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Перфораторы
Бизнес »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для бизнеса

香爐內原本有三根香,如今兩根已經燃盡,可是剩下的一根卻還有一截正在燒著。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這房間是全封閉的,三根香應該同時燒完才對,即便三根香質量有差別,也不可能差上一截,如今的情況只能說明,有人打開了窗戶讓風進來,才造成這種情況。

會是誰?

江晨腦海中一一過濾,小二沒有自己的允許不可能進來,即便進來也不可能刻意打開窗戶,其他住客沒有房門鑰匙,走廊又有人不時巡邏。

「有人通過窗戶從客棧外進來過。」江晨臉色陰沉的打開窗戶,探頭往外看去,遠方黑漆漆的,但他憑藉著廂房透出的微光,依稀能辨別出那裡有一片連綿不斷的青瓦鋪成的屋頂。

確定有人進來之後,江晨立馬將自己的東西整理了一遍。

紅木圓桌上靜靜的擺放著江晨自認為很有價值的東西,除了一本黑皮書比較醒目,其他的全是打火石之類的雜物。

「為財嗎?」江晨目光陰冷的摸了摸胸口,那裡還藏著幾百兩銀錢,不過自己放在包裹里的一千多兩銀票已經不見了。 遠方的天空泛起魚肚白,天地間的灰濛之色正在逐漸散去,清冷的光灑落在灰褐色的城牆上,一座恢宏的城池橫立,如山嶺巨人,一動不動。

高大的城牆,將內外分為黑白分明的兩個世界,城外死氣沉沉,不知多少衣衫襤褸的男女老少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若不是他們的身體不時抽搐兩下,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他們已經死去,地面上骯髒污穢,空氣中瀰漫著惡臭,腐爛的味道。

城內卻完全是一副生機勃勃之景,雞鳴聲,狗吠聲,有早起的小販叫賣聲,睡不著的孩子嬉戲聲,一臉疲憊的小廝打著哈欠從酒樓中走出,小船在河中緩緩划動,有嬌美的姑娘從中走出,舀一瓢河水,梳洗著黑髮,更有年輕的文人公子手持摺扇站在橋上,談經論道,不時瞄上兩眼船上的姑娘……

江晨身著黑色勁裝,背著鋼刀,別著腰刀,站在高大的城牆上,迎著初生的朝陽,將這兩個世界的景象盡收眼中。

腳下的城牆很長,用不知名的方塊灰石鋪成,一眼望不到頭,呈現一個弧形將整個東陽城包裹起來,從江晨的視角來看,整個城牆恰好能形成一個橢圓形。

天剛亮,江晨來的比較早,城牆上只有零星的幾個皮甲大漢鬆散的打著哈欠,等著換班,回去睡覺。

估摸著那些以白家為首的富家子弟還在睡懶覺,明面上負責此事的縣蔚也不知何時到來,江晨準備找個地方先吃個早飯。

下了城牆,江晨便在不遠處發現一個小攤,小攤是一個簡易棚子,整個被油布裹住,看不到裡面情況,外面掛了一塊白布,上面寫著鬼畫符一般的東西,雖然江晨看不懂這個世界的文字,不過他聞到了香味。

一腳邁進簡易棚子,江晨才發現裡面不過四五張桌子,差不多坐滿了食客,或正在聊天,或正在吃飯,這些人大多佩刀帶劍,身穿勁裝,體型魁梧,渾身散發著凶厲之氣,看起來不好惹,江晨進來的時候,不少人看了他便不再理會,或繼續聊天,或繼續吃飯,更多的人則是看都未看,忙著自己的事情。

