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Бензоинструмент
Сайты » Онлайн магазины » Детские товары

“既然知道,還不趕快說。浪費時間!”肖雅一盆冷水澆過去,頓時讓瑞克清醒。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他輕吸一口氣,正經回說:“古奇才學會這個技能,不知道還說得過去。你們在這兒訓練那麼長時間,難道不知道反擊的特性?”

“反擊的……”傅勵轉臉看向這時走到左邊的吳雨露。

她看看傅勵,並補上了話裏的空缺:“特性?”

空氣在此刻彷彿凝固,又彷彿在下一秒被迅速溶解。

“哦!”傅勵、吳雨露同時又突然的恍然大悟卻讓阿奇感到莫名其妙。

看他一臉不解,吳雨露解釋道:“也是老師沒來得及向你說明。是這樣,反擊力度的強弱,很大程度上是由對方進攻的強弱來決定的。

“也就是說,對方出手的力度越強,那他的反應能力就會越弱;他一時的反應力越弱,你就越有時間找到對方最薄弱的身體位置進行越有力度的反擊。

“老師之所以會因爲抵擋了你的反擊,瞬間變得無力,就是因爲老師在明知道你會反擊的情況下,還對你發動那麼迅速和強力的進攻,這樣就導致你自己沒用多大的力,但老師接住反擊那一下卻擁有極強的力度,甚至於在抵擋你反擊時,老師自己就已經用盡了全身氣力。”

吳雨露較長篇幅的解釋讓阿奇不免想到了太極裏的“四兩撥千斤”和“以柔克剛”,儘管他也只是聽說,自己對此是一竅不通。

阿奇點頭一應,既沒有恍然大悟,也沒有茅塞頓開,只是異常平靜地回了句:“是這樣,謝謝。”

而見他如此,吳雨露不免有點兒迷惑。

她看看傅勵,又看了看瑞克,從他們一時的表情上,二人也都不明白古奇爲什麼沒有一點兒恍然大悟的意思。

就在瑞克終於按耐不住,準備張嘴發問的時候,阿奇自己卻忽然問道:“你們是不是在想,我爲什麼沒有一點兒驚訝的意思?”

看到瑞克的點頭,阿奇詳細解釋道:“我只是想了兩個問題,所以就沒那個心思驚訝了。”

“這樣......”瑞克點頭,有所思着。

可也就是這時,阿奇注意了對方右手內側那用於固定皮革劍鞘裏的巨劍、約爲兩指寬的皮帶,皮帶一頭則縫有一個金屬扣。

而那金屬扣,此刻正緊扣劍鞘另一面的扣眼。

“是怎樣的問題?”

聽傅勵話音,阿奇看看她,隨後略有垂眼地回道:“第一個是…吳雨露剛纔說,老師是一個以近戰爲榮的人。想必,只有對近戰有充分理解和造詣的人能如此。

“既然是這樣,老師爲什麼還會出現那樣一個只有像我這樣剛剛瞭解的學生纔會有的錯誤?”

話臨末,阿奇已然有所示意地看着傅勵。

四人直接的談話早已吸引了其他四人的注意;阿奇的一問,其他四人也聽得清清楚楚。

山河盛宴 “是啊。”肖雅自語,“剛纔就想了這個,可就是不明白原因。”

“難道是爲了教導古奇,故意出現錯誤,從而讓他在實戰中明白:反擊的特性?”瑞克猜測。

諸葛靜卻無法理解老師的這種做法:“如果是爲了學生,也不用這樣啊!事先說明不是更好麼?”

衆人默然。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走廊外的雨已然停下。

和平常的“雨過天晴”不同,這時的天空依舊灰濛濛的,仍像蓋上了一塊灰色的大帆布,令人厭惡。

情況一時也只是被瑞克一人在意了,而他,不過是在考慮問題時習慣性移眼一瞥,才知道外面現在已不再下雨。

關於阿奇提的那一問,包括他自己在內的8人仍舊猜測着答案,直到阿奇突發奇想地看向了同樣沉默的鄭氏兄弟。

“你們兩個怎麼看?”阿奇嘗試性問道。

傅勵首先移眼看向鄭天、鄭明,然後就是肖雅、吳雨露、瑞克,最後是諸葛靜。

而面對6人的接連注視,鄭天與弟弟鄭明不顯任何緊張,害羞之類的神色自然更不會有。

雖然人數上有所減少,但他們那鎮靜非常的樣子,曾面對7人目光的阿奇還是感覺了莫名的慚愧:“唉!雖然比他們早出生一兩年,但在遇事不慌方面,我還是需要向他們學習。怎麼做到的?”思想到此,阿奇那不過持續幾秒的“慚愧”就因鄭天的動作和話語,煙消雲散。

