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ытовая техника » Мелкая и средняя техника
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Мебель, посуда, домашняя утварь

周炎盤坐下來,他在這裡運轉起了不滅妖神典,開始修鍊起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在那柄長劍之下,他的鮮血之力,在慢慢的增長,血脈也在變的精純。

「嗡嗡!」

特別是他的劍意,也在得到提升。

他之前,就覺醒了天生劍體,但現在,在那柄長劍的影響之下,他身上的劍意更強。

甚至,他有種感覺,自己好似要再次覺醒出一門神通!

「嗖嗖嗖!」

劍氣在縱橫,周炎沉浸在修鍊之中。

隨著他不斷的修鍊,他距離那柄長劍越來越近,早就盤坐在了青石之上。

劍氣,越來越多,他體內妖神劍與脊椎骨,滋養出無數劍氣,讓周炎整個人身邊,都被無數的劍氣所包裹起來。

「吟!」

「啼!」

不知道多久之後,周炎身邊的劍氣,已經濃郁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血龍與血朱雀,從中衝出來,發出龍吟與啼叫。

此刻的血龍與血朱雀,樣子與之前相比,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恍若是由無數的劍氣所凝聚而成的一般。

「神通,難道還要覺醒一門神通?」

周炎距離那柄長劍,已經近在咫尺,他此刻手掌伸出,朝著那柄長劍觸摸而去。

「轟隆隆!」

他的手掌在觸摸到那柄長劍的瞬間,那柄長劍就轟的一聲,化成了一道流光,鑽入到了他的體內。

周炎的身上,劍氣暴漲,而他整個人,竟然在這個時候化成了一柄長劍!

「他竟然成功了?!而且,人劍合一!」

妖神谷中,母皇朝著這邊看來,她看到一道衝天的劍氣,從妖神谷的深處直衝九霄,讓她駭然。

人劍合一,這是神通,可以讓自己化身為劍。

「以身為劍?不錯!」

古戰場的某一個角落中,獨孤劍魔也感受到了那股劍氣,他嘴裡呢喃,眼中閃現出精芒。

「這就是覺醒的第三種神通?!」

巨大的長劍,散發出衝天的劍氣,恍若要斬碎天地一般。

這種情形,整整持續了十多分鐘,才漸漸消散,重新化成人形的周炎,臉上,滿是喜色。

人劍合一,以身為劍,當初那個夜無殤就施展過,但當初夜無殤所施展的,與他剛剛所施展的,完全無法相比。

「妖神劍與那柄長劍,也融合在了一起,讓妖神劍更加的強大,血龍與血朱雀,幾乎成為了妖神劍的器靈!」

周炎收斂身上的氣息,他手掌一揮,妖神劍主動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此刻的妖神劍,與之前相比,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在劍身之上,有血龍與血朱雀纏繞,看上去異常威嚴,卻又十分的詭異。