江晨頓時明了,這些人恐怕都是參與清理流民的幫役,而且極有經驗,所以只有自己這個新手傻乎乎的跑到城牆上等著。

「客官裡面請……」

攤主是一對中年夫婦,帶著江晨往裡面走的是兩人的孩子,七八歲的男孩,看起來虎頭虎腦,很機靈,一點都不怕生人,熟絡的幫江晨拼了一個桌。

和江晨拼成一桌的是三個人各自抓著一張大餅,大口大口吃著,不時喝一口湯,狼吞虎咽,跟餓死鬼投胎似得,三人並未由於江晨的到了而過多關注,似乎習以為常。

「就按照他們這樣的給我來一份吧!」

江晨對著一旁等著的小男孩說道。

小男孩應和一聲,快速跑開,再回來時,手上已經端了一個木盤,上面放在三張大餅,一碗湯。

咬了一口大餅,就著湯,江晨發現滋味還不錯,餅很鬆軟,像是蔥油餅,湯是鹹湯,喝起來有股海帶味,兩者配合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一張餅很快吃完,就在江晨準備繼續吃下去,突然簡易棚子里的人們像是發現什麼?一窩蜂的走了出去,就連和江晨拼桌的三人都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江晨皺了皺眉,放下手中的餅,丟下幾枚銀錢,跟著走了出去。

天已大亮,遠方的地平線早已被那一輪紅日超過。

出了簡易棚子,江晨發現那些之前出來的人早已不知分散到何方,從城門到更深處的青石路上人頭攢動,人群密集,年輕小夥子們,一個個擁著擠著向前靠攏。

五步一崗,十步一哨。

一個個身穿皮甲的大漢,手持長矛,矛與矛之間互相交叉成一個X,站在街道兩旁的青石路上,昂首挺胸,不讓任何人過去,偶爾有人越過雷池,他們便會輕則大聲呵斥,重則拿矛當棍直接抽打。

江晨順著人群擠了進去,本來他準備直接跑到城牆上去看看到底是何人有這麼大陣勢,跟皇帝過街似得,沒想到城牆入口處居然有人把守,暫時不讓通過,他只得順著人群擠了進去。

車軲轆聲,夾雜馬蹄聲響起!

兩個身穿黑衣的小廝高舉木牌在前面開路,木牌上寫著江晨不知道的鬼畫符。

後面便是數個身著白衣的公子哥騎著高頭大馬,一路有說有笑,依次向著城門處走來,其中一個人江晨還認識,正是馬貴。

那些公子哥身後則是依次駛過五輛黑色大馬車,不知裡面乘坐的是什麼人?

而五輛黑色大馬車後面則尾隨著一群騎馬的皮甲大漢,以那位虯髯大漢劉統領為首,冷漠的盯著眾人。

「這白家在東陽城勢力很大啊!」江晨嘀咕著,望著城門處。

五輛黑色大馬車停在路中央,卻沒有任何人從裡面露頭,在那位劉統領尾隨下,馬貴以及其餘的白衣公子哥已經登上了城牆,那些皮甲大漢則是分散在城門處,不讓平民靠近。

四周看熱鬧的人們已經漸漸散去,維持秩序的皮甲大漢也開始逐漸匯聚到城門下,江晨挑了挑眉頭,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站住,閑人莫進」

城牆入口處,兩個皮甲大漢像是守門神一般,手中長矛交叉,擋住了江晨的去路。

「我是今日前來清理那些流民的幫役」江晨解釋。

「既然如此,你先去城門那裡等候,過會兒自然有人安排你」兩個皮甲大漢對視一眼,其中一人說道。

「城門?」江晨念叨著,扭頭一看,發現城門那邊根本沒有其他幫役,只有一堆皮甲大漢圍著那些黑色大馬車聚集。

隱隱感覺不對勁,江晨扭頭便走。

「大膽,讓你去城門那邊等著,你去哪裡?」

一個皮甲大漢閃身衝到江晨面前,長矛指著他,面無表情,聲音冷冽。

「縣蔚大人安排在城牆集合。」江晨面無表情,淡淡回了一句,但他的手已經隱隱放在腰間。

看著皮甲大漢如此反常的行為,他已經確定這裡面肯定有貓膩。

「縣蔚不在,現在我做主,快去。」皮甲大漢眼神冷漠,聲音很大,手中長矛更是保持隨時刺出去的姿勢。

附近的皮甲大漢似乎聽到動靜,快速靠攏過來,長矛對準江晨。

江晨並未回答,但他的手已經按在了刀柄上。

他已經看出了這皮甲大漢是故意找茬,以他的實力,如今學會了黑風刀二式,有把握瞬殺此人。

此刻他的心中正在計劃著如何殺人後在如此多人的包圍下跑路。

氣氛有些凝固,安靜的可怕,更多的皮甲大漢聚集過來,他們眼神冰冷的望著江晨,將這裡圍的水泄不通。

就在戰鬥一觸即發的時候。

一聲討好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各位軍爺,各位軍爺,他是新來的,新來的不懂事……」

