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лиграфия

此刻,凌風雲的大腦一片混亂,他想立刻拿起乾坤戒指,但是他又擔心這不過是饕餮的陰謀或者玩笑,試煉之地怎麼可能會設立在這樣的地方,要知道這裡可是人族最後的伊甸園,如果這裡如饕餮所說那般,那麼這裡不就是地獄了嗎?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然而,他又很想馬上阻斷乾坤之戒的吸收,因為生命之樹之前也說過,這裡是上古結界,是的,饕餮所說的兩點都是凌風雲不願意看到的。

就在凌風雲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只聽見乾坤之戒發出一聲脆響,然後包裹在戒指外面的那層能量已經消失了。

… 凌風雲看著那枚從新恢復樸實無華的乾坤之戒,腦子一片空白,足足在兩息之後,他才回過神來,此時饕餮再次閉上雙眼,似乎已經失去了繼續挑/逗凌風雲的樂趣。

凌風雲深吸了一口氣,將饕餮的話拋之腦後,然後鎮定的靠近青石板,然而他伸出的不斷顫抖的右手已經暴露了他此刻最真實的感受。

凌風雲幾乎是用了極速將乾坤之戒迅速拿起,然後立刻遠離青石板,站在饕餮身旁不遠處的凌風雲如同入定一般看著青石板,然而半個時辰之後,青石板依舊紋絲不動,這讓凌風雲再次放心了不少,不過,那顆懸挂在嗓子眼的心依舊沒有安穩落下。

猶豫片刻之後,凌風雲再次找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鑽入乾坤之戒中。

這一次,他沒有理會檮杌,而是直接鑽入生命之樹中,然而生命之樹似乎還在消化結界帶給它的力量,足足半個時辰之後才開口理會凌風雲。

「前輩,晚輩有一事不明,特來請教前輩。」凌風雲按捺住內心的不安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問吧。」生命之樹的聲音響亮了不少,看來這上古結界的力量讓它收益頗豐。

「前輩,我想知道上古結界的另一端是什麼?它的存在是來鎮壓什麼的?」直到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凌風雲愣了一下,是的,所有的結界都是用來鎮壓或者封鎖的,而自己之前什麼都沒有問就同意了生命之樹的要求,雖然自己不一定能夠阻止生命之樹,但是自己不僅沒有阻止,反而是贊同的。

「下面是一個世界。」生命之樹說道,似乎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世界?什麼世界?」越來越大的不安籠罩在凌風雲的心頭,凌風雲所有的忍耐都已經到了極限。

「唔,因為你的到來,所以我還沒有清理吸收的信息,不過既然你問了,那麼你等一等,我去查一查。」生命之樹說完,再次消失,此刻,生命之樹中一片寂靜。

約莫五息時間之後,生命之樹的聲音再次響起,「是地精族的世界。」

「地精族?」凌風雲一愣,喃喃自語重複一遍,如果沒錯的話,九九歸一中的九大種族就有地精族,那麼,饕餮說的就是真的,那麼……凌風雲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因為結果顯而易見,僅憑六大門派不到千人的弟子又如何對抗一個種族?雖然這些人都是武者,而且都是門派的佼佼者,但是不要忘記,他們有天賦,但是天賦不代表實力,即便代表實力那也是未來的實力。

「前輩,你能不能再讓結界恢復?」凌風雲許久之後緩緩的問道,這幾乎是他最後的希望,彷彿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一般。

「不,我做不到,或許全盛時期的我可以,但是現在的我做不到。」生命之樹似乎並沒有察覺到凌風雲的異樣,或許可以說,凌風雲的狀態對它來說根本不足為道。

「那你為什麼要吸收掉它?你可知道沒有結界,外面所有人的都將死在這裡,而且這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凌風雲此刻終於剋制不住了,朝著生命之樹大聲吼道。

「凌風雲,在吸收之前,我可是詢問過你的,是你同意的,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究竟是什麼,要知道,在我還未沉眠之前,九大種族原本就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里的。」生命之樹似乎並沒有因為凌風雲的憤怒而轉變情緒,它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然而此刻,這語氣在凌風雲的耳中不是平靜而是冷漠,冷淡。

凌風雲低著頭,許久之後緩緩站起,離開生命之樹,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夠慌神亂了陣腳,他必須要快速的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只有讓所有的人做好準備,才能夠保留一線生機。

離開乾坤之戒后,凌風雲看著那枚戒指,猶豫片刻,還是將它繼續掛在自己的脖子上,是的,這件事情不能夠怪生命之樹,最大的責任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自己必須肩負起責任而不是選擇逃避。

路鳥 凌風雲快速朝著靈山的方向衝去,在到了第六區域之後,凌風雲捏碎了周聰奇交給自己的石頭,這個時候,他是不能露面的,當然不是因為計劃的原因,而是他根本無法交待自己這兩天的走向,而且似乎也不會有人相信自己,所以他必須通過周聰奇來傳達這個消息。

而正在試煉的周聰奇,感覺到凌風雲捏碎石塊之後,神色一愣,看了一眼魚慶年,然後說道,「師兄,我有事情先過去一下。」

魚慶年眉頭一皺,一把拉住周聰奇的手說道,「聰奇,我總感覺有些不太對,雖然我不知道你與凌風雲私底下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我知道,這一次凌風雲絕對沒有出事,不過,我希望你最好要自己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要知道你可是大長老最看重的人。」

周聰奇低著頭,然後輕聲說道,「師兄,正是因為我是大長老看重的人,所以我不希望他出現任何事情,或者說,我不能就這樣等著他死去的消息,即便要死,我也要陪他一起。」

魚慶年猶豫片刻,還想再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他鬆開了手,然後看著周聰奇的身影緩緩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他與周聰奇這麼多年的相處,他心裡知道,只要是周聰奇想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礙的了他。

凌風雲,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希望你最好能夠有所醒悟,不要讓周聰奇跟著你一同毀滅,不然,不管如何我都不會放過你的。魚慶年在心中喃喃說道。

