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Госучреждения
Бизнес » Сетевой маркетинг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Action(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452)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ActionOnly(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91)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54)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DefaultWorkflowInterceptor.doIntercept(DefaultWorkflowInterceptor.java:176)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validator.ValidationInterceptor.doIntercept(ValidationInterceptor.java:263)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validation.AnnotationValidationInterceptor.doIntercept(AnnotationValidationInterceptor.java:6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ConversionErrorInterceptor.intercept(ConversionErrorInterceptor.java:133)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ParametersInterceptor.doIntercept(ParametersInterceptor.java:207)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ParametersInterceptor.doIntercept(ParametersInterceptor.java:207)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StaticParametersInterceptor.intercept(StaticParametersInterceptor.java:190)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MultiselectInterceptor.intercept(MultiselectInterceptor.java:75)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CheckboxInterceptor.intercept(CheckboxInterceptor.java:94)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FileUploadInterceptor.intercept(FileUploadInterceptor.java:243)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odelDrivenInterceptor.intercept(ModelDrivenInterceptor.java:100)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ScopedModelDrivenInterceptor.intercept(ScopedModelDrivenInterceptor.java:141)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debugging.DebuggingInterceptor.intercept(DebuggingInterceptor.java:267)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ChainingInterceptor.intercept(ChainingInterceptor.java:142)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PrepareInterceptor.doIntercept(PrepareInterceptor.java:166)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I18nInterceptor.intercept(I18nInterceptor.java:176)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ServletConfigInterceptor.intercept(ServletConfigInterceptor.java:164)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AliasInterceptor.intercept(AliasInterceptor.java:190)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ExceptionMappingInterceptor.intercept(ExceptionMappingInterceptor.java:187)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mpl.StrutsActionProxy.execute(StrutsActionProxy.java:52)

org.apache.struts2.dispatcher.Dispatcher.serviceAction(Dispatcher.java:485)

org.apache.struts2.dispatcher.ng.ExecuteOperations.executeAction(ExecuteOperations.java:77)

org.apache.struts2.dispatcher.ng.filter.StrutsPrepareAndExecuteFilter.doFilter(StrutsPrepareAndExecuteFilter.java:91)

\r

noteThefullstacktraceoftherootcauseisavailableintheApacheTomcat/7.0.62logs.ApacheTomcat/7.0.62 北冥淵伸手,捏著這凡女的后衣領,一臉嫌棄地把她拉開些。

他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思念未來的他嘛。就算仍然是他,可是他覺得未來如此陌生,就像她想了別人。奇怪的是,他居然暗中很是不爽。

「如果你沒撒謊,那什麼滅世者把你扔到這裡的目的,就是想殺掉我。」北冥淵異常平靜的說出讓人震驚萬分的話。

「為什麼?」辛火火驚訝,隨即就變成驚恐,「他不會是在我身上下了什麼禁咒啊,邪法啊什麼的,利用我來殺你吧。」說完,猛地轉過身,向外就走。

太急了,腳底下一絆,直接摔倒。

幸好北冥淵實力強大,在她就要與地面親密接觸的時候,把她撈了起來。 悍妻當家:夫君,求不寵 以勁力卷著她,又讓她回到原處坐下。

「你知道過去與未來會相互影響吧?」他平靜地說。

辛火火點了點頭,又茫然,「什麼意思?」

「那個滅世者,不管他是誰,他從哪裡來,為什麼要針對本座,他都是個不敢正面迎敵的勇者。」北冥淵並沒有直接回答,轉而道。

辛火火點頭。

儘管這個時期的北冥淵沒有和滅世者打過交道,但仍然一語中的。果然敵人和敵人之間互相敏感,能輕易抓到別人抓不到的細節和關鍵點。

「他怕本座。」這句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另附帶唇邊冷而傲慢的笑意。

辛火火又點頭,但忍不住著補道,「可是他很厲害,你不能掉以輕心。」如果不厲害,何必潛伏人界這麼多年,小心隱藏實力,只能最等一擊。而且,不能確定結果會是什麼。

滅世者謹小慎微是沒錯,但逼到它無法躲藏,那對抗力是毀滅性的,也是很恐怖的,不然它為什麼被稱為滅世者?不然為什麼大家勝率並不大,卻還要與滅世者絕地一戰?因為,不能再等下去!等它更完善,三界就更沒有機會!

