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Мебель, посуда, домашняя утварь
Бизнес » Заработок » В Интернете » Партнерские программы

再說,帝境強者也有帝境強者的尊嚴和驕傲,真要這種人出手,不可能只是簡單的扔出幾個圓滿皇境自爆,就算出手將多波王府夷為平地,只要沒傷到多波王子的根本,也不會有人多說。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也就是說,真要帝境強者出手,絕不是如此簡單的爆炸,肯定會鬧出更大的動靜。

「不是帝境強者,會是什麼?難不成……這個聶雲身後也有一位偷天借壽強者?」

既然不是帝境強者,偷天借壽境強者出手也有可能做到。

雖然在天道監視下,偷天借壽不敢動用超過極限的力量,但擁有這種實力的人,會有各種手段避免天道監督,依舊能做出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愧是大帝的私生子,果然有些手段!」

想到這,流木王子點了點頭。

現在唯一的解釋只能是這個了,偷天借壽境強者為了保命雖然個個隱藏,卻也有一些人願意為他們這些人效力的。

普天皇朝擁有諸位大帝,其中皇家寶庫中,留有不少關於偷天借壽強者如何突破的典藏,那些無法突破的人,想要效忠大帝,後者肯定看不上,效忠皇子之類的,一旦登基,還是有很大機會前往觀看的。

偷天借壽,雖然擁有了極長的生命,依舊不是永久性的超脫。

只要沒達到超脫,就等於隨時受到天道的監管不知啥時候就會被殺!

這就好像脖子上被人架了把刀,任誰都會想辦法逃避的。

自己突破不了,也就又找不到合適的傳承,就只能找這條路了。

在流木王子看來,這個聶雲之所以能夠做到這點,恐怕正是依靠皇子身份,招攬了一位偷天借壽境強者為其效力!

否則,憑藉他只有圓滿王境的實力,怎麼可能做到這點?

「看來我也要加快速度了,必須趕在進入萬界洞天前,完成祭煉,只要成功……皇位必然是我的!」

流木王子站起身來,一彈衣袖,臉上滿是凝重。(未完待續。) 「霍揚,你繼續監視,最好把這件事散布出去,讓人知道多波王子曾派人暗殺聶雲,兩人之間有矛盾!這二人相互牽制,我就能暫時安全一些!」流木王子走下王座,雙手背在身後,安排了一句。

「是!」霍揚眼睛一亮。

剛才他聽到這個消息,還覺得有些棘手,聽到王爺的安排,立刻明白過來。

這雖然看起來麻煩,實際上卻是個極好的機會,一旦消息傳出去,就算聶雲以後真被人斬殺,王爺也能逃脫干係。

「你要想辦法讓他們二人矛盾越來越大!這樣對我才更有利!」流木王子知道對方領悟了他的意思,滿意的點點頭。

他這些屬下都是多年跟隨,很多事情只要說個開頭就能領會了,這樣也能省去不少麻煩。

「王爺放心,屬下必定竭盡全力,不辱使命!」

霍揚連忙點頭。

「嗯,很好,我現在要閉關,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千萬不要打擾!」流木王子不再多說,手掌一擺,霍揚二人緩緩退了出去。

呼!

霍揚剛走沒多遠,他身上一粒灰塵就從空中掉了下來,落在地面,神不知鬼不覺,正是炎黃殿。

好不容易潛入流木王子府邸,當然要摸清眼前這位王子的底細才能離開。

「皇位是我的,誰都搶不走!」

大殿的房門轟然關閉,流木王子臉上閃過一道堅定的光芒,手掌一抖,一個黑影突兀出現。

黑影身材高大,體型魁梧,身上沒有絲毫力量波動。彷彿一個石雕。

「是傀儡!」

透過炎黃殿,聶雲認了出來。

這是個傀儡,看來汝夏王子所言非虛。這個流木王子恐怕真得到了上古傀儡道的傳承。

上古時期,百家爭鳴。諸多大道閃爍,如同天上繁星,正因為如此,才能誕生神農大帝、陸希這樣的絕世人物。

愛你,是我做過最好的事 笙離 傀儡道雖然在當時並未達到超過天道的境界,卻也至少達到偷天借壽,不容小覷。

「煉化!」

將傀儡放出來,流木王子眼神變得異常凌厲,雙手舉起。口中發出一個古怪的聲音,雙手按在傀儡的太陽穴上。

嗡!