很快周聰奇便趕到了凌風雲所在的地方,當他看到凌風雲一臉焦急的時候,心中也是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不過此刻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花費在猜測上面。

「凌兄,怎麼了?」周聰奇出聲問道。

「聰奇,我做錯事情了。」凌道。

「什麼事情?」

「我打開了地精族的結界。」

「什麼意思?地精族的結界?」周聰奇有些懷疑的問道。

「是的,今天我一不小心打開了地精族與這裡的結界,很快地精族將會全部出現在這裡。」凌風雲低著頭說道。

「不,怎麼可能,凌兄,你不會是捉弄我的吧,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地精族的結界,這裡是試煉之地。」周聰奇雖然知道凌風雲不是開玩笑,但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問道。

「是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長老們會將這裡設置為試煉之地,但是這裡確實有地精族的結界。」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僅憑我們現在的實力,怎麼對抗一個種族?」

「我不知道,所以我先告訴你,你要立刻將這個消息傳達出去,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讓所有人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如果不提前預備的話,我怕……」

「好,不過凌兄,地精族有什麼特點,弱點?大概有多少人?」周聰奇緊張的問道。

「我不知道,關於地精族我一無所知,總之我會繼續守在結界處,一看到有異常情況我便會給你傳達消息,你一定要儘快的將所有人的聚集起來。」凌道。

「好,凌兄,不管如何我都會儘快將這個消息傳達出去的,但是我希望你記住,我們需要英雄,但是我們不需要英雄主義,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要做出一個人去單挑一個種族的這種沒有腦子的事情。」周聰奇一臉嚴肅的說道。

「嗯,放心吧,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會慎重對待的。」凌完,接過周聰奇遞給自己的三塊石頭。

「如果只有部分地精族出現,捏碎一塊石頭,如果實力與我們相當,捏碎兩塊,如果遠遠超過我們,捏碎三塊。」周聰奇說完,轉身即走。

凌風雲握緊手中的三塊石頭,然後朝著地精結界處奔去。

回到結界處時,讓凌風雲略微放心的是青石板依舊紋絲未動,而饕餮依然在原地如同什麼事情都未發生過一樣慵懶的休息。

凌風雲對饕餮的行為頗為詫異,難道饕餮就不怕地精族?不然怎麼會如此的悠哉?

「你回來了?」饕餮睜開雙眼看著凌風雲問道。

「嗯。」

「其實,我覺得,沒有必要大張旗鼓。」饕餮似乎準備大發慈悲告訴凌風雲什麼似的。

「你是什麼意思?」凌風雲皺眉問道。

「其實,過了上萬年,誰也不知道其他種族究竟是什麼情況,而且你看結界打開一個多時辰了,一點異樣都沒有,很有可能地精族早已經自然毀滅了。」饕餮伸了個懶腰悠然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沒有可能?如果你們人類沒有如此強的繁殖能力,說不定也早已經滅絕了,要知道種族的內鬥才是種族毀滅的最大原因,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我覺得你可以親自下去一趟看看,也算是先考察一下對方的實力。」

——————————————————

今夜是除夕,格子祝大家除夕快樂,預祝新春快樂。

… 凌風雲心中一驚,頓時有一剎那感覺自己一定要進去一探究竟,不過最後的時候,他還是忍耐住了這個瘋狂的想法,當然不是說他不會下去,而不是現在下去,至少在下去之前,還有很多事情他都要做完。

一天,兩天,三天,凌風雲三天三夜沒有合過眼,他的全部精神力都放在了青石板上,只要青石板有一絲異樣都不會逃出他的眼睛。

然而整整三天三夜,一切如初,這不由的讓凌風雲覺得這是一天饕餮與自己開的玩笑,然而,就連生命之樹的答案與饕餮也是一樣,他可以懷疑饕餮但是無法去懷疑生命之樹。

「我覺得你這樣在這裡耗著,什麼事情都幹不了,又浪費時間和精力,還不如下去看看下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所謂的地精族是不是還真的存在。」饕餮再次蠱惑道,這三天三夜,關於這個建議,饕餮幾乎說過十幾次,然而每次都被凌風雲否決了,不過這一次,凌風雲緊皺眉頭,沒有立刻表態,因為他知道饕餮說的是事實,如果再這樣耗下去,那麼對自己是及其不利的,自己也不能因為一個地精族而耽誤了自己的最終計劃和目標。

凌風雲掂量了下這三天三夜一直握在手中不曾放下的三枚石頭,猶豫片刻,他看了一眼青石板,然後毅然決然的朝著青石板走去。

此時,饕餮終於改變了姿勢,他緩緩的站起,雙目盯著凌風雲以及青石板,眼神之中儘是貪婪之色,只可惜,此時的凌風雲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青石板上,並未有發現饕餮的變化,不然此刻,他的動作就不會如此的堅決。

在凌風雲將雙手再次放在青石板上的時候,他突然一愣,然後緩緩鬆開手,他決定在進去之前還要先去問詢一下生命之樹,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再次魯莽而造成什麼大錯。

進入生命之樹后,凌風雲將自己的計劃以及擔憂顧慮都說了一遍,生命之樹沉默片刻之後緩緩說道,「這件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責任,而且你我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所以,放心吧,我會竭盡全力保護你的,不過,你要知道,現在我的能力有限,所以能做的也是微乎其微,不過你放心,下面的那個世界據我吸收的信息來看,應該沒有太多的危險。」

生命之樹的話讓凌風雲感覺安心不少,不過生命之樹再次開口說道,「因為上次的事情,所以我認為,你不能僅僅只聽我的意見而不去自己分析,這裡是結界留給我的信息,你自己感受一下,看看你是否能夠通過這些信息做出與我相同的判斷。」

說完生命之樹內緩緩出現一道綠色的光芒,光芒緩緩的聚於凌風雲頭頂,片刻之後,這絲綠色的光芒緩緩的滲入凌風雲的大腦之中。

「我清楚的記得,今天是我存在的第一千年整,整整一千年,我安靜的佇立在這裡,一動不動,地精族,這個他們自稱為被神放棄的種族,我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們,其實我覺得他們挺可憐的,可憐的是神並未放棄他們,放棄他們的不過是他們自己而已。是的,他們已經腐朽,已經糜爛了,他們只不過在虛度,在等待,等待死神的降臨……」

