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Франчайзинг
Учреждения и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Коммерческие организации » Полиграфия

方恆的眼神也是一縮,卻是身體一動都不動,就這麼站在原地。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轟咔!

一道爆炸聲響突然傳出,下一刻,那黑『色』的劍光,竟在方恆的身前爆炸了!

「哦!」

「什麼!」

幾道驚呼聲立刻響起,下一刻,嗖嗖破空聲傳出,卻是足足十餘道身穿白衣,面容卻冷漠無比的中年人站到了方恆面前。

方恆在看到這些中年人的同時,也是眼神一縮。

太強了!

個個都是真武九重,殺意濃重,同時殺意和劍意還凝聚在了一起,強大無匹!

就這一點,方恆就知道,這每個人的爆發力,都有魂武左右,甚至魂武中階,高階都很正常!

「怪不得連秦一皇都吃了那麼大的虧!」

暗道一聲,方恆的手掌一下『摸』到了腰間的劍柄。

「有意思,才真武四重。」

看著方恆,其中一個面容蒼白的中年人說話了,「我是真武九重,他是真武四重,按照道理,我剛才那一劍,就是魂武的人都能殺了,可是對他卻沒用,諸位師兄弟,你們什麼看法?」

「這小子和秦一皇那種怪胎差不多。」

另一個中年人說了句,目光看向方恆,「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說出來聽聽,要是認識的話,我們也可以開一面。」

「呵呵。」

輕笑一聲,方恆的目光掃了這些人一眼,「你們諸位,都是在這裡修鍊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吧,看你們的劍意,要是突破,達到魂武應該不是問題,可你們卻偏偏不突破,都是壓制境界,恐怕你們是想靠著殺人,來把殺意和劍意徹底融為一體,一舉達到魂武中的極高境界,徹底掌握殺之規則,對不對?」

「哦?」

聽到了方恆的話,周圍的十幾個中年人都是眉『毛』一挑,之前說話的那個中年人笑了笑,「你眼光很不錯,的確,我們是這樣打算的,不過如果我是你的話,還是會先回答我們之前提出的問題。」

「我叫方恆。」

方恆也笑了笑,「最近這段時間,才在『亂』武域有點小名聲,你們幾位肯定是不知道的。」

「哦?方恆?」

幾個人都是眉頭一皺,相視一眼后,就互相搖了搖頭。

「呵呵,看來我們真的不認識你。」那中年人笑道,「既然不認識,那沒辦法了,你來到這裡,我們就要殺你。」

「彼此彼此。」

方恆一笑,手掌握住劍柄,驀然一『抽』。

「我也想殺了你們。」

「哈哈哈……」

聽到方恆的話,一眾中年人竟全都開始大笑起來,看向方恆的眼中滿是有趣。

他們,都是一些老人了,在這廝殺之地『混』跡了許多年,從來都是他們殺人,還沒有被他人殺的時候,聽到方恆這話,當然覺得好笑。

「呵呵,諸位儘管笑,我先殺一個。」

方恆也是一笑,身體驀然間一閃,嗖的一聲,直接來到了一個笑的最大聲的中年人面前,一劍當場劈下!

見到方恆的動作,那大笑的中年人笑聲不停,甚至連躲閃的動作都沒有做,只是腰間的劍突然出鞘,一下刺向方恆前『胸』!

以攻對攻,還后發先至!

「真是厲害,如果沒有『混』『亂』之力保護,恐怕這一個,我就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幹掉。」

心中暗道一聲,下一刻,方恆就『露』出了冷笑。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唰!

白『色』的劍光在這一刻如同流星,猛然加速,剎那間就在這中年人的劍即將刺中方恆的瞬間,劃過了中年人的身軀!

中年人的動作,也一下僵住了。

其他人的笑聲,也一下停止了。

片刻之後,噗嗤聲音響起,只見站在方恆面前的那個中年人,身體突然一分為二,五臟六腑,一股腦的掉在了地上,徹底死亡!

「承讓承讓。」

看到這一幕,方恆冷笑著說了句,下一刻就身影一轉,看向了其他的人。

只見其他的人,此刻嘴巴全都張開,眼神中除了獃滯之外,就是難以置信!

