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Прочее

之前蘇御在藥店出手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當時他一人殺了三名長生境高手。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郭顏落要懲罰他的時候,也是君陌出的手。

原來他就是蘇御。

楚星辰還是第一次見到萬勝宗的聖子。

合着這傢伙一直微服私訪,戲耍他呢。

在他眼皮底下蹦躂了這麼久,他都沒發現。

楚星辰嘴巴都氣歪了,無比後悔,這麼多殺對方的機會都錯失了。

鴻儒書院的大長老向着蘇御看了過去,瞬間也是明白了。

難怪這個年輕人長得如此帥氣,原來是傳說中的萬勝宗聖子。

“我等不知是萬勝宗聖子駕臨,之前多有得罪,還望恕罪!”

大長老跪拜下來。

執手千年 其餘的鴻儒書院的長老也是跟着一同跪拜。

看到這,楚星辰嘴角抽搐。

這羣傢伙,真是太可惡了,同樣是宗派聖子,他過來的時候,這些人還沒有行跪拜之禮。

這不是明擺着,看不起他們皇級宗嗎?

“既然是蘇御,那我們也該有個了結了,你可是殺了我們一位掌教,到你償命的時候了”

楚星辰嘴角浮現陰冷,眼中殺氣瀰漫。

話音一落,楚天闊便是身形掠出,來到了君陌的面前。

“劍癡,還記得三十年前,我們切磋,是我敗給了你,現在我也是劍皇修爲了,咱們也該在較量一下了”

楚天闊身形暴掠,一劍斬出,強橫無比的劍勢爆發出來,向着君陌狂壓而去。

說是切磋較量,實際就是要引起開君陌,好讓其他三位長老把蘇御抓了。

“這一次,可是你們送上門來,休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楚星辰狡黠笑道。

三位天人境首座氣息陡然之間升騰而起,道法神通施展開來,向着蘇御狂壓過去。

爲了避免發生意外,三人一同出手,都是用出了最強的神通。

在蘇御的頭頂,法力流轉,神通景象,異彩紛呈。

就在神通剛要落在蘇御頭頂的時候,一道劍光閃過,力量強橫無比。

三位天人境長老受到重擊,身影齊齊向後飛出。

空中的神通景象,化爲光點,消散在空中。

一招落敗。

是誰出的手?

“聽說你要趁人之威?”

花素晗冷笑道。

“你是天人境劍皇?”

黑袍長老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臉色劇變。

“兩位天人境劍皇”

楚星辰望着花素晗,心中一凜。

“今天,算你好運!”

楚星辰心有不甘地道。

好不容易找到了個機會,結果蘇御提前準備了兩位劍皇。

這還怎麼打。

“君陌,今天先饒過你,他日定來取你頭顱”

楚天闊見勢不好,立即收回了劍,來到了楚星辰的身旁。

“饒了我?你最多支撐十招,我定勝你”

君陌輕笑一聲,旋即身形向着楚天闊衝去。

嘭!

只見楚天闊,袖子一揮,一陣煙霧出現,遮擋了君陌的視線。

“不用追了!”

蘇御攔住了君陌。

君陌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問道:“爲何?這個可是一個好的機會”

蘇御笑道:“留着他們還有用!”

“難道公子,還有大的計劃?”

君陌回想蘇御最近做的一切,看樣子像是在佈一個局。

這個局足夠大,甚至能夠讓皇級宗覆滅。

“他們不過是我的棋子罷了”

蘇御目光陰冷地看向他們逃跑的方向。

“公子英明!”

君陌恭聲道,對蘇御更加佩服起來。

皇普玄雖是掌教,可是在皇級宗有不少人不服他。

他也面臨着諸多的威脅,其中楚家又就是一大威脅。

要是把楚天闊拿下了,皇級宗就更加穩固了。

皇普玄主張霸權擴張,他的權力越大,東竭域就越別想安寧。

要是發動戰爭,皇級宗第一個要打的就是萬勝宗。

萬勝宗上一次大獲全勝,可是相比皇級宗還有很大的差距。

收了元始門的王朝之後,萬勝宗擁有最多的王朝,發展速度也是最快的。

這個時候,和平穩定發展,就能慢慢趕超皇級宗。

“剛剛那三位天人境長老受我一劍,活不過明日”

就在這時,花素晗冷笑道。

身爲劍皇,她對傷害把握的很準。

聽到這話,君陌也是贊同的點點頭,剛剛他注意到三位長老的傷勢了,逃跑也不過是換個地方死罷了。

“這三位長老一死,那麼楚家和皇普玄的間隙也就拉開了”

蘇御狡黠笑道。

皇普玄這次派過來的修士,都是楚家的強者。

這一下死了三個,楚天闊必定會起疑心。

一定會認爲是皇普玄有意的。

四大教派圍攻萬勝宗的時候,他們沒有參加,自然也就不知道蘇御旁邊還有一位天人境劍皇。

僅憑這一點,就可以斷定,皇普玄有意安排他們送死。

“鴻儒書院衆修士,拜見聖子!”