「有些時候,我與他們同樣期待死神的降臨,因為他們都死了,那麼是不是意味著我的存在就失去了作用,那麼是不是我就可以離開這裡,哪怕是死也比這樣強,其實,我與他們一樣,不同的是,神沒有放棄他們,但是神卻放棄了我。」

「第一千五百年,以前的時候,大家聊天對於某些奇特的人或現象都喜歡用時間來表達,最常見的便是五百年難得一見,一千年難得一見之類的等等,今天是第一千五百年,也就是三個五百年,一個半一千年,按理說也是該出現一個奇特的人或者現象了,說真的,我有些期待。」

「他來了,他與其他地精族不同,他雙眼之中帶著光芒,這絲光芒竟然讓我感覺有些恐懼,不,他還只是一個孩子,他只會一天一天趴在我的身旁安安靜靜的趴著,但是為什麼我會恐懼他?他與其他地精族一樣,弱小渺茫,但是為什麼我會恐懼他,是的,他有一點與其他地精不同,那就是希望,是的,他眼神中的光芒正是希望之光,而其他地精族都是絕望的光芒,可是一個小小的地精,他有什麼希望,或者說,他的希望又是什麼?又有何必要去堅持?」

「一百年之後,他似乎終於感受到了我的存在,說真的,我認為這是一種諷刺,人類,如果保持一顆公平的心來評價的話,他們確實是最完美的種族,他們有希望,有愛,有各種情感,但是他們卻擁有九大種族最短的壽命,而膽小、怯懦、自私的地精卻擁有上千年甚至數千年的生命,可是對於身陷絕望的他們來說,這些看不到頭的歲月不是一種折磨嗎?對了,回到正題上,他發現了我的存在,這讓我感覺很吃驚,要知道,這麼多年,只有他發現了我的存在,但是我不去理會他,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喂,你是誰,你的背後是什麼?』他在對我說話,當然,我不能夠回應他,如果回應他,那麼我便是承認了自己的存在,那麼就意味著我犯了錯誤,是的,我是源於上古神創造出來的,我怎麼可能犯錯。」

「『喂,你的背後是不是還有一個世界?』他趴在我的身邊繼續問道,我真的很想回答他,像是報復他一樣,告訴他,我的身後是一個美麗的世界,那麼的一切是多麼的美好,而他只能夠生活在骯髒的地精世界里,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是地精,骯髒的地精,但是我不能說話,是的,我只能在心裡嘲笑這一隻不認天命的地精,說真的,他眼中的希望越來越讓我感覺到噁心。」

「『那些老傢伙說,你的身後是以前我們的世界,但是因為某些情況,我們被神放棄了,驅逐到了這裡,而那片地盤歸了人類,人類是什麼?他們長什麼樣,他們和我們一樣,有大耳朵,大鼻子小短腿嗎?』自從感覺到我的存在之後,他總是會在我身邊自言自語,而且從他的話語中可以知道,他對我身後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好奇使他去詢問了所有的人,當然,懶惰的地精族可是沒有書籍的,好在,地精族的壽命長,每一個老地精都等於差不多幾個書櫃的書,他們很好的解答了這個地精的問題。」

「終於,有一天我發怒了,是的,他惹怒了我,他不是一隻地精,地精怎麼可能如此好學,地精怎麼可能整天沒完沒了的去探索我身後的世界,地精怎麼可能擁有那麼一雙帶著希望的眸子,是的,我發怒了,我說話了,我朝著他大聲吼道,『骯髒的地精,不管你如何希望離開這裡,不管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美好,你都無法離開這裡,因為你是一隻骯髒的地精,你們只配生活在這裡,你們被眾神遺棄了。』」

「我罵完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犯錯了,但是沒關係,反正我已經不想在這樣活下去了,我可不是他們地精,能夠安然的等死。這隻地精對於我的出現絲毫沒有差異,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他微笑著看著我說道,『結界大人,你說謊。眾神沒有遺棄我們,我們在等待一天,等待重返大陸的一天,我們還有機會。』」

「該死,還是那個眼神,我厭惡的看著他說道,『你在等待九九歸一嗎?回頭看一眼,你身後的同類,你認為他們還能等到那一天嗎,你認為即便他們等待那一天難道能夠戰勝其他種族嗎?只有一個你,又有什麼用,你很強,但是你不是神,你不過是神眼中的螻蟻而已,所以放棄吧,安然的像其他地精一樣等死吧。』」

「我說完之後,看著他臉上的失落已經在眼神之中開始閃爍的希望之光時,我感覺到一絲得意,然而得意之後,我卻感覺到一陣失落,如果,連他也變成其他地精一樣的存在時,那麼誰來陪我說話,誰又能讓我再次看到那充滿希望的雙眸,誰能夠不斷的拋出一個又一個的提問,是的,沒人了,我又將回到千年之前的孤寂之中。」

「然而,我錯了,很多時候,我們都太小看了別人,我們總認為自己很強大,認為自己身上有無限的潛力,認為自己與其他人不同,但是我們從未想過,別人的軀體之中裝著一個與我們或許一樣的靈魂,所以我們的不屈,我們的倔強,在他們身上也有,或許他們比我們還要強,至少,再一次站在我面前的這隻地精就是如此,他變了,唯一沒變的就是那炙熱目光之中的希望之光。」

————————————————————

大年初一,格子給各位拜年了,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吉祥,合家歡樂。

… 「『喂,有人說,只要擊破你,我們就能夠離開這裡對不對。』他對著我說道,我有些詫異的看著他,是的,他能夠再次回來我很吃驚,但是剛才他的這番話更讓我吃驚,吃驚之後便是嘲笑,一個地精,竟然想破壞一個上古結界,當真就是笑話,要知道我們的存在是用來阻擋兩個種族的,所以一個地精怎麼可能破壞掉我們。」