「呼……」

片刻之後,一道深深地吐氣聲突然從為首的中年人嘴裡吐出,下一刻,這中年人的目光就回復了冷靜。

「看來剛才我們不該笑你的。」

「呵呵,無妨,愛笑就笑吧。」方恆笑道,「因為你們幾位,能笑的時間不多了。」

「是么?」

那中年人眉頭一挑,「其實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一點,你很快就會知道。」方恆笑道。

「那我還有個問題。」

中年人道,「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以你的本事,不可能察覺不到我們的氣息,可你偏偏卻來了,難道,我們和你有仇么?」

「沒有。」

方恆笑道,「我為什麼來到這裡,自然就是為了殺人,就好想你們殺其他人一樣。」

「就這樣?」

中年人認真道。

「就這樣。」方恆一笑,「殺戮之地,殺人哪裡需要理由?」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必要戰鬥了吧。」

獨寵萌妻:病嬌影帝是精分! 那中年人突地話鋒一轉,笑道,「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打什麼打?」

「哦?我現在倒是好奇了,你為何會改變主意呢?」方恆笑道。

「因為你夠強,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麼手段,殺了我師弟的,但是你有手段。」

中年人聳了聳肩,「而我師弟被殺了,那是他學藝不『精』,死了就死了,我們不會為廢物難過。」

「嗯,我還是要殺你們。」

方恆一笑,道,「至於為什麼,就是我碰巧遇到了你們,就好像你們碰巧遇到了其他人,要殺掉一樣。」

「這樣的話,就沒意思了。」

中年人淡淡道,「雖然你很強,但是我們這麼多人,殺你一個,還是有信心的。」

「同樣的,這也是我想對你們說的。」

方恆一笑,「我一個殺你們全部,也很有信心。」

轟隆!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震,一股恐怖的氣流,從他的身上突地爆發出去,瞬間就襲擊向了四周所有的人。

噗噗噗!

就在這股氣流沖向這些人的一瞬間,這些人就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混』『亂』真空!這是『混』『亂』真空的力量!」

「怎麼可能,你怎麼……」

「呵呵,這個解釋起來是很複雜的。」

方恆淡笑道,「所以我就不解釋了,不過你們可以想象一下,就當我是被你們殺掉的那些人派來的,至於目的,就是徹底殺掉你們,送你們上路。」

轟隆隆!

話語之間,方恆身周的空間就一下撕裂,一股更加強橫的氣流爆發了出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上一章:第九百四十八章破殺殿下一章:第九百五十章藍海的囂張!

轟轟轟!

爆炸聲接連響起,短短片刻,這一個個殺戮氣息濃厚,實力強大的中年人,就全都身體爆開,徹底死亡!

他們連發揮他們劍法的時間都沒有!

「嘿嘿。(ha.),最新章節訪問:.。」

看到場中的十幾個中年人都化為了碎『肉』,方恆也是冷笑一聲,手掌突地一招,那向著四處吹拂的恐怖氣流就飛快濃縮,再次進入他的身體周邊消失。

「哈哈,『混』『亂』真空的力量,真是好用啊。」

靈玄的笑聲響起,「要是你沒有這力量,光憑自己的手段,怕是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把他們殺光,最終的結果還是『精』疲力盡,不過現在你有了『混』『亂』真空的力量護身,幹掉他們,只需一瞬。」

「那是當然,『混』『亂』真空的力量,駁雜,恐怖,其威能足有高階魂武,只是不具備自我意識而已,這也是為什麼魂武境的一些人能夠在『混』『亂』真空中通過,不過現在我已經擁有了『混』『亂』真空的部分靈脈,可以掌控部分『混』『亂』真空之力,這就相當於一個沒有意識的高階魂武突然有了意識,這樣的爆發力,他們幾個就算力量強大,卻也擋不住這種次元的差距。」

方恆冷笑道,「換句話來說,此刻擁有『混』『亂』真空力量的我,在這裡就相當於是頂級的魂武,還怕誰?」

「哈哈,妙,真是妙。」

靈玄也是大笑,「想必在這裡,你真的就是無敵的了。」

「無敵不敢說,橫掃我還是有自信的。」

方恆冷笑一聲,「不過還是不能太囂張,掌控『混』『亂』之力也是一個大秘密,要是被有心人發覺,那對我來說也有很大危險。」

「有道理,『混』『亂』之力,從未有人掌握,你卻掌握了,這證明你肯定有『混』『亂』真空的秘密,要是傳了出去,怕是神武都會找你。」

靈玄的聲音也嚴肅下來,「現在,先躲一躲吧,雖然你把『混』『亂』真空的力量收了,不過氣息還有,這裡不是三十二個人么?你才殺了十多個,再過片刻,肯定會有人來這裡查看。」

「嘿嘿,我早就想好了,故意留下一些氣息,然後離開,那群人肯定以為我消耗過大,等到一個地方,我就把他們一舉打盡!」

方恆冷笑一聲,下一刻就身影一動,嗖的一聲,就消失無蹤。

就在方恆離開這裡之後的小半個時辰,嗖嗖破空聲響起,卻是另外二十個白衣人閃爍到了這裡,個個都是面容冷漠,氣息和之前被方恆斬殺的人極為相像!