隨著聲音,那些皮甲大漢逐漸讓開一條道路,一個絡腮鬍子陪著笑,走了進來,來到了最初的那兩個守住入口的皮甲大漢身邊,嘀嘀咕咕與兩人說著什麼?只是不時指向江晨,不過隨著絡腮鬍子的述說,那兩位皮甲大漢神色逐漸緩和起來。

江晨勉強認出,那個絡腮鬍子是在簡易棚子和他拼桌的三人中的一位,卻是不知道為何幫他。

四周,那些皮甲大漢兩兩三三紮堆已經散了,也沒有再提起讓江晨去城門的事情。

「跟我來!」絡腮鬍子一臉無奈的看了一眼江晨,扭頭便走。

江晨應了一聲,撇了一眼那兩個回去守入口的皮甲大漢,快步跟了上去,不知在想些什麼。

跟著這位絡腮鬍子,走兩條街繞了三條巷,目的地終於到了,這是一個開闊地,周圍沒有高聳的建築物,明明距離不近,卻能清楚的看到城門那邊的情況。

這裡亂七豎八的站了一堆人,背刀持劍,都是一身勁裝,正是那些其他的幫役。

「嚴青,回來了……」

絡腮鬍子一到這邊,當即就有兩個人迎了過來,詢問過程,江晨認出,正是另外兩個和他拼桌的人。

「多謝了」江晨趁著這個機會對著這個嚴青道謝。

嚴青拿起水壺,喝了幾口水,對著江晨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客氣。

「拿銀錢吧!」另一個光頭大漢就沒這麼客氣了,簡單直白。

江晨笑了笑,也不拖拉,直接拿了一串銀錢遞給光頭大漢,之前他看到嚴青對那兩個皮甲大漢賄賂的動作了,不然哪有可能憑藉三言兩語就放他離開。

雖然他心中已經有了殺人後逃跑的計劃,但對於嚴青這種做法,他並不反對。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江晨順口問出。

「清理流民的時候,那些白家軍也是要當前鋒的,幫役在後面更安全一些,極少傷亡,外面的流民足足已經累計到近兩千人,那些白家軍不過一百多人,那些流民即便再弱,若是拚死反撲,也能弄死不少人,所以他們便經常對幫役找茬……」看到江晨拿出一串銀錢,光頭大漢的態度也好了許多,耐心解釋起來。

聽著光頭大漢的話,江晨頓時明白了,那些白家軍就是在找平衡,撈油水,正好自己撞槍口上了。

「小兄弟,也別太在意,那些白家軍都是仗著白家的權勢,所謂民不與官斗,如今白家在東陽城可謂是一手遮天,之前的事也別太放在心上。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咱們這些人,說的好聽一些是幫役,說的不好聽那都是縣衙強行拉來的苦力啊!」嚴青喝過水,對著江晨語重心長的說道。

「老哥有話直說……」江晨面色不變,說道,一個萍水相逢的人,不僅無故救你,還對你推心置腹的模樣,要說沒有所圖,江晨絕對不信。

嚴青一愣,隨後爽朗一笑,最後已經壓低聲音說道。

「實不相瞞,我得到消息,外面的流民裡面有鬼……」 「什麼意思?」

江晨看著神情凝重的嚴青,心中升起了幾分警惕。

「怎麼?小兄弟不相信這世間有鬼嗎?」嚴青滿臉嚴肅。

「鬼怪之事,純屬世人以訛傳訛罷了!」江晨皺眉。

「但流民中確實有鬼怪之屬,我怎麼說是有根據的,你聽我慢慢道來。」嚴青謹慎的看了看四周,帶著江晨來到一個偏僻的角落裡,令另外兩人警惕四周,才繼續壓低聲音說道。

「四日之前,有一隊白家軍一共五人,按照每日慣例一早前往城外為那些流民分發食物,可是卻再也沒有回來。

據在城牆上看守的士兵說,那一日早上那一隊白家軍剛出去,城外便憑空起了的白霧,這白霧詭異,來的也快,去的也快,僅僅存在了半刻鐘,便消失不見,一同消失的還有那一隊白家軍。」

沉默片刻。

「消息屬實嗎?」

聽了嚴青的話,有看到他神情嚴肅不似作偽,江晨的心中已經打起了鼓,前世鬼怪之事確實是虛構,不過這個世界太卻無法保證。

畢竟連穿越都可能,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嗎?

