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Перфораторы
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Электропилы

至尊神雷不屑的道:「臭小子,本尊可比你想象的更厲害,本尊的神通,不亞於修為高深的修鍊者。」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趙陽連忙追問,「雷哥,那你告訴我,這兩頭賤驢到底有什麼陰謀詭計?」

至尊神雷奸詐的笑道:「臭小子,你對墨青青那小女娃挺上心的嘛。」

趙陽之所以會問至尊神雷,范劍和王寶劍有何陰謀詭計,自然不是擔心自己,他有《無敵涅槃神功》在手,無論范劍和王寶劍設下怎樣的圈套,他都敢往裡面鑽。

趙陽真正擔心的是,隨同他一起前來的墨青青。

趙陽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問道:「雷哥,你就別調侃我了。」

至尊神雷嘿嘿笑道:「臭小子,想泡人家就直說嘛。」

趙陽有點尷尬,正色道:「泡什麼泡,雷哥你個老不尊,能不能說得好聽點。」

「哦,那你想睡人家就直說嘛。」

「我靠!把「泡」換成「睡」,還不如剛才呢。」

「哦,那你想太陽人家就直說嘛。」

趙陽對至尊神雷徹底無語,這貨扯起淡來天下無敵,一點正經都沒有。

至尊神雷到底也沒有告訴趙陽,范劍二人究竟打得什麼歪主意,只是撂下一句,「臭小子,本尊只能告訴你,那兩頭賤驢的歪主意,的確和墨青青有關,不過你不用擔心,到時本尊自然會提醒你。」

這兩頭賤驢,居然真的連墨青青一起算計?

趙陽心中一驚,旋即雙眼一擰,眼神冰冷如刀。

墨青青是什麼身份?

墨青青是宗主的女兒,早就定下的宗主繼承人,朝陽宗未來的宗主。

此處自然是范劍的家,范家的地盤,可這裡同樣是朝陽宗內部,那兩頭賤驢居然如此大膽,連墨青青都敢動。

「趙少,趙少,酒菜來了。」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陣喊叫。

通過意識和至尊神雷交流,趙陽顯得心不在焉,眼神渙散。

趙陽回過神來,便看到王寶劍的大禿頭在他跟前晃啊晃的。

王寶劍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腆著臉道:「趙少,該用膳了。」

「嗯。」

趙陽點了點頭,走進屋中,掃了一眼,發現飯菜已經準備妥當,飯菜十分豐盛,足足十幾大盤,擺了滿滿一桌。

趙陽拍了拍王寶劍光溜溜的禿頭,笑了笑,「大寶劍,辛苦你了。」

王寶劍點頭哈腰,諂媚道:「應該的應該的,為趙少辦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趙陽心中冷笑,心道:「你個大寶劍,還跟老子裝,老子已經知道,你他娘的沒安好心。」

趙陽淡淡一笑,關切的問道:「大寶劍,你為什麼要剃個禿頭呢?難道這樣比較涼快嗎?」

王寶劍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作答。

身為陰陽境修士,周身有陰陽二氣護體,禿頭與否對他而言毫無影響,他壓根沒料到趙陽會問這個問題,這個問題,他父母都沒問過他。

王寶劍沒回答,趙陽也不去理,而是拍了拍范劍的臉,嘖嘖道:「你這頭賤驢挺不錯的,能屈能伸,就是長得太猥瑣,獐頭鼠目,賊眉鼠眼,看上去就不是啥好鳥。」

范劍一愣,趙陽直接喊他「賤驢」,還說他不是啥好鳥,讓他有點意外,剛才不還好好的嘛,難道這個狗東西要翻臉?

趙陽的話,令得范劍和王寶劍都是一愣。

趙陽卻不理會這兩頭賤驢,直接坐下來,招呼墨青青道:「青青妹子,來,咱們開吃。」說完,便大快朵頤起來。

墨青青點了點頭,也動起筷子來。

她倒是不擔心飯菜被下毒,因為范劍和王寶劍一直在她眼皮子底下,飯菜全是那些僕人準備的。

見兩人大吃起來,王寶劍給范劍使了個眼色,兩人也連忙坐下,陪著趙陽吃吃喝喝。

趙陽是真餓了,再加上飯菜比較豐盛,胃口大開,瞬間化身為一個吃貨。

見趙陽吃得開心,范劍笑著問道:「趙少,飯菜還可口嗎?」

趙陽手上滿是油漬,伸手在范劍身上抹了抹,又拍了拍他的臉,點點頭道:「嗯,可口可口,非常可口。」

見此情形,范劍額頭直冒黑線,還是一旁的王寶劍連連給他使眼色,他才慢慢平復下心情,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趙少,這是小人珍藏多年的靈酒,名為雪花落,還請您品嘗一二。」