「他當然很厲害。」北冥淵很坦然地承認,「不然不可能把你丟在這裡。時間是一條河,但修鍊成一種很艱難的法術,又承擔得起自身損耗的話,回溯到自己的過去並不難。可是,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人丟進河裡,甚至確定的某個點就很難了,那需要更高層次的修為。他有這般實力,就算未來的我,只怕也沒有把握與之相抗。」

辛火火能說嗎?北冥淵居然全部推測正確。

「那我們怎麼辦?」她忽然有點沮喪。

北冥淵唇邊的冷笑,還有那囂張傲慢到骨子裡的神情都沒有散去,反而加深了些,「他要戰,便戰!現在他偷襲,就讓他敗走。」

辛火火嚇了一跳,「偷襲?難道他跟著我一起進來了嗎?」

「並沒有。」北冥淵覺得辛火火緊張得東張西望的模樣很可愛,差點讓向來冷漠的他露出笑意,「就算是上天尊神來了,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進入本座的營地,何況那個藏頭露尾的東西。」

「不要這麼嚇我嘛,我心都要蹦出來了。」辛火火拍拍胸口,長出一口氣。

「未來的我這麼菜嗎?讓你擔心成這樣。」北冥淵有點略略的不滿,對未來的自己不滿。連個凡女都要擔心他,他一定做得不夠好。

「不,你是最了不起的!」辛火火很堅定,甚至有點生氣了,「可是重情重義的正派人總是會被狡詐無恥的人陰啊,所以我才擔心,根本就不是你的問題!你看,他這不是利用我來傷害你了嗎?」

北冥淵看她這麼維護自己,哪怕維護的是未來的他,心裡又不禁變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舒服起來,卻仍然道,「未來的我如果夠聰明,就會想到辦法把你帶回去,而且不會中了滅世者的計。」

「到底有什麼問題?」辛火火問,這才發現話題讓北冥淵帶歪了,「你剛才說他要殺你,又說過去和未來之間有聯繫和影響。」

「時間是一條河。」他重複說著這句話,「沒有人知道源頭,也沒有人知道盡頭。人類覺得自己渺小,只在河邊站了幾個瞬間,數十寒暑,彈指一揮。可相比起來,蟲豸朝露的生命更為短暫。不過就算是神佛,也不能保證沿著時間河走下去。只是有一個真理:在上游丟下一顆石子,水流必然會帶它到下游。人類或者無法感知,有修為的人卻不一定了。」

他說了一番很富哲理的話,但辛火火知道他肯定不是掉書袋,想了想,突然就明白了,驚道,「你是說,我在這裡與你相遇。那麼,在時間河那頭的未來的你,記憶中就會有這一段?!」

北冥淵眼神肯定,但辛火火卻仍然混亂,「那我之前在現代遇到的時候,你並不記得在這裡曾經見過我啊。」

「那是因為在那之前,你並沒有回來過。」看到辛火火不是很懂的樣子,北冥淵又解釋道,「記憶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會遺忘,能減少,當然也會增加。」

「你是說……你是說……之前我們初相遇,你不認識我是因為我沒來過六天魔域。可是我現在來了,那麼在未來的你,腦海里會增加這段記憶?」

「沒錯。」

「普通的人類可能都捕捉不到這點記憶,但身為修行者,特別是你的修為還這麼深厚,就不會忽略掉這段新記憶?」

「也沒錯。」北冥淵點頭,「只是,我不知道他,不對,我不知道我未來的修為到了哪一步,能不能分清這段記憶其實是新增加的。或者直接忽略掉,以為你只是我過去的記憶,只不過又浮了上來。」

「結果會怎麼樣呢?」辛火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未來的我,真的很在意你嗎?」他忽然又轉了話題。

「很在意。」

「你確定?」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辛火火深吸一口氣,抓住北冥淵的衣袖,仰臉望著他,無比堅定,「我這不是給自己催眠,我是很嚴肅的告訴你,這是我這輩子惟一最肯定的事:你愛我。」

