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Лобзики
Отели

一百五十三萬兩千八百九十五!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奶奶的,這……這廝的黃色聲望值,實在是太高了!

「凌風公子!」陡然,那一臉獃滯模樣的白償晚,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驚顫的說到。

隨即,他那好像鐵塔一般頂天立地的身軀,瞬間恭敬地朝著那手持摺扇的男子行禮道:「在下白償晚,不知道公子駕到,還請公子恕罪。」

當白償晚說出凌風公子四個字的時候,在場的眾人,包括那位傲氣十足的荊雲飛,一個個神色都變得敬畏起來。

「都說白家老九,是有名的大智若愚,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那凌風公子朝著白償晚誇獎了一句,一副長輩面對晚輩的樣子。

可是白償晚的神色中,不但沒有任何的不爽,甚至還顯得很是興奮:「公子誇獎了。」(未完待續。) 「公子您來此,莫非也是為了……」白償晚說完這句話,頓時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般,手掌重重的在自己的臉上打了一個耳光道:「公子需要的話,別說四品靈丹,就算是三品靈丹,那藥王閣,也要乖乖的奉上。」

「還算是你懂點事情,我這次過來,只不過是受了故人所託,幫人出手一次。」凌風公子說到此處,冷冷的一揮手道:「這鄭鳴的性命,我保了,誰要敢圍殺他,就是和本公子過不去。」

「現在,你們這些人,都給我統統的滾!三息之內,如果有人留在鹿靈府,殺無赦!」

伴隨著一個滾字,所有的人,幾乎都走的乾乾淨淨,特別是那白家的白償晚,更是扯著嗓子喊道:「立即給我備馬,我要今晚趕回家去。」

而那些沒有喊的人,一個個神色上,也充滿了惶急與失落。

手持摺扇的男子,對於白償晚那有些誇張的表現,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很顯然,他對於白償晚這種行為,還是很喜歡的。當四周所有人都跑的差不多的時候,那男子一收自己手中的摺扇,輕飄飄的落在鄭鳴的面前。

他以一種俯視的目光看著鄭鳴,不過隨即,他的眼眸之中,就升起了一絲的驚異。

鄭鳴雖然只是九品的修為,但是在他的眼中,鄭鳴整個人和自己的天地,好像隱含著一種奇異的聯繫。

這種聯繫,讓男子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他看向鄭鳴的眼神之中。更多出了一絲的忌憚。

自己竟然對這樣一個剛剛晉級九品的螻蟻有了忌憚。這種事情要是穿出去的話。自己的名聲可就全完了。

「你就是鄭鳴,挺會惹事的嗎?好了,此間的事情已經結束,你可以放心了。」

「不過你不要覺得是我再幫你,我也是受了玉清的託付,所以才幫你一把而已,你不用感激,更不用有其他的想法。」

我靠。鄭鳴的心頭有一種將這男子狠狠揍上一頓的想法,老子為什麼要感激你。老子本來還準備大殺四方,從而提升一下自己的聲望值呢?

你這個王八蛋,實在是可惡。

不過雖然看著男子不爽,但是他也不能在這個時候用葉孤城的英雄牌和這人打上一場,那樣傅玉清哪裡不少說,而且還浪費英雄牌。

所以,鄭鳴決定不鳥這貨,他點了點頭道:「既然你這樣,那你去忙吧!」

手持摺扇的男子。一時間愣在了那裡,他是誰?他的威名。讓幾乎所有遇到的他的人,都對他恭敬有加。在他看來,鄭鳴應該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要求和他結交。

卻沒有想到,鄭鳴這個傢伙,竟然不鳥他!

