。

慘叫聲震天。饒是萬夫長撒格爾這樣宿將都是面色蒼白,看著李牧雲砍殺著自己的手下,若砍殺不會動的稻草人一般。

再也忍受不住,撒格爾領著身邊一眾親衛,向著李牧雲撲去。

撒格爾憤怒道:「我就不信你不是人了,砍殺到現在手臂不酸麻。」

當下撒格爾長戈向著李牧雲連續擊去,撒格爾的臂力也是在草原上小有名氣的,他出名的戰績就是用手臂扼殺一頭巨狼。

李牧雲反手一刀,卻是將這個萬夫長掃得顏面無存。

直接一磕,讓這個萬夫長的長戈在眾目睽睽之下脫了手。翁椣一拍自己傷腿,卻是不可置通道:「太離譜了吧。這還是人嗎?」

撒格爾一樣的驚嘆,但隨即他失卻了驚嘆的權利。

李牧雲很快便從人群中,殺至了撒格爾的馬下,一刀從小而上揮去,從馬前胸割上去,直接讓撒格爾隨著馬兒成了兩瓣。

「萬夫長大人戰死了。」

撒格爾的大軍互相喊著,也不知道誰第一個帶了頭,這些突特軍士兵再也不向李牧雲身邊撲去,而是選擇轉身扭頭逃走。

一個兩個,直至一群兩群,一個千人隊,兩個千人隊。

哀怨地喊叫:「他不是人,他是長生天中傳說的惡魔。」一個個突特人互相叫喊傳遞著這個消息。

李牧雲陡然一陣空虛,卻是眼前身邊再無突特軍士。這一萬人竟然如此就這麼崩潰了,李牧雲自己都不敢相信。

盧龍塞人也不敢相信。

趙大同喃喃道:「小敢竟然一個人殺退了一萬突特武士。」

牛蛋等人也是激動萬分,楊奇抓著石牆卻是半是擔憂,半是自豪道:「從古名將未有如此者。」

擀爾乾等人這邊,觀戰台上。再無一人敢打破氣氛,說任何一句話。

折服,縱使是敵對雙方,都被折服得一句不服之話,縱使擀爾干都沒敢這麼瘋狂,向著密集軍陣中衝鋒,畢竟人肉不是鋼鐵。

看著自己竟然造成這樣的戰果,李牧雲卻是瞅著空蕩蕩一片眼前,忍不住掀開面甲,仰天長笑。

「哈哈,哈哈,可有敢戰者。」

此刻金煞,銀煞四兄弟也算有了機會,剛才大軍密集,他們根本擠不進去,就如撒格爾兵器被磕飛后,竟然退無可退,直接被身後的親衛們給擋住了。

金煞揮舞著手中的鐵鏈,卻是喝道:「小賊,莫要張狂,且看我們兄弟倆擒下你。」

李牧雲再一次合上了面具,卻是回道:「大言不慚,我只用一刀便取你們四個狗頭。」

這一下卻是激怒了金煞銀煞四兄弟,這李牧雲竟然把他們兩個視為普通突特軍士。銀煞揮動著自己鐵鏈道:「我們四個五品高手,一起來擒你,也算估足你的戰力了,安心躺下吧。」

止愛於婚 當下鐵鏈卻是砸向李牧雲。那鐵鏈上有個數十斤的鐵球。

這種重武器,一般重甲縱使防護能力再強也難以抵擋,五品高手使出的重武器,更是威力不同。

稍微被鐵球撞著一下,都讓你吃不消。

這一下子,卻是四個人各佔據了一個方向,圍著李牧雲就如狼群圍住馬駒一般,卻是嘶喊著想拿下李牧雲。

金煞作為老大,喝令道:「先纏他腿。」

李牧雲看著這四個高手,卻是沒有以前那些突特士兵好殺了,看來是擀爾乾的徒弟了。

可惜沒有彈弓王在手了。

這現在不是戰場廝殺了,純粹是高手間的對決,這一點正是李牧雲的弱項。