他的眼睛射出金色光芒,傀儡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與之對視。

「這是……他想將這個傀儡練成分身?」

看到這一幕,聶雲心中「咯噔!」一下。

對方的舉動雖然怪異,但只要親眼看到,並不難猜。

看來他是想把這個黑影傀儡煉製成自己的分身!

「這個恐怕就是汝夏王子口中說的……偷天借壽境傀儡!」聶雲臉色凝重。

汝夏王子曾說過,流木王子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得到了上古傀儡道的傳承,其中擁有偷天借壽境的傀儡!

流木王子不惜耗費精血。分割靈魂,煉製分身,不用猜。也知道眼前這個傀儡,應該是那個最終底牌。

「偷天借壽境強者被天道監控,煉化成分身,他的靈魂也會受到天道監控,一旦出現危險,自身性命難保,他這樣做難道有解除的方法?」

猜出對方目的,聶雲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偷天借壽境強者被天道監控,一旦施展超出的力量。很容易被天道滅殺,所以……達到這種境界的人。都等於頭上掛著一把隨時可以斬下來的匕首,沒人願意承受。

這位流木王子強行煉化偷天借壽傀儡做為分身。只要成功,他的靈魂也會被天道監控,等於給自己戴上了枷鎖。

堂堂王子,屬下強者無數,不可能為了一時的實力,給自己下絆子,限制自己以後的成長吧!

滋滋滋!

心中奇怪的功夫,大廳內的汝夏王子已經停止了動作,劃開自己的手掌,流出金色的血液。

他擁有普天大帝精純的血脈,血液已經變成了金色,一出現就盤旋著濃濃的吞噬之力。

呼!

割破手掌,汝夏王子將流血之處,向前伸出,看到他流出的血液,眼前本來一動不動的傀儡,像是見到了美味的食物,巨大的頭顱湊了過來,伸出舌頭,不停的舔舐。

「這……不是在煉化分身!」

聶雲心中一震。

本來看到對方用靈魂和傀儡溝通,還以為是在煉製分身,現在看來,恐怕並非如此。

傀儡吸收他的血液,用血液飼養傀儡……這種事情就算他見多識廣都從未聽說過,弄不好正是上古傀儡道的特殊秘法。

吧嗒,吧嗒!

傀儡舔舐的速度很快,不一會流木王子臉色就有些發白。

他的實力雖然很強,但精血有限,被吞掉這麼多血液,相當於與人大戰,受了重傷,再強都會變得虛弱。

「周天傀儡,化我所用!」

一聲低喝,流木王子的手掌收了回來,在空中猛地一拍,一道流光從他身上陡然射出,將眼前的傀儡徹底籠罩在內。

傀儡正舔舐鮮血,見他收手,立刻露出猙獰之色,一道強大的力量從身上噴涌而出。

這股力量帶著毀滅的氣息,讓整個大殿都獵獵作響,眼前的空間出現一道道裂痕。

嗡!

裂痕還沒向上蔓延,大殿上方就出現了一個大陣,將其壓制下來。

看來這個大殿果然沒看到的那麼簡單,一定是花費了不少心血,耗費不少力量布置的。

不說其他,光壓制傀儡散發的氣息不讓天道發現,現在的聶雲就做不到。

「哼!」

看到傀儡猙獰的樣子,想要反抗他,流木王子臉色一沉,身上的光芒變得更加強大,將其徹底籠罩在內。

吼!

