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Отопительное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 Электро отопление
Сайты » Доски объявлений

接連三聲炸響,三個高級冥族人,連慘叫的機會,也沒有發出,就被血色巨掌,給轟炸成了渣。憤怒之下的血發李易,連它們的血肉,也懶得吸收煉化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一想起被數千個中、低級的冥族人圍著,打地鼠一樣的打出來,血發李易就氣打不出一個洞來。

如果是其它種族,血發李易大不了施展「血神祭」,將所有中低級的冥族人,給煉化了。可偏偏冥族人的身體特性,所具有的冥力,讓它們不受其它力量支配。唯有一個個的殺,才能慢慢殺出來。

之前幾個高級冥族人,將這些中低級的冥族人,拉出來,就是起著這樣的心思。因為即便是砍蘿蔔,也要砍半天。有這半天的時間,足夠他們跑了。

「你怎麼把他們都殺了?」血發李易一掌殺死剩下的三個高級冥族人,夜天殘看的,不由一個腦袋,兩個頭大。

說著的同時,他走到了李易的身邊,有些抱怨的開口道,「這些冥族人,雖然都是些跳樑小丑,可我皇,目前正在和冥王合作,殺了他們……」

「那是你們的事,和我沒關係!」血發李易冷冷的打斷道。

夜天殘頓時語塞,楞了會,搖了搖頭,揮手道,「算了,算了。殺了就殺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自我介紹下,夜天殘。你應該就是無月阿姨推薦的夜天釋吧?」

「嗯。」血發李易淡淡的應了聲。血色瞳孔一掃整個戰場,發現數千的中低級冥族人,在他的一陣剿殺后,又經黑不三、黑不四的打掃殘餘,已經沒幾個了。大半剩下的人,都選擇了逃跑。

幾個高級冥族人已經全部死亡,其它的,逃了也就逃了。血發李易沒有追殺到底,黑不三、黑不四,下意識的也停止追殺。

待黑水河面上空,清靜下來時,數千具屍首,漂浮在了河面之上。漆黑如墨的河水,在鮮血的干擾下,也變的越發粘稠。雖說不是黑紅相間,但濃郁的血腥氣息,卻也瀰漫的整個戰場,格外刺鼻。

「拜見殘皇子!」

廝殺完畢的黑不三、黑不四,來到夜天殘面前,躬身叫喚道。

「不用多禮。」夜天殘抬了抬手,繼而,看向血發李易,饒有興緻的道,「你是來見天雪的吧?話說天雪妹妹在我這裡,等你可等你三年,你總算來了。」(色色小說

「嗯?你說什麼,天雪在你這裡?」血發李易愕然,「天雪不是和媽在一起,去了生界了嗎?怎麼……」

「你那都是老黃曆了,天雪妹妹以前確實去了生界,不過在三年前,就回了界源。無月阿姨也回來了。現在,在生界的,就無寂叔一個人。」夜天殘解釋道,「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們先回去再說。」

「行。」血發李易點了點頭。當即,一行四人,在夜天殘的帶領下,飛往喪屍的國度……

……

落日山脈。

一個巨大的黑色山谷上空,本尊李易、李太白、劉詩瑤,外加李太白肩膀上的小白貓,三人一妖,凌空而立,看著腳底下的黑色山谷,相繼陷入沉默中。

這個黑色山谷,位於四座高大的山峰中間。底下濃郁的黑霧籠罩,伴隨之的,還有一陣陣讓人心悸的詭異力量,衝刺的空中兩個一妖,臉龐上儘是凝重。

只有劉詩瑤,一臉雀躍,若不是有本尊李易攔著,她早就已經跳下去了。面對這種四面環山,沒有一條出路的山谷。李易不得不警惕行事。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雖然劉詩瑤的感應,表明了這是一個對她有好處的神秘之地,但誰知道下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

李太白說下面是吞噬神殿,可誰知道,這個什麼吞噬神殿里,有什麼可怕凶獸存在?

劉詩瑤雖然是屍王,但面對那些自太古以來,就一直存在的強大凶獸。李易並不認為,她能敵得過。在李易心底里,劉詩瑤一直是多年前,那個叫他「易哥哥」的小妹妹。不管她現在成了什麼,但在李易心中,她永遠是當初的妹妹。李易不容她,受到任何傷害。

不過,就這樣一直僵持下去,也收不到效果。這一點,三人一妖,都清楚。所以,在沉默片刻后,李太白忍不住,開口打破沉寂道,「怎麼樣,要什麼時候下去?」

「下去,自然是要下去的。不過,進去後會發生什麼,我們誰也不知道。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一些準備?」李易淡漠說著的同時,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李太白一愣,愕然道,「準備?準備什麼?」