「『混』『亂』之力的氣息!」

沒有被四周的碎『肉』場景震撼道,這群人只是細細感悟著四周的氣息,很快就得出了結論。&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

「師兄,『混』『亂』之力,只有『混』『亂』真空才有,按照這個來看,應該是有人動用了什麼寶貝,炸穿了空間,引得『混』『亂』真空『亂』流過來,這才導致十幾個師兄弟遇害。」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其他人也都點了點頭。

「大概就是這個可能了,否則的話,這些師兄弟又豈會死?」

為首的中年人眉『毛』一挑,「現在,十幾個十兄弟死亡,那人也走了,可以肯定,他自身也絕對很是衰弱,走,我們追上去,殺了他!」

其他幾個人中年人再次點頭,下一刻就不多說,身影閃動之間,就向著方恆殘留氣息的地方追了過去。

同一時間,已經飛到了極遠之處的方恆也身體一停,冷笑著象後面看了眼。

「他們果然來追我了。」

「嘿嘿,他們這麼急著來,恐怕不是為了給他們的師兄弟報仇,而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寶貝吧。」

靈玄笑道。

「當然,這群人殺戮成『性』,毫無感情,哪裡會那麼天真?」方恆冷笑,「不過不管他們是報仇也好,搶寶也罷,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們都得死。」

嗖!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就再次一動,直接奔向了一處隱秘的山峰,他要在這裡,把這些人徹底幹掉!

「誰!」

轟!

只是就在方恆剛剛進入那隱秘的山峰之時,一道大喝聲卻突然響起,下一刻,一道恐怖的拳影就對著方恆襲擊過來!

「竟然有人!」

方恆也是一驚,手掌猛然一拍,恐怖的赤紅『色』魂能爆發,當場就轟的一聲,撞碎了那道拳影。

「哦?」
轟咔!

一道爆炸聲響突然傳出,下一刻,那黑『色』的劍光,竟在方恆的身前爆炸了!

「哦!」

「什麼!」

幾道驚呼聲立刻響起,下一刻,嗖嗖破空聲傳出,卻是足足十餘道身穿白衣,面容卻冷漠無比的中年人站到了方恆面前。

方恆在看到這些中年人的同時,也是眼神一縮。

太強了!

個個都是真武九重,殺意濃重,同時殺意和劍意還凝聚在了一起,強大無匹!

就這一點,方恆就知道,這每個人的爆發力,都有魂武左右,甚至魂武中階,高階都很正常!

「怪不得連秦一皇都吃了那麼大的虧!」

暗道一聲,方恆的手掌一下『摸』到了腰間的劍柄。

「有意思,才真武四重。」

看著方恆,其中一個面容蒼白的中年人說話了,「我是真武九重,他是真武四重,按照道理,我剛才那一劍,就是魂武的人都能殺了,可是對他卻沒用,諸位師兄弟,你們什麼看法?」

「這小子和秦一皇那種怪胎差不多。」

另一個中年人說了句,目光看向方恆,「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說出來聽聽,要是認識的話,我們也可以開一面。」

「呵呵。」

輕笑一聲,方恆的目光掃了這些人一眼,「你們諸位,都是在這裡修鍊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吧,看你們的劍意,要是突破,達到魂武應該不是問題,可你們卻偏偏不突破,都是壓制境界,恐怕你們是想靠著殺人,來把殺意和劍意徹底融為一體,一舉達到魂武中的極高境界,徹底掌握殺之規則,對不對?」

「哦?」

聽到了方恆的話,周圍的十幾個中年人都是眉『毛』一挑,之前說話的那個中年人笑了笑,「你眼光很不錯,的確,我們是這樣打算的,不過如果我是你的話,還是會先回答我們之前提出的問題。」