事到如今,他隱隱有些希望這是嚴青聽到的一則無法證實的傳言,不然這個世界潛藏的危險就太可怕了。

「當然屬實,我一個遠房表親便在白家做事,這是我從他手中買到的消息,白家上下現在都是人心惶惶的……」

嚴青聲音壓的更低。

江晨心中一沉,卻很快反應過來。

「即便有白家軍因為白霧消失,又和流民扯上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這卻是要說到另外一件事了。」嚴青謹慎的看了看四周。

「還有其他事件?」江晨眉頭一挑。

「就在三天前,白家的三夫人死了……」

「什麼?」

嚴青的第一句話就讓江晨驚呼出聲。

回過神來,發現嚴青驚訝的盯著他,江晨頓時明白自己的反應太過了,即便白府的三夫人死了是一件大事,但那是白府的大事,對於平頭老百姓來說也只是一個飯後談點。

但自己反應超出了這個飯後談點的範圍,不過江晨也沒有解釋,示意嚴青說下去。

畢竟此事比較複雜,江晨雖然認識那位三夫人,但並不熟悉,而且他還懷疑正是那位三夫人指使馬貴奪走了玉簪子,這是一個心機頗深的女子,因此江晨對她在某一方面印象深刻,聽到她死了才會失聲。

嚴青眼神怪異幾秒,便緊接著說道。

「三日前的傍晚,那白霧又憑空出現了,不過這次白霧出現的地點卻是白府,奇怪的是白霧僅僅出現幾息,便消失不見了,然後照顧三夫人的貼身丫鬟,發現本來在房間內休息的三夫人不見了。

白府的人找了一宿,將整個府邸翻了個底朝天都未找到,為此白家家主白老爺大發雷霆,幾乎砍了數十個有牽連的人,緊接著第二天一早,守城的士兵發現三夫人就躺在城外,和那些流民躺在一起,身無存縷,渾身青紫,眼睛瞪得大大的,早已沒了氣息。」

聽完嚴青的話,江晨陷入沉思。

白霧憑空出現了幾息,便把身處白府的三夫人帶到了城外,這等手段,神鬼無疑。

畢竟白府作為東陽城頂級權貴,戒備深嚴,光是守衛的皮甲大漢恐怕都不下於數百,幾乎處處都有人把守,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三夫人帶到城外,除了鬼怪的神秘力量還能有什麼。

「即便如此,或許那白霧真的是鬼怪所為,牽扯到流民身上還是太過牽強。」

江晨回過神來,對嚴青說道。

「即便牽強,也不可不信,畢竟兩次事件發生的唯一共同點便是那些流民」嚴青搖了搖頭,見江晨點頭表示同意,才又說道。

「據說那位三夫人屍體運回來之後,清洗了一宿,足足換了三大桶水,才把身上的污穢清洗乾淨。

白老爺為此雷霆大怒,把那些參與清洗的老媽子全砍了,而且……」

嚴青停頓一下。

「而且還專門花費了重金,動用了白家所有關係,請了一群道士之類的奇人異士,要去清理城外的那些流民中的鬼怪,為三夫人復仇。」

「所以說,流民中有鬼怪這條消息摻雜著很多這位白老爺的個人意思咯。」江晨一臉無奈,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覺得這位白老爺肯定是老婆裸體被人看光了,所以準備公報私仇,他還是更願意相信這種猜測。

鬼怪什麼的,實在太可怕,然而嚴青接下來的話,打斷了他最後一絲僥倖。

「不,不,這可不是那位白老爺的意思,而是……那位白家三夫人的意思。」說到最後,嚴青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其難看。

「白家三夫人……」江晨臉色一滯,緊接著同樣難看起來,忙追問道。
這房間是全封閉的,三根香應該同時燒完才對,即便三根香質量有差別,也不可能差上一截,如今的情況只能說明,有人打開了窗戶讓風進來,才造成這種情況。

會是誰?