(打賞的感謝名單見下方。這兩天有大額打賞,好久沒有過了,謝謝兔子點水朋友。) 北冥淵靜靜的站在那兒,略俯下頭,望著比自己矮了一頭多的姑娘。

望著她的眼睛,黑晶晶、亮閃閃,明明是捏一把就會死的凡女,渾身上下卻充滿著一股堅定不移的力量。

他喜歡力量。

自從以普通人類孩童的身份被捋奪到六天魔域,自從他受盡非人的折磨,他就非常喜歡力量,感覺力量是他惟一可以掌握的東西。

所以,他喜歡她。這一刻,他能感覺自己是真的動了心。

「如果我愛你。」儘管他不知道「愛」這個字是不是就是他所理解的,他這個年代普通用於表達男女之情,表達喜歡的詞,但他仍然說了那個字。

而當他說出這個字,也不知怎麼,心頭微顫,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撥動了心弦,令他情不自禁地又說了一遍,「如果我愛你,我就會記得第一次動心是什麼時候,絕不會忘記,也絕不會弄錯。而你被綁架,我必然會不斷尋找,想盡一切辦法尋找。然而當某天早上,我從睡夢中醒來,我會發現多出了一段記憶。我會記得,那不是什麼時候的塵封的時光,而是嶄新的。於是我會想,它為什麼會出現?是因為太想你了所做的夢,還是真的你在我的過去出現了?那麼,最終我就會知道,你到底為什麼會消失得那麼徹底。我就會知道,為什麼我在現實世界找不到你。我就會知道,我要到哪裡來找你。」

「會來嗎?」

「會。」

狠狠愛:首席總裁枕上寵 兩人四目交投,就像忽然都被一種術法魘住了似的。眼看氣氛又要曖昧了起來,北冥淵猛地甩甩頭。

辛火火也一激靈,連忙低下頭,屏蔽開眼前這個男人對她無意中施加的強力影響,讓自己冷靜理智下來。

儘管她會毫不猶豫的愛上任何時刻的他,但現在不是沉湎於情愛的時候。

那麼,她想想……她想想……

就是說現代的北冥淵現在可能知道他被丟到過去的六天魔域了,以他的性格來說,必然會馬上想辦法來救她。那時,會發生什麼呢?

悚然,一驚。

「他,不對,是未來的你來到這裡救我,豈不是遇到現在的你?兩個你相遇會怎麼樣?」天哪,那種奇幻的場景!

然而等等,奇幻並沒有什麼關係,關鍵是結果。

「兩個你相遇,會是什麼情形?」她有點緊張地問。

北冥淵搖搖頭,「不知道,從沒有過這樣的情況。也可能沒什麼事,就彼此打個招呼。也許,我會感覺混亂,就此分不清現在與未來。但也許,兩個我中會有一個消失。」

不可能會沒事的!

若是如此,滅世者又何必費心費力以她爸為餌抓她,又費心費力的把她丟到這個地方來呢?穿越時間河,是要損耗自己功力的。滅世者那麼謹慎貪婪,必定也是個小氣的,怎麼捨得這番功夫?所以,讓北冥淵產生認知上的混亂是初級傷害,最終的目的是以她為引,讓兩個時期的北冥淵相見,而後消失其一吧?!

「如果消失一個,結果會是什麼?」問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都抖了。本能的,是感覺大事不妙。

「未來的我消失,大約我的命運就是終結於那個時候了。就是說,你所在的那個年代,就是我在時間河上終結的點。」北冥淵倒很平靜,負著手在王帳里踱了幾步。

就是說,他活不過來找她的那一天!

辛火火聽到這個回答,還怎麼可能保持淡定,立即跳起來,捉住他手臂,急切地問,「那……那要是現在的你消失呢?」

「我猜,那是最壞的結果了。」北冥淵仰頭,望望帳頂,又低下頭,看看攀在自己手臂上的兩隻白嫩的小爪子。

人這麼瘦,背上全是骨頭,腰細得彷彿一掐就斷,兩隻手倒是肉乎乎,看起來手感很好的樣子。

北冥淵緊了緊手指,免得自己真的一把摸上去。其實這對他而言也是奇妙而全新的感覺,未來的他的心情一定強烈影響著現在,不然他不可能這麼快對一個凡女產生了好感和不少怪裡怪氣的想法。

從這方面考慮,他未來的日子似乎過得有點滋味,不管身上是不是背負著什麼債,有這個凡女在,總比在六天魔域里這樣感覺不到天與地,喜與悲,愛恨與希望好得多。這讓他忽然之間,對未來有些期待了起來。