四個人合擊,卻是一點漏洞也沒,遠遠的,那鐵鏈被使得和活物一般,李牧雲也沒機會近前。

可把李牧雲急的。

他的時間可是不多了,當下卻是憤怒道:「想擒下我,老子寧死不辱。」

卻是一下子掀開面甲,拿著刀向著自己嘴裡送刀子,這一幕,諸多突特高層看著,擀爾干不無可惜道:「可惜了一個好苗子。」

這一下金煞四兄弟,卻是急了,擀爾乾等人要求可是活捉。

當下兩個人卻是撲上前來,來得很快,隨即向著李牧雲抓來,一雙鐵鏈套子向著李牧雲套來。

李牧雲卻是驚訝地來不及反應。

銅煞鐵煞,自然順利地套住了李牧雲,卻是一手將李牧雲的刀奪了過來。卻是得意道:「小子安心倒下吧。」

卻見李牧雲一臉決死之心的臉色,頓時變成狡猾一笑。

心知道不好,卻是脖子頓時一痛。李牧雲左手一刀,卻是橫拋而出,那刀切割掉兩個人脖子前段,在半空中飛了一圈,卻是被李牧雲反手接住。

還好剛才練出來兩手控三刀,讓李牧雲福至心靈,使出這招拋刀技。

頓時金煞銀煞兩個人眼睛紅了,只是一瞬間,兩個兄弟就成了眼前此人的刀下之鬼。兩兄弟各自道了一聲:「小心。」

卻是準備擒下李牧雲再報仇了。

那鐵鏈前的鐵鎚,再一次繞著李牧雲盤旋,或攻或守,讓李牧雲一點脾氣也沒,稍微不慎被那鐵鎚敲著一下,就是一個重傷。

果然是武學上的修為,與這等武師差距太大。

看著李牧雲被金煞銀煞圍攻地一點辦法,一眾突特人總算安下心來,要是李牧雲真是一個高手,一路殺將過來,那還真挫突特人的士氣。

他們就等著看金煞銀煞兩兄弟擒下李牧雲。

不過,一個萬夫長有了一個疑問:「這個李牧雲武藝也就這樣了,為什麼我們那麼多高手,衝進盧龍塞,都失了手。」

蘭若軍師卻是一聲驚呼:「此人絕不能用尋常品級看待他的戰鬥力。」

的確如此,當初薩摩麗瓊與李牧雲照面的時候,就是被李牧雲一腳踹進釘子陣的,再早前的一眾突特空騎士無一不是五品以上的高手,卻是在空戰中被李牧雲擊殺。

這天生神力的軀體蘊含的能量,絕不能簡單用內勁來衡量了他的爆發力,事實上李牧雲一點內勁都不會用。

他靠得只是肉體力量。

這肉體力量隨著吃了內丹,緩緩成長,李牧雲感覺自身的肌肉,沉沉重重,越來越覺得抖動有力。

那刀光明顯是比之前快上許多許多。

金煞的鐵瓜襲來,李牧雲卻是避讓過後,一把順勢抓住,整個人也隨著鐵鏈拉飛出去,也藉此機會飛向銀煞。

整個人從離銀煞七八米,瞬間到了兩米左右。

金煞一看如此,自然是趕緊收回鐵鏈,不過一抖動之後,卻胸口一痛。再看向銀煞去,他那二弟正捂著自己的脖子呢。

「好快的刀。」

金煞僅喊出這最後一句,便無力的倒下了。

李牧雲踩著金煞的屍體,卻是向著前方繼續走前,他的前方是一隊隊金帳衛士,與尋常的正規軍相比,這是突特最精銳的部隊了。

只有一個字「殺!」

李牧雲沖向了不知多少,密密麻麻的金帳衛士,就如撞擊在石頭上一樣,撞出一抹驚鴻血浪。

鞠狽捂著嘴看向身邊一眾貴族,「他是不是瘋了?」 ?鞠狽等人沒有明白李牧雲的意思,冒頓這裡卻是喝了一聲彩,「好小子,有魄力,我就幫你這一把。不過這個機會也實在難得。」