只見他看看左邊一如自身的弟弟鄭明,對方輕輕點頭時,鄭天面對同學們,平靜得有絲絲寒冷地說:“說之前我先聲明:這只是我們的觀點,有可能老師的想法比我們的深奧一些。”

“嗯。”阿奇輕點點頭,表示理解。

看其他人相繼表示了“理解”,鄭天語氣不變:“根據老師剛纔的言談舉止和我們對‘反擊’的瞭解,我認爲老師之所以會在明知道古奇會反擊時,還對他發動迅速猛烈的進攻,可能是爲了激發古奇使用‘反擊’的決心。”

平靜話音固然不高,可當鄭天一句話說完,所有人、除了身旁鄭明,都爲此程度不一地瞪了眼,彷彿鄭天剛剛所說不是個人對事的看法,而是在說一個驚天祕密。

“激發決心...麼?”諸葛靜略有不屑的語氣就能聽出她並不怎麼相信、也就不完全認同鄭天的觀點。

鄭天看了諸葛靜一眼,沒有說話。

瑞克也有相同動作,但他卻問:“怎麼,不相信?”

諸葛靜應聲,乾淨利索地說:“就爲了讓他‘激發決心’,而盡全力抵擋力度是進攻數倍的反擊?除非老師的大腦那時出現暫時思維混亂,不然他絕不會這麼做。”

諸葛靜如此一句話的結果,就是讓氣氛再次進入寂靜。

阿奇看看鄭天,發現他此刻依舊臉龐轉向左邊,直看着弟弟。

而鄭明臉上,顯露一絲笑意。

輕抖雙肩,鄭天明確了此刻無所謂。

“你剛纔說,‘對反擊的瞭解’是怎麼一個意思?”很明顯,傅勵是對鄭天說話。

“使用‘反擊’的最佳時間,是在對手對你發動一次不能進行‘防禦’的進攻。”鄭天看看傅勵。

“你們也看到了,老師此前的進攻正屬於這一種。試問:就老師剛纔的那次進攻,不要說剛剛學會‘防禦’的古奇,就是換上我們這些可以和守衛隊員相比、訓練有素的學生,有誰能在不使用‘反擊’的情況下,免掉老師那種進攻下的傷害?”

原本只是回答傅勵的解釋,現在聽來,連剛剛諸葛靜的反駁也一併化解了。

由此,除了諸葛靜和回答問題的鄭天兄弟,其他五人都向孿生的他們投來滿意微笑或是點頭。

可能是爲了緩解自身暫時的尷尬處境,幾秒後諸葛靜忽然提高音量地問道:“古奇剛纔不是說‘有兩個問題’麼,另一個是什麼?”

林納德端着放有8個玻璃杯的不鏽鋼圓盤走出房門,每個玻璃杯裏都盛有五分之四的,冒着淡淡霧氣的飲用熱水。

本準備回答諸葛靜問題的阿奇,因注意老師出來,立即閉了嘴,並鄭重看着林納德。

爲此,衆人的議論出現暫停。

林納德把盤子伸到由傅勵、諸葛靜、吳雨露、瑞克以及古奇組成的圓圈中心,並轉臉示意鄭天、鄭明、肖雅:“你們也過來。”

導師看着站成一圈的學生們,問道:“怎麼我一出來,你們就不說話了?你們剛纔討論的話題我聽了一半,接着說吧,我也想參加。”

林納德話到一半,學生們就已各自拿了一個玻璃杯,並習慣性說一句:“謝謝老師。”

不鏽鋼盤子空空如也,林納德的話也說完了。

然而隨後,學生們僅僅沉默地低頭飲用杯中熱水。

不知是因周圍溫度下降,導致水的溫度也下降較快,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一時8個玻璃杯裏此前看着還燙嘴的熱水已然被喝去近二分之一。

最終,肖雅打破靜的氣氛:“老師,你沒事兒了?”