大長老帶着一行人,跪拜道。

“都起來吧”

蘇御淡淡地道。

沒有因爲別人的奉承,表現出絲毫的高興。

周邊的一些勢力,剛剛看到了這邊發生了打鬥,也都想此處投來關注。

見到鴻儒書院跪拜道的場景,竊竊私語起來。

“鴻儒書院的眼力見也太好了,可惜了我們沒有這個機會”

“是啊,真是讓人羨慕,鴻儒書院竟能和萬勝宗聖子交談”

這些勢力,很羨慕鴻儒書院,登時也覺得尋到的寶物不值錢了。

“聖子,許十安就在地洞裏面,我們一直在此守候,就等你過來”

大長老諂媚笑道,這次他算是立了大功。

蘇御自然也知道鴻儒書院這樣做的目的,他沒有多嫌棄。

別人主動幫忙,如果這個時候擺架子,其他勢力知道,往後誰還幫助萬勝宗做事情了。

“你們是鴻儒書院的?我記住了,今後有用得到的地方,知會一聲”

蘇御康概地道。

對於這等事情,沒有必要吝嗇,幫助一個高級教派,也不會損失什麼。

大長老連忙作揖,謝道:“多謝聖子,我們哪敢勞煩貴派”

鴻儒書院的其他長老,見到蘇御這個態度,心中也是讚歎不已。

同樣是超級宗派的聖子,蘇御給人的感覺,彬彬有禮,讓人如沐春風。

不像那個楚星辰,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知道在異性面前裝逼,讓人厭惡。

周圍的勢力自然也是看在了眼裏。

傳言蘇御心狠手辣,本以爲是個蠻橫殘暴之輩,今日一見,讓他們刷新的印象。
郭顏落要懲罰他的時候,也是君陌出的手。

原來他就是蘇御。

楚星辰還是第一次見到萬勝宗的聖子。

合着這傢伙一直微服私訪,戲耍他呢。

在他眼皮底下蹦躂了這麼久,他都沒發現。

楚星辰嘴巴都氣歪了,無比後悔,這麼多殺對方的機會都錯失了。

鴻儒書院的大長老向着蘇御看了過去,瞬間也是明白了。

難怪這個年輕人長得如此帥氣,原來是傳說中的萬勝宗聖子。

“我等不知是萬勝宗聖子駕臨,之前多有得罪,還望恕罪!”

大長老跪拜下來。

執手千年 其餘的鴻儒書院的長老也是跟着一同跪拜。

看到這,楚星辰嘴角抽搐。

這羣傢伙,真是太可惡了,同樣是宗派聖子,他過來的時候,這些人還沒有行跪拜之禮。

這不是明擺着,看不起他們皇級宗嗎?

“既然是蘇御,那我們也該有個了結了,你可是殺了我們一位掌教,到你償命的時候了”

楚星辰嘴角浮現陰冷,眼中殺氣瀰漫。

話音一落,楚天闊便是身形掠出,來到了君陌的面前。

“劍癡,還記得三十年前,我們切磋,是我敗給了你,現在我也是劍皇修爲了,咱們也該在較量一下了”

楚天闊身形暴掠,一劍斬出,強橫無比的劍勢爆發出來,向着君陌狂壓而去。

說是切磋較量,實際就是要引起開君陌,好讓其他三位長老把蘇御抓了。

“這一次,可是你們送上門來,休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楚星辰狡黠笑道。

三位天人境首座氣息陡然之間升騰而起,道法神通施展開來,向着蘇御狂壓過去。

爲了避免發生意外,三人一同出手,都是用出了最強的神通。

在蘇御的頭頂,法力流轉,神通景象,異彩紛呈。

就在神通剛要落在蘇御頭頂的時候,一道劍光閃過,力量強橫無比。

三位天人境長老受到重擊,身影齊齊向後飛出。

空中的神通景象,化爲光點,消散在空中。

一招落敗。

是誰出的手?