「老大,你的血脈現在應該能夠與妖神相比了吧?」

血靈與魔妖衛開口道,他們感受到了周炎血脈的強大與精純,彷彿被錘鍊了億萬次一樣。

之前周炎的鮮血,還只能算是帶著濃郁的紫色,但現在他的鮮血,已經完全變成了紫色的,與妖神的鮮血,幾乎沒有任何的區別。

他的血脈,更是如此。

「嗯,已經沒有任何的差別,但是我總感覺,我的血脈,還不是最強的,還能夠繼續提升下去。」

周炎點頭,那柄長劍不單單蘊含了劍意,更是存在了妖神留下的力量。

那力量,讓周炎的鮮血之力與血脈得到提升,徹底的發生改變。 「妖神留下的殘兵你已經得到,現在應該幫我得到我族的傳承了吧?」

妖神的殘兵,已經被周炎融入到妖神劍之中,這裡已經沒有了阻礙。

那個母皇來到這裡,對著周炎說道。

「嗯,好,咱們這就去吧!」

周炎說道,點頭同意下來。

得到妖神留下的殘兵之後,他的實力提升了不少,但還沒有讓他感覺到滿足。

他之所以來到這處古戰場,就是為了提升實力的,現在母皇所說的傳承之地,能夠讓他實力提升,他當然樂意前往。

「咱們趕快走吧,我族傳承之地,絕對能夠讓你的實力得到恐怖的提升。」

母皇看到周炎爽快的答應下來,哈哈大笑著說道,一揮手,轉身就帶著周炎,從這裡離開,朝著古戰場的一個方向飛去。

「老大,你說那個虛空死神蜂的傳承之地,在什麼地方?」

戰族的人,周炎並沒有讓他們跟來,只帶上了血靈與魔妖衛。

古戰場很大,甚至在古戰場之中,還存在了一些空間秘境,甚至一些殘碎的妖兵寶物中,也別有洞天,裡面興許就存在了一個不小的空間。

周炎他們跟在母皇的身後,從妖神谷離開后一路疾馳,整整兩天之後,還沒有到達地方,讓血靈不由疑惑的問道。

「不清楚,但虛空死神蜂一族的傳承之地肯定不簡單,就連母皇這種實力,都無法打開,可想而知那處傳承之地的異常!」

周炎說道,緊跟在目光的身後。

「到了,就是這裡了,我們聯手打開!」

終於,再五天之後,他們來到了古戰場一處偏僻的角落中,這裡屍骨成山,還有無數死氣在升騰散發。

古戰場之上,雖然堆積了無數的屍骨殘骸,但卻沒有多少的墳墓在。

可是在這裡,卻有一座座墳墓出現,蔓延到視線的盡頭。

在那些墳墓之上,都聳立著一塊塊巨大的石碑,那些石碑飽經風霜,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的洗禮。

在來到這裡之後,母皇停止了下來,她開口說道,眼中有一絲絲的激動。

「好!」

周炎點頭,這裡死氣濃郁,但這裡的死氣卻和母皇身上的力量十分的類似。

虛空死神蜂一族,號稱是死神,他們體內的力量,就蘊含了精純的死氣,十分的可怕啊。

「開!」

母皇他們所停留的地方,是在一座巨大的墳墓之前,那座墳墓的石碑,恍若山嶽一樣高大。

漆黑無比的石碑之上,沒有留下任何的文字,但是卻印刻了虛空死神蜂的圖案。

母皇站立在石碑之前,身上的力量滾動起來,如同澎騰的巨浪一般,轟的一聲,狠狠的砸在石碑之上。

「嗡嗡!」

隨著母皇力量的融入,石碑在嗡嗡晃動,一股股精純的死氣更是從中冒出來,在這裡周圍形成黑色的霧氣散開。

墨石緣 閒思 「趕快出手,開啟石碑!」

母皇的力量源源不斷的灌入到其中,隨著她力量不斷的灌入,那個石碑晃動的越來越離開。

在石碑上的那個圖案,也好似要活過來一般,在遊動著。

「轟!」

周炎的力量,也立刻灌入到其中。

在他力量灌入的瞬間,那石碑就一震,緊接著就是一道轟鳴之聲從中傳來。

「嗡嗡!」

那個石碑,就好似一個黑洞一般,不斷的吞噬吸收著他們兩人的力量,永不見底。

「快進去!」

最後,石碑之上,出現了一個漩渦,目光急忙說道,帶著周炎他們里么閃身進入到了裡面。

「這裡死氣很多,存在了很多的力量,我們虛空死神蜂一族的傳承,就在這裡的深處。」

他們進入到石碑中,來到了一處空間裡面。

這處空間,到處充斥著死氣,就連母皇在來到這裡后,都神色十分凝重。

她對著周炎說道,直接化成了本體,在這裡疾馳。

「這裡就是了嗎?」

這處空間並不是很大,他們很快就來到虛空死神蜂一族的傳承之地。

周炎看著一座千米大小的水潭,開口問道。

那水潭之中,全部都是精純的死氣,那死氣濃郁無比,連周炎靠近之後,都感覺到自身的生機在慢慢的減少。

「對,幫我破開水面!」

來到這裡之後,母皇也正色起來,目光十分的凝重,她對著周炎說道。

「死亡的極致,會誕生出一抹生機。而那抹生機不是一般生機能夠相比的,可以洗滌自身,讓自身得到無限的強化。

那抹生機你拿走,我只要我們一族的傳承就可以。在那抹生機之下,你可以把這裡的死氣吸入到體內,從而讓你肉身強悍!」

那水潭中的死氣太過濃郁了,即便是靠近,都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生機被剝奪,在慢慢的減少。