“當然。”林納德說着,服務員似的就把那不鏽鋼盤收起,夾放於右臂內側,“你看我現在像是有事兒的人嗎?”

肖雅淺笑笑,擡手便喝下杯裏那已不怎麼熱的水。

見其他人都不說話,林納德看向阿奇:“古奇,問題是你提出的。你不說話,大家怎麼說?說話。”

阿奇頓時反應,卻低頭把剛剛進嘴裏的水嚥下。

抿了一下嘴脣,阿奇在意一眼杯中水珠,心裏暗想:“先前怎麼沒發現?這裏的水不錯,有一絲甜味兒。”

“其實也沒什麼,”阿奇輕鬆道,“就是,作爲導師,下達一個命令,如果不做什麼警戒學生的事,我覺得很難讓學生們知道,如果違反命令,將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我剛纔不過是想知道,老師到底做了什麼,才讓身爲學生的你們這麼聽從和執行命令?以至於遇見...剛纔的事,你們依舊能執行那很久以前的命令。”

和林納德預想的一樣,當阿奇把第二個問題表明,原本安靜又略顯沉悶的氣氛立即被完全激活了,僅僅因爲一句提問。

“關於這個問題,”肖雅並沒有等導師開口,搶先回道,“我想小R比誰都清楚,對吧?”

她一臉壞笑地看看瑞克,隨後就把除林納德、阿奇、瑞克以外的所有同學全掃視一遍,直至最後目光鎖定在傅勵臉上。

由於只是掃視,肖雅並沒能注意同學們不解於一時的神色。

雖然不是經常聽她說“小R”這個稱呼,但從第一次聽肖雅說,阿奇就已記住了她這是在說瑞克,儘管他此時此刻仍不清楚瑞克爲什麼比誰都清楚林納德警戒學生的事。

“她說的這是……”阿奇理所當然地看向瑞克。

也不知是阿奇提的問題有點兒多餘,還是因爲肖雅那刁難似的話語,這時瑞克的明顯不耐煩卻是真實存在的。

他擺擺左手,不情願地說:“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還提它幹什麼?”

瑞克一時懇求似的望着林納德,意思無非是:“老師,能不說嗎?”

林納德微有一怔,無辜笑笑地就降低了話音:“說實話,我也還不知道她具體指的是哪件事。肖雅?”

林納德轉臉看着她,最後姓名的音量也就略有提高了。

“嗯?”肖雅轉臉看去,“老師,什麼事?”

“你指的是哪件事啊?讓瑞克這麼不好意思開口。”

“老師……”瑞克隨即小聲阻止。

林納德看了一眼瑞克,眼神卻表達着:“沒事兒,先聽她怎麼說。”

“老師難道忘了?”

林納德的問話讓肖雅有些驚訝,可導師之後輕輕點頭,就讓肖雅徹底愣了。

“那傅勵,你呢?”肖雅顯露期待地轉臉看去。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件事情。”從傅勵一時表情可以得知:她剛剛在回想過去,只是直到當下都沒能回憶起來。

“那…雨露?”肖雅看着吳雨露。

然而等她準備開口,肖雅卻擺擺手,接話似的說:“你是後來加入的,不知道也正常。靜兒?”

“你是知道的,”諸葛靜忙笑道,“我對事兒的記憶能力在我們七人中一向最弱,所以……”

“那就算了。”肖雅完全沒了興致。

“難道,就沒有一個人記得那件事?”肖雅相繼看着面前各個人影。

“不是還有鄭天、鄭明麼,”阿奇暗想,“怎麼能說‘沒有一個人記得’?”

問題出現,他臉色就有了輕微變化,而肖雅此刻正處於靈敏的狀態,致使面前每個人哪怕是細小舉動和變化,她都能在第一時間察覺,即便是阿奇。

他剛剛感覺表情的變化,肖雅同時也正好注意到了這種變化。

她張張嘴,即刻又改變口型,商量似的說:“古奇好像想了什麼,說出來?”