他看向鄭鳴的神色,不由得越加不爽,當下冷聲的道:「鄭鳴是吧,我知道你好像有一點能耐,但是說實話,你拿點能耐,實在是太差了。」

「別覺得,你一個人能夠將一幫土崩瓦狗打走,就能夠在天下橫行,這天下大得很,你這樣的人物,對於整個大晉王朝而言,那是一抓一大把。」

說到此處,摺扇男子冷笑一聲道:「這一次,要不是玉清請我過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雖然你和玉清有些交情,但是我還請你記住,不要將玉清的善心,當成你自己的依仗,給玉清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聽清楚了沒有?」

這貨一口一個玉清,而自己在他的眼中,就是傅玉清的累贅,鄭鳴一時間怒從心頭起,他朝著那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道:「請問您熱嗎?」

「我不熱!」被白償晚稱為凌風公子的男子一愣,他有點不明白鄭鳴的意思。

不過習慣性的,他說了一句自己不熱的話來。而就在他將這句話說完之後,鄭鳴就淡淡一笑道:「那就好。」

凌風公子之所以有如此的威名,自然不是一個傻子,他剎那間,就明白了鄭鳴的意思,鄭鳴那個問題,分明就是在告訴他,哪裡涼快,讓他去哪裡呆著。

一時間,凌風公子的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的殺意。

但是,此時這個府武院門口,雖然沒有太多的人,卻也是萬眾矚目之下,他絕對不能對鄭鳴動手,不然的話,以後見到傅玉清,他沒有辦法交代。

所以在冷哼了一聲之後,這男子就騰空而起,瞬間消失不見。

雖然心中對著男子有些不爽,但是鄭鳴還是發現,這男子的輕功,真心不錯,他離去的時候,也就是輕輕的點動腳尖,就飛馳出去百丈多遠。

而鄭鳴自己,就算是現在已經修鍊成了內氣,縱身之間,也就是七八丈而已。

「鄭鳴,你怎麼認識凌風公子?」府武院的副院長羅金武不知道何時跑了出來,話語中帶著一絲的驚奇。

鄭鳴本來對羅金武還有一些好感,但是這位副院長如此的趨吉避凶,讓鄭鳴對他的那一絲好感,此時也消失的乾乾淨淨,但是對於羅金武的趨吉避凶,鄭鳴也說不出來什麼。

畢竟,人家趨吉避凶也沒有什麼錯。

「不認識。」鄭鳴淡淡的說道。

「鳴少啊鳴少,你可知道,你丟掉了多麼大的一個機會,凌風傲視,左軍震天,這兩個人,可都是有成為一品大宗師的人,要是能夠結交一個,在大晉王朝之中,你基本上就可以橫著走。」

羅金武說到此處,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凌風傲視,左軍震天,這兩個詞語,鄭鳴還是第一次聽說過。他將目光看向羅金武道:「這兩個人,很有名嗎?」

「這個自然,在咱們大晉王朝,這兩個人,可以說天下最有潛力的年輕人,雖然他們沒有趕上天下英才榜的正式排序,但是他們卻是咱們大晉王朝公認的一品奇才。」

「據消息說,這兩個人的修為,現在就已經達到了四品,在四十歲之前,這兩個人都是有可能轉化真氣,成為三品大宗師的人。」

四品這兩個字,讓鄭鳴的眼眸不由的眯了起來。這凌風公子的年齡,比自己也就是大上個七八歲,卻沒有想到,他的修為竟然比自己高五品。

自己雖然有英雄牌在手,越級挑戰不是問題,但是英雄牌畢竟用一張少一張。更何況看到牛氣哄哄的凌風公子,鄭鳴心中更憋著一口氣。

比起使用英雄牌,鄭鳴更希望自己本身的實力超過那凌風公子,這是一種傲氣,一個男人的傲氣。

「鳴少,有著凌風公子給你出頭,藥王閣的懸賞雖然讓人心動,但是像今日這種大規模的圍殺,應該不會再出現了。」

羅金武一臉可惜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聲音低沉的道:「不過鳴少啊,有些事情,你還是應該注意,畢竟這天下,並不都是堂堂正正之人。」

「甚至還有一些人,藏頭露尾,動起手來,更是不講道義。」

鄭鳴點頭道:「多謝羅院長。」

「恩,鳴少,我覺得,那萬劍塔,你還是不要去了,雖然萬劍塔裡面機緣不少,但是去的話,對你而言,也是浪費時間。」

「更何況去東松學院,一去萬里,一路上,恐怕會有不少危機,鳴少你還不如好好回鹿鳴鎮修養,向黑心前輩討教,這樣天下論才的大會上,鳴少您還是有機會獨佔鰲頭的。」

放棄萬劍塔之行,鄭鳴撇了一下嘴,現在他的實力,主要就是靠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