被光芒籠罩,傀儡顯得更加焦躁,眼睛有些泛紅,向前一步,地面滿是裂痕,強大的氣息,壓迫的人禁不住屏住呼吸。

偷天借壽境強者釋放全部力量,晉級的多波王子都難以抵抗,流木王子雖然不弱,比起剛剛突破的多波王子恐怕還略有不如。

「去!」

不過,流木王子似乎早就知道傀儡會出現這種情況,臉上沒有絲毫慌張之色,眼神一沉,一古怪的東西從頭上飛了出來,帶著滄桑的大道之感,向前碾壓而來。

「難道這就是……上古傀儡道留下的寶物?」

看到突然出現的東西,聶雲眼睛一亮。(未完待續。) 流木王子頭上的東西,好像一個小人,全身上下無數穴道吞吐,蘊含著一種特殊的大道韻味。

這些穴道和人類的穴道完全不同,卻沒有絲毫違和感,吞吐呼吸彷彿有了生命一般。

「難道……上古傀儡道煉製的傀儡,擁有自我生命,可以自我修鍊?」

看到這個小人的模樣,一個古怪的想法從聶雲心中冒了出來。

無論任何生命,想要修鍊,都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穴道,穴道吞吐靈氣,才能讓機體不停變大,變強。

人類的穴道和動物之類的肯定不同,流木王子頭上的這個小人穴道也和人類不同,會不會已經擁有了自己的生命,能夠按照自己的穴位方式,進行修鍊和提升?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上古傀儡道實在太可怕了!

「要是有生命的話……流木王子現在做的並不是煉製分身,而是……馴化!」

要是將上古傀儡道的傀儡,當成個體生命的話,就不可能煉製分身。

就好像不能把上古神獸煉製成自己分身一樣。

煉製分身,首先要對方沒有意志,生命都有自主意識,分身肯定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是分身,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馴化!

就好像當初在氣海大陸他收的幾個寵物一樣,將其馴化,同樣可以聽從自己的命令,更重要的是……被馴化只能算得上寵物,就算以後天道懲罰,也懲罰不到他!

難怪用血液飼養……看來這個傀儡擁有自我意識,流木王子用精血餵養,是為了讓傀儡沾上他的氣息,更容易馴化。

就好像訓狗。天天用好吃的將其餵飽,就算之前有敵意,以後也會慢慢改善。

轟隆!

正在他心中推測的時候。前方的場景再次發生了變化。

流木王子頭上的小人一出,眼前暴躁的傀儡遭到了鎮壓。安靜下來,變得十分溫順。

流木王子擦擦頭上的汗水,眼中一道亮光閃過。

「我是你的主人,還不跪下聽從我的命令!」

眉毛一揚,流木王子呵斥。

聽到這話,傀儡愣了一下,沒猶豫太長時間,單膝跪倒在地:「拜見主人!」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生硬。

「終於成功了!」

見傀儡果然聽他的話拜倒在地。流木王子興奮的差點跳起,放聲大笑。

得到上古傀儡道之後,一直想辦法馴化眼前這個傀儡,不知耗費多少心血,終於在今天完成,換做誰,都會難以遏制。

「從今天開始,你只能聽從我一個人的命令!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只要完成我的要求,好東西少不了你的,等我成了普天皇朝的皇帝。也可以讓你觀看大帝留下的心得,幫你衝擊更高境界!」

壓制住內心興奮,流木王子擺了擺手道。

眼前這個傀儡擁有自我意識。將其馴化,不能光靠壓迫,還需要許以好處。

大棒加蜜棗,永遠都是讓屬下忠心不二的最好方法。

「多謝主人!」

傀儡原本還有些猶豫的目光聽到這個許諾,立刻閃爍起來,徹底臣服。

「好了,你先藏起來,到時候需要你的時候,會給你吩咐!」

看到傀儡的表情。流木王子知道自己已經完全將其馴化,擺了擺手。

偷天借壽境的傀儡。算是他的底牌了,現在還是不要暴露為好。

當然。他也知道,三大王子各有內奸底細,這個傀儡無法隱瞞,但將其完全馴化的消息,現在最好還是保密,不然惹得其他兩位王子警惕,對他也是一種威脅。

呼!