江晨腦海中一一過濾,小二沒有自己的允許不可能進來,即便進來也不可能刻意打開窗戶,其他住客沒有房門鑰匙,走廊又有人不時巡邏。

「有人通過窗戶從客棧外進來過。」江晨臉色陰沉的打開窗戶,探頭往外看去,遠方黑漆漆的,但他憑藉著廂房透出的微光,依稀能辨別出那裡有一片連綿不斷的青瓦鋪成的屋頂。

確定有人進來之後,江晨立馬將自己的東西整理了一遍。

紅木圓桌上靜靜的擺放著江晨自認為很有價值的東西,除了一本黑皮書比較醒目,其他的全是打火石之類的雜物。

「為財嗎?」江晨目光陰冷的摸了摸胸口,那裡還藏著幾百兩銀錢,不過自己放在包裹里的一千多兩銀票已經不見了。 遠方的天空泛起魚肚白,天地間的灰濛之色正在逐漸散去,清冷的光灑落在灰褐色的城牆上,一座恢宏的城池橫立,如山嶺巨人,一動不動。

高大的城牆,將內外分為黑白分明的兩個世界,城外死氣沉沉,不知多少衣衫襤褸的男女老少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若不是他們的身體不時抽搐兩下,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他們已經死去,地面上骯髒污穢,空氣中瀰漫著惡臭,腐爛的味道。

城內卻完全是一副生機勃勃之景,雞鳴聲,狗吠聲,有早起的小販叫賣聲,睡不著的孩子嬉戲聲,一臉疲憊的小廝打著哈欠從酒樓中走出,小船在河中緩緩划動,有嬌美的姑娘從中走出,舀一瓢河水,梳洗著黑髮,更有年輕的文人公子手持摺扇站在橋上,談經論道,不時瞄上兩眼船上的姑娘……

江晨身著黑色勁裝,背著鋼刀,別著腰刀,站在高大的城牆上,迎著初生的朝陽,將這兩個世界的景象盡收眼中。

腳下的城牆很長,用不知名的方塊灰石鋪成,一眼望不到頭,呈現一個弧形將整個東陽城包裹起來,從江晨的視角來看,整個城牆恰好能形成一個橢圓形。

天剛亮,江晨來的比較早,城牆上只有零星的幾個皮甲大漢鬆散的打著哈欠,等著換班,回去睡覺。

估摸著那些以白家為首的富家子弟還在睡懶覺,明面上負責此事的縣蔚也不知何時到來,江晨準備找個地方先吃個早飯。

下了城牆,江晨便在不遠處發現一個小攤,小攤是一個簡易棚子,整個被油布裹住,看不到裡面情況,外面掛了一塊白布,上面寫著鬼畫符一般的東西,雖然江晨看不懂這個世界的文字,不過他聞到了香味。

一腳邁進簡易棚子,江晨才發現裡面不過四五張桌子,差不多坐滿了食客,或正在聊天,或正在吃飯,這些人大多佩刀帶劍,身穿勁裝,體型魁梧,渾身散發著凶厲之氣,看起來不好惹,江晨進來的時候,不少人看了他便不再理會,或繼續聊天,或繼續吃飯,更多的人則是看都未看,忙著自己的事情。