「我笑著看著他說道,『是的,骯髒的地精,你說的沒錯,只要你擊碎我,你就能夠離開這裡。』當然,我不是在鼓勵他,而是在嘲笑他,我可不希望一隻骯髒的地精在我的面前來回折騰,我想讓他立刻從我的身前滾開,不要再白日做夢了,要知道,醒來的人,未必就是幸福的人,我在想,或許其他的地精要遠比他幸福,因為他們從未有過不切實際的幻想。」

「『好,那麼就讓我來擊碎你,帶著我的族人重返人間。』此時,他眼中的希望之光越來越強烈,但是我卻感覺這所謂的希望之光不過變成了愚蠢無知的光芒,一個骯髒的地精竟然想擊碎我?即便我對他再有好感,他的這番話,都徹徹底底的讓我無法再像之前那般對他友善,是的,他是在侮辱我,一個骯髒卑微的地精竟然敢侮辱我,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是代價。」

「哈哈,他真的太弱了,弱不堪言,別說擊碎我,他根本無法碰到我,光是我身體外的能量圈就能完全的抵擋住他,是的,他輸的很慘,每沖一次就會狠狠的摔出去一次,我冷笑的看著他,像是在看一個小丑一般,是的,不自量力的人而已,你那所謂的希望之光根本就是愚蠢無知的光芒。第一天,他衝刺了三次,我以為,他會因為今天的教訓而長點心,但是我錯了,第二天他又來了,而且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頓挫,似乎昨天什麼都未曾發生過一樣,眼中的光芒依舊,又是三次,又是飛出去三次,我照樣對著他嘲笑,那些被他發集起來圍觀他的地精哄堂大笑,是的,我也與他們一同大笑,嘲笑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子。」

「他站起來,看了一眼所有的人以及我,然後臉上仰起一個笑容,似乎根本沒有把之前的一切放在心裡一樣,說真的,他這個笑容讓我有一些差異和震撼,他緩緩的沖眾人鞠了一躬,像是道歉一般,然後鑽進人群消失了,在他消失之後,地精們的笑聲依舊持續不斷,是的,這是一件值得笑的事情,然而我比他們笑的還大聲。」

「他又來了,說真的,我已經記不清楚這是他多少次來這裡了,一次又一次,我感覺有些疲憊,當然,疲憊不是因為他的一次次騷擾,而是因為精神和視覺疲憊。從一開始眾人圍觀,再到現在,僅僅寥寥幾人在一旁帶著笑意觀看,所有人對這件事情都喪失了興趣,當然這裡的興趣指的是嘲笑的興趣,因為從未有人會相信他會擊碎我,因為嘲笑的次數太多,沒人會看到他摔倒之後還能再笑出來了,地精們的世界再次變得無比的枯燥和單一。」

「終於,有一次,他碰到了我,我的意思是他終於突破了我外層的能量圈,碰到了我的實體,在他碰到我的那剎那,我感覺到他神色有一個恍惚,我以為他終於知道了我的真正實力,我以為他會選擇放棄,但是我沒有想到,他竟然依然沒有放棄,那天依然是三次衝撞之後,他躺在我身邊,看著我說道,『你好強,不過,我一定會擊碎你,帶著族人們一同出去的,離開這個鬼地方。』我看著他,竟然突然好想和他聊一聊,想一想,這些年我違規了無數次,既然想聊,那就聊吧,我看著他說道,『帶著你的族人們,你看看,你的族人們早已經拋棄你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對你抱有過任何希望,不,他們根本就沒有希望,他們不過在等待死亡而已,你又何必繼續這樣掙紮下去?』『掙扎?不,這不是掙扎,對我來說,這是一件我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不管如何我都會做下去,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饒有興趣的說道,『可是你死的那一天也未必能夠擊碎我。』是的,我說的是事實,而非是嘲諷。」

「一天,一天,一次,一次,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支撐著他,他受過傷,但他的眼睛中的光芒從未散去過,或許真如他所言,這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做到。不過此刻,就連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他是愚昧無知還是真的是不滅的希望之光,說真的,在某些時候,我竟然動了惻隱之心,我反正是要死的,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死在他的手裡,完成他的心愿呢?不,我甩了甩腦袋,將這個可怕的想法拋之腦後,我可是神創造出來的尊貴上古結界,我怎麼可以死在這種卑微低賤的生物手中。」

「終於,他老了,是的,地精族生命再長,又怎麼可能長過我,我感覺到他的身體正在劇烈的衰弱,他的力量正在失去,如今的他一天只能對我發動兩次衝擊,而且兩次已經到了他的極限,每一次,最後一次衝撞之後,他總是會坐在一旁喘著粗氣。』我要死了。『他輕聲說道,』是的。『我誠實說道,因為我認為對他,謊言根本無法欺騙得了他,或許也可以說,在他的那雙眼睛面前,我說不了慌。』可是我還沒有完成任務,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他看著我,眼睛中帶著期待。我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或許很美,或許也就那樣。『他搖了搖頭,沉默不語。」

「『為了他們,真的值得你這樣去做嗎?』我問道。他看著我微微一笑道,『沒有什麼值不值,這只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即便沒有他們,我也要去做,因為,因為我想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吶……』」

… 然而,當凌風雲看的正是入神的時候,一切戛然而止,這一切停的那麼突然,讓凌風雲一下子都還沒緩過神來。

「沒有了嗎?」凌風雲停頓片刻,依然沒有看到後面的場景,主動問道。

「是的,沒了。」生命之樹緩緩答道,顯然,它也沉浸在上古結界的這個故事講述之中。

「那那個地精呢?」凌風雲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與你知道的一樣,我想也許他已經死了吧,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故事發生的具體時間,很有可能是上百年,又可能是千萬年前。」生命之樹顫顫悠悠的說道。