冒頓潛伏在突特人的大營中,自然是圖謀深遠,這人的手段與謀略,才是真正的雄主,絕不是突特上層,被蘭若軍師操縱下,方得到如今地位。

冒頓鄙視地看了一眾突特高層,卻是緩緩走到僻靜處開始布置。

李牧雲這邊卻是依舊拼著命,向前砍殺,這血路殺出來,卻是讓一眾突特貴族一個個傻眼道:「他是想殺到我們面前來。」

一個萬夫長忍不住笑道:「他這是來送死的啊。」

的確如此啊,且不談突特其他高手,光是一個擀爾干只要出手李牧雲斷然沒有活路。擀爾干對著身邊的弟子卻是繼續道:「誰能給我擒下他。」

剛才四個五品高手一照面就被殺了,五品之下自然沒有人再上前,一個六品站了出來,擀爾干搖頭。

兩個六品站了出來,擀爾干還是搖頭。

直到七個六品弟子站了出來,擀爾干方道:「務必拿下這個猖狂小兒,免得他動搖我們士氣。我看他是準備一死以求其名,我偏不如他的願,活捉回來。」

七個六品高手,當下應諾道:「師尊還請放心。」

這七人各自拿了兵刃,這李牧雲如此囂張,若是他們七人拿下此人,定是功勞一件,不過他們也不是傻子,各自商量起來。

小心是務必的,剛才四煞兄弟的死,他們可都是看著的。這高台上下,幾百人眼中,這四煞兄弟沒有死於對手高超武藝,全是死在對手的心計。

為首那人道:「這小子出刀速度很快,幾乎達到常人極致,但是內勁似乎沒有,我們只要用內勁蓄滿兵器,只要震掉他的兵刃,還是可以輕鬆拿下他的。」

其他六人紛紛點頭。

一般高手五品之下,其實也就比軍漢中的高手厲害幾倍,但是上了六品,那就是脫胎換骨了。

一個尋常六品高手便可百十人近不了身,那殺戮起來,一如李牧雲這般,不過李牧雲殺戮得是金帳衛士,這也讓這些六品高手有些忌憚。

與尋常的士兵,這批金帳衛士的確厲害很多,好幾次,李牧雲的盔甲上都受到重擊,好在西秦寶甲的防護能力的確可以,李牧雲優先格殺的也是金帳衛士中的重武器者。

絕不給這些人出手的機會,盔甲畢竟還是盔甲,若是有大力重擊下去,即使不受重傷也會被重擊傷害到身體。

「圍上去,抱住他。。。。。。」突特指揮官的嗓子都喊啞了。

一個個突特金帳衛士,悍不畏死的衝上前去,不過李牧雲的奔雷刀組,卻是兩手同時揮舞,一手重刀專門破甲,另一手卻是輕刀,輕刀飄過,一道刀練往往數個突特衛士脖子前面一劃,看上去並沒劃到。