「我叫方恆。」

方恆也笑了笑,「最近這段時間,才在『亂』武域有點小名聲,你們幾位肯定是不知道的。」

「哦?方恆?」

幾個人都是眉頭一皺,相視一眼后,就互相搖了搖頭。

「呵呵,看來我們真的不認識你。」那中年人笑道,「既然不認識,那沒辦法了,你來到這裡,我們就要殺你。」

「彼此彼此。」

方恆一笑,手掌握住劍柄,驀然一『抽』。

「我也想殺了你們。」

「哈哈哈……」

聽到方恆的話,一眾中年人竟全都開始大笑起來,看向方恆的眼中滿是有趣。

他們,都是一些老人了,在這廝殺之地『混』跡了許多年,從來都是他們殺人,還沒有被他人殺的時候,聽到方恆這話,當然覺得好笑。

「呵呵,諸位儘管笑,我先殺一個。」

方恆也是一笑,身體驀然間一閃,嗖的一聲,直接來到了一個笑的最大聲的中年人面前,一劍當場劈下!

見到方恆的動作,那大笑的中年人笑聲不停,甚至連躲閃的動作都沒有做,只是腰間的劍突然出鞘,一下刺向方恆前『胸』!

以攻對攻,還后發先至!

「真是厲害,如果沒有『混』『亂』之力保護,恐怕這一個,我就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幹掉。」

心中暗道一聲,下一刻,方恆就『露』出了冷笑。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唰!

白『色』的劍光在這一刻如同流星,猛然加速,剎那間就在這中年人的劍即將刺中方恆的瞬間,劃過了中年人的身軀!

中年人的動作,也一下僵住了。

其他人的笑聲,也一下停止了。

片刻之後,噗嗤聲音響起,只見站在方恆面前的那個中年人,身體突然一分為二,五臟六腑,一股腦的掉在了地上,徹底死亡!

「承讓承讓。」

看到這一幕,方恆冷笑著說了句,下一刻就身影一轉,看向了其他的人。

只見其他的人,此刻嘴巴全都張開,眼神中除了獃滯之外,就是難以置信!

「呼……」

片刻之後,一道深深地吐氣聲突然從為首的中年人嘴裡吐出,下一刻,這中年人的目光就回復了冷靜。

「看來剛才我們不該笑你的。」

「呵呵,無妨,愛笑就笑吧。」方恆笑道,「因為你們幾位,能笑的時間不多了。」

「是么?」

那中年人眉頭一挑,「其實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一點,你很快就會知道。」方恆笑道。

「那我還有個問題。」

中年人道,「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以你的本事,不可能察覺不到我們的氣息,可你偏偏卻來了,難道,我們和你有仇么?」

「沒有。」

方恆笑道,「我為什麼來到這裡,自然就是為了殺人,就好想你們殺其他人一樣。」

「就這樣?」

中年人認真道。

「就這樣。」方恆一笑,「殺戮之地,殺人哪裡需要理由?」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必要戰鬥了吧。」

獨寵萌妻:病嬌影帝是精分! 那中年人突地話鋒一轉,笑道,「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打什麼打?」

「哦?我現在倒是好奇了,你為何會改變主意呢?」方恆笑道。

「因為你夠強,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麼手段,殺了我師弟的,但是你有手段。」

中年人聳了聳肩,「而我師弟被殺了,那是他學藝不『精』,死了就死了,我們不會為廢物難過。」

「嗯,我還是要殺你們。」

方恆一笑,道,「至於為什麼,就是我碰巧遇到了你們,就好像你們碰巧遇到了其他人,要殺掉一樣。」

「這樣的話,就沒意思了。」

中年人淡淡道,「雖然你很強,但是我們這麼多人,殺你一個,還是有信心的。」

「同樣的,這也是我想對你們說的。」

方恆一笑,「我一個殺你們全部,也很有信心。」

轟隆!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震,一股恐怖的氣流,從他的身上突地爆發出去,瞬間就襲擊向了四周所有的人。

噗噗噗!

就在這股氣流沖向這些人的一瞬間,這些人就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混』『亂』真空!這是『混』『亂』真空的力量!」

「怎麼可能,你怎麼……」

「呵呵,這個解釋起來是很複雜的。」

方恆淡笑道,「所以我就不解釋了,不過你們可以想象一下,就當我是被你們殺掉的那些人派來的,至於目的,就是徹底殺掉你們,送你們上路。」

轟隆隆!

話語之間,方恆身周的空間就一下撕裂,一股更加強橫的氣流爆發了出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上一章:第九百四十八章破殺殿下一章:第九百五十章藍海的囂張!

轟轟轟!