「千萬年前?不,這個世界才多少年。」凌風雲幾乎條件反射般脫口而出,是的,在他所有的記憶之中,包括書籍的記載,這個世界不過才上千年。

「是的,只不過歷史出現了斷層而已,就像九大種族一樣,很多時候,你們所看到的其實都不是最真實的。」生命之樹說道。

凌風雲沉默不語。

「走吧,我們下去看看,突然之間,我也對那個世界有了一定的好奇。」生命之樹提醒說道。
然而,他又很想馬上阻斷乾坤之戒的吸收,因為生命之樹之前也說過,這裡是上古結界,是的,饕餮所說的兩點都是凌風雲不願意看到的。

就在凌風雲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只聽見乾坤之戒發出一聲脆響,然後包裹在戒指外面的那層能量已經消失了。

… 凌風雲看著那枚從新恢復樸實無華的乾坤之戒,腦子一片空白,足足在兩息之後,他才回過神來,此時饕餮再次閉上雙眼,似乎已經失去了繼續挑/逗凌風雲的樂趣。

凌風雲深吸了一口氣,將饕餮的話拋之腦後,然後鎮定的靠近青石板,然而他伸出的不斷顫抖的右手已經暴露了他此刻最真實的感受。

凌風雲幾乎是用了極速將乾坤之戒迅速拿起,然後立刻遠離青石板,站在饕餮身旁不遠處的凌風雲如同入定一般看著青石板,然而半個時辰之後,青石板依舊紋絲不動,這讓凌風雲再次放心了不少,不過,那顆懸挂在嗓子眼的心依舊沒有安穩落下。

猶豫片刻之後,凌風雲再次找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鑽入乾坤之戒中。

這一次,他沒有理會檮杌,而是直接鑽入生命之樹中,然而生命之樹似乎還在消化結界帶給它的力量,足足半個時辰之後才開口理會凌風雲。

「前輩,晚輩有一事不明,特來請教前輩。」凌風雲按捺住內心的不安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問吧。」生命之樹的聲音響亮了不少,看來這上古結界的力量讓它收益頗豐。

「前輩,我想知道上古結界的另一端是什麼?它的存在是來鎮壓什麼的?」直到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凌風雲愣了一下,是的,所有的結界都是用來鎮壓或者封鎖的,而自己之前什麼都沒有問就同意了生命之樹的要求,雖然自己不一定能夠阻止生命之樹,但是自己不僅沒有阻止,反而是贊同的。

「下面是一個世界。」生命之樹說道,似乎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世界?什麼世界?」越來越大的不安籠罩在凌風雲的心頭,凌風雲所有的忍耐都已經到了極限。

「唔,因為你的到來,所以我還沒有清理吸收的信息,不過既然你問了,那麼你等一等,我去查一查。」生命之樹說完,再次消失,此刻,生命之樹中一片寂靜。

約莫五息時間之後,生命之樹的聲音再次響起,「是地精族的世界。」

「地精族?」凌風雲一愣,喃喃自語重複一遍,如果沒錯的話,九九歸一中的九大種族就有地精族,那麼,饕餮說的就是真的,那麼……凌風雲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因為結果顯而易見,僅憑六大門派不到千人的弟子又如何對抗一個種族?雖然這些人都是武者,而且都是門派的佼佼者,但是不要忘記,他們有天賦,但是天賦不代表實力,即便代表實力那也是未來的實力。

「前輩,你能不能再讓結界恢復?」凌風雲許久之後緩緩的問道,這幾乎是他最後的希望,彷彿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一般。

「不,我做不到,或許全盛時期的我可以,但是現在的我做不到。」生命之樹似乎並沒有察覺到凌風雲的異樣,或許可以說,凌風雲的狀態對它來說根本不足為道。

「那你為什麼要吸收掉它?你可知道沒有結界,外面所有人的都將死在這裡,而且這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凌風雲此刻終於剋制不住了,朝著生命之樹大聲吼道。

「凌風雲,在吸收之前,我可是詢問過你的,是你同意的,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究竟是什麼,要知道,在我還未沉眠之前,九大種族原本就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里的。」生命之樹似乎並沒有因為凌風雲的憤怒而轉變情緒,它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然而此刻,這語氣在凌風雲的耳中不是平靜而是冷漠,冷淡。

凌風雲低著頭,許久之後緩緩站起,離開生命之樹,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夠慌神亂了陣腳,他必須要快速的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只有讓所有的人做好準備,才能夠保留一線生機。

離開乾坤之戒后,凌風雲看著那枚戒指,猶豫片刻,還是將它繼續掛在自己的脖子上,是的,這件事情不能夠怪生命之樹,最大的責任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自己必須肩負起責任而不是選擇逃避。

路鳥 凌風雲快速朝著靈山的方向衝去,在到了第六區域之後,凌風雲捏碎了周聰奇交給自己的石頭,這個時候,他是不能露面的,當然不是因為計劃的原因,而是他根本無法交待自己這兩天的走向,而且似乎也不會有人相信自己,所以他必須通過周聰奇來傳達這個消息。

而正在試煉的周聰奇,感覺到凌風雲捏碎石塊之後,神色一愣,看了一眼魚慶年,然後說道,「師兄,我有事情先過去一下。」

魚慶年眉頭一皺,一把拉住周聰奇的手說道,「聰奇,我總感覺有些不太對,雖然我不知道你與凌風雲私底下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我知道,這一次凌風雲絕對沒有出事,不過,我希望你最好要自己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要知道你可是大長老最看重的人。」

周聰奇低著頭,然後輕聲說道,「師兄,正是因為我是大長老看重的人,所以我不希望他出現任何事情,或者說,我不能就這樣等著他死去的消息,即便要死,我也要陪他一起。」

魚慶年猶豫片刻,還想再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他鬆開了手,然後看著周聰奇的身影緩緩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他與周聰奇這麼多年的相處,他心裡知道,只要是周聰奇想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礙的了他。

凌風雲,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希望你最好能夠有所醒悟,不要讓周聰奇跟著你一同毀滅,不然,不管如何我都不會放過你的。魚慶年在心中喃喃說道。

很快周聰奇便趕到了凌風雲所在的地方,當他看到凌風雲一臉焦急的時候,心中也是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不過此刻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花費在猜測上面。