但是那數個突特衛士卻是紛紛捂著脖子倒下了。

那突特指揮官金帳衛士千夫長看著自己精銳紛紛如此下場,自是急切地很,這麼殺,他可真沒法交代了。

「換長矛。」金帳衛士千夫長,忍不住喊道。

他們一個千人隊出來,此刻已經被李牧雲殺了快兩百人了,那彎刀的確不是李牧雲的對手,至少長度上就差一截子,多少人全是吃個虧。

頓時長矛數十把挺了上來,全部招呼李牧雲面甲眼睛與盔甲各縫隙處。

不傷著呢戳著你難受,李牧雲暗叫一聲不妙,還好這幫突特人不知道灑石灰粉這一手,否則他還真歇了。

不過使著奔雷刀法,他還真覺得不夠利索。

想到前世太極拳法,所謂圓的奧秘,頓時怒喝了一聲:「看我生死天輪斬。」

卻是轉動著身體,將兩手的刀,一手高舉,一手橫切,頓時轉動切割起來,正轉反轉,當下殘肢斷矛不聽飛出。

突特人的慘叫頓時加速起來。

但是金帳武士的榮耀與血勇逼迫著他們向李牧雲擠壓去。

直到七個六品高手來臨的時候,一聲大喝:「全部退下。」一個千人隊,已經折損了近半了,看著稀鬆的人,千夫長是欲哭無淚。

只能咬牙道:「都退下。」

自己卻是拿著兵刃,向著李牧雲走去。

八人正好將李牧雲死死圍住。

一個懂中原話的,「你死定了小子,放下刀來,你只有這個選擇。」

李牧雲卻是帶著面罩,放聲大笑道:「這是我這輩子聽到最好笑的笑話。讓開路來,我饒你們不死才是真的。」

八人圍著李牧雲也不著急動。

突特人這邊卻是有人朝著擀爾干發問道:「為何不派出九品弟子,一下子擒下此人算了。」

擀爾干搖頭道:「弟子也是需要磨礪的,若是他們七人,能擒下這個李牧雲,對他們以後成長有好處。今日只要能勝,他們的武學感悟將上一個台階。」

一個不知進退的突特貴族卻是冒出了一句:「若是李牧雲勝了呢。」

頓時多少人惡狠狠地看向此人,擀爾干卻是緩緩道:「那我們將見證一個奇迹,有史以來武學品級成長最快的人。」

千夫長的武學品級也是六品,並且比其他七個六品戰鬥能力更強,否則他也坐不上這個千夫長的位置。

現在的指揮也是他。

頓時道:「格飛他的兵刃。每次一前一後夾擊他。若是他轉身,他身後那個人跟進出手。」

李牧雲也是在盤算著,此刻的他,已經離突特人的觀戰台不過三四百米,只要殺掉這八個人,他可以發動衝擊,死裡求生。

李牧雲緩緩地將兩把刀收了起來。

這一下,再次讓所有人震驚,「他到底要幹什麼?自己認輸受縛?」

李牧雲卻是自己知道自家事情,那奔雷刀法再熟悉,也怎麼能比得上自己上輩子一直在練的拳法。

況且這種以一對多的混戰,空出兩隻手來,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當然最關鍵的是李牧雲這一身神力,幾乎身體各個部位都可以用作殺人利器,那西秦寶甲本身設計的時候就考慮到了,被人近身,所以一些關鍵處都有鋒利地暗刃。