他對於萬劍塔,早就有期待,他想要從萬劍塔中,尋找到一門能夠完全將初級快劍真意發揮到極致的劍法。

他怎麼能夠放棄。

「羅院長,我還是準備去萬劍塔!按照羅院長你當時和我說的,現在差不多應該要動身去萬劍塔了。」

羅院長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是最終還是道:「既然鳴少你一定要去,那我也不攔你,走吧,咱們一起去商議一下去萬劍塔的事情吧!」

鹿靈府外,白償晚在策馬狂奔,在他巨大的身下,一頭長者一尺多長粗壯巨角,身上披著一塊塊鱗甲的巨獸,在不斷地奔騰。

這巨獸比凶獸血脈的駿馬,不但高一尺多,而且更壯實的多,猛一看和一頭犀牛差不多。

不過這匹巨獸的速度,卻是快捷無比,奔走在山路之間,根本就沒有半點晃動的跡象。

「他奶奶的,這次實在是虧了,要是早知道那鄭鳴有凌風公子作為靠山,老子才不會去截殺他呢?」

「四品丹藥,五品丹藥雖然是好東西,但是這些好東西和自己的命比起來,還是命更重要啊!」

在登上一個山坡之後,白償晚朝著自己身後,那些騎著駿馬的下屬抱怨道。

其中一個下屬道:「九爺說的太對了,要是知道那鄭鳴有凌風公子的保護,就算是給咱們三品丹藥,咱們也不過來。」

「嘖嘖,怪不得那鄭鳴敢得罪藥王閣,原來他身後有凌風公子支撐,我當時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還覺得這傢伙是一個惹事的愣頭青呢?」

「你說,凌風公子為什麼要給這小子解圍啊?」

正在白償晚等人七嘴八舌的議論時,一個淡然,卻充滿了俯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怎麼,你們對我有意見嗎?」

白償晚扭頭一看,就見在百丈外的一個懸崖處,凌風公子正傲然而立,一如天上的仙人。(未完待續。)

ps:雙倍月票期間欠下的七更,這幾天會陸續補上,還請兄弟們月票繼續捧場! 雖然他們剛才並沒有說這凌風公子的壞話,可是看著傲然而立的凌風公子,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些打鼓。

畢竟,要殺死他們,對於凌風公子而言,實在是太簡單了,這簡直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公子,我等剛才,實在是……」白償晚想要解釋,可是一時間又找不出能夠解釋的理由來。

就算是他心智聰慧,但是面對這凌風公子絕對的實力,他此時也沒有任何反駁的能力。

那凌風公子淡淡一笑道:「你們剛才的話,也沒有什麼,你不用在意。」

「我這次過來,只不過是受人所託,不讓鄭鳴受到太多人的圍攻而已,現在事情已了,自然要離開。」

白償晚兩個大眼閃爍之間,就已經有點明白,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聽那凌風公子淡淡的道:「人有三災六難,這是誰也避免不了的,你說是不是?」

「對,公子您說的太對了,這人啊,確實難以避免三災六難,除非他能夠修為像公子您這樣。」

凌風公子輕輕笑了笑,眼眸之中閃過的笑意,讓白償晚的心,越加的安定了下來。

「恩,你很好,我會記住你的。」

說完這句話,凌風公子,輕輕的一揮衣袖,整個人就好像一隻白鶴,朝著虛空飛去。

與此同時,虛空之中飛來了一隻長有五尺,雙翼展開,足足有一丈多長的巨大的金雕,那凌風公子的身軀,輕輕的落在金雕上,乘雕而去。

看著一如神仙中人的凌風公子。白償晚的眼眸中滿是艷羨,他知道,像他這樣的人,在凌風公子的眼中,也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甚至,那凌風公子。根本就沒有將自己等人放在眼中。

「九爺,凌風公子是什麼意思?」一個跟在白償晚身後的壯漢,輕聲的朝著白償晚問道。

白償晚淡淡一笑道:「公子再告訴我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那個鄭鳴沒有什麼關係。」