母皇看到周炎眉頭一皺,她急忙說道,生怕周炎不會出手。

「既然答應了你,肯定會幫你的,出手吧。」

周炎點了點頭。

對於這些死氣,卻是十分的棘手,但周炎有不滅妖神典在,他也並不是沒有辦法化解。

而且,那些死氣要是慢慢煉化吸收的話,對他的好處很大。

當然,要把握一個適當的量,一旦死氣往他體內灌入太多的話,他說不定真的會身死。

在聽到母皇答應把這裡面的那抹生機送給他之後,他更加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哧!」

化成本體的母皇,與人形的時候,差距十分的巨大。

看上去好似一隻蜜蜂,可是卻比起蜜蜂大了太多太多,並且她的身上,漆黑無比,甚至還有一道道黝黑詭異的紋絡。

特別是她背後的翅膀之上,覆蓋著一層紋絡,那層紋絡轉動之間,能夠讓人生機泯滅。

在聽到周炎答應下來之後,她果斷出手,渾厚的力量把水潭的水面轟開。

「嗤嗤!」

在她的力量攻擊出去之後,水面被攪動起來,無數恐怖的死氣,化成一條條猙獰的巨蟒,朝著他們撲來。

「斬!」

無數的死氣被攪動,周炎急忙調動出妖力來抵抗,

他的身邊,無數的劍氣與雷電纏繞,把那些死氣給絞碎。

這邊,妖神劍斬出,一條條巨蟒紛紛消散。 妖神劍與妖神留下的殘兵相互融合之後,變得更加的強悍。

而且周炎的雷電,對那些死氣有很強的壓制性,讓他們聯手之下,那個水潭的水面被切開。

「轟隆隆!」

水面被切開,死氣越來越多,最後在咆哮嘶吼,恍若是一隻巨獸,從沉思中蘇醒而來一般。

「那抹生機出現了,你趕快得到,我先下去了!」

水面切開后,露出了一座古棺,那古棺沒有棺蓋,裡面若隱若現有一個虛空死神蜂的屍骨存在。

目光開口說道,然後閃身朝著古棺飛去。

「給我過來吧!」

母皇進入到了古棺中,這邊周炎目光凌冽,朝著水面之下,那抹生機望去。

那抹生機,是由無數死氣精純到極限,而誕生出來的,遠不是一般生機所能夠相比的。

那抹生機,能夠化腐朽為神奇!

「嗖嗖嗖!」

那道生機,與周圍的漆黑格格不入,如同一條乳白色的小龍一般,在扭動著身軀,穿梭在無數死氣之中。
在那柄長劍之下,他的鮮血之力,在慢慢的增長,血脈也在變的精純。

「嗡嗡!」

特別是他的劍意,也在得到提升。

他之前,就覺醒了天生劍體,但現在,在那柄長劍的影響之下,他身上的劍意更強。

甚至,他有種感覺,自己好似要再次覺醒出一門神通!

「嗖嗖嗖!」

劍氣在縱橫,周炎沉浸在修鍊之中。

隨著他不斷的修鍊,他距離那柄長劍越來越近,早就盤坐在了青石之上。

劍氣,越來越多,他體內妖神劍與脊椎骨,滋養出無數劍氣,讓周炎整個人身邊,都被無數的劍氣所包裹起來。

「吟!」

「啼!」

不知道多久之後,周炎身邊的劍氣,已經濃郁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血龍與血朱雀,從中衝出來,發出龍吟與啼叫。

此刻的血龍與血朱雀,樣子與之前相比,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恍若是由無數的劍氣所凝聚而成的一般。

「神通,難道還要覺醒一門神通?」

周炎距離那柄長劍,已經近在咫尺,他此刻手掌伸出,朝著那柄長劍觸摸而去。

「轟隆隆!」

他的手掌在觸摸到那柄長劍的瞬間,那柄長劍就轟的一聲,化成了一道流光,鑽入到了他的體內。

周炎的身上,劍氣暴漲,而他整個人,竟然在這個時候化成了一柄長劍!