阿奇確認一想,回道:“只是覺得你的觀點有些不妥。明明還有兩個人沒說話,肖雅怎麼能說‘沒有一個人記得那件事’?”

她不禁一怔,卻明顯清楚阿奇所說那兩人是誰。

“只是……”這樣想着,她眼睛瞟向了鄭氏兄弟。
他輕吸一口氣,正經回說:“古奇才學會這個技能,不知道還說得過去。你們在這兒訓練那麼長時間,難道不知道反擊的特性?”

“反擊的……”傅勵轉臉看向這時走到左邊的吳雨露。

她看看傅勵,並補上了話裏的空缺:“特性?”

空氣在此刻彷彿凝固,又彷彿在下一秒被迅速溶解。

“哦!”傅勵、吳雨露同時又突然的恍然大悟卻讓阿奇感到莫名其妙。

看他一臉不解,吳雨露解釋道:“也是老師沒來得及向你說明。是這樣,反擊力度的強弱,很大程度上是由對方進攻的強弱來決定的。

“也就是說,對方出手的力度越強,那他的反應能力就會越弱;他一時的反應力越弱,你就越有時間找到對方最薄弱的身體位置進行越有力度的反擊。

“老師之所以會因爲抵擋了你的反擊,瞬間變得無力,就是因爲老師在明知道你會反擊的情況下,還對你發動那麼迅速和強力的進攻,這樣就導致你自己沒用多大的力,但老師接住反擊那一下卻擁有極強的力度,甚至於在抵擋你反擊時,老師自己就已經用盡了全身氣力。”

吳雨露較長篇幅的解釋讓阿奇不免想到了太極裏的“四兩撥千斤”和“以柔克剛”,儘管他也只是聽說,自己對此是一竅不通。

阿奇點頭一應,既沒有恍然大悟,也沒有茅塞頓開,只是異常平靜地回了句:“是這樣,謝謝。”

而見他如此,吳雨露不免有點兒迷惑。

她看看傅勵,又看了看瑞克,從他們一時的表情上,二人也都不明白古奇爲什麼沒有一點兒恍然大悟的意思。

就在瑞克終於按耐不住,準備張嘴發問的時候,阿奇自己卻忽然問道:“你們是不是在想,我爲什麼沒有一點兒驚訝的意思?”

看到瑞克的點頭,阿奇詳細解釋道:“我只是想了兩個問題,所以就沒那個心思驚訝了。”

“這樣......”瑞克點頭,有所思着。

可也就是這時,阿奇注意了對方右手內側那用於固定皮革劍鞘裏的巨劍、約爲兩指寬的皮帶,皮帶一頭則縫有一個金屬扣。

而那金屬扣,此刻正緊扣劍鞘另一面的扣眼。

“是怎樣的問題?”

聽傅勵話音,阿奇看看她,隨後略有垂眼地回道:“第一個是…吳雨露剛纔說,老師是一個以近戰爲榮的人。想必,只有對近戰有充分理解和造詣的人能如此。

“既然是這樣,老師爲什麼還會出現那樣一個只有像我這樣剛剛瞭解的學生纔會有的錯誤?”

話臨末,阿奇已然有所示意地看着傅勵。

四人直接的談話早已吸引了其他四人的注意;阿奇的一問,其他四人也聽得清清楚楚。

山河盛宴 “是啊。”肖雅自語,“剛纔就想了這個,可就是不明白原因。”

“難道是爲了教導古奇,故意出現錯誤,從而讓他在實戰中明白:反擊的特性?”瑞克猜測。

諸葛靜卻無法理解老師的這種做法:“如果是爲了學生,也不用這樣啊!事先說明不是更好麼?”

衆人默然。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走廊外的雨已然停下。

和平常的“雨過天晴”不同,這時的天空依舊灰濛濛的,仍像蓋上了一塊灰色的大帆布,令人厭惡。

情況一時也只是被瑞克一人在意了,而他,不過是在考慮問題時習慣性移眼一瞥,才知道外面現在已不再下雨。

關於阿奇提的那一問,包括他自己在內的8人仍舊猜測着答案,直到阿奇突發奇想地看向了同樣沉默的鄭氏兄弟。

“你們兩個怎