爆炸聲接連響起,短短片刻,這一個個殺戮氣息濃厚,實力強大的中年人,就全都身體爆開,徹底死亡!

他們連發揮他們劍法的時間都沒有!

「嘿嘿。(ha.),最新章節訪問:.。」

看到場中的十幾個中年人都化為了碎『肉』,方恆也是冷笑一聲,手掌突地一招,那向著四處吹拂的恐怖氣流就飛快濃縮,再次進入他的身體周邊消失。

「哈哈,『混』『亂』真空的力量,真是好用啊。」

靈玄的笑聲響起,「要是你沒有這力量,光憑自己的手段,怕是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把他們殺光,最終的結果還是『精』疲力盡,不過現在你有了『混』『亂』真空的力量護身,幹掉他們,只需一瞬。」

「那是當然,『混』『亂』真空的力量,駁雜,恐怖,其威能足有高階魂武,只是不具備自我意識而已,這也是為什麼魂武境的一些人能夠在『混』『亂』真空中通過,不過現在我已經擁有了『混』『亂』真空的部分靈脈,可以掌控部分『混』『亂』真空之力,這就相當於一個沒有意識的高階魂武突然有了意識,這樣的爆發力,他們幾個就算力量強大,卻也擋不住這種次元的差距。」

方恆冷笑道,「換句話來說,此刻擁有『混』『亂』真空力量的我,在這裡就相當於是頂級的魂武,還怕誰?」

「哈哈,妙,真是妙。」

靈玄也是大笑,「想必在這裡,你真的就是無敵的了。」

「無敵不敢說,橫掃我還是有自信的。」

方恆冷笑一聲,「不過還是不能太囂張,掌控『混』『亂』之力也是一個大秘密,要是被有心人發覺,那對我來說也有很大危險。」

「有道理,『混』『亂』之力,從未有人掌握,你卻掌握了,這證明你肯定有『混』『亂』真空的秘密,要是傳了出去,怕是神武都會找你。」

靈玄的聲音也嚴肅下來,「現在,先躲一躲吧,雖然你把『混』『亂』真空的力量收了,不過氣息還有,這裡不是三十二個人么?你才殺了十多個,再過片刻,肯定會有人來這裡查看。」

「嘿嘿,我早就想好了,故意留下一些氣息,然後離開,那群人肯定以為我消耗過大,等到一個地方,我就把他們一舉打盡!」

方恆冷笑一聲,下一刻就身影一動,嗖的一聲,就消失無蹤。

就在方恆離開這裡之後的小半個時辰,嗖嗖破空聲響起,卻是另外二十個白衣人閃爍到了這裡,個個都是面容冷漠,氣息和之前被方恆斬殺的人極為相像!

「『混』『亂』之力的氣息!」

沒有被四周的碎『肉』場景震撼道,這群人只是細細感悟著四周的氣息,很快就得出了結論。&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

「師兄,『混』『亂』之力,只有『混』『亂』真空才有,按照這個來看,應該是有人動用了什麼寶貝,炸穿了空間,引得『混』『亂』真空『亂』流過來,這才導致十幾個師兄弟遇害。」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其他人也都點了點頭。

「大概就是這個可能了,否則的話,這些師兄弟又豈會死?」

為首的中年人眉『毛』一挑,「現在,十幾個十兄弟死亡,那人也走了,可以肯定,他自身也絕對很是衰弱,走,我們追上去,殺了他!」

其他幾個人中年人再次點頭,下一刻就不多說,身影閃動之間,就向著方恆殘留氣息的地方追了過去。

同一時間,已經飛到了極遠之處的方恆也身體一停,冷笑著象後面看了眼。

「他們果然來追我了。」

「嘿嘿,他們這麼急著來,恐怕不是為了給他們的師兄弟報仇,而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寶貝吧。」

靈玄笑道。

「當然,這群人殺戮成『性』,毫無感情,哪裡會那麼天真?」方恆冷笑,「不過不管他們是報仇也好,搶寶也罷,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們都得死。」

嗖!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就再次一動,直接奔向了一處隱秘的山峰,他要在這裡,把這些人徹底幹掉!

「誰!」

轟!

只是就在方恆剛剛進入那隱秘的山峰之時,一道大喝聲卻突然響起,下一刻,一道恐怖的拳影就對著方恆襲擊過來!

「竟然有人!」

方恆也是一驚,手掌猛然一拍,恐怖的赤紅『色』魂能爆發,當場就轟的一聲,撞碎了那道拳影。

「哦?」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