「他竟然成功了?!而且,人劍合一!」

妖神谷中,母皇朝著這邊看來,她看到一道衝天的劍氣,從妖神谷的深處直衝九霄,讓她駭然。

人劍合一,這是神通,可以讓自己化身為劍。

「以身為劍?不錯!」

古戰場的某一個角落中,獨孤劍魔也感受到了那股劍氣,他嘴裡呢喃,眼中閃現出精芒。

「這就是覺醒的第三種神通?!」

巨大的長劍,散發出衝天的劍氣,恍若要斬碎天地一般。

這種情形,整整持續了十多分鐘,才漸漸消散,重新化成人形的周炎,臉上,滿是喜色。

人劍合一,以身為劍,當初那個夜無殤就施展過,但當初夜無殤所施展的,與他剛剛所施展的,完全無法相比。

「妖神劍與那柄長劍,也融合在了一起,讓妖神劍更加的強大,血龍與血朱雀,幾乎成為了妖神劍的器靈!」

周炎收斂身上的氣息,他手掌一揮,妖神劍主動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此刻的妖神劍,與之前相比,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在劍身之上,有血龍與血朱雀纏繞,看上去異常威嚴,卻又十分的詭異。

「老大,你的血脈現在應該能夠與妖神相比了吧?」

血靈與魔妖衛開口道,他們感受到了周炎血脈的強大與精純,彷彿被錘鍊了億萬次一樣。

之前周炎的鮮血,還只能算是帶著濃郁的紫色,但現在他的鮮血,已經完全變成了紫色的,與妖神的鮮血,幾乎沒有任何的區別。

他的血脈,更是如此。

「嗯,已經沒有任何的差別,但是我總感覺,我的血脈,還不是最強的,還能夠繼續提升下去。」

周炎點頭,那柄長劍不單單蘊含了劍意,更是存在了妖神留下的力量。

那力量,讓周炎的鮮血之力與血脈得到提升,徹底的發生改變。 「妖神留下的殘兵你已經得到,現在應該幫我得到我族的傳承了吧?」

妖神的殘兵,已經被周炎融入到妖神劍之中,這裡已經沒有了阻礙。

那個母皇來到這裡,對著周炎說道。

「嗯,好,咱們這就去吧!」

周炎說道,點頭同意下來。

得到妖神留下的殘兵之後,他的實力提升了不少,但還沒有讓他感覺到滿足。

他之所以來到這處古戰場,就是為了提升實力的,現在母皇所說的傳承之地,能夠讓他實力提升,他當然樂意前往。

「咱們趕快走吧,我族傳承之地,絕對能夠讓你的實力得到恐怖的提升。」

母皇看到周炎爽快的答應下來,哈哈大笑著說道,一揮手,轉身就帶著周炎,從這裡離開,朝著古戰場的一個方向飛去。

「老大,你說那個虛空死神蜂的傳承之地,在什麼地方?」

戰族的人,周炎並沒有讓他們跟來,只帶上了血靈與魔妖衛。

古戰場很大,甚至在古戰場之中,還存在了一些空間秘境,甚至一些殘碎的妖兵寶物中,也別有洞天,裡面興許就存在了一個不小的空間。

周炎他們跟在母皇的身後,從妖神谷離開后一路疾馳,整整兩天之後,還沒有到達地方,讓血靈不由疑惑的問道。

「不清楚,但虛空死神蜂一族的傳承之地肯定不簡單,就連母皇這種實力,都無法打開,可想而知那處傳承之地的異常!」

周炎說道,緊跟在目光的身後。

「到了,就是這裡了,我們聯手打開!」

終於,再五天之後,他們來到了古戰場一處偏僻的角落中,這裡屍骨成山,還有無數死氣在升騰散發。

古戰場之上,雖然堆積了無數的屍骨殘骸,但卻沒有多少的墳墓在。

可是在這裡,卻有一座座墳墓出現,蔓延到視線的盡頭。

在那些墳墓之上,都聳立著一塊塊巨大的石碑,那些石碑飽經風霜,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的洗禮。