江晨頓時明了,這些人恐怕都是參與清理流民的幫役,而且極有經驗,所以只有自己這個新手傻乎乎的跑到城牆上等著。

「客官裡面請……」

攤主是一對中年夫婦,帶著江晨往裡面走的是兩人的孩子,七八歲的男孩,看起來虎頭虎腦,很機靈,一點都不怕生人,熟絡的幫江晨拼了一個桌。

和江晨拼成一桌的是三個人各自抓著一張大餅,大口大口吃著,不時喝一口湯,狼吞虎咽,跟餓死鬼投胎似得,三人並未由於江晨的到了而過多關注,似乎習以為常。

「就按照他們這樣的給我來一份吧!」

江晨對著一旁等著的小男孩說道。

小男孩應和一聲,快速跑開,再回來時,手上已經端了一個木盤,上面放在三張大餅,一碗湯。

咬了一口大餅,就著湯,江晨發現滋味還不錯,餅很鬆軟,像是蔥油餅,湯是鹹湯,喝起來有股海帶味,兩者配合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一張餅很快吃完,就在江晨準備繼續吃下去,突然簡易棚子里的人們像是發現什麼?一窩蜂的走了出去,就連和江晨拼桌的三人都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江晨皺了皺眉,放下手中的餅,丟下幾枚銀錢,跟著走了出去。

天已大亮,遠方的地平線早已被那一輪紅日超過。

出了簡易棚子,江晨發現那些之前出來的人早已不知分散到何方,從城門到更深處的青石路上人頭攢動,人群密集,年輕小夥子們,一個個擁著擠著向前靠攏。

五步一崗,十步一哨。

一個個身穿皮甲的大漢,手持長矛,矛與矛之間互相交叉成一個X,站在街道兩旁的青石路上,昂首挺胸,不讓任何人過去,偶爾有人越過雷池,他們便會輕則大聲呵斥,重則拿矛當棍直接抽打。

江晨順著人群擠了進去,本來他準備直接跑到城牆上去看看到底是何人有這麼大陣勢,跟皇帝過街似得,沒想到城牆入口處居然有人把守,暫時不讓通過,他只得順著人群擠了進去。

車軲轆聲,夾雜馬蹄聲響起!

兩個身穿黑衣的小廝高舉木牌在前面開路,木牌上寫著江晨不知道的鬼畫符。

後面便是數個身著白衣的公子哥騎著高頭大馬,一路有說有笑,依次向著城門處走來,其中一個人江晨還認識,正是馬貴。

那些公子哥身後則是依次駛過五輛黑色大馬車,不知裡面乘坐的是什麼人?

而五輛黑色大馬車後面則尾隨著一群騎馬的皮甲大漢,以那位虯髯大漢劉統領為首,冷漠的盯著眾人。

「這白家在東陽城勢力很大啊!」江晨嘀咕著,望著城門處。

五輛黑色大馬車停在路中央,卻沒有任何人從裡面露頭,在那位劉統領尾隨下,馬貴以及其餘的白衣公子哥已經登上了城牆,那些皮甲大漢則是分散在城門處,不讓平民靠近。

四周看熱鬧的人們已經漸漸散去,維持秩序的皮甲大漢也開始逐漸匯聚到城門下,江晨挑了挑眉頭,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站住,閑人莫進」

城牆入口處,兩個皮甲大漢像是守門神一般,手中長矛交叉,擋住了江晨的去路。

「我是今日前來清理那些流民的幫役」江晨解釋。

「既然如此,你先去城門那裡等候,過會兒自然有人安排你」兩個皮甲大漢對視一眼,其中一人說道。

「城門?」江晨念叨著,扭頭一看,發現城門那邊根本沒有其他幫役,只有一堆皮甲大漢圍著那些黑色大馬車聚集。

隱隱感覺不對勁,江晨扭頭便走。

「大膽,讓你去城門那邊等著,你去哪裡?」

一個皮甲大漢閃身衝到江晨面前,長矛指著他,面無表情,聲音冷冽。

「縣蔚大人安排在城牆集合。」江晨面無表情,淡淡回了一句,但他的手已經隱隱放在腰間。

看著皮甲大漢如此反常的行為,他已經確定這裡面肯定有貓膩。

「縣蔚不在,現在我做主,快去。」皮甲大漢眼神冷漠,聲音很大,手中長矛更是保持隨時刺出去的姿勢。

附近的皮甲大漢似乎聽到動靜,快速靠攏過來,長矛對準江晨。

江晨並未回答,但他的手已經按在了刀柄上。

他已經看出了這皮甲大漢是故意找茬,以他的實力,如今學會了黑風刀二式,有把握瞬殺此人。

此刻他的心中正在計劃著如何殺人後在如此多人的包圍下跑路。

氣氛有些凝固,安靜的可怕,更多的皮甲大漢聚集過來,他們眼神冰冷的望著江晨,將這裡圍的水泄不通。

就在戰鬥一觸即發的時候。

一聲討好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各位軍爺,各位軍爺,他是新來的,新來的不懂事……」