「既然下面是那什麼『吞噬神殿』,以前進去的生命體,也從沒出來過,那帶一些『預備口糧』進去,我認為很有必要!」李易淡笑道。

李太白之前是激動過度,才有些恍惚,現在聽李易這麼一提,頓時醒悟過來,沉思道,「你的意思是,『吞噬神殿』里,有吞噬獸存在?可不應該啊,我以前來過這裡,並沒有感覺到吞噬獸的氣息。」

「不管有沒有,我們準備一些『口糧』,總是沒有壞處的。」李易介面道,話音落下,倏然想起忘了什麼,忙再次問道,「對了,你說這下面是個『吞噬神殿』,那這個魔神殿,是太古時期的哪個魔神府邸?」

「吞天魔尊!」 無盡沼澤。

猙獰的白骨宮殿里,紫金骨魔在聽完黃金骨魔的講述后,那張紫色的骷髏臉龐,頓時笑開了花。空洞的眼眶裡,靈魂之火跳舞似的(色色小說燃燒正旺。

「好,好!就按這個方法辦!」紫金骨魔咧嘴大笑,心中的怒氣,一掃而空。

大笑著的同時,龐大的紫金骨架「騰」的一下,從白骨王座上站起。而後,巨大的骨爪一揮,發布命令道,「讓所有族人都做好準備,只要白一回來,就開始進攻!」

「是,王!」

十幾個黃金骨魔齊聲應道。話畢,轉身小跑著,離開大殿。白骨王座前,紫金骨魔臉上的笑意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猙獰。靈魂之火中,兇殘之意燃燒正旺。

「哼,十萬超品天晶,本王可以拿出來。問題是,你吃的下嗎!?」

……

「吞天魔尊?」本尊李易微微一怔,繼而深吸了口氣,凝聲道,「又是太古時期的十大魔神之一嗎?」

「不,吞天魔尊只是太古時期的十大魔尊之一。」李太白回答道。

李易一皺眉,疑惑道,「這其中,難道還有區別?」

「當然有。太古時期的魔神,數量雖然不多,但也有上百個。這其中,排名前十的,才被稱之為十大魔神。而在十大魔神後面,又有十大神尊,和十大魔尊。」李太白回答道,「這十大神尊、魔尊,才是光明和黑暗,這兩大陣營的主力所在。光明至尊,和黑暗至尊,就分別是它們的首領。」

「原來如此。」李易點了點頭,表示瞭然。

光明至尊、黑暗至尊,才是十大魔神之二,和混沌火尊一個級別的存在。而那無道神尊、真武神尊,則是光明陣營里的兩大神尊。

在這之前,李易曾經聽炎滅提起過的虛妄魔尊,以及現在的吞天魔尊,則是黑暗陣營里的兩大魔尊。

這太古時期的神尊、魔尊,每一個都是站在巔峰的存在。只不過後來莫名消失了,才給其它種族、生命體崛起。要不然,有這些萬古巨頭的存在,即便再過個數千萬、上億年,其它種族也只有被奴役的份。

「吞天魔尊,吞噬神殿,難怪之前進去過的生命體,都沒再出來過。因為這是一個無底洞!」李易沉聲道,說罷,看向李太白道,「既然是吞天魔尊。那預備口糧,更不能少了!」

「好像,是這個理!」李太白尋思著道。說完,自己忍不住先笑出聲來。李易也跟著笑道。

「哈哈……」

大笑中,兩人當即分開來,收集「口糧」。這「口糧」自然是給吞噬神殿里的吞噬獸準備的。李太白以前來過這裡好幾次,雖然沒有發現吞噬獸的身影。但進去過的生命體,都沒再出來過。從這一點可以分析出,黑霧下面的山谷中,絕對有著可怕的禁制、或陣法、或強大的凶獸存在。

禁制、陣法,生命體發現了,可以退回來。但如果碰到的是太古凶獸,那即便想退回來,也要具備一定的實力才行。

理論結合實際。所以,黑霧下面,絕對有著強大的凶獸!而且還是看守吞噬神殿的凶獸!

吞天魔尊在太古時期的坐騎,便是吞噬獸。這種不管是死物,還是活物,都能夠吞噬的凶獸,是太古時期,四大最強凶獸之一的饕餮,衍生而來的可怕凶獸。

它們雖然沒有饕餮那麼可怕,能夠吞噬天地。但一般的生命體,乃至靈魂,也都能吞噬。

黑霧下面有著吞噬獸。李易等人,想要摸清楚谷中的地形,以及相關布局,潛進吞噬神殿,那這個「口糧」是必須要準備的!