「凌兄,怎麼了?」周聰奇出聲問道。

「聰奇,我做錯事情了。」凌道。

「什麼事情?」

「我打開了地精族的結界。」

「什麼意思?地精族的結界?」周聰奇有些懷疑的問道。

「是的,今天我一不小心打開了地精族與這裡的結界,很快地精族將會全部出現在這裡。」凌風雲低著頭說道。

「不,怎麼可能,凌兄,你不會是捉弄我的吧,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地精族的結界,這裡是試煉之地。」周聰奇雖然知道凌風雲不是開玩笑,但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問道。

「是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長老們會將這裡設置為試煉之地,但是這裡確實有地精族的結界。」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僅憑我們現在的實力,怎麼對抗一個種族?」

「我不知道,所以我先告訴你,你要立刻將這個消息傳達出去,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讓所有人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如果不提前預備的話,我怕……」

「好,不過凌兄,地精族有什麼特點,弱點?大概有多少人?」周聰奇緊張的問道。

「我不知道,關於地精族我一無所知,總之我會繼續守在結界處,一看到有異常情況我便會給你傳達消息,你一定要儘快的將所有人的聚集起來。」凌道。

「好,凌兄,不管如何我都會儘快將這個消息傳達出去的,但是我希望你記住,我們需要英雄,但是我們不需要英雄主義,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要做出一個人去單挑一個種族的這種沒有腦子的事情。」周聰奇一臉嚴肅的說道。

「嗯,放心吧,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會慎重對待的。」凌完,接過周聰奇遞給自己的三塊石頭。

「如果只有部分地精族出現,捏碎一塊石頭,如果實力與我們相當,捏碎兩塊,如果遠遠超過我們,捏碎三塊。」周聰奇說完,轉身即走。

凌風雲握緊手中的三塊石頭,然後朝著地精結界處奔去。

回到結界處時,讓凌風雲略微放心的是青石板依舊紋絲未動,而饕餮依然在原地如同什麼事情都未發生過一樣慵懶的休息。

凌風雲對饕餮的行為頗為詫異,難道饕餮就不怕地精族?不然怎麼會如此的悠哉?

「你回來了?」饕餮睜開雙眼看著凌風雲問道。

「嗯。」

「其實,我覺得,沒有必要大張旗鼓。」饕餮似乎準備大發慈悲告訴凌風雲什麼似的。

「你是什麼意思?」凌風雲皺眉問道。

「其實,過了上萬年,誰也不知道其他種族究竟是什麼情況,而且你看結界打開一個多時辰了,一點異樣都沒有,很有可能地精族早已經自然毀滅了。」饕餮伸了個懶腰悠然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沒有可能?如果你們人類沒有如此強的繁殖能力,說不定也早已經滅絕了,要知道種族的內鬥才是種族毀滅的最大原因,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我覺得你可以親自下去一趟看看,也算是先考察一下對方的實力。」

——————————————————

今夜是除夕,格子祝大家除夕快樂,預祝新春快樂。

… 凌風雲心中一驚,頓時有一剎那感覺自己一定要進去一探究竟,不過最後的時候,他還是忍耐住了這個瘋狂的想法,當然不是說他不會下去,而不是現在下去,至少在下去之前,還有很多事情他都要做完。

一天,兩天,三天,凌風雲三天三夜沒有合過眼,他的全部精神力都放在了青石板上,只要青石板有一絲異樣都不會逃出他的眼睛。

然而整整三天三夜,一切如初,這不由的讓凌風雲覺得這是一天饕餮與自己開的玩笑,然而,就連生命之樹的答案與饕餮也是一樣,他可以懷疑饕餮但是無法去懷疑生命之樹。

「我覺得你這樣在這裡耗著,什麼事情都幹不了,又浪費時間和精力,還不如下去看看下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所謂的地精族是不是還真的存在。」饕餮再次蠱惑道,這三天三夜,關於這個建議,饕餮幾乎說過十幾次,然而每次都被凌風雲否決了,不過這一次,凌風雲緊皺眉頭,沒有立刻表態,因為他知道饕餮說的是事實,如果再這樣耗下去,那麼對自己是及其不利的,自己也不能因為一個地精族而耽誤了自己的最終計劃和目標。

凌風雲掂量了下這三天三夜一直握在手中不曾放下的三枚石頭,猶豫片刻,他看了一眼青石板,然後毅然決然的朝著青石板走去。

此時,饕餮終於改變了姿勢,他緩緩的站起,雙目盯著凌風雲以及青石板,眼神之中儘是貪婪之色,只可惜,此時的凌風雲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青石板上,並未有發現饕餮的變化,不然此刻,他的動作就不會如此的堅決。

在凌風雲將雙手再次放在青石板上的時候,他突然一愣,然後緩緩鬆開手,他決定在進去之前還要先去問詢一下生命之樹,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再次魯莽而造成什麼大錯。

進入生命之樹后,凌風雲將自己的計劃以及擔憂顧慮都說了一遍,生命之樹沉默片刻之後緩緩說道,「這件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責任,而且你我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所以,放心吧,我會竭盡全力保護你的,不過,你要知道,現在我的能力有限,所以能做的也是微乎其微,不過你放心,下面的那個世界據我吸收的信息來看,應該沒有太多的危險。」

生命之樹的話讓凌風雲感覺安心不少,不過生命之樹再次開口說道,「因為上次的事情,所以我認為,你不能僅僅只聽我的意見而不去自己分析,這裡是結界留給我的信息,你自己感受一下,看看你是否能夠通過這些信息做出與我相同的判斷。」

說完生命之樹內緩緩出現一道綠色的光芒,光芒緩緩的聚於凌風雲頭頂,片刻之後,這絲綠色的光芒緩緩的滲入凌風雲的大腦之中。

「我清楚的記得,今天是我存在的第一千年整,整整一千年,我安靜的佇立在這裡,一動不動,地精族,這個他們自稱為被神放棄的種族,我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們,其實我覺得他們挺可憐的,可憐的是神並未放棄他們,放棄他們的不過是他們自己而已。是的,他們已經腐朽,已經糜爛了,他們只不過在虛度,在等待,等待死神的降臨……」