“聽說你要趁人之威?”

花素晗冷笑道。

“你是天人境劍皇?”

黑袍長老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臉色劇變。

“兩位天人境劍皇”

楚星辰望着花素晗,心中一凜。

“今天,算你好運!”

楚星辰心有不甘地道。

好不容易找到了個機會,結果蘇御提前準備了兩位劍皇。

這還怎麼打。

“君陌,今天先饒過你,他日定來取你頭顱”

楚天闊見勢不好,立即收回了劍,來到了楚星辰的身旁。

“饒了我?你最多支撐十招,我定勝你”

君陌輕笑一聲,旋即身形向着楚天闊衝去。

嘭!

只見楚天闊,袖子一揮,一陣煙霧出現,遮擋了君陌的視線。

“不用追了!”

蘇御攔住了君陌。

君陌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問道:“爲何?這個可是一個好的機會”

蘇御笑道:“留着他們還有用!”

“難道公子,還有大的計劃?”

君陌回想蘇御最近做的一切,看樣子像是在佈一個局。

這個局足夠大,甚至能夠讓皇級宗覆滅。

“他們不過是我的棋子罷了”

蘇御目光陰冷地看向他們逃跑的方向。

“公子英明!”

君陌恭聲道,對蘇御更加佩服起來。

皇普玄雖是掌教,可是在皇級宗有不少人不服他。

他也面臨着諸多的威脅,其中楚家又就是一大威脅。

要是把楚天闊拿下了,皇級宗就更加穩固了。

皇普玄主張霸權擴張,他的權力越大,東竭域就越別想安寧。

要是發動戰爭,皇級宗第一個要打的就是萬勝宗。

萬勝宗上一次大獲全勝,可是相比皇級宗還有很大的差距。

收了元始門的王朝之後,萬勝宗擁有最多的王朝,發展速度也是最快的。

這個時候,和平穩定發展,就能慢慢趕超皇級宗。

“剛剛那三位天人境長老受我一劍,活不過明日”

就在這時,花素晗冷笑道。

身爲劍皇,她對傷害把握的很準。

聽到這話,君陌也是贊同的點點頭,剛剛他注意到三位長老的傷勢了,逃跑也不過是換個地方死罷了。

“這三位長老一死,那麼楚家和皇普玄的間隙也就拉開了”

蘇御狡黠笑道。

皇普玄這次派過來的修士,都是楚家的強者。

這一下死了三個,楚天闊必定會起疑心。

一定會認爲是皇普玄有意的。

四大教派圍攻萬勝宗的時候,他們沒有參加,自然也就不知道蘇御旁邊還有一位天人境劍皇。

僅憑這一點,就可以斷定,皇普玄有意安排他們送死。

“鴻儒書院衆修士,拜見聖子!”

大長老帶着一行人,跪拜道。

“都起來吧”

蘇御淡淡地道。

沒有因爲別人的奉承,表現出絲毫的高興。

周邊的一些勢力,剛剛看到了這邊發生了打鬥,也都想此處投來關注。

見到鴻儒書院跪拜道的場景,竊竊私語起來。

“鴻儒書院的眼力見也太好了,可惜了我們沒有這個機會”

“是啊,真是讓人羨慕,鴻儒書院竟能和萬勝宗聖子交談”

這些勢力,很羨慕鴻儒書院,登時也覺得尋到的寶物不值錢了。

“聖子,許十安就在地洞裏面,我們一直在此守候,就等你過來”

大長老諂媚笑道,這次他算是立了大功。

蘇御自然也知道鴻儒書院這樣做的目的,他沒有多嫌棄。

別人主動幫忙,如果這個時候擺架子,其他勢力知道,往後誰還幫助萬勝宗做事情了。

“你們是鴻儒書院的?我記住了,今後有用得到的地方,知會一聲”

蘇御康概地道。

對於這等事情,沒有必要吝嗇,幫助一個高級教派,也不會損失什麼。

大長老連忙作揖,謝道:“多謝聖子,我們哪敢勞煩貴派”

鴻儒書院的其他長老,見到蘇御這個態度,心中也是讚歎不已。

同樣是超級宗派的聖子,蘇御給人的感覺,彬彬有禮,讓人如沐春風。

不像那個楚星辰,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知道在異性面前裝逼,讓人厭惡。

周圍的勢力自然也是看在了眼裏。

傳言蘇御心狠手辣,本以爲是個蠻橫殘暴之輩,今日一見,讓他們刷新的印象。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