隨著聲音,那些皮甲大漢逐漸讓開一條道路,一個絡腮鬍子陪著笑,走了進來,來到了最初的那兩個守住入口的皮甲大漢身邊,嘀嘀咕咕與兩人說著什麼?只是不時指向江晨,不過隨著絡腮鬍子的述說,那兩位皮甲大漢神色逐漸緩和起來。

江晨勉強認出,那個絡腮鬍子是在簡易棚子和他拼桌的三人中的一位,卻是不知道為何幫他。

四周,那些皮甲大漢兩兩三三紮堆已經散了,也沒有再提起讓江晨去城門的事情。

「跟我來!」絡腮鬍子一臉無奈的看了一眼江晨,扭頭便走。

江晨應了一聲,撇了一眼那兩個回去守入口的皮甲大漢,快步跟了上去,不知在想些什麼。

跟著這位絡腮鬍子,走兩條街繞了三條巷,目的地終於到了,這是一個開闊地,周圍沒有高聳的建築物,明明距離不近,卻能清楚的看到城門那邊的情況。

這裡亂七豎八的站了一堆人,背刀持劍,都是一身勁裝,正是那些其他的幫役。

「嚴青,回來了……」

絡腮鬍子一到這邊,當即就有兩個人迎了過來,詢問過程,江晨認出,正是另外兩個和他拼桌的人。

「多謝了」江晨趁著這個機會對著這個嚴青道謝。

嚴青拿起水壺,喝了幾口水,對著江晨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客氣。

「拿銀錢吧!」另一個光頭大漢就沒這麼客氣了,簡單直白。

江晨笑了笑,也不拖拉,直接拿了一串銀錢遞給光頭大漢,之前他看到嚴青對那兩個皮甲大漢賄賂的動作了,不然哪有可能憑藉三言兩語就放他離開。

雖然他心中已經有了殺人後逃跑的計劃,但對於嚴青這種做法,他並不反對。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江晨順口問出。

「清理流民的時候,那些白家軍也是要當前鋒的,幫役在後面更安全一些,極少傷亡,外面的流民足足已經累計到近兩千人,那些白家軍不過一百多人,那些流民即便再弱,若是拚死反撲,也能弄死不少人,所以他們便經常對幫役找茬……」看到江晨拿出一串銀錢,光頭大漢的態度也好了許多,耐心解釋起來。

聽著光頭大漢的話,江晨頓時明白了,那些白家軍就是在找平衡,撈油水,正好自己撞槍口上了。

「小兄弟,也別太在意,那些白家軍都是仗著白家的權勢,所謂民不與官斗,如今白家在東陽城可謂是一手遮天,之前的事也別太放在心上。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咱們這些人,說的好聽一些是幫役,說的不好聽那都是縣衙強行拉來的苦力啊!」嚴青喝過水,對著江晨語重心長的說道。

「老哥有話直說……」江晨面色不變,說道,一個萍水相逢的人,不僅無故救你,還對你推心置腹的模樣,要說沒有所圖,江晨絕對不信。

嚴青一愣,隨後爽朗一笑,最後已經壓低聲音說道。

「實不相瞞,我得到消息,外面的流民裡面有鬼……」 「什麼意思?」

江晨看著神情凝重的嚴青,心中升起了幾分警惕。

「怎麼?小兄弟不相信這世間有鬼嗎?」嚴青滿臉嚴肅。

「鬼怪之事,純屬世人以訛傳訛罷了!」江晨皺眉。

「但流民中確實有鬼怪之屬,我怎麼說是有根據的,你聽我慢慢道來。」嚴青謹慎的看了看四周,帶著江晨來到一個偏僻的角落裡,令另外兩人警惕四周,才繼續壓低聲音說道。

「四日之前,有一隊白家軍一共五人,按照每日慣例一早前往城外為那些流民分發食物,可是卻再也沒有回來。

據在城牆上看守的士兵說,那一日早上那一隊白家軍剛出去,城外便憑空起了的白霧,這白霧詭異,來的也快,去的也快,僅僅存在了半刻鐘,便消失不見,一同消失的還有那一隊白家軍。」

沉默片刻。

「消息屬實嗎?」

聽了嚴青的話,有看到他神情嚴肅不似作偽,江晨的心中已經打起了鼓,前世鬼怪之事確實是虛構,不過這個世界太卻無法保證。

畢竟連穿越都可能,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嗎?