「有些時候,我與他們同樣期待死神的降臨,因為他們都死了,那麼是不是意味著我的存在就失去了作用,那麼是不是我就可以離開這裡,哪怕是死也比這樣強,其實,我與他們一樣,不同的是,神沒有放棄他們,但是神卻放棄了我。」

「第一千五百年,以前的時候,大家聊天對於某些奇特的人或現象都喜歡用時間來表達,最常見的便是五百年難得一見,一千年難得一見之類的等等,今天是第一千五百年,也就是三個五百年,一個半一千年,按理說也是該出現一個奇特的人或者現象了,說真的,我有些期待。」

「他來了,他與其他地精族不同,他雙眼之中帶著光芒,這絲光芒竟然讓我感覺有些恐懼,不,他還只是一個孩子,他只會一天一天趴在我的身旁安安靜靜的趴著,但是為什麼我會恐懼他?他與其他地精族一樣,弱小渺茫,但是為什麼我會恐懼他,是的,他有一點與其他地精不同,那就是希望,是的,他眼神中的光芒正是希望之光,而其他地精族都是絕望的光芒,可是一個小小的地精,他有什麼希望,或者說,他的希望又是什麼?又有何必要去堅持?」

「一百年之後,他似乎終於感受到了我的存在,說真的,我認為這是一種諷刺,人類,如果保持一顆公平的心來評價的話,他們確實是最完美的種族,他們有希望,有愛,有各種情感,但是他們卻擁有九大種族最短的壽命,而膽小、怯懦、自私的地精卻擁有上千年甚至數千年的生命,可是對於身陷絕望的他們來說,這些看不到頭的歲月不是一種折磨嗎?對了,回到正題上,他發現了我的存在,這讓我感覺很吃驚,要知道,這麼多年,只有他發現了我的存在,但是我不去理會他,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喂,你是誰,你的背後是什麼?』他在對我說話,當然,我不能夠回應他,如果回應他,那麼我便是承認了自己的存在,那麼就意味著我犯了錯誤,是的,我是源於上古神創造出來的,我怎麼可能犯錯。」

「『喂,你的背後是不是還有一個世界?』他趴在我的身邊繼續問道,我真的很想回答他,像是報復他一樣,告訴他,我的身後是一個美麗的世界,那麼的一切是多麼的美好,而他只能夠生活在骯髒的地精世界里,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是地精,骯髒的地精,但是我不能說話,是的,我只能在心裡嘲笑這一隻不認天命的地精,說真的,他眼中的希望越來越讓我感覺到噁心。」

「『那些老傢伙說,你的身後是以前我們的世界,但是因為某些情況,我們被神放棄了,驅逐到了這裡,而那片地盤歸了人類,人類是什麼?他們長什麼樣,他們和我們一樣,有大耳朵,大鼻子小短腿嗎?』自從感覺到我的存在之後,他總是會在我身邊自言自語,而且從他的話語中可以知道,他對我身後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好奇使他去詢問了所有的人,當然,懶惰的地精族可是沒有書籍的,好在,地精族的壽命長,每一個老地精都等於差不多幾個書櫃的書,他們很好的解答了這個地精的問題。」

「終於,有一天我發怒了,是的,他惹怒了我,他不是一隻地精,地精怎麼可能如此好學,地精怎麼可能整天沒完沒了的去探索我身後的世界,地精怎麼可能擁有那麼一雙帶著希望的眸子,是的,我發怒了,我說話了,我朝著他大聲吼道,『骯髒的地精,不管你如何希望離開這裡,不管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美好,你都無法離開這裡,因為你是一隻骯髒的地精,你們只配生活在這裡,你們被眾神遺棄了。』」

「我罵完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犯錯了,但是沒關係,反正我已經不想在這樣活下去了,我可不是他們地精,能夠安然的等死。這隻地精對於我的出現絲毫沒有差異,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他微笑著看著我說道,『結界大人,你說謊。眾神沒有遺棄我們,我們在等待一天,等待重返大陸的一天,我們還有機會。』」

「該死,還是那個眼神,我厭惡的看著他說道,『你在等待九九歸一嗎?回頭看一眼,你身後的同類,你認為他們還能等到那一天嗎,你認為即便他們等待那一天難道能夠戰勝其他種族嗎?只有一個你,又有什麼用,你很強,但是你不是神,你不過是神眼中的螻蟻而已,所以放棄吧,安然的像其他地精一樣等死吧。』」

「我說完之後,看著他臉上的失落已經在眼神之中開始閃爍的希望之光時,我感覺到一絲得意,然而得意之後,我卻感覺到一陣失落,如果,連他也變成其他地精一樣的存在時,那麼誰來陪我說話,誰又能讓我再次看到那充滿希望的雙眸,誰能夠不斷的拋出一個又一個的提問,是的,沒人了,我又將回到千年之前的孤寂之中。」

「然而,我錯了,很多時候,我們都太小看了別人,我們總認為自己很強大,認為自己身上有無限的潛力,認為自己與其他人不同,但是我們從未想過,別人的軀體之中裝著一個與我們或許一樣的靈魂,所以我們的不屈,我們的倔強,在他們身上也有,或許他們比我們還要強,至少,再一次站在我面前的這隻地精就是如此,他變了,唯一沒變的就是那炙熱目光之中的希望之光。」

————————————————————

大年初一,格子給各位拜年了,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吉祥,合家歡樂。

… 「『喂,有人說,只要擊破你,我們就能夠離開這裡對不對。』他對著我說道,我有些詫異的看著他,是的,他能夠再次回來我很吃驚,但是剛才他的這番話更讓我吃驚,吃驚之後便是嘲笑,一個地精,竟然想破壞一個上古結界,當真就是笑話,要知道我們的存在是用來阻擋兩個種族的,所以一個地精怎麼可能破壞掉我們。」