「現在的我消失了,未來的我必將不存在。看樣子,會一起死掉吧。」他說。

靜默。

彷彿被打擊了,被雷劈了,辛火火愣了足有十幾秒,根本反應不過來。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ActionOnly(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91)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54)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DefaultWorkflowInterceptor.doIntercept(DefaultWorkflowInterceptor.java:176)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validator.ValidationInterceptor.doIntercept(ValidationInterceptor.java:263)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validation.AnnotationValidationInterceptor.doIntercept(AnnotationValidationInterceptor.java:6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ConversionErrorInterceptor.intercept(ConversionErrorInterceptor.java:133)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ParametersInterceptor.doIntercept(ParametersInterceptor.java:207)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ParametersInterceptor.doIntercept(ParametersInterceptor.java:207)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StaticParametersInterceptor.intercept(StaticParametersInterceptor.java:190)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MultiselectInterceptor.intercept(MultiselectInterceptor.java:75)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CheckboxInterceptor.intercept(CheckboxInterceptor.java:94)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FileUploadInterceptor.intercept(FileUploadInterceptor.java:243)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odelDrivenInterceptor.intercept(ModelDrivenInterceptor.java:100)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ScopedModelDrivenInterceptor.intercept(ScopedModelDrivenInterceptor.java:141)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debugging.DebuggingInterceptor.intercept(DebuggingInterceptor.java:267)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ChainingInterceptor.intercept(ChainingInterceptor.java:142)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PrepareInterceptor.doIntercept(PrepareInterceptor.java:166)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MethodFilterInterceptor.intercept(MethodFilterInterceptor.java:98)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I18nInterceptor.intercept(I18nInterceptor.java:176)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nterceptor.ServletConfigInterceptor.intercept(ServletConfigInterceptor.java:164)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AliasInterceptor.intercept(AliasInterceptor.java:190)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com.opensymphony.xwork2.interceptor.ExceptionMappingInterceptor.intercept(ExceptionMappingInterceptor.java:187)

com.opensymphony.xwork2.DefaultActionInvocation.invoke(DefaultActionInvocation.java:248)

org.apache.struts2.impl.StrutsActionProxy.execute(StrutsActionProxy.java:52)

org.apache.struts2.dispatcher.Dispatcher.serviceAction(Dispatcher.java:485)

org.apache.struts2.dispatcher.ng.ExecuteOperations.executeAction(ExecuteOperations.java:77)

org.apache.struts2.dispatcher.ng.filter.StrutsPrepareAndExecuteFilter.doFilter(StrutsPrepareAndExecuteFilter.java:91)

\r

noteThefullstacktraceoftherootcauseisavailableintheApacheTomcat/7.0.62logs.ApacheTomcat/7.0.62 北冥淵伸手,捏著這凡女的后衣領,一臉嫌棄地把她拉開些。

他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思念未來的他嘛。就算仍然是他,可是他覺得未來如此陌生,就像她想了別人。奇怪的是,他居然暗中很是不爽。

「如果你沒撒謊,那什麼滅世者把你扔到這裡的目的,就是想殺掉我。」北冥淵異常平靜的說出讓人震驚萬分的話。

「為什麼?」辛火火驚訝,隨即就變成驚恐,「他不會是在我身上下了什麼禁咒啊,邪法啊什麼的,利用我來殺你吧。」說完,猛地轉過身,向外就走。

太急了,腳底下一絆,直接摔倒。

幸好北冥淵實力強大,在她就要與地面親密接觸的時候,把她撈了起來。 悍妻當家:夫君,求不寵 以勁力卷著她,又讓她回到原處坐下。

「你知道過去與未來會相互影響吧?」他平靜地說。

辛火火點了點頭,又茫然,「什麼意思?」

「那個滅世者,不管他是誰,他從哪裡來,為什麼要針對本座,他都是個不敢正面迎敵的勇者。」北冥淵並沒有直接回答,轉而道。

辛火火點頭。

儘管這個時期的北冥淵沒有和滅世者打過交道,但仍然一語中的。果然敵人和敵人之間互相敏感,能輕易抓到別人抓不到的細節和關鍵點。

「他怕本座。」這句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另附帶唇邊冷而傲慢的笑意。

辛火火又點頭,但忍不住著補道,「可是他很厲害,你不能掉以輕心。」如果不厲害,何必潛伏人界這麼多年,小心隱藏實力,只能最等一擊。而且,不能確定結果會是什麼。

滅世者謹小慎微是沒錯,但逼到它無法躲藏,那對抗力是毀滅性的,也是很恐怖的,不然它為什麼被稱為滅世者?不然為什麼大家勝率並不大,卻還要與滅世者絕地一戰?因為,不能再等下去!等它更完善,三界就更沒有機會!