兩個人都是超級生命體,收集「口糧」的速度很快。幾分鐘后,兩個人的身化空間里,都裝了不下數十頭的中低級凶獸。

待至這時,李易才在劉詩瑤的催促下,和李太白一起,穿過黑霧,進入到了谷底。

值得一提的是,在穿過黑霧的時候,不管是李易,還是李太白,都感應到了黑霧中,那股淡淡的吞噬之力。

這說明瀰漫整個山谷上空的大片黑霧,並不是山谷自己產生的,而是吞噬神殿引發的。或者說,是吞噬獸吞吐時,殘留的吞噬之力,一點點匯聚起來,才最終變成這片浩大的黑霧區域!

「唰!」

身影閃現,三人一妖出現在了谷底。第一眼看見的,便是滿地的屍骨。這其中,有人類的,有神族的,有魔族的,也有妖獸的、凶獸的,更有聖魔的。

一地的屍骨,平鋪開來,遍布穀地的每個角落。慘白的骨架,在黑暗的谷地,猶如夜明珠那般,綻放出凄涼、森寒、陰森的光芒。膽小的人,光是看到這一眼,說不定就會直接嚇的暈死過去。

下來的三人一妖,都不是普通人,或者說,都不是人類。所以,面對此景,除了劉詩瑤是一臉急迫外,李易和李太白,皆是一臉平淡。

「在那邊,易,在那邊!」劉詩瑤扯著李易的手,急促道。話音落下,也不待李易反應,就自己忍不住,搶先跑了過去。

「唰!」

殘影一閃,劉詩瑤的身形,化作閃電,沖沒進了黑暗深處。見此,李易忙迅速跟上。身後的李太白,本就是為了此而來,自然不肯落後。

一行人,在黑暗的谷地,快速前進。不多時,就來到了一幢巨大的建築物前。黑暗中,建築物就像是一隻龐大的怪物那般,聳立在谷地中央。

滄桑、古老、磅礴的氣息,自建築物上釋放出來,瀰漫整個區域,衝擊的李易幾人,皆是身體一震。

雖然處於黑暗之中,但以李易等人的視力,自然可以看清楚建築物的外形。那漆黑中帶有金屬光澤的牆體,讓人只是看一眼,就挪不開視線。

「超品晶石!」

看著這光滑如鏡面一樣的牆體,李易不由倒吸了口冷氣。超品晶石,本就可遇不可求。然而這整座神殿,通體居然都是由超品晶石鍛造而成。

也就是說,光是把這座神殿的牆體給搬回去,就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不過,這還是其次的。真正吸引李易和李太白的,還是神殿外圍的那一層巨大的能量光幕。整個光幕,紫中帶黑,黑中帶紫。一條條細入蛛絲的紋路,遍布其中。

「哧溜、哧溜」的電流響聲,不時發出。而在光幕的下方,無數具慘白的屍骨,堆積如山。

看著這層能量光幕,李太白臉色倏然大變,他壓低著嗓音,沉聲道,「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神禁!」 (本來今天想多更幾章,慶祝下的。只是過年了,家裡人多,實在沒時間、也沒地方寫。嗯,小紅寫書是偷瞞著家裡人寫的。所以,慶祝只能作罷。另外,為了不斷更,每天的兩更,暫時也要調整到一更,年後恢復兩更。抱歉之處,還望見諒。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

「神禁?」

「對。實力強大的太古魔神,每一尊都在自己的宮殿外圍,設有『神禁』。」李太白低聲解釋道,「所謂『神禁』,指的是是一種奇特的禁制。這種禁制,對於低級生命體不會有影響,但對高等級的生命體,卻有著可怕的殺傷力。」

「生命體等級越高,殺傷力越強!」

「當然,這個殺傷力的強與弱,和布置者有著密切的關聯。布置者實力強,神禁的威力也就越大。反之亦然。吞天魔尊是太古十大魔尊之一,他布置設下的神禁,只有和他同一級別,或者比他更高一個級別的魔神,才能不受禁制的影響。並且有能力,破除這個神禁。」

聆聽到這裡的李易,下意識皺眉,「按照這麼說來,我們豈不是都進不去了?」

吞天魔尊,那是終級生命體。不管是終級幾元,都不是現在的李易和李太白,能夠相比較的。他布置設下的神禁,也只有太古十大魔尊、或十大神尊、或十大魔神,才能解除。李易幾人,即便有這個心,也沒那個力量去做到。

「理論上來說,我們是進不去。但既然這位小友,能夠感應到神殿的存在,並受到了召喚。那有她帶路,我們說不定,也能跟著進去。」李太白看著站在光幕面前的劉詩瑤,期冀道。

聞言,李易也扭過頭來,看向最先跑到這裡的劉詩瑤,剛想開口,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卻在這時,驀然從周圍的黑暗中,傳遞而出。