傀儡被他收走,大殿再次安靜下來。

「能提前馴化傀儡,和我的周天傀儡大道晉級到第九重巔峰有很大關係!如果能將其練到圓滿境界……我自己都可以煉製擁有獨立意識,可以獨自修鍊的傀儡!」
也就是說,真要帝境強者出手,絕不是如此簡單的爆炸,肯定會鬧出更大的動靜。

「不是帝境強者,會是什麼?難不成……這個聶雲身後也有一位偷天借壽強者?」

既然不是帝境強者,偷天借壽境強者出手也有可能做到。

雖然在天道監視下,偷天借壽不敢動用超過極限的力量,但擁有這種實力的人,會有各種手段避免天道監督,依舊能做出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愧是大帝的私生子,果然有些手段!」

想到這,流木王子點了點頭。

現在唯一的解釋只能是這個了,偷天借壽境強者為了保命雖然個個隱藏,卻也有一些人願意為他們這些人效力的。

普天皇朝擁有諸位大帝,其中皇家寶庫中,留有不少關於偷天借壽強者如何突破的典藏,那些無法突破的人,想要效忠大帝,後者肯定看不上,效忠皇子之類的,一旦登基,還是有很大機會前往觀看的。

偷天借壽,雖然擁有了極長的生命,依舊不是永久性的超脫。

只要沒達到超脫,就等於隨時受到天道的監管不知啥時候就會被殺!

這就好像脖子上被人架了把刀,任誰都會想辦法逃避的。

自己突破不了,也就又找不到合適的傳承,就只能找這條路了。

在流木王子看來,這個聶雲之所以能夠做到這點,恐怕正是依靠皇子身份,招攬了一位偷天借壽境強者為其效力!

否則,憑藉他只有圓滿王境的實力,怎麼可能做到這點?

「看來我也要加快速度了,必須趕在進入萬界洞天前,完成祭煉,只要成功……皇位必然是我的!」

流木王子站起身來,一彈衣袖,臉上滿是凝重。(未完待續。) 「霍揚,你繼續監視,最好把這件事散布出去,讓人知道多波王子曾派人暗殺聶雲,兩人之間有矛盾!這二人相互牽制,我就能暫時安全一些!」流木王子走下王座,雙手背在身後,安排了一句。

「是!」霍揚眼睛一亮。

剛才他聽到這個消息,還覺得有些棘手,聽到王爺的安排,立刻明白過來。

這雖然看起來麻煩,實際上卻是個極好的機會,一旦消息傳出去,就算聶雲以後真被人斬殺,王爺也能逃脫干係。

「你要想辦法讓他們二人矛盾越來越大!這樣對我才更有利!」流木王子知道對方領悟了他的意思,滿意的點點頭。

他這些屬下都是多年跟隨,很多事情只要說個開頭就能領會了,這樣也能省去不少麻煩。

「王爺放心,屬下必定竭盡全力,不辱使命!」

霍揚連忙點頭。

「嗯,很好,我現在要閉關,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千萬不要打擾!」流木王子不再多說,手掌一擺,霍揚二人緩緩退了出去。

呼!

霍揚剛走沒多遠,他身上一粒灰塵就從空中掉了下來,落在地面,神不知鬼不覺,正是炎黃殿。

好不容易潛入流木王子府邸,當然要摸清眼前這位王子的底細才能離開。

「皇位是我的,誰都搶不走!」

大殿的房門轟然關閉,流木王子臉上閃過一道堅定的光芒,手掌一抖,一個黑影突兀出現。

黑影身材高大,體型魁梧,身上沒有絲毫力量波動。彷彿一個石雕。

「是傀儡!」

透過炎黃殿,聶雲認了出來。

這是個傀儡,看來汝夏王子所言非虛。這個流木王子恐怕真得到了上古傀儡道的傳承。

上古時期,百家爭鳴。諸多大道閃爍,如同天上繁星,正因為如此,才能誕生神農大帝、陸希這樣的絕世人物。

愛你,是我做過最好的事 笙離 傀儡道雖然在當時並未達到超過天道的境界,卻也至少達到偷天借壽,不容小覷。

「煉化!」

將傀儡放出來,流木王子眼神變得異常凌厲,雙手舉起。口中發出一個古怪的聲音,雙手按在傀儡的太陽穴上。

嗡!