「他當然很厲害。」北冥淵很坦然地承認,「不然不可能把你丟在這裡。時間是一條河,但修鍊成一種很艱難的法術,又承擔得起自身損耗的話,回溯到自己的過去並不難。可是,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人丟進河裡,甚至確定的某個點就很難了,那需要更高層次的修為。他有這般實力,就算未來的我,只怕也沒有把握與之相抗。」

辛火火能說嗎?北冥淵居然全部推測正確。

「那我們怎麼辦?」她忽然有點沮喪。

北冥淵唇邊的冷笑,還有那囂張傲慢到骨子裡的神情都沒有散去,反而加深了些,「他要戰,便戰!現在他偷襲,就讓他敗走。」

辛火火嚇了一跳,「偷襲?難道他跟著我一起進來了嗎?」

「並沒有。」北冥淵覺得辛火火緊張得東張西望的模樣很可愛,差點讓向來冷漠的他露出笑意,「就算是上天尊神來了,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進入本座的營地,何況那個藏頭露尾的東西。」

「不要這麼嚇我嘛,我心都要蹦出來了。」辛火火拍拍胸口,長出一口氣。

「未來的我這麼菜嗎?讓你擔心成這樣。」北冥淵有點略略的不滿,對未來的自己不滿。連個凡女都要擔心他,他一定做得不夠好。

「不,你是最了不起的!」辛火火很堅定,甚至有點生氣了,「可是重情重義的正派人總是會被狡詐無恥的人陰啊,所以我才擔心,根本就不是你的問題!你看,他這不是利用我來傷害你了嗎?」

北冥淵看她這麼維護自己,哪怕維護的是未來的他,心裡又不禁變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舒服起來,卻仍然道,「未來的我如果夠聰明,就會想到辦法把你帶回去,而且不會中了滅世者的計。」

「到底有什麼問題?」辛火火問,這才發現話題讓北冥淵帶歪了,「你剛才說他要殺你,又說過去和未來之間有聯繫和影響。」

「時間是一條河。」他重複說著這句話,「沒有人知道源頭,也沒有人知道盡頭。人類覺得自己渺小,只在河邊站了幾個瞬間,數十寒暑,彈指一揮。可相比起來,蟲豸朝露的生命更為短暫。不過就算是神佛,也不能保證沿著時間河走下去。只是有一個真理:在上游丟下一顆石子,水流必然會帶它到下游。人類或者無法感知,有修為的人卻不一定了。」

他說了一番很富哲理的話,但辛火火知道他肯定不是掉書袋,想了想,突然就明白了,驚道,「你是說,我在這裡與你相遇。那麼,在時間河那頭的未來的你,記憶中就會有這一段?!」

北冥淵眼神肯定,但辛火火卻仍然混亂,「那我之前在現代遇到的時候,你並不記得在這裡曾經見過我啊。」

「那是因為在那之前,你並沒有回來過。」看到辛火火不是很懂的樣子,北冥淵又解釋道,「記憶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會遺忘,能減少,當然也會增加。」

「你是說……你是說……之前我們初相遇,你不認識我是因為我沒來過六天魔域。可是我現在來了,那麼在未來的你,腦海里會增加這段記憶?」

「沒錯。」

「普通的人類可能都捕捉不到這點記憶,但身為修行者,特別是你的修為還這麼深厚,就不會忽略掉這段新記憶?」

「也沒錯。」北冥淵點頭,「只是,我不知道他,不對,我不知道我未來的修為到了哪一步,能不能分清這段記憶其實是新增加的。或者直接忽略掉,以為你只是我過去的記憶,只不過又浮了上來。」

「結果會怎麼樣呢?」辛火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未來的我,真的很在意你嗎?」他忽然又轉了話題。

「很在意。」

「你確定?」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辛火火深吸一口氣,抓住北冥淵的衣袖,仰臉望著他,無比堅定,「我這不是給自己催眠,我是很嚴肅的告訴你,這是我這輩子惟一最肯定的事:你愛我。」