「我笑著看著他說道,『是的,骯髒的地精,你說的沒錯,只要你擊碎我,你就能夠離開這裡。』當然,我不是在鼓勵他,而是在嘲笑他,我可不希望一隻骯髒的地精在我的面前來回折騰,我想讓他立刻從我的身前滾開,不要再白日做夢了,要知道,醒來的人,未必就是幸福的人,我在想,或許其他的地精要遠比他幸福,因為他們從未有過不切實際的幻想。」

「『好,那麼就讓我來擊碎你,帶著我的族人重返人間。』此時,他眼中的希望之光越來越強烈,但是我卻感覺這所謂的希望之光不過變成了愚蠢無知的光芒,一個骯髒的地精竟然想擊碎我?即便我對他再有好感,他的這番話,都徹徹底底的讓我無法再像之前那般對他友善,是的,他是在侮辱我,一個骯髒卑微的地精竟然敢侮辱我,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是代價。」

「哈哈,他真的太弱了,弱不堪言,別說擊碎我,他根本無法碰到我,光是我身體外的能量圈就能完全的抵擋住他,是的,他輸的很慘,每沖一次就會狠狠的摔出去一次,我冷笑的看著他,像是在看一個小丑一般,是的,不自量力的人而已,你那所謂的希望之光根本就是愚蠢無知的光芒。第一天,他衝刺了三次,我以為,他會因為今天的教訓而長點心,但是我錯了,第二天他又來了,而且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頓挫,似乎昨天什麼都未曾發生過一樣,眼中的光芒依舊,又是三次,又是飛出去三次,我照樣對著他嘲笑,那些被他發集起來圍觀他的地精哄堂大笑,是的,我也與他們一同大笑,嘲笑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子。」

「他站起來,看了一眼所有的人以及我,然後臉上仰起一個笑容,似乎根本沒有把之前的一切放在心裡一樣,說真的,他這個笑容讓我有一些差異和震撼,他緩緩的沖眾人鞠了一躬,像是道歉一般,然後鑽進人群消失了,在他消失之後,地精們的笑聲依舊持續不斷,是的,這是一件值得笑的事情,然而我比他們笑的還大聲。」

「他又來了,說真的,我已經記不清楚這是他多少次來這裡了,一次又一次,我感覺有些疲憊,當然,疲憊不是因為他的一次次騷擾,而是因為精神和視覺疲憊。從一開始眾人圍觀,再到現在,僅僅寥寥幾人在一旁帶著笑意觀看,所有人對這件事情都喪失了興趣,當然這裡的興趣指的是嘲笑的興趣,因為從未有人會相信他會擊碎我,因為嘲笑的次數太多,沒人會看到他摔倒之後還能再笑出來了,地精們的世界再次變得無比的枯燥和單一。」

「終於,有一次,他碰到了我,我的意思是他終於突破了我外層的能量圈,碰到了我的實體,在他碰到我的那剎那,我感覺到他神色有一個恍惚,我以為他終於知道了我的真正實力,我以為他會選擇放棄,但是我沒有想到,他竟然依然沒有放棄,那天依然是三次衝撞之後,他躺在我身邊,看著我說道,『你好強,不過,我一定會擊碎你,帶著族人們一同出去的,離開這個鬼地方。』我看著他,竟然突然好想和他聊一聊,想一想,這些年我違規了無數次,既然想聊,那就聊吧,我看著他說道,『帶著你的族人們,你看看,你的族人們早已經拋棄你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對你抱有過任何希望,不,他們根本就沒有希望,他們不過在等待死亡而已,你又何必繼續這樣掙紮下去?』『掙扎?不,這不是掙扎,對我來說,這是一件我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不管如何我都會做下去,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饒有興趣的說道,『可是你死的那一天也未必能夠擊碎我。』是的,我說的是事實,而非是嘲諷。」

「一天,一天,一次,一次,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支撐著他,他受過傷,但他的眼睛中的光芒從未散去過,或許真如他所言,這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做到。不過此刻,就連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他是愚昧無知還是真的是不滅的希望之光,說真的,在某些時候,我竟然動了惻隱之心,我反正是要死的,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死在他的手裡,完成他的心愿呢?不,我甩了甩腦袋,將這個可怕的想法拋之腦後,我可是神創造出來的尊貴上古結界,我怎麼可以死在這種卑微低賤的生物手中。」

「終於,他老了,是的,地精族生命再長,又怎麼可能長過我,我感覺到他的身體正在劇烈的衰弱,他的力量正在失去,如今的他一天只能對我發動兩次衝擊,而且兩次已經到了他的極限,每一次,最後一次衝撞之後,他總是會坐在一旁喘著粗氣。』我要死了。『他輕聲說道,』是的。『我誠實說道,因為我認為對他,謊言根本無法欺騙得了他,或許也可以說,在他的那雙眼睛面前,我說不了慌。』可是我還沒有完成任務,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他看著我,眼睛中帶著期待。我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或許很美,或許也就那樣。『他搖了搖頭,沉默不語。」

「『為了他們,真的值得你這樣去做嗎?』我問道。他看著我微微一笑道,『沒有什麼值不值,這只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即便沒有他們,我也要去做,因為,因為我想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吶……』」

… 然而,當凌風雲看的正是入神的時候,一切戛然而止,這一切停的那麼突然,讓凌風雲一下子都還沒緩過神來。

「沒有了嗎?」凌風雲停頓片刻,依然沒有看到後面的場景,主動問道。

「是的,沒了。」生命之樹緩緩答道,顯然,它也沉浸在上古結界的這個故事講述之中。

「那那個地精呢?」凌風雲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與你知道的一樣,我想也許他已經死了吧,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故事發生的具體時間,很有可能是上百年,又可能是千萬年前。」生命之樹顫顫悠悠的說道。

「千萬年前?不,這個世界才多少年。」凌風雲幾乎條件反射般脫口而出,是的,在他所有的記憶之中,包括書籍的記載,這個世界不過才上千年。

「是的,只不過歷史出現了斷層而已,就像九大種族一樣,很多時候,你們所看到的其實都不是最真實的。」生命之樹說道。

凌風雲沉默不語。

「走吧,我們下去看看,突然之間,我也對那個世界有了一定的好奇。」生命之樹提醒說道。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