「這麼說,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去鹿靈府,再次圍殺那個鄭鳴?」壯漢的眼眸中,閃爍著凶光。

白償晚的手掌,重重的在壯漢的腦袋上拍了一下道:「你這個混球,以後要多動一下腦子。公子當著眾人說的話,咱們能夠違背。」

「對了,你們幾個,給荊雲飛那些人傳個信,將公子的意思給他們說一下。」

「九爺,這件事情,咱們自己干就行,為什麼還要將這個消息傳出去?」壯漢摸著頭。不解的問道。

白償晚吐了一口吐沫道:「這水啊,都是混了好摸魚不是。」

從鹿靈府到東松學院。一共有五條路。

其中四條,都很平靜,甚至可以說很安全,唯有一條路,充斥著危險,甚至這條路。根本就不能稱之為路。

因為這條路,要橫穿九千里蠻荒,雖然這個橫穿,並不見得要走蠻荒之中最兇險的地域,但是卻從來都沒有人走過。

因為。這條路,實在是太危險。

鄭鳴現而今,決定走的就是這條路,這條路上,有著各種各樣的野獸,甚至是凶獸。

雖然蠻荒的凶獸和天荒相比,差的不少,但是傳說之中,在九千里蠻荒的深處,同樣有高等的凶獸。

甚至有人說,自己在九千里的蠻荒之中,見過一隻生長了翅膀的穿雲虎!

三品凶獸穿雲虎,一隻可以毀掉一座城的存在。

當聽到鄭鳴決定走九千里蠻荒這條路的時候,羅金武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當時說出九千里蠻荒這條路,只不過是想要在鄭鳴這個妖孽的傢伙面前,顯露一下自己的淵博。

畢竟,鄭鳴的眼眸中,偶爾漏出來的那種不屑一顧的神色,實在是讓他這個副院長有點不爽。

可是他沒有想到,鄭鳴竟然選擇這條路,要知道,這條路可不只是兇險兩個字可以形容的,如果可以,羅金武甚至準備用九死一生來形容。

但是鄭鳴的決定,他又實在是無力改變,於是,他能夠做的,也就是告訴鄭鳴一定要小心。

鄭鳴之所以選擇這條橫穿蠻荒的道路,實在是鄭鳴覺得自己的實力,需要磨練。

從龐斑身上繼承的道心種魔大法,從阿飛那裡得到的初級快劍真意,給了鄭鳴不小的幫助。

但是鄭鳴卻有一種,這兩種技能,和自己的配合,並不是那麼融洽的感覺。

甚至用一最普通的話說,那就是這兩種技能,好像並不是完全屬於他一般。

而要想將這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和自己完全融合在一起,鄭鳴覺得,自己需要的,是一種磨練。

就算是沒有鹿靈府通往東松學院的九千里蠻荒路,鄭鳴也準備找一個地方,將自己的實力好好的磨練一番。

現而今,有九千里蠻荒路,鄭鳴自然不會放棄。

更何況,他有葉孤城的英雄牌,有太古金烏的英雄牌,就算是遇到了那最危險的穿雲虎,鄭鳴也有把握從這蠻荒之地走出來。

絕處逢愛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走著蠻荒之路。

別不過鄭鳴的羅金武,最終還是答應了鄭鳴的要求,只不過他要鄭鳴走蠻荒路的外圍,而且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必須到達東松學院。

畢竟,萬劍塔的開啟,是不等人的。

鄭鳴對於羅金武的要求,完全沒有意見。在商議了一些其他事情之後,鄭鳴就離開了府武院。

雖然,羅金武在鄭鳴離去的時候,很是希望鄭鳴和府武院另外兩個參加萬劍塔之試的人見面,但是鄭鳴卻沒有這個興趣。

「鳴哥,咱們去哪?」鄭驚人翻動著眼睛,心中想著怎麼勸一勸鄭鳴不要冒險。

畢竟,那九千里蠻荒路不是那麼容易走的,但是從鄭鳴面對羅金武時堅決的態度。他覺得想要勸住鄭鳴,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奶奶的,這……這廝的黃色聲望值,實在是太高了!