事到如今,他隱隱有些希望這是嚴青聽到的一則無法證實的傳言,不然這個世界潛藏的危險就太可怕了。

「當然屬實,我一個遠房表親便在白家做事,這是我從他手中買到的消息,白家上下現在都是人心惶惶的……」

嚴青聲音壓的更低。

江晨心中一沉,卻很快反應過來。

「即便有白家軍因為白霧消失,又和流民扯上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這卻是要說到另外一件事了。」嚴青謹慎的看了看四周。

「還有其他事件?」江晨眉頭一挑。

「就在三天前,白家的三夫人死了……」

「什麼?」

嚴青的第一句話就讓江晨驚呼出聲。

回過神來,發現嚴青驚訝的盯著他,江晨頓時明白自己的反應太過了,即便白府的三夫人死了是一件大事,但那是白府的大事,對於平頭老百姓來說也只是一個飯後談點。

但自己反應超出了這個飯後談點的範圍,不過江晨也沒有解釋,示意嚴青說下去。

畢竟此事比較複雜,江晨雖然認識那位三夫人,但並不熟悉,而且他還懷疑正是那位三夫人指使馬貴奪走了玉簪子,這是一個心機頗深的女子,因此江晨對她在某一方面印象深刻,聽到她死了才會失聲。

嚴青眼神怪異幾秒,便緊接著說道。

「三日前的傍晚,那白霧又憑空出現了,不過這次白霧出現的地點卻是白府,奇怪的是白霧僅僅出現幾息,便消失不見了,然後照顧三夫人的貼身丫鬟,發現本來在房間內休息的三夫人不見了。

白府的人找了一宿,將整個府邸翻了個底朝天都未找到,為此白家家主白老爺大發雷霆,幾乎砍了數十個有牽連的人,緊接著第二天一早,守城的士兵發現三夫人就躺在城外,和那些流民躺在一起,身無存縷,渾身青紫,眼睛瞪得大大的,早已沒了氣息。」

聽完嚴青的話,江晨陷入沉思。

白霧憑空出現了幾息,便把身處白府的三夫人帶到了城外,這等手段,神鬼無疑。

畢竟白府作為東陽城頂級權貴,戒備深嚴,光是守衛的皮甲大漢恐怕都不下於數百,幾乎處處都有人把守,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三夫人帶到城外,除了鬼怪的神秘力量還能有什麼。

「即便如此,或許那白霧真的是鬼怪所為,牽扯到流民身上還是太過牽強。」

江晨回過神來,對嚴青說道。

「即便牽強,也不可不信,畢竟兩次事件發生的唯一共同點便是那些流民」嚴青搖了搖頭,見江晨點頭表示同意,才又說道。

「據說那位三夫人屍體運回來之後,清洗了一宿,足足換了三大桶水,才把身上的污穢清洗乾淨。

白老爺為此雷霆大怒,把那些參與清洗的老媽子全砍了,而且……」

嚴青停頓一下。

「而且還專門花費了重金,動用了白家所有關係,請了一群道士之類的奇人異士,要去清理城外的那些流民中的鬼怪,為三夫人復仇。」

「所以說,流民中有鬼怪這條消息摻雜著很多這位白老爺的個人意思咯。」江晨一臉無奈,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覺得這位白老爺肯定是老婆裸體被人看光了,所以準備公報私仇,他還是更願意相信這種猜測。

鬼怪什麼的,實在太可怕,然而嚴青接下來的話,打斷了他最後一絲僥倖。

「不,不,這可不是那位白老爺的意思,而是……那位白家三夫人的意思。」說到最後,嚴青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其難看。

「白家三夫人……」江晨臉色一滯,緊接著同樣難看起來,忙追問道。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