說著,范劍右手在空間手鐲上一抹,手中憑空出現一個酒罈。

酒罈不大,上面還有一層厚厚的紅泥密封,可是隔著厚厚的紅泥,那股濃郁的酒香直接飄出,鑽進幾人的鼻孔中,令人為之沉醉。

「雪花落?」墨青青瞪大眼睛,詫異道:「這是雪花落?」

雪花落,乃是一種著名的靈酒,修鍊者飲用之後好處多多,可以提升修鍊者的修鍊潛力,增加修為。

這種靈酒,價格非常昂貴,這樣一小壇雪花落,恐怕要兩三萬塊陽元石,比靈藥替代品貴上三五倍。

趙陽不解的問道:「雪花落?是這種靈酒的名字?還挺浪漫的嘛,這種靈酒很好喝嗎?」

以趙陽的思維,靈酒也是一種酒而已,好像沒有什麼厲害之處。

「好喝?」墨青青詫異的看了趙陽一眼,皺眉問道:「你沒聽說過雪花落?」

幾年前,這傢伙是外門第一人時,同時有另一個稱號「宗門小霸王」,天賦雖然好,可卻十分喜歡吃喝玩樂,不應該沒聽說過這種靈酒才對。 墨青青猜得不錯,以前那個趙陽的確聽說過『雪花落』靈酒,不但聽說過,還喝過這種靈酒。

不過,如今的趙陽已經非昔日的趙陽。

當兩個趙陽的靈魂合二為一的時候,有一些不重要的記憶,被拋棄在一個角落裡,並未繼承下來。

見趙陽一臉茫然,貌似真的沒聽說過這種靈酒,墨青青不由解釋道:「這種靈酒的價格十分昂貴,這樣一小壇恐怕要兩三萬塊陽元石,是靈藥替代品的三五倍,修鍊者飲用之後有諸多好處。」

「靈藥替代品的三五倍?」

趙陽眼睛不由一亮,好東西啊,一種靈酒而已,居然也有這樣的價值。

同時他心中又升起一絲警惕,這壇靈酒該不會是個圈套吧?傳說中的糖衣炮彈?

趙陽用意識與至尊神雷交流道:「雷哥,這壇『雪花落』靈酒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至尊神雷懶洋洋的道:「你個臭小子,心思還挺縝密的嘛。」

趙陽鬱悶道:「雷哥,你怎麼這麼貧,我跟你說正事呢。」

至尊神雷笑道:「放心吧,這壇『雪花落』靈酒沒什麼問題,放心喝吧。」

「哦。」趙陽這才放下心來。

在異世界C位出道 這時候,范劍又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一個精緻的酒壺和四隻高腳杯,然後打開酒罈,將靈酒倒入酒壺之中。

酒罈打開的一瞬間,一股濃郁的酒香散發開來。

范劍給四人每人倒了一小杯靈酒,然後對趙陽比了個請的姿勢,恭敬的道:「趙少,青青姑娘,請品嘗。」

墨青青神色有點緊張,倒是趙陽一臉不在意,端起酒杯就打算一飲而盡。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斷喝在他腦海中響起,「臭小子,別喝,這酒有問題。」

趙陽整個人一個激靈,一下沒端穩酒杯,靈酒傾灑出來,灑在衣服上。

趙陽有點不爽,道:「雷哥,你用得著這麼耍我嗎?」

適才,至尊神雷說靈酒沒問題,現在又說靈酒有問題,趙陽下意識的以為至尊神雷在耍他。

至尊神雷鬱悶道:「臭小子,本尊是那樣的神雷嗎?顯然不是嘛,問題不在於靈酒本身,問題出在那個酒壺上。」

「酒壺?」趙陽眉頭一皺,斜瞥了一眼那個酒壺,看上去非常精緻,好像就是普通的酒壺,他有點不解,「那酒壺有古怪?」

至尊神雷提醒道:「酒壺有兩個壺嘴。」

那個酒壺有左右兩個壺嘴,莫非兩個壺嘴倒出的靈酒不一樣?