「凌風公子!」陡然,那一臉獃滯模樣的白償晚,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驚顫的說到。

隨即,他那好像鐵塔一般頂天立地的身軀,瞬間恭敬地朝著那手持摺扇的男子行禮道:「在下白償晚,不知道公子駕到,還請公子恕罪。」

當白償晚說出凌風公子四個字的時候,在場的眾人,包括那位傲氣十足的荊雲飛,一個個神色都變得敬畏起來。

「都說白家老九,是有名的大智若愚,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那凌風公子朝著白償晚誇獎了一句,一副長輩面對晚輩的樣子。

可是白償晚的神色中,不但沒有任何的不爽,甚至還顯得很是興奮:「公子誇獎了。」(未完待續。) 「公子您來此,莫非也是為了……」白償晚說完這句話,頓時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般,手掌重重的在自己的臉上打了一個耳光道:「公子需要的話,別說四品靈丹,就算是三品靈丹,那藥王閣,也要乖乖的奉上。」

「還算是你懂點事情,我這次過來,只不過是受了故人所託,幫人出手一次。」凌風公子說到此處,冷冷的一揮手道:「這鄭鳴的性命,我保了,誰要敢圍殺他,就是和本公子過不去。」

「現在,你們這些人,都給我統統的滾!三息之內,如果有人留在鹿靈府,殺無赦!」

伴隨著一個滾字,所有的人,幾乎都走的乾乾淨淨,特別是那白家的白償晚,更是扯著嗓子喊道:「立即給我備馬,我要今晚趕回家去。」

而那些沒有喊的人,一個個神色上,也充滿了惶急與失落。

手持摺扇的男子,對於白償晚那有些誇張的表現,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很顯然,他對於白償晚這種行為,還是很喜歡的。當四周所有人都跑的差不多的時候,那男子一收自己手中的摺扇,輕飄飄的落在鄭鳴的面前。

他以一種俯視的目光看著鄭鳴,不過隨即,他的眼眸之中,就升起了一絲的驚異。

鄭鳴雖然只是九品的修為,但是在他的眼中,鄭鳴整個人和自己的天地,好像隱含著一種奇異的聯繫。

這種聯繫,讓男子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他看向鄭鳴的眼神之中。更多出了一絲的忌憚。

自己竟然對這樣一個剛剛晉級九品的螻蟻有了忌憚。這種事情要是穿出去的話。自己的名聲可就全完了。

「你就是鄭鳴,挺會惹事的嗎?好了,此間的事情已經結束,你可以放心了。」

「不過你不要覺得是我再幫你,我也是受了玉清的託付,所以才幫你一把而已,你不用感激,更不用有其他的想法。」

我靠。鄭鳴的心頭有一種將這男子狠狠揍上一頓的想法,老子為什麼要感激你。老子本來還準備大殺四方,從而提升一下自己的聲望值呢?

你這個王八蛋,實在是可惡。

不過雖然看著男子不爽,但是他也不能在這個時候用葉孤城的英雄牌和這人打上一場,那樣傅玉清哪裡不少說,而且還浪費英雄牌。

所以,鄭鳴決定不鳥這貨,他點了點頭道:「既然你這樣,那你去忙吧!」

手持摺扇的男子。一時間愣在了那裡,他是誰?他的威名。讓幾乎所有遇到的他的人,都對他恭敬有加。在他看來,鄭鳴應該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要求和他結交。

卻沒有想到,鄭鳴這個傢伙,竟然不鳥他!