只是一點點,但是用來殺人最好不過。

那八人被此驚訝了之後,場上卻是再次出現異狀,一頭不知從何而來的巨蟒,卻是從盧龍塞后竄了出來。

隨即與突特人的三條巨蟒斗在了一起。
李牧雲遇到人多的地方,又開始如車輪一般轉動,一圈圈的突特武士或是上半身齊齊被砍去,或是下半身,或是攔腰。

慘叫聲震天。饒是萬夫長撒格爾這樣宿將都是面色蒼白,看著李牧雲砍殺著自己的手下,若砍殺不會動的稻草人一般。

再也忍受不住,撒格爾領著身邊一眾親衛,向著李牧雲撲去。

撒格爾憤怒道:「我就不信你不是人了,砍殺到現在手臂不酸麻。」

當下撒格爾長戈向著李牧雲連續擊去,撒格爾的臂力也是在草原上小有名氣的,他出名的戰績就是用手臂扼殺一頭巨狼。

李牧雲反手一刀,卻是將這個萬夫長掃得顏面無存。

直接一磕,讓這個萬夫長的長戈在眾目睽睽之下脫了手。翁椣一拍自己傷腿,卻是不可置通道:「太離譜了吧。這還是人嗎?」

撒格爾一樣的驚嘆,但隨即他失卻了驚嘆的權利。

李牧雲很快便從人群中,殺至了撒格爾的馬下,一刀從小而上揮去,從馬前胸割上去,直接讓撒格爾隨著馬兒成了兩瓣。

「萬夫長大人戰死了。」

撒格爾的大軍互相喊著,也不知道誰第一個帶了頭,這些突特軍士兵再也不向李牧雲身邊撲去,而是選擇轉身扭頭逃走。

一個兩個,直至一群兩群,一個千人隊,兩個千人隊。

哀怨地喊叫:「他不是人,他是長生天中傳說的惡魔。」一個個突特人互相叫喊傳遞著這個消息。

李牧雲陡然一陣空虛,卻是眼前身邊再無突特軍士。這一萬人竟然如此就這麼崩潰了,李牧雲自己都不敢相信。

盧龍塞人也不敢相信。

趙大同喃喃道:「小敢竟然一個人殺退了一萬突特武士。」

牛蛋等人也是激動萬分,楊奇抓著石牆卻是半是擔憂,半是自豪道:「從古名將未有如此者。」

擀爾乾等人這邊,觀戰台上。再無一人敢打破氣氛,說任何一句話。

折服,縱使是敵對雙方,都被折服得一句不服之話,縱使擀爾干都沒敢這麼瘋狂,向著密集軍陣中衝鋒,畢竟人肉不是鋼鐵。

看著自己竟然造成這樣的戰果,李牧雲卻是瞅著空蕩蕩一片眼前,忍不住掀開面甲,仰天長笑。

「哈哈,哈哈,可有敢戰者。」

此刻金煞,銀煞四兄弟也算有了機會,剛才大軍密集,他們根本擠不進去,就如撒格爾兵器被磕飛后,竟然退無可退,直接被身後的親衛們給擋住了。

金煞揮舞著手中的鐵鏈,卻是喝道:「小賊,莫要張狂,且看我們兄弟倆擒下你。」

李牧雲再一次合上了面具,卻是回道:「大言不慚,我只用一刀便取你們四個狗頭。」

這一下卻是激怒了金煞銀煞四兄弟,這李牧雲竟然把他們兩個視為普通突特軍士。銀煞揮動著自己鐵鏈道:「我們四個五品高手,一起來擒你,也算估足你的戰力了,安心躺下吧。」

止愛於婚 當下鐵鏈卻是砸向李牧雲。那鐵鏈上有個數十斤的鐵球。

這種重武器,一般重甲縱使防護能力再強也難以抵擋,五品高手使出的重武器,更是威力不同。

稍微被鐵球撞著一下,都讓你吃不消。

這一下子,卻是四個人各佔據了一個方向,圍著李牧雲就如狼群圍住馬駒一般,卻是嘶喊著想拿下李牧雲。

金煞作為老大,喝令道:「先纏他腿。」

李牧雲看著這四個高手,卻是沒有以前那些突特士兵好殺了,看來是擀爾乾的徒弟了。

可惜沒有彈弓王在手了。

這現在不是戰場廝殺了,純粹是高手間的對決,這一點正是李牧雲的弱項。

四個人合擊,卻是一點漏洞也沒,遠遠的,那鐵鏈被使得和活物一般,李牧雲也沒機會近前。

可把李牧雲急的。

他的時間可是不多了,當下卻是憤怒道:「想擒下我,老子寧死不辱。」

卻是一下子掀開面甲,拿著刀向著自己嘴裡送刀子,這一幕,諸多突特高層看著,擀爾干不無可惜道:「可惜了一個好苗子。」

這一下金煞四兄弟,卻是急了,擀爾乾等人要求可是活捉。

當下兩個人卻是撲上前來,來得很快,隨即向著李牧雲抓來,一雙鐵鏈套子向著李牧雲套來。

李牧雲卻是驚訝地來不及反應。

銅煞鐵煞,自然順利地套住了李牧雲,卻是一手將李牧雲的刀奪了過來。卻是得意道:「小子安心倒下吧。」

卻見李牧雲一臉決死之心的臉色,頓時變成狡猾一笑。

心知道不好,卻是脖子頓時一痛。李牧雲左手一刀,卻是橫拋而出,那刀切割掉兩個人脖子前段,在半空中飛了一圈,卻是被李牧雲反手接住。

還好剛才練出來兩手控三刀,讓李牧雲福至心靈,使出這招拋刀技。