至尊神雷的提醒,猶如醍醐灌頂,趙陽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至尊神雷施施然道:「從左邊壺嘴倒出的,是正常的『雪花落』靈酒,而右邊壺嘴倒出的,也是『雪花落』靈酒,只不過其中加了一點料。」

「加了一點料?什麼料?」

「一種名為『落雁紅』的特殊藥劑。」

趙陽不解的道:「『落雁紅』?那是什麼玩意兒?」

至尊神雷道:「一種催情聖葯,可以令你瞬間變成一頭髮情的公豬。」

「神馬?」趙陽瞪大眼睛。

至尊神雷笑道:「臭小子,你現在知道,這兩頭賤驢為什麼連墨青青一起算計了吧?墨青青那杯靈酒裡面也有『落雁紅』。」

「馬勒戈壁的!」

趙陽下意識的握緊手掌,雙眼一擰,「這兩頭賤驢!居然想出這麼陰損的招對付老子,真尼瑪兩個王八蛋!」

范劍和王寶劍見趙陽臉色變幻不定,心中忐忑不安,這個狗東西莫非發現了什麼?

不應該啊,他們的計劃天衣無縫,這個狗東西的智商比小狗還低,怎麼可能發現。

范劍對趙陽和墨青青笑了笑,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笑道:「趙少,青青姑娘,小人先干為敬。」

王寶劍緊隨其後,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小人也幹了。」

墨青青俏臉微微一紅,范劍和王寶劍如此豪邁,令她有點慚愧,「莫非這兩個傢伙真的痛改前非,一心向善,如此一來,倒是自己有點小肚雞腸了。」

一開始,她和趙陽的想法一樣,懷疑『雪花落』靈酒乃是糖衣炮彈。

想到這裡,墨青青端起手中的酒杯,對范劍和王寶劍說道:「兩位,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們這麼有誠意,那我也幹了。」說完,便要將杯中的靈酒幹掉。

范劍和王寶劍心中大喜,激動的搓了搓手,他們已經能夠預見,墨青青發情的樣子。

這個小娘皮,即將淪為二人的玩物。

「哎呀!」

冷不丁的,趙陽一把搶過墨青青的酒杯,將酒杯中的靈酒全部倒在地上。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范劍、王寶劍、墨青青三人齊齊呆住,皆是一臉獃滯的看著趙陽。

趙陽撓了撓頭,笑嘻嘻道:「青青妹子,我看到你杯子里有一個蒼蠅。」

緊接著,趙陽端起自己的酒杯,將杯中的靈酒同樣倒掉,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杯子里也飛進一個蒼蠅。」

墨青青一臉茫然,「蒼蠅?哪裡有蒼蠅?臭流氓,剛才我杯子里明明沒有蒼蠅好吧。」

「蒼蠅?尼瑪哪來的蒼蠅啊?這個借口簡直爛透了。」
趙陽連忙追問,「雷哥,那你告訴我,這兩頭賤驢到底有什麼陰謀詭計?」

至尊神雷奸詐的笑道:「臭小子,你對墨青青那小女娃挺上心的嘛。」

趙陽之所以會問至尊神雷,范劍和王寶劍有何陰謀詭計,自然不是擔心自己,他有《無敵涅槃神功》在手,無論范劍和王寶劍設下怎樣的圈套,他都敢往裡面鑽。

趙陽真正擔心的是,隨同他一起前來的墨青青。

趙陽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問道:「雷哥,你就別調侃我了。」

至尊神雷嘿嘿笑道:「臭小子,想泡人家就直說嘛。」

趙陽有點尷尬,正色道:「泡什麼泡,雷哥你個老不尊,能不能說得好聽點。」

「哦,那你想睡人家就直說嘛。」

「我靠!把「泡」換成「睡」,還不如剛才呢。」

「哦,那你想太陽人家就直說嘛。」

趙陽對至尊神雷徹底無語,這貨扯起淡來天下無敵,一點正經都沒有。

至尊神雷到底也沒有告訴趙陽,范劍二人究竟打得什麼歪主意,只是撂下一句,「臭小子,本尊只能告訴你,那兩頭賤驢的歪主意,的確和墨青青有關,不過你不用擔心,到時本尊自然會提醒你。」

這兩頭賤驢,居然真的連墨青青一起算計?

趙陽心中一驚,旋即雙眼一擰,眼神冰冷如刀。

墨青青是什麼身份?