「是吞噬獸!它們竟然真的存在!」

李太白低聲道,冷峻的臉龐上,閃過一絲震驚,但很快,就穩定下來,犀利的眼眸看向周圍的黑暗區域。

肩膀上的小巧白貓,在這時也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自黑暗中浮現的一雙雙,嗜血、兇殘的紅色眼睛。

是的(色色小說,不是一雙,而是十幾、二十雙。這表明了來的吞噬獸,不止一頭,而是二十幾頭。

除此外,這二十幾頭吞噬獸,全都是高級九元境界的生命體。每一頭都有著溝通天地元氣的能力。好比此刻,陡一出來,自身散發出的氣勢,便宛若一座大山那般,從天而降。而且這座大山,還不是普通的山體,而是一座活火山。隨時都有可能噴發。

二十幾座活火山噴發時產生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恐怕也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有感觸!

「唰!」「唰!」「唰!」……

殘影閃現,這些浮現出的吞噬獸,具體身影還沒顯現出來,光是憑藉它們那恐怖的速度,便開始在黑暗中不斷遊走起來。

以李易等人的目力,居然楞是看不到它們的身形。只是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在黑暗中快速移動。沒幾下,就將李易幾人,給徹底包圍在了中心。

然後,這二十幾頭吞噬獸,在圈外不斷遊走著,嘴裡發出粗狂的低吼聲。兇殘的目光,打量李易幾人的同時。火紅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嗜血和貪婪。

因為它們餓的太久了!

在這個終年不見陽光的谷底,除了偶爾有幾隻倒霉的飛鳥,掉落下來外。就只有那些被利益驅使著的野心之輩,才會下來。也只有在那個時候,谷底的吞噬獸,才有機會飽餐一頓。

李易幾人,在這二十幾頭吞噬獸的眼裡,和那些野心之輩,沒什麼區別,都不過是送上門來的美味罷了!

「吼!」

咆哮聲中,一頭吞噬獸忍不住,搶先發起了攻擊。因為下嘴慢了,就會被其它的同伴,給吞吃乾淨。這裡的每一頭吞噬獸,都是大胃王。它們的肚子,都是一個無底洞。吃再多也不會撐著。

「嗷!」「嗷!」「嗷!」……

嘶吼聲響起,其它的吞噬獸,也跟著全都撲了上來。一時間,急促、狂躁、暴虐的氣息,倏然大漲。充斥的虛空,都有些為之凝固。

二十幾頭吞噬獸這一攻擊,早就有所準備的李易和李太白,立即把預備口糧,從身化空間里拿了出來,迎著撲過來的吞噬獸拋去。

「唰!」「唰!」「唰!」……

數十頭中低級妖獸,在這一刻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帶著呼嘯之音,迎向吞噬獸的時間裡,只得悲慘的嚎叫出聲。

它們都是開了靈智的妖獸,一個個在外面,也是強大的存在。但在李易、李太白的手下,卻成了待宰的羔羊。在吞噬獸的嘴裡,則會直接沒了性命。從身化空間出來的剎那,它們就知道,迎接它們的命運是什麼了。

「吼!」

看著憑空多出來的妖獸,二十幾頭吞噬獸瘋狂了。再也不顧李易幾人,在空中立即改變方向,轉而撲向那些中低級妖獸。

吞噬獸雖然餓瘋了,但它們的大腦卻是清醒的。李易幾人身上釋放出的氣勢,明顯比它們要強。如果不是太餓了,它們絕不會發起攻擊。

其次,就是相比起數米、數十米高大的中低級妖獸來,李易幾人那點短胳膊短腿的,實在沒幾下可以嚼。放著大塊肉不吃,卻去吃小塊的,那是傻子!

數十頭中低級妖獸,一下子全都拋了出來。二十幾頭吞噬獸,不用哄搶,每一頭就咬住了自己的目標,大吃特吃起來。一時間,濃烈的血腥味,頓即在黑暗中瀰漫開來。

趁著這個時間,李易和李太白,來到了劉詩瑤的身邊,跟在劉詩瑤的身後,往光幕逼近。

「唰!——」

寒光乍現,劃破黑暗,突兀降臨李易幾人的頭頂。同一時間,一股冰冷的殺機,鎖定在了李易幾人身上。

「小心!」

李太白低喝一聲,身形疾速倒退。前進中的李易,也立即抓住劉詩瑤,往後退回來。

「嘭!」

大地一陣震顫。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落在了李易幾人之前所站著的位置。

「哧溜~!」

光幕上,適時劃過一道電流,在黑暗中一閃即逝。但就是這一瞬即,讓李易和李太白,看清了這個巨大黑影的真面目。
一想起被數千個中、低級的冥族人圍著,打地鼠一樣的打出來,血發李易就氣打不出一個洞來。