頓時金煞銀煞兩個人眼睛紅了,只是一瞬間,兩個兄弟就成了眼前此人的刀下之鬼。兩兄弟各自道了一聲:「小心。」

卻是準備擒下李牧雲再報仇了。

那鐵鏈前的鐵鎚,再一次繞著李牧雲盤旋,或攻或守,讓李牧雲一點脾氣也沒,稍微不慎被那鐵鎚敲著一下,就是一個重傷。

果然是武學上的修為,與這等武師差距太大。

看著李牧雲被金煞銀煞圍攻地一點辦法,一眾突特人總算安下心來,要是李牧雲真是一個高手,一路殺將過來,那還真挫突特人的士氣。

他們就等著看金煞銀煞兩兄弟擒下李牧雲。

不過,一個萬夫長有了一個疑問:「這個李牧雲武藝也就這樣了,為什麼我們那麼多高手,衝進盧龍塞,都失了手。」

蘭若軍師卻是一聲驚呼:「此人絕不能用尋常品級看待他的戰鬥力。」

的確如此,當初薩摩麗瓊與李牧雲照面的時候,就是被李牧雲一腳踹進釘子陣的,再早前的一眾突特空騎士無一不是五品以上的高手,卻是在空戰中被李牧雲擊殺。

這天生神力的軀體蘊含的能量,絕不能簡單用內勁來衡量了他的爆發力,事實上李牧雲一點內勁都不會用。

他靠得只是肉體力量。

這肉體力量隨著吃了內丹,緩緩成長,李牧雲感覺自身的肌肉,沉沉重重,越來越覺得抖動有力。

那刀光明顯是比之前快上許多許多。

金煞的鐵瓜襲來,李牧雲卻是避讓過後,一把順勢抓住,整個人也隨著鐵鏈拉飛出去,也藉此機會飛向銀煞。

整個人從離銀煞七八米,瞬間到了兩米左右。

金煞一看如此,自然是趕緊收回鐵鏈,不過一抖動之後,卻胸口一痛。再看向銀煞去,他那二弟正捂著自己的脖子呢。

「好快的刀。」

金煞僅喊出這最後一句,便無力的倒下了。

李牧雲踩著金煞的屍體,卻是向著前方繼續走前,他的前方是一隊隊金帳衛士,與尋常的正規軍相比,這是突特最精銳的部隊了。

只有一個字「殺!」

李牧雲沖向了不知多少,密密麻麻的金帳衛士,就如撞擊在石頭上一樣,撞出一抹驚鴻血浪。

鞠狽捂著嘴看向身邊一眾貴族,「他是不是瘋了?」 ?鞠狽等人沒有明白李牧雲的意思,冒頓這裡卻是喝了一聲彩,「好小子,有魄力,我就幫你這一把。不過這個機會也實在難得。」

冒頓潛伏在突特人的大營中,自然是圖謀深遠,這人的手段與謀略,才是真正的雄主,絕不是突特上層,被蘭若軍師操縱下,方得到如今地位。

冒頓鄙視地看了一眾突特高層,卻是緩緩走到僻靜處開始布置。

李牧雲這邊卻是依舊拼著命,向前砍殺,這血路殺出來,卻是讓一眾突特貴族一個個傻眼道:「他是想殺到我們面前來。」

一個萬夫長忍不住笑道:「他這是來送死的啊。」

的確如此啊,且不談突特其他高手,光是一個擀爾干只要出手李牧雲斷然沒有活路。擀爾干對著身邊的弟子卻是繼續道:「誰能給我擒下他。」

剛才四個五品高手一照面就被殺了,五品之下自然沒有人再上前,一個六品站了出來,擀爾干搖頭。

兩個六品站了出來,擀爾干還是搖頭。

直到七個六品弟子站了出來,擀爾干方道:「務必拿下這個猖狂小兒,免得他動搖我們士氣。我看他是準備一死以求其名,我偏不如他的願,活捉回來。」

七個六品高手,當下應諾道:「師尊還請放心。」

這七人各自拿了兵刃,這李牧雲如此囂張,若是他們七人拿下此人,定是功勞一件,不過他們也不是傻子,各自商量起來。

小心是務必的,剛才四煞兄弟的死,他們可都是看著的。這高台上下,幾百人眼中,這四煞兄弟沒有死於對手高超武藝,全是死在對手的心計。

為首那人道:「這小子出刀速度很快,幾乎達到常人極致,但是內勁似乎沒有,我們只要用內勁蓄滿兵器,只要震掉他的兵刃,還是可以輕鬆拿下他的。」

其他六人紛紛點頭。

一般高手五品之下,其實也就比軍漢中的高手厲害幾倍,但是上了六品,那就是脫胎換骨了。

一個尋常六品高手便可百十人近不了身,那殺戮起來,一如李牧雲這般,不過李牧雲殺戮得是金帳衛士,這也讓這些六品高手有些忌憚。

與尋常的士兵,這批金帳衛士的確厲害很多,好幾次,李牧雲的盔甲上都受到重擊,好在西秦寶甲的防護能力的確可以,李牧雲優先格殺的也是金帳衛士中的重武器者。

絕不給這些人出手的機會,盔甲畢竟還是盔甲,若是有大力重擊下去,即使不受重傷也會被重擊傷害到身體。

「圍上去,抱住他。。。。。。」突特指揮官的嗓子都喊啞了。

一個個突特金帳衛士,悍不畏死的衝上前去,不過李牧雲的奔雷刀組,卻是兩手同時揮舞,一手重刀專門破甲,另一手卻是輕刀,輕刀飄過,一道刀練往往數個突特衛士脖子前面一劃,看上去並沒劃到。