墨青青是宗主的女兒,早就定下的宗主繼承人,朝陽宗未來的宗主。

此處自然是范劍的家,范家的地盤,可這裡同樣是朝陽宗內部,那兩頭賤驢居然如此大膽,連墨青青都敢動。

「趙少,趙少,酒菜來了。」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陣喊叫。

通過意識和至尊神雷交流,趙陽顯得心不在焉,眼神渙散。

趙陽回過神來,便看到王寶劍的大禿頭在他跟前晃啊晃的。

王寶劍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腆著臉道:「趙少,該用膳了。」

「嗯。」

趙陽點了點頭,走進屋中,掃了一眼,發現飯菜已經準備妥當,飯菜十分豐盛,足足十幾大盤,擺了滿滿一桌。

趙陽拍了拍王寶劍光溜溜的禿頭,笑了笑,「大寶劍,辛苦你了。」

王寶劍點頭哈腰,諂媚道:「應該的應該的,為趙少辦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趙陽心中冷笑,心道:「你個大寶劍,還跟老子裝,老子已經知道,你他娘的沒安好心。」

趙陽淡淡一笑,關切的問道:「大寶劍,你為什麼要剃個禿頭呢?難道這樣比較涼快嗎?」

王寶劍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作答。

身為陰陽境修士,周身有陰陽二氣護體,禿頭與否對他而言毫無影響,他壓根沒料到趙陽會問這個問題,這個問題,他父母都沒問過他。

王寶劍沒回答,趙陽也不去理,而是拍了拍范劍的臉,嘖嘖道:「你這頭賤驢挺不錯的,能屈能伸,就是長得太猥瑣,獐頭鼠目,賊眉鼠眼,看上去就不是啥好鳥。」

范劍一愣,趙陽直接喊他「賤驢」,還說他不是啥好鳥,讓他有點意外,剛才不還好好的嘛,難道這個狗東西要翻臉?

趙陽的話,令得范劍和王寶劍都是一愣。

趙陽卻不理會這兩頭賤驢,直接坐下來,招呼墨青青道:「青青妹子,來,咱們開吃。」說完,便大快朵頤起來。

墨青青點了點頭,也動起筷子來。

她倒是不擔心飯菜被下毒,因為范劍和王寶劍一直在她眼皮子底下,飯菜全是那些僕人準備的。

見兩人大吃起來,王寶劍給范劍使了個眼色,兩人也連忙坐下,陪著趙陽吃吃喝喝。

趙陽是真餓了,再加上飯菜比較豐盛,胃口大開,瞬間化身為一個吃貨。

見趙陽吃得開心,范劍笑著問道:「趙少,飯菜還可口嗎?」

趙陽手上滿是油漬,伸手在范劍身上抹了抹,又拍了拍他的臉,點點頭道:「嗯,可口可口,非常可口。」

見此情形,范劍額頭直冒黑線,還是一旁的王寶劍連連給他使眼色,他才慢慢平復下心情,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趙少,這是小人珍藏多年的靈酒,名為雪花落,還請您品嘗一二。」

說著,范劍右手在空間手鐲上一抹,手中憑空出現一個酒罈。

酒罈不大,上面還有一層厚厚的紅泥密封,可是隔著厚厚的紅泥,那股濃郁的酒香直接飄出,鑽進幾人的鼻孔中,令人為之沉醉。

「雪花落?」墨青青瞪大眼睛,詫異道:「這是雪花落?」

雪花落,乃是一種著名的靈酒,修鍊者飲用之後好處多多,可以提升修鍊者的修鍊潛力,增加修為。

這種靈酒,價格非常昂貴,這樣一小壇雪花落,恐怕要兩三萬塊陽元石,比靈藥替代品貴上三五倍。

趙陽不解的問道:「雪花落?是這種靈酒的名字?還挺浪漫的嘛,這種靈酒很好喝嗎?」

以趙陽的思維,靈酒也是一種酒而已,好像沒有什麼厲害之處。

「好喝?」墨青青詫異的看了趙陽一眼,皺眉問道:「你沒聽說過雪花落?」

幾年前,這傢伙是外門第一人時,同時有另一個稱號「宗門小霸王」,天賦雖然好,可卻十分喜歡吃喝玩樂,不應該沒聽說過這種靈酒才對。 墨青青猜得不錯,以前那個趙陽的確聽說過『雪花落』靈酒,不但聽說過,還喝過這種靈酒。

不過,如今的趙陽已經非昔日的趙陽。

當兩個趙陽的靈魂合二為一的時候,有一些不重要的記憶,被拋棄在一個角落裡,並未繼承下來。

見趙陽一臉茫然,貌似真的沒聽說過這種靈酒,墨青青不由解釋道:「這種靈酒的價格十分昂貴,這樣一小壇恐怕要兩三萬塊陽元石,是靈藥替代品的三五倍,修鍊者飲用之後有諸多好處。」

「靈藥替代品的三五倍?」

趙陽眼睛不由一亮,好東西啊,一種靈酒而已,居然也有這樣的價值。

同時他心中又升起一絲警惕,這壇靈酒該不會是個圈套吧?傳說中的糖衣炮彈?