如果是其它種族,血發李易大不了施展「血神祭」,將所有中低級的冥族人,給煉化了。可偏偏冥族人的身體特性,所具有的冥力,讓它們不受其它力量支配。唯有一個個的殺,才能慢慢殺出來。

之前幾個高級冥族人,將這些中低級的冥族人,拉出來,就是起著這樣的心思。因為即便是砍蘿蔔,也要砍半天。有這半天的時間,足夠他們跑了。

「你怎麼把他們都殺了?」血發李易一掌殺死剩下的三個高級冥族人,夜天殘看的,不由一個腦袋,兩個頭大。

說著的同時,他走到了李易的身邊,有些抱怨的開口道,「這些冥族人,雖然都是些跳樑小丑,可我皇,目前正在和冥王合作,殺了他們……」

「那是你們的事,和我沒關係!」血發李易冷冷的打斷道。

夜天殘頓時語塞,楞了會,搖了搖頭,揮手道,「算了,算了。殺了就殺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自我介紹下,夜天殘。你應該就是無月阿姨推薦的夜天釋吧?」

「嗯。」血發李易淡淡的應了聲。血色瞳孔一掃整個戰場,發現數千的中低級冥族人,在他的一陣剿殺后,又經黑不三、黑不四的打掃殘餘,已經沒幾個了。大半剩下的人,都選擇了逃跑。

幾個高級冥族人已經全部死亡,其它的,逃了也就逃了。血發李易沒有追殺到底,黑不三、黑不四,下意識的也停止追殺。

待黑水河面上空,清靜下來時,數千具屍首,漂浮在了河面之上。漆黑如墨的河水,在鮮血的干擾下,也變的越發粘稠。雖說不是黑紅相間,但濃郁的血腥氣息,卻也瀰漫的整個戰場,格外刺鼻。

「拜見殘皇子!」

廝殺完畢的黑不三、黑不四,來到夜天殘面前,躬身叫喚道。

「不用多禮。」夜天殘抬了抬手,繼而,看向血發李易,饒有興緻的道,「你是來見天雪的吧?話說天雪妹妹在我這裡,等你可等你三年,你總算來了。」(色色小說

「嗯?你說什麼,天雪在你這裡?」血發李易愕然,「天雪不是和媽在一起,去了生界了嗎?怎麼……」

「你那都是老黃曆了,天雪妹妹以前確實去了生界,不過在三年前,就回了界源。無月阿姨也回來了。現在,在生界的,就無寂叔一個人。」夜天殘解釋道,「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們先回去再說。」

「行。」血發李易點了點頭。當即,一行四人,在夜天殘的帶領下,飛往喪屍的國度……

……

落日山脈。

一個巨大的黑色山谷上空,本尊李易、李太白、劉詩瑤,外加李太白肩膀上的小白貓,三人一妖,凌空而立,看著腳底下的黑色山谷,相繼陷入沉默中。

這個黑色山谷,位於四座高大的山峰中間。底下濃郁的黑霧籠罩,伴隨之的,還有一陣陣讓人心悸的詭異力量,衝刺的空中兩個一妖,臉龐上儘是凝重。

只有劉詩瑤,一臉雀躍,若不是有本尊李易攔著,她早就已經跳下去了。面對這種四面環山,沒有一條出路的山谷。李易不得不警惕行事。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雖然劉詩瑤的感應,表明了這是一個對她有好處的神秘之地,但誰知道下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

李太白說下面是吞噬神殿,可誰知道,這個什麼吞噬神殿里,有什麼可怕凶獸存在?

劉詩瑤雖然是屍王,但面對那些自太古以來,就一直存在的強大凶獸。李易並不認為,她能敵得過。在李易心底里,劉詩瑤一直是多年前,那個叫他「易哥哥」的小妹妹。不管她現在成了什麼,但在李易心中,她永遠是當初的妹妹。李易不容她,受到任何傷害。

不過,就這樣一直僵持下去,也收不到效果。這一點,三人一妖,都清楚。所以,在沉默片刻后,李太白忍不住,開口打破沉寂道,「怎麼樣,要什麼時候下去?」

「下去,自然是要下去的。不過,進去後會發生什麼,我們誰也不知道。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一些準備?」李易淡漠說著的同時,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李太白一愣,愕然道,「準備?準備什麼?」