他看向鄭鳴的神色,不由得越加不爽,當下冷聲的道:「鄭鳴是吧,我知道你好像有一點能耐,但是說實話,你拿點能耐,實在是太差了。」

「別覺得,你一個人能夠將一幫土崩瓦狗打走,就能夠在天下橫行,這天下大得很,你這樣的人物,對於整個大晉王朝而言,那是一抓一大把。」

說到此處,摺扇男子冷笑一聲道:「這一次,要不是玉清請我過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雖然你和玉清有些交情,但是我還請你記住,不要將玉清的善心,當成你自己的依仗,給玉清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聽清楚了沒有?」

這貨一口一個玉清,而自己在他的眼中,就是傅玉清的累贅,鄭鳴一時間怒從心頭起,他朝著那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道:「請問您熱嗎?」

「我不熱!」被白償晚稱為凌風公子的男子一愣,他有點不明白鄭鳴的意思。

不過習慣性的,他說了一句自己不熱的話來。而就在他將這句話說完之後,鄭鳴就淡淡一笑道:「那就好。」

凌風公子之所以有如此的威名,自然不是一個傻子,他剎那間,就明白了鄭鳴的意思,鄭鳴那個問題,分明就是在告訴他,哪裡涼快,讓他去哪裡呆著。

一時間,凌風公子的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的殺意。

但是,此時這個府武院門口,雖然沒有太多的人,卻也是萬眾矚目之下,他絕對不能對鄭鳴動手,不然的話,以後見到傅玉清,他沒有辦法交代。

所以在冷哼了一聲之後,這男子就騰空而起,瞬間消失不見。

雖然心中對著男子有些不爽,但是鄭鳴還是發現,這男子的輕功,真心不錯,他離去的時候,也就是輕輕的點動腳尖,就飛馳出去百丈多遠。

而鄭鳴自己,就算是現在已經修鍊成了內氣,縱身之間,也就是七八丈而已。

「鄭鳴,你怎麼認識凌風公子?」府武院的副院長羅金武不知道何時跑了出來,話語中帶著一絲的驚奇。

鄭鳴本來對羅金武還有一些好感,但是這位副院長如此的趨吉避凶,讓鄭鳴對他的那一絲好感,此時也消失的乾乾淨淨,但是對於羅金武的趨吉避凶,鄭鳴也說不出來什麼。

畢竟,人家趨吉避凶也沒有什麼錯。

「不認識。」鄭鳴淡淡的說道。

「鳴少啊鳴少,你可知道,你丟掉了多麼大的一個機會,凌風傲視,左軍震天,這兩個人,可都是有成為一品大宗師的人,要是能夠結交一個,在大晉王朝之中,你基本上就可以橫著走。」

羅金武說到此處,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凌風傲視,左軍震天,這兩個詞語,鄭鳴還是第一次聽說過。他將目光看向羅金武道:「這兩個人,很有名嗎?」

「這個自然,在咱們大晉王朝,這兩個人,可以說天下最有潛力的年輕人,雖然他們沒有趕上天下英才榜的正式排序,但是他們卻是咱們大晉王朝公認的一品奇才。」

「據消息說,這兩個人的修為,現在就已經達到了四品,在四十歲之前,這兩個人都是有可能轉化真氣,成為三品大宗師的人。」

四品這兩個字,讓鄭鳴的眼眸不由的眯了起來。這凌風公子的年齡,比自己也就是大上個七八歲,卻沒有想到,他的修為竟然比自己高五品。

自己雖然有英雄牌在手,越級挑戰不是問題,但是英雄牌畢竟用一張少一張。更何況看到牛氣哄哄的凌風公子,鄭鳴心中更憋著一口氣。

比起使用英雄牌,鄭鳴更希望自己本身的實力超過那凌風公子,這是一種傲氣,一個男人的傲氣。

「鳴少,有著凌風公子給你出頭,藥王閣的懸賞雖然讓人心動,但是像今日這種大規模的圍殺,應該不會再出現了。」

羅金武一臉可惜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聲音低沉的道:「不過鳴少啊,有些事情,你還是應該注意,畢竟這天下,並不都是堂堂正正之人。」

「甚至還有一些人,藏頭露尾,動起手來,更是不講道義。」

鄭鳴點頭道:「多謝羅院長。」

「恩,鳴少,我覺得,那萬劍塔,你還是不要去了,雖然萬劍塔裡面機緣不少,但是去的話,對你而言,也是浪費時間。」

「更何況去東松學院,一去萬里,一路上,恐怕會有不少危機,鳴少你還不如好好回鹿鳴鎮修養,向黑心前輩討教,這樣天下論才的大會上,鳴少您還是有機會獨佔鰲頭的。」

放棄萬劍塔之行,鄭鳴撇了一下嘴,現在他的實力,主要就是靠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