(打賞的感謝名單見下方。這兩天有大額打賞,好久沒有過了,謝謝兔子點水朋友。) 北冥淵靜靜的站在那兒,略俯下頭,望著比自己矮了一頭多的姑娘。

望著她的眼睛,黑晶晶、亮閃閃,明明是捏一把就會死的凡女,渾身上下卻充滿著一股堅定不移的力量。

他喜歡力量。

自從以普通人類孩童的身份被捋奪到六天魔域,自從他受盡非人的折磨,他就非常喜歡力量,感覺力量是他惟一可以掌握的東西。

所以,他喜歡她。這一刻,他能感覺自己是真的動了心。

「如果我愛你。」儘管他不知道「愛」這個字是不是就是他所理解的,他這個年代普通用於表達男女之情,表達喜歡的詞,但他仍然說了那個字。

而當他說出這個字,也不知怎麼,心頭微顫,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撥動了心弦,令他情不自禁地又說了一遍,「如果我愛你,我就會記得第一次動心是什麼時候,絕不會忘記,也絕不會弄錯。而你被綁架,我必然會不斷尋找,想盡一切辦法尋找。然而當某天早上,我從睡夢中醒來,我會發現多出了一段記憶。我會記得,那不是什麼時候的塵封的時光,而是嶄新的。於是我會想,它為什麼會出現?是因為太想你了所做的夢,還是真的你在我的過去出現了?那麼,最終我就會知道,你到底為什麼會消失得那麼徹底。我就會知道,為什麼我在現實世界找不到你。我就會知道,我要到哪裡來找你。」

「會來嗎?」

「會。」

狠狠愛:首席總裁枕上寵 兩人四目交投,就像忽然都被一種術法魘住了似的。眼看氣氛又要曖昧了起來,北冥淵猛地甩甩頭。

辛火火也一激靈,連忙低下頭,屏蔽開眼前這個男人對她無意中施加的強力影響,讓自己冷靜理智下來。

儘管她會毫不猶豫的愛上任何時刻的他,但現在不是沉湎於情愛的時候。

那麼,她想想……她想想……

就是說現代的北冥淵現在可能知道他被丟到過去的六天魔域了,以他的性格來說,必然會馬上想辦法來救她。那時,會發生什麼呢?

悚然,一驚。

「他,不對,是未來的你來到這裡救我,豈不是遇到現在的你?兩個你相遇會怎麼樣?」天哪,那種奇幻的場景!

然而等等,奇幻並沒有什麼關係,關鍵是結果。

「兩個你相遇,會是什麼情形?」她有點緊張地問。

北冥淵搖搖頭,「不知道,從沒有過這樣的情況。也可能沒什麼事,就彼此打個招呼。也許,我會感覺混亂,就此分不清現在與未來。但也許,兩個我中會有一個消失。」

不可能會沒事的!

若是如此,滅世者又何必費心費力以她爸為餌抓她,又費心費力的把她丟到這個地方來呢?穿越時間河,是要損耗自己功力的。滅世者那麼謹慎貪婪,必定也是個小氣的,怎麼捨得這番功夫?所以,讓北冥淵產生認知上的混亂是初級傷害,最終的目的是以她為引,讓兩個時期的北冥淵相見,而後消失其一吧?!

「如果消失一個,結果會是什麼?」問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都抖了。本能的,是感覺大事不妙。

「未來的我消失,大約我的命運就是終結於那個時候了。就是說,你所在的那個年代,就是我在時間河上終結的點。」北冥淵倒很平靜,負著手在王帳里踱了幾步。

就是說,他活不過來找她的那一天!

辛火火聽到這個回答,還怎麼可能保持淡定,立即跳起來,捉住他手臂,急切地問,「那……那要是現在的你消失呢?」

「我猜,那是最壞的結果了。」北冥淵仰頭,望望帳頂,又低下頭,看看攀在自己手臂上的兩隻白嫩的小爪子。

人這麼瘦,背上全是骨頭,腰細得彷彿一掐就斷,兩隻手倒是肉乎乎,看起來手感很好的樣子。

北冥淵緊了緊手指,免得自己真的一把摸上去。其實這對他而言也是奇妙而全新的感覺,未來的他的心情一定強烈影響著現在,不然他不可能這麼快對一個凡女產生了好感和不少怪裡怪氣的想法。

從這方面考慮,他未來的日子似乎過得有點滋味,不管身上是不是背負著什麼債,有這個凡女在,總比在六天魔域里這樣感覺不到天與地,喜與悲,愛恨與希望好得多。這讓他忽然之間,對未來有些期待了起來。

「現在的我消失了,未來的我必將不存在。看樣子,會一起死掉吧。」他說。

靜默。

彷彿被打擊了,被雷劈了,辛火火愣了足有十幾秒,根本反應不過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