「既然下面是那什麼『吞噬神殿』,以前進去的生命體,也從沒出來過,那帶一些『預備口糧』進去,我認為很有必要!」李易淡笑道。

李太白之前是激動過度,才有些恍惚,現在聽李易這麼一提,頓時醒悟過來,沉思道,「你的意思是,『吞噬神殿』里,有吞噬獸存在?可不應該啊,我以前來過這裡,並沒有感覺到吞噬獸的氣息。」

「不管有沒有,我們準備一些『口糧』,總是沒有壞處的。」李易介面道,話音落下,倏然想起忘了什麼,忙再次問道,「對了,你說這下面是個『吞噬神殿』,那這個魔神殿,是太古時期的哪個魔神府邸?」

「吞天魔尊!」 無盡沼澤。

猙獰的白骨宮殿里,紫金骨魔在聽完黃金骨魔的講述后,那張紫色的骷髏臉龐,頓時笑開了花。空洞的眼眶裡,靈魂之火跳舞似的(色色小說燃燒正旺。

「好,好!就按這個方法辦!」紫金骨魔咧嘴大笑,心中的怒氣,一掃而空。

大笑著的同時,龐大的紫金骨架「騰」的一下,從白骨王座上站起。而後,巨大的骨爪一揮,發布命令道,「讓所有族人都做好準備,只要白一回來,就開始進攻!」

「是,王!」

十幾個黃金骨魔齊聲應道。話畢,轉身小跑著,離開大殿。白骨王座前,紫金骨魔臉上的笑意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猙獰。靈魂之火中,兇殘之意燃燒正旺。

「哼,十萬超品天晶,本王可以拿出來。問題是,你吃的下嗎!?」

……

「吞天魔尊?」本尊李易微微一怔,繼而深吸了口氣,凝聲道,「又是太古時期的十大魔神之一嗎?」

「不,吞天魔尊只是太古時期的十大魔尊之一。」李太白回答道。

李易一皺眉,疑惑道,「這其中,難道還有區別?」

「當然有。太古時期的魔神,數量雖然不多,但也有上百個。這其中,排名前十的,才被稱之為十大魔神。而在十大魔神後面,又有十大神尊,和十大魔尊。」李太白回答道,「這十大神尊、魔尊,才是光明和黑暗,這兩大陣營的主力所在。光明至尊,和黑暗至尊,就分別是它們的首領。」

「原來如此。」李易點了點頭,表示瞭然。

光明至尊、黑暗至尊,才是十大魔神之二,和混沌火尊一個級別的存在。而那無道神尊、真武神尊,則是光明陣營里的兩大神尊。

在這之前,李易曾經聽炎滅提起過的虛妄魔尊,以及現在的吞天魔尊,則是黑暗陣營里的兩大魔尊。

這太古時期的神尊、魔尊,每一個都是站在巔峰的存在。只不過後來莫名消失了,才給其它種族、生命體崛起。要不然,有這些萬古巨頭的存在,即便再過個數千萬、上億年,其它種族也只有被奴役的份。

「吞天魔尊,吞噬神殿,難怪之前進去過的生命體,都沒再出來過。因為這是一個無底洞!」李易沉聲道,說罷,看向李太白道,「既然是吞天魔尊。那預備口糧,更不能少了!」

「好像,是這個理!」李太白尋思著道。說完,自己忍不住先笑出聲來。李易也跟著笑道。

「哈哈……」

大笑中,兩人當即分開來,收集「口糧」。這「口糧」自然是給吞噬神殿里的吞噬獸準備的。李太白以前來過這裡好幾次,雖然沒有發現吞噬獸的身影。但進去過的生命體,都沒再出來過。從這一點可以分析出,黑霧下面的山谷中,絕對有著可怕的禁制、或陣法、或強大的凶獸存在。

禁制、陣法,生命體發現了,可以退回來。但如果碰到的是太古凶獸,那即便想退回來,也要具備一定的實力才行。

理論結合實際。所以,黑霧下面,絕對有著強大的凶獸!而且還是看守吞噬神殿的凶獸!

吞天魔尊在太古時期的坐騎,便是吞噬獸。這種不管是死物,還是活物,都能夠吞噬的凶獸,是太古時期,四大最強凶獸之一的饕餮,衍生而來的可怕凶獸。

它們雖然沒有饕餮那麼可怕,能夠吞噬天地。但一般的生命體,乃至靈魂,也都能吞噬。

黑霧下面有著吞噬獸。李易等人,想要摸清楚谷中的地形,以及相關布局,潛進吞噬神殿,那這個「口糧」是必須要準備的!