他對於萬劍塔,早就有期待,他想要從萬劍塔中,尋找到一門能夠完全將初級快劍真意發揮到極致的劍法。

他怎麼能夠放棄。

「羅院長,我還是準備去萬劍塔!按照羅院長你當時和我說的,現在差不多應該要動身去萬劍塔了。」

羅院長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是最終還是道:「既然鳴少你一定要去,那我也不攔你,走吧,咱們一起去商議一下去萬劍塔的事情吧!」

鹿靈府外,白償晚在策馬狂奔,在他巨大的身下,一頭長者一尺多長粗壯巨角,身上披著一塊塊鱗甲的巨獸,在不斷地奔騰。

這巨獸比凶獸血脈的駿馬,不但高一尺多,而且更壯實的多,猛一看和一頭犀牛差不多。

不過這匹巨獸的速度,卻是快捷無比,奔走在山路之間,根本就沒有半點晃動的跡象。

「他奶奶的,這次實在是虧了,要是早知道那鄭鳴有凌風公子作為靠山,老子才不會去截殺他呢?」

「四品丹藥,五品丹藥雖然是好東西,但是這些好東西和自己的命比起來,還是命更重要啊!」

在登上一個山坡之後,白償晚朝著自己身後,那些騎著駿馬的下屬抱怨道。

其中一個下屬道:「九爺說的太對了,要是知道那鄭鳴有凌風公子的保護,就算是給咱們三品丹藥,咱們也不過來。」

「嘖嘖,怪不得那鄭鳴敢得罪藥王閣,原來他身後有凌風公子支撐,我當時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還覺得這傢伙是一個惹事的愣頭青呢?」

「你說,凌風公子為什麼要給這小子解圍啊?」

正在白償晚等人七嘴八舌的議論時,一個淡然,卻充滿了俯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怎麼,你們對我有意見嗎?」

白償晚扭頭一看,就見在百丈外的一個懸崖處,凌風公子正傲然而立,一如天上的仙人。(未完待續。)

ps:雙倍月票期間欠下的七更,這幾天會陸續補上,還請兄弟們月票繼續捧場! 雖然他們剛才並沒有說這凌風公子的壞話,可是看著傲然而立的凌風公子,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些打鼓。

畢竟,要殺死他們,對於凌風公子而言,實在是太簡單了,這簡直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公子,我等剛才,實在是……」白償晚想要解釋,可是一時間又找不出能夠解釋的理由來。

就算是他心智聰慧,但是面對這凌風公子絕對的實力,他此時也沒有任何反駁的能力。

那凌風公子淡淡一笑道:「你們剛才的話,也沒有什麼,你不用在意。」

「我這次過來,只不過是受人所託,不讓鄭鳴受到太多人的圍攻而已,現在事情已了,自然要離開。」

白償晚兩個大眼閃爍之間,就已經有點明白,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聽那凌風公子淡淡的道:「人有三災六難,這是誰也避免不了的,你說是不是?」

「對,公子您說的太對了,這人啊,確實難以避免三災六難,除非他能夠修為像公子您這樣。」

凌風公子輕輕笑了笑,眼眸之中閃過的笑意,讓白償晚的心,越加的安定了下來。

「恩,你很好,我會記住你的。」

說完這句話,凌風公子,輕輕的一揮衣袖,整個人就好像一隻白鶴,朝著虛空飛去。

與此同時,虛空之中飛來了一隻長有五尺,雙翼展開,足足有一丈多長的巨大的金雕,那凌風公子的身軀,輕輕的落在金雕上,乘雕而去。

看著一如神仙中人的凌風公子。白償晚的眼眸中滿是艷羨,他知道,像他這樣的人,在凌風公子的眼中,也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甚至,那凌風公子。根本就沒有將自己等人放在眼中。

「九爺,凌風公子是什麼意思?」一個跟在白償晚身後的壯漢,輕聲的朝著白償晚問道。

白償晚淡淡一笑道:「公子再告訴我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那個鄭鳴沒有什麼關係。」