他的眼睛射出金色光芒,傀儡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與之對視。

「這是……他想將這個傀儡練成分身?」

看到這一幕,聶雲心中「咯噔!」一下。

對方的舉動雖然怪異,但只要親眼看到,並不難猜。

看來他是想把這個黑影傀儡煉製成自己的分身!

「這個恐怕就是汝夏王子口中說的……偷天借壽境傀儡!」聶雲臉色凝重。

汝夏王子曾說過,流木王子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得到了上古傀儡道的傳承,其中擁有偷天借壽境的傀儡!

流木王子不惜耗費精血。分割靈魂,煉製分身,不用猜。也知道眼前這個傀儡,應該是那個最終底牌。

「偷天借壽境強者被天道監控,煉化成分身,他的靈魂也會受到天道監控,一旦出現危險,自身性命難保,他這樣做難道有解除的方法?」

猜出對方目的,聶雲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偷天借壽境強者被天道監控,一旦施展超出的力量。很容易被天道滅殺,所以……達到這種境界的人。都等於頭上掛著一把隨時可以斬下來的匕首,沒人願意承受。

這位流木王子強行煉化偷天借壽傀儡做為分身。只要成功,他的靈魂也會被天道監控,等於給自己戴上了枷鎖。

堂堂王子,屬下強者無數,不可能為了一時的實力,給自己下絆子,限制自己以後的成長吧!

滋滋滋!

心中奇怪的功夫,大廳內的汝夏王子已經停止了動作,劃開自己的手掌,流出金色的血液。

他擁有普天大帝精純的血脈,血液已經變成了金色,一出現就盤旋著濃濃的吞噬之力。

呼!

割破手掌,汝夏王子將流血之處,向前伸出,看到他流出的血液,眼前本來一動不動的傀儡,像是見到了美味的食物,巨大的頭顱湊了過來,伸出舌頭,不停的舔舐。

「這……不是在煉化分身!」

聶雲心中一震。

本來看到對方用靈魂和傀儡溝通,還以為是在煉製分身,現在看來,恐怕並非如此。

傀儡吸收他的血液,用血液飼養傀儡……這種事情就算他見多識廣都從未聽說過,弄不好正是上古傀儡道的特殊秘法。

吧嗒,吧嗒!

傀儡舔舐的速度很快,不一會流木王子臉色就有些發白。

他的實力雖然很強,但精血有限,被吞掉這麼多血液,相當於與人大戰,受了重傷,再強都會變得虛弱。

「周天傀儡,化我所用!」

一聲低喝,流木王子的手掌收了回來,在空中猛地一拍,一道流光從他身上陡然射出,將眼前的傀儡徹底籠罩在內。

傀儡正舔舐鮮血,見他收手,立刻露出猙獰之色,一道強大的力量從身上噴涌而出。

這股力量帶著毀滅的氣息,讓整個大殿都獵獵作響,眼前的空間出現一道道裂痕。

嗡!

裂痕還沒向上蔓延,大殿上方就出現了一個大陣,將其壓制下來。

看來這個大殿果然沒看到的那麼簡單,一定是花費了不少心血,耗費不少力量布置的。

不說其他,光壓制傀儡散發的氣息不讓天道發現,現在的聶雲就做不到。

「哼!」

看到傀儡猙獰的樣子,想要反抗他,流木王子臉色一沉,身上的光芒變得更加強大,將其徹底籠罩在內。

吼!