兩個人都是超級生命體,收集「口糧」的速度很快。幾分鐘后,兩個人的身化空間里,都裝了不下數十頭的中低級凶獸。

待至這時,李易才在劉詩瑤的催促下,和李太白一起,穿過黑霧,進入到了谷底。

值得一提的是,在穿過黑霧的時候,不管是李易,還是李太白,都感應到了黑霧中,那股淡淡的吞噬之力。

這說明瀰漫整個山谷上空的大片黑霧,並不是山谷自己產生的,而是吞噬神殿引發的。或者說,是吞噬獸吞吐時,殘留的吞噬之力,一點點匯聚起來,才最終變成這片浩大的黑霧區域!

「唰!」

身影閃現,三人一妖出現在了谷底。第一眼看見的,便是滿地的屍骨。這其中,有人類的,有神族的,有魔族的,也有妖獸的、凶獸的,更有聖魔的。

一地的屍骨,平鋪開來,遍布穀地的每個角落。慘白的骨架,在黑暗的谷地,猶如夜明珠那般,綻放出凄涼、森寒、陰森的光芒。膽小的人,光是看到這一眼,說不定就會直接嚇的暈死過去。

下來的三人一妖,都不是普通人,或者說,都不是人類。所以,面對此景,除了劉詩瑤是一臉急迫外,李易和李太白,皆是一臉平淡。

「在那邊,易,在那邊!」劉詩瑤扯著李易的手,急促道。話音落下,也不待李易反應,就自己忍不住,搶先跑了過去。

「唰!」

殘影一閃,劉詩瑤的身形,化作閃電,沖沒進了黑暗深處。見此,李易忙迅速跟上。身後的李太白,本就是為了此而來,自然不肯落後。

一行人,在黑暗的谷地,快速前進。不多時,就來到了一幢巨大的建築物前。黑暗中,建築物就像是一隻龐大的怪物那般,聳立在谷地中央。

滄桑、古老、磅礴的氣息,自建築物上釋放出來,瀰漫整個區域,衝擊的李易幾人,皆是身體一震。

雖然處於黑暗之中,但以李易等人的視力,自然可以看清楚建築物的外形。那漆黑中帶有金屬光澤的牆體,讓人只是看一眼,就挪不開視線。

「超品晶石!」

看著這光滑如鏡面一樣的牆體,李易不由倒吸了口冷氣。超品晶石,本就可遇不可求。然而這整座神殿,通體居然都是由超品晶石鍛造而成。

也就是說,光是把這座神殿的牆體給搬回去,就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不過,這還是其次的。真正吸引李易和李太白的,還是神殿外圍的那一層巨大的能量光幕。整個光幕,紫中帶黑,黑中帶紫。一條條細入蛛絲的紋路,遍布其中。

「哧溜、哧溜」的電流響聲,不時發出。而在光幕的下方,無數具慘白的屍骨,堆積如山。

看著這層能量光幕,李太白臉色倏然大變,他壓低著嗓音,沉聲道,「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神禁!」 (本來今天想多更幾章,慶祝下的。只是過年了,家裡人多,實在沒時間、也沒地方寫。嗯,小紅寫書是偷瞞著家裡人寫的。所以,慶祝只能作罷。另外,為了不斷更,每天的兩更,暫時也要調整到一更,年後恢復兩更。抱歉之處,還望見諒。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

「神禁?」

「對。實力強大的太古魔神,每一尊都在自己的宮殿外圍,設有『神禁』。」李太白低聲解釋道,「所謂『神禁』,指的是是一種奇特的禁制。這種禁制,對於低級生命體不會有影響,但對高等級的生命體,卻有著可怕的殺傷力。」

「生命體等級越高,殺傷力越強!」

「當然,這個殺傷力的強與弱,和布置者有著密切的關聯。布置者實力強,神禁的威力也就越大。反之亦然。吞天魔尊是太古十大魔尊之一,他布置設下的神禁,只有和他同一級別,或者比他更高一個級別的魔神,才能不受禁制的影響。並且有能力,破除這個神禁。」

聆聽到這裡的李易,下意識皺眉,「按照這麼說來,我們豈不是都進不去了?」

吞天魔尊,那是終級生命體。不管是終級幾元,都不是現在的李易和李太白,能夠相比較的。他布置設下的神禁,也只有太古十大魔尊、或十大神尊、或十大魔神,才能解除。李易幾人,即便有這個心,也沒那個力量去做到。

「理論上來說,我們是進不去。但既然這位小友,能夠感應到神殿的存在,並受到了召喚。那有她帶路,我們說不定,也能跟著進去。」李太白看著站在光幕面前的劉詩瑤,期冀道。

聞言,李易也扭過頭來,看向最先跑到這裡的劉詩瑤,剛想開口,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卻在這時,驀然從周圍的黑暗中,傳遞而出。