「這麼說,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去鹿靈府,再次圍殺那個鄭鳴?」壯漢的眼眸中,閃爍著凶光。

白償晚的手掌,重重的在壯漢的腦袋上拍了一下道:「你這個混球,以後要多動一下腦子。公子當著眾人說的話,咱們能夠違背。」

「對了,你們幾個,給荊雲飛那些人傳個信,將公子的意思給他們說一下。」

「九爺,這件事情,咱們自己干就行,為什麼還要將這個消息傳出去?」壯漢摸著頭。不解的問道。

白償晚吐了一口吐沫道:「這水啊,都是混了好摸魚不是。」

從鹿靈府到東松學院。一共有五條路。

其中四條,都很平靜,甚至可以說很安全,唯有一條路,充斥著危險,甚至這條路。根本就不能稱之為路。

因為這條路,要橫穿九千里蠻荒,雖然這個橫穿,並不見得要走蠻荒之中最兇險的地域,但是卻從來都沒有人走過。

因為。這條路,實在是太危險。

鄭鳴現而今,決定走的就是這條路,這條路上,有著各種各樣的野獸,甚至是凶獸。

雖然蠻荒的凶獸和天荒相比,差的不少,但是傳說之中,在九千里蠻荒的深處,同樣有高等的凶獸。

甚至有人說,自己在九千里的蠻荒之中,見過一隻生長了翅膀的穿雲虎!

三品凶獸穿雲虎,一隻可以毀掉一座城的存在。

當聽到鄭鳴決定走九千里蠻荒這條路的時候,羅金武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當時說出九千里蠻荒這條路,只不過是想要在鄭鳴這個妖孽的傢伙面前,顯露一下自己的淵博。

畢竟,鄭鳴的眼眸中,偶爾漏出來的那種不屑一顧的神色,實在是讓他這個副院長有點不爽。

可是他沒有想到,鄭鳴竟然選擇這條路,要知道,這條路可不只是兇險兩個字可以形容的,如果可以,羅金武甚至準備用九死一生來形容。

但是鄭鳴的決定,他又實在是無力改變,於是,他能夠做的,也就是告訴鄭鳴一定要小心。

鄭鳴之所以選擇這條橫穿蠻荒的道路,實在是鄭鳴覺得自己的實力,需要磨練。

從龐斑身上繼承的道心種魔大法,從阿飛那裡得到的初級快劍真意,給了鄭鳴不小的幫助。

但是鄭鳴卻有一種,這兩種技能,和自己的配合,並不是那麼融洽的感覺。

甚至用一最普通的話說,那就是這兩種技能,好像並不是完全屬於他一般。

而要想將這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和自己完全融合在一起,鄭鳴覺得,自己需要的,是一種磨練。

就算是沒有鹿靈府通往東松學院的九千里蠻荒路,鄭鳴也準備找一個地方,將自己的實力好好的磨練一番。

現而今,有九千里蠻荒路,鄭鳴自然不會放棄。

更何況,他有葉孤城的英雄牌,有太古金烏的英雄牌,就算是遇到了那最危險的穿雲虎,鄭鳴也有把握從這蠻荒之地走出來。

絕處逢愛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走著蠻荒之路。

別不過鄭鳴的羅金武,最終還是答應了鄭鳴的要求,只不過他要鄭鳴走蠻荒路的外圍,而且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必須到達東松學院。

畢竟,萬劍塔的開啟,是不等人的。

鄭鳴對於羅金武的要求,完全沒有意見。在商議了一些其他事情之後,鄭鳴就離開了府武院。

雖然,羅金武在鄭鳴離去的時候,很是希望鄭鳴和府武院另外兩個參加萬劍塔之試的人見面,但是鄭鳴卻沒有這個興趣。

「鳴哥,咱們去哪?」鄭驚人翻動著眼睛,心中想著怎麼勸一勸鄭鳴不要冒險。

畢竟,那九千里蠻荒路不是那麼容易走的,但是從鄭鳴面對羅金武時堅決的態度。他覺得想要勸住鄭鳴,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