在來到這裡之後,母皇停止了下來,她開口說道,眼中有一絲絲的激動。

「好!」

周炎點頭,這裡死氣濃郁,但這裡的死氣卻和母皇身上的力量十分的類似。

虛空死神蜂一族,號稱是死神,他們體內的力量,就蘊含了精純的死氣,十分的可怕啊。

「開!」

母皇他們所停留的地方,是在一座巨大的墳墓之前,那座墳墓的石碑,恍若山嶽一樣高大。

漆黑無比的石碑之上,沒有留下任何的文字,但是卻印刻了虛空死神蜂的圖案。

母皇站立在石碑之前,身上的力量滾動起來,如同澎騰的巨浪一般,轟的一聲,狠狠的砸在石碑之上。

「嗡嗡!」

隨著母皇力量的融入,石碑在嗡嗡晃動,一股股精純的死氣更是從中冒出來,在這裡周圍形成黑色的霧氣散開。

墨石緣 閒思 「趕快出手,開啟石碑!」

母皇的力量源源不斷的灌入到其中,隨著她力量不斷的灌入,那個石碑晃動的越來越離開。

在石碑上的那個圖案,也好似要活過來一般,在遊動著。

「轟!」

周炎的力量,也立刻灌入到其中。

在他力量灌入的瞬間,那石碑就一震,緊接著就是一道轟鳴之聲從中傳來。

「嗡嗡!」

那個石碑,就好似一個黑洞一般,不斷的吞噬吸收著他們兩人的力量,永不見底。

「快進去!」

最後,石碑之上,出現了一個漩渦,目光急忙說道,帶著周炎他們里么閃身進入到了裡面。

「這裡死氣很多,存在了很多的力量,我們虛空死神蜂一族的傳承,就在這裡的深處。」

他們進入到石碑中,來到了一處空間裡面。

這處空間,到處充斥著死氣,就連母皇在來到這裡后,都神色十分凝重。

她對著周炎說道,直接化成了本體,在這裡疾馳。

「這裡就是了嗎?」

這處空間並不是很大,他們很快就來到虛空死神蜂一族的傳承之地。

周炎看著一座千米大小的水潭,開口問道。

那水潭之中,全部都是精純的死氣,那死氣濃郁無比,連周炎靠近之後,都感覺到自身的生機在慢慢的減少。

「對,幫我破開水面!」

來到這裡之後,母皇也正色起來,目光十分的凝重,她對著周炎說道。

「死亡的極致,會誕生出一抹生機。而那抹生機不是一般生機能夠相比的,可以洗滌自身,讓自身得到無限的強化。

那抹生機你拿走,我只要我們一族的傳承就可以。在那抹生機之下,你可以把這裡的死氣吸入到體內,從而讓你肉身強悍!」

那水潭中的死氣太過濃郁了,即便是靠近,都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生機被剝奪,在慢慢的減少。

母皇看到周炎眉頭一皺,她急忙說道,生怕周炎不會出手。

「既然答應了你,肯定會幫你的,出手吧。」

周炎點了點頭。

對於這些死氣,卻是十分的棘手,但周炎有不滅妖神典在,他也並不是沒有辦法化解。

而且,那些死氣要是慢慢煉化吸收的話,對他的好處很大。

當然,要把握一個適當的量,一旦死氣往他體內灌入太多的話,他說不定真的會身死。

在聽到母皇答應把這裡面的那抹生機送給他之後,他更加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哧!」

化成本體的母皇,與人形的時候,差距十分的巨大。

看上去好似一隻蜜蜂,可是卻比起蜜蜂大了太多太多,並且她的身上,漆黑無比,甚至還有一道道黝黑詭異的紋絡。

特別是她背後的翅膀之上,覆蓋著一層紋絡,那層紋絡轉動之間,能夠讓人生機泯滅。

在聽到周炎答應下來之後,她果斷出手,渾厚的力量把水潭的水面轟開。

「嗤嗤!」

在她的力量攻擊出去之後,水面被攪動起來,無數恐怖的死氣,化成一條條猙獰的巨蟒,朝著他們撲來。

「斬!」

無數的死氣被攪動,周炎急忙調動出妖力來抵抗,

他的身邊,無數的劍氣與雷電纏繞,把那些死氣給絞碎。

這邊,妖神劍斬出,一條條巨蟒紛紛消散。 妖神劍與妖神留下的殘兵相互融合之後,變得更加的強悍。

而且周炎的雷電,對那些死氣有很強的壓制性,讓他們聯手之下,那個水潭的水面被切開。

「轟隆隆!」

水面被切開,死氣越來越多,最後在咆哮嘶吼,恍若是一隻巨獸,從沉思中蘇醒而來一般。

「那抹生機出現了,你趕快得到,我先下去了!」

水面切開后,露出了一座古棺,那古棺沒有棺蓋,裡面若隱若現有一個虛空死神蜂的屍骨存在。

目光開口說道,然後閃身朝著古棺飛去。

「給我過來吧!」

母皇進入到了古棺中,這邊周炎目光凌冽,朝著水面之下,那抹生機望去。

那抹生機,是由無數死氣精純到極限,而誕生出來的,遠不是一般生機所能夠相比的。

那抹生機,能夠化腐朽為神奇!

「嗖嗖嗖!」

那道生機,與周圍的漆黑格格不入,如同一條乳白色的小龍一般,在扭動著身軀,穿梭在無數死氣之中。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