但是那數個突特衛士卻是紛紛捂著脖子倒下了。

那突特指揮官金帳衛士千夫長看著自己精銳紛紛如此下場,自是急切地很,這麼殺,他可真沒法交代了。

「換長矛。」金帳衛士千夫長,忍不住喊道。

他們一個千人隊出來,此刻已經被李牧雲殺了快兩百人了,那彎刀的確不是李牧雲的對手,至少長度上就差一截子,多少人全是吃個虧。

頓時長矛數十把挺了上來,全部招呼李牧雲面甲眼睛與盔甲各縫隙處。

不傷著呢戳著你難受,李牧雲暗叫一聲不妙,還好這幫突特人不知道灑石灰粉這一手,否則他還真歇了。

不過使著奔雷刀法,他還真覺得不夠利索。

想到前世太極拳法,所謂圓的奧秘,頓時怒喝了一聲:「看我生死天輪斬。」

卻是轉動著身體,將兩手的刀,一手高舉,一手橫切,頓時轉動切割起來,正轉反轉,當下殘肢斷矛不聽飛出。

突特人的慘叫頓時加速起來。

但是金帳武士的榮耀與血勇逼迫著他們向李牧雲擠壓去。

直到七個六品高手來臨的時候,一聲大喝:「全部退下。」一個千人隊,已經折損了近半了,看著稀鬆的人,千夫長是欲哭無淚。

只能咬牙道:「都退下。」

自己卻是拿著兵刃,向著李牧雲走去。

八人正好將李牧雲死死圍住。

一個懂中原話的,「你死定了小子,放下刀來,你只有這個選擇。」

李牧雲卻是帶著面罩,放聲大笑道:「這是我這輩子聽到最好笑的笑話。讓開路來,我饒你們不死才是真的。」

八人圍著李牧雲也不著急動。

突特人這邊卻是有人朝著擀爾干發問道:「為何不派出九品弟子,一下子擒下此人算了。」

擀爾干搖頭道:「弟子也是需要磨礪的,若是他們七人,能擒下這個李牧雲,對他們以後成長有好處。今日只要能勝,他們的武學感悟將上一個台階。」

一個不知進退的突特貴族卻是冒出了一句:「若是李牧雲勝了呢。」

頓時多少人惡狠狠地看向此人,擀爾干卻是緩緩道:「那我們將見證一個奇迹,有史以來武學品級成長最快的人。」

千夫長的武學品級也是六品,並且比其他七個六品戰鬥能力更強,否則他也坐不上這個千夫長的位置。

現在的指揮也是他。

頓時道:「格飛他的兵刃。每次一前一後夾擊他。若是他轉身,他身後那個人跟進出手。」

李牧雲也是在盤算著,此刻的他,已經離突特人的觀戰台不過三四百米,只要殺掉這八個人,他可以發動衝擊,死裡求生。

李牧雲緩緩地將兩把刀收了起來。

這一下,再次讓所有人震驚,「他到底要幹什麼?自己認輸受縛?」

李牧雲卻是自己知道自家事情,那奔雷刀法再熟悉,也怎麼能比得上自己上輩子一直在練的拳法。

況且這種以一對多的混戰,空出兩隻手來,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當然最關鍵的是李牧雲這一身神力,幾乎身體各個部位都可以用作殺人利器,那西秦寶甲本身設計的時候就考慮到了,被人近身,所以一些關鍵處都有鋒利地暗刃。

只是一點點,但是用來殺人最好不過。

那八人被此驚訝了之後,場上卻是再次出現異狀,一頭不知從何而來的巨蟒,卻是從盧龍塞后竄了出來。

隨即與突特人的三條巨蟒斗在了一起。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