趙陽用意識與至尊神雷交流道:「雷哥,這壇『雪花落』靈酒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至尊神雷懶洋洋的道:「你個臭小子,心思還挺縝密的嘛。」

趙陽鬱悶道:「雷哥,你怎麼這麼貧,我跟你說正事呢。」

至尊神雷笑道:「放心吧,這壇『雪花落』靈酒沒什麼問題,放心喝吧。」

「哦。」趙陽這才放下心來。

在異世界C位出道 這時候,范劍又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一個精緻的酒壺和四隻高腳杯,然後打開酒罈,將靈酒倒入酒壺之中。

酒罈打開的一瞬間,一股濃郁的酒香散發開來。

范劍給四人每人倒了一小杯靈酒,然後對趙陽比了個請的姿勢,恭敬的道:「趙少,青青姑娘,請品嘗。」

墨青青神色有點緊張,倒是趙陽一臉不在意,端起酒杯就打算一飲而盡。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斷喝在他腦海中響起,「臭小子,別喝,這酒有問題。」

趙陽整個人一個激靈,一下沒端穩酒杯,靈酒傾灑出來,灑在衣服上。

趙陽有點不爽,道:「雷哥,你用得著這麼耍我嗎?」

適才,至尊神雷說靈酒沒問題,現在又說靈酒有問題,趙陽下意識的以為至尊神雷在耍他。

至尊神雷鬱悶道:「臭小子,本尊是那樣的神雷嗎?顯然不是嘛,問題不在於靈酒本身,問題出在那個酒壺上。」

「酒壺?」趙陽眉頭一皺,斜瞥了一眼那個酒壺,看上去非常精緻,好像就是普通的酒壺,他有點不解,「那酒壺有古怪?」

至尊神雷提醒道:「酒壺有兩個壺嘴。」

那個酒壺有左右兩個壺嘴,莫非兩個壺嘴倒出的靈酒不一樣?

至尊神雷的提醒,猶如醍醐灌頂,趙陽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至尊神雷施施然道:「從左邊壺嘴倒出的,是正常的『雪花落』靈酒,而右邊壺嘴倒出的,也是『雪花落』靈酒,只不過其中加了一點料。」

「加了一點料?什麼料?」

「一種名為『落雁紅』的特殊藥劑。」

趙陽不解的道:「『落雁紅』?那是什麼玩意兒?」

至尊神雷道:「一種催情聖葯,可以令你瞬間變成一頭髮情的公豬。」

「神馬?」趙陽瞪大眼睛。

至尊神雷笑道:「臭小子,你現在知道,這兩頭賤驢為什麼連墨青青一起算計了吧?墨青青那杯靈酒裡面也有『落雁紅』。」

「馬勒戈壁的!」

趙陽下意識的握緊手掌,雙眼一擰,「這兩頭賤驢!居然想出這麼陰損的招對付老子,真尼瑪兩個王八蛋!」

范劍和王寶劍見趙陽臉色變幻不定,心中忐忑不安,這個狗東西莫非發現了什麼?

不應該啊,他們的計劃天衣無縫,這個狗東西的智商比小狗還低,怎麼可能發現。

范劍對趙陽和墨青青笑了笑,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笑道:「趙少,青青姑娘,小人先干為敬。」

王寶劍緊隨其後,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小人也幹了。」

墨青青俏臉微微一紅,范劍和王寶劍如此豪邁,令她有點慚愧,「莫非這兩個傢伙真的痛改前非,一心向善,如此一來,倒是自己有點小肚雞腸了。」

一開始,她和趙陽的想法一樣,懷疑『雪花落』靈酒乃是糖衣炮彈。

想到這裡,墨青青端起手中的酒杯,對范劍和王寶劍說道:「兩位,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們這麼有誠意,那我也幹了。」說完,便要將杯中的靈酒幹掉。

范劍和王寶劍心中大喜,激動的搓了搓手,他們已經能夠預見,墨青青發情的樣子。

這個小娘皮,即將淪為二人的玩物。

「哎呀!」

冷不丁的,趙陽一把搶過墨青青的酒杯,將酒杯中的靈酒全部倒在地上。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范劍、王寶劍、墨青青三人齊齊呆住,皆是一臉獃滯的看著趙陽。

趙陽撓了撓頭,笑嘻嘻道:「青青妹子,我看到你杯子里有一個蒼蠅。」

緊接著,趙陽端起自己的酒杯,將杯中的靈酒同樣倒掉,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杯子里也飛進一個蒼蠅。」

墨青青一臉茫然,「蒼蠅?哪裡有蒼蠅?臭流氓,剛才我杯子里明明沒有蒼蠅好吧。」

「蒼蠅?尼瑪哪來的蒼蠅啊?這個借口簡直爛透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