「是吞噬獸!它們竟然真的存在!」

李太白低聲道,冷峻的臉龐上,閃過一絲震驚,但很快,就穩定下來,犀利的眼眸看向周圍的黑暗區域。

肩膀上的小巧白貓,在這時也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自黑暗中浮現的一雙雙,嗜血、兇殘的紅色眼睛。

是的(色色小說,不是一雙,而是十幾、二十雙。這表明了來的吞噬獸,不止一頭,而是二十幾頭。

除此外,這二十幾頭吞噬獸,全都是高級九元境界的生命體。每一頭都有著溝通天地元氣的能力。好比此刻,陡一出來,自身散發出的氣勢,便宛若一座大山那般,從天而降。而且這座大山,還不是普通的山體,而是一座活火山。隨時都有可能噴發。

二十幾座活火山噴發時產生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恐怕也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有感觸!

「唰!」「唰!」「唰!」……

殘影閃現,這些浮現出的吞噬獸,具體身影還沒顯現出來,光是憑藉它們那恐怖的速度,便開始在黑暗中不斷遊走起來。

以李易等人的目力,居然楞是看不到它們的身形。只是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在黑暗中快速移動。沒幾下,就將李易幾人,給徹底包圍在了中心。

然後,這二十幾頭吞噬獸,在圈外不斷遊走著,嘴裡發出粗狂的低吼聲。兇殘的目光,打量李易幾人的同時。火紅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嗜血和貪婪。

因為它們餓的太久了!

在這個終年不見陽光的谷底,除了偶爾有幾隻倒霉的飛鳥,掉落下來外。就只有那些被利益驅使著的野心之輩,才會下來。也只有在那個時候,谷底的吞噬獸,才有機會飽餐一頓。

李易幾人,在這二十幾頭吞噬獸的眼裡,和那些野心之輩,沒什麼區別,都不過是送上門來的美味罷了!

「吼!」

咆哮聲中,一頭吞噬獸忍不住,搶先發起了攻擊。因為下嘴慢了,就會被其它的同伴,給吞吃乾淨。這裡的每一頭吞噬獸,都是大胃王。它們的肚子,都是一個無底洞。吃再多也不會撐著。

「嗷!」「嗷!」「嗷!」……

嘶吼聲響起,其它的吞噬獸,也跟著全都撲了上來。一時間,急促、狂躁、暴虐的氣息,倏然大漲。充斥的虛空,都有些為之凝固。

二十幾頭吞噬獸這一攻擊,早就有所準備的李易和李太白,立即把預備口糧,從身化空間里拿了出來,迎著撲過來的吞噬獸拋去。

「唰!」「唰!」「唰!」……

數十頭中低級妖獸,在這一刻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帶著呼嘯之音,迎向吞噬獸的時間裡,只得悲慘的嚎叫出聲。

它們都是開了靈智的妖獸,一個個在外面,也是強大的存在。但在李易、李太白的手下,卻成了待宰的羔羊。在吞噬獸的嘴裡,則會直接沒了性命。從身化空間出來的剎那,它們就知道,迎接它們的命運是什麼了。

「吼!」

看著憑空多出來的妖獸,二十幾頭吞噬獸瘋狂了。再也不顧李易幾人,在空中立即改變方向,轉而撲向那些中低級妖獸。

吞噬獸雖然餓瘋了,但它們的大腦卻是清醒的。李易幾人身上釋放出的氣勢,明顯比它們要強。如果不是太餓了,它們絕不會發起攻擊。

其次,就是相比起數米、數十米高大的中低級妖獸來,李易幾人那點短胳膊短腿的,實在沒幾下可以嚼。放著大塊肉不吃,卻去吃小塊的,那是傻子!

數十頭中低級妖獸,一下子全都拋了出來。二十幾頭吞噬獸,不用哄搶,每一頭就咬住了自己的目標,大吃特吃起來。一時間,濃烈的血腥味,頓即在黑暗中瀰漫開來。

趁著這個時間,李易和李太白,來到了劉詩瑤的身邊,跟在劉詩瑤的身後,往光幕逼近。

「唰!——」

寒光乍現,劃破黑暗,突兀降臨李易幾人的頭頂。同一時間,一股冰冷的殺機,鎖定在了李易幾人身上。

「小心!」

李太白低喝一聲,身形疾速倒退。前進中的李易,也立即抓住劉詩瑤,往後退回來。

「嘭!」

大地一陣震顫。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落在了李易幾人之前所站著的位置。

「哧溜~!」

光幕上,適時劃過一道電流,在黑暗中一閃即逝。但就是這一瞬即,讓李易和李太白,看清了這個巨大黑影的真面目。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