被光芒籠罩,傀儡顯得更加焦躁,眼睛有些泛紅,向前一步,地面滿是裂痕,強大的氣息,壓迫的人禁不住屏住呼吸。

偷天借壽境強者釋放全部力量,晉級的多波王子都難以抵抗,流木王子雖然不弱,比起剛剛突破的多波王子恐怕還略有不如。

「去!」

不過,流木王子似乎早就知道傀儡會出現這種情況,臉上沒有絲毫慌張之色,眼神一沉,一古怪的東西從頭上飛了出來,帶著滄桑的大道之感,向前碾壓而來。

「難道這就是……上古傀儡道留下的寶物?」

看到突然出現的東西,聶雲眼睛一亮。(未完待續。) 流木王子頭上的東西,好像一個小人,全身上下無數穴道吞吐,蘊含著一種特殊的大道韻味。

這些穴道和人類的穴道完全不同,卻沒有絲毫違和感,吞吐呼吸彷彿有了生命一般。

「難道……上古傀儡道煉製的傀儡,擁有自我生命,可以自我修鍊?」

看到這個小人的模樣,一個古怪的想法從聶雲心中冒了出來。

無論任何生命,想要修鍊,都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穴道,穴道吞吐靈氣,才能讓機體不停變大,變強。

人類的穴道和動物之類的肯定不同,流木王子頭上的這個小人穴道也和人類不同,會不會已經擁有了自己的生命,能夠按照自己的穴位方式,進行修鍊和提升?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上古傀儡道實在太可怕了!

「要是有生命的話……流木王子現在做的並不是煉製分身,而是……馴化!」

要是將上古傀儡道的傀儡,當成個體生命的話,就不可能煉製分身。

就好像不能把上古神獸煉製成自己分身一樣。

煉製分身,首先要對方沒有意志,生命都有自主意識,分身肯定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是分身,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馴化!

就好像當初在氣海大陸他收的幾個寵物一樣,將其馴化,同樣可以聽從自己的命令,更重要的是……被馴化只能算得上寵物,就算以後天道懲罰,也懲罰不到他!

難怪用血液飼養……看來這個傀儡擁有自我意識,流木王子用精血餵養,是為了讓傀儡沾上他的氣息,更容易馴化。

就好像訓狗。天天用好吃的將其餵飽,就算之前有敵意,以後也會慢慢改善。

轟隆!

正在他心中推測的時候。前方的場景再次發生了變化。

流木王子頭上的小人一出,眼前暴躁的傀儡遭到了鎮壓。安靜下來,變得十分溫順。

流木王子擦擦頭上的汗水,眼中一道亮光閃過。

「我是你的主人,還不跪下聽從我的命令!」

眉毛一揚,流木王子呵斥。

聽到這話,傀儡愣了一下,沒猶豫太長時間,單膝跪倒在地:「拜見主人!」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生硬。

「終於成功了!」

見傀儡果然聽他的話拜倒在地。流木王子興奮的差點跳起,放聲大笑。

得到上古傀儡道之後,一直想辦法馴化眼前這個傀儡,不知耗費多少心血,終於在今天完成,換做誰,都會難以遏制。

「從今天開始,你只能聽從我一個人的命令!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只要完成我的要求,好東西少不了你的,等我成了普天皇朝的皇帝。也可以讓你觀看大帝留下的心得,幫你衝擊更高境界!」

壓制住內心興奮,流木王子擺了擺手道。

眼前這個傀儡擁有自我意識。將其馴化,不能光靠壓迫,還需要許以好處。

大棒加蜜棗,永遠都是讓屬下忠心不二的最好方法。

「多謝主人!」

傀儡原本還有些猶豫的目光聽到這個許諾,立刻閃爍起來,徹底臣服。

「好了,你先藏起來,到時候需要你的時候,會給你吩咐!」

看到傀儡的表情。流木王子知道自己已經完全將其馴化,擺了擺手。

偷天借壽境的傀儡。算是他的底牌了,現在還是不要暴露為好。

當然。他也知道,三大王子各有內奸底細,這個傀儡無法隱瞞,但將其完全馴化的消息,現在最好還是保密,不然惹得其他兩位王子警惕,對他也是一種威脅。

呼!

傀儡被他收走,大殿再次安靜下來。

「能提前馴化傀儡,和我的周天傀儡大道晉級到第九重巔峰有很大關係!如果能將其練到圓滿境界……我自己都可以煉製擁有獨立意識,可以獨自修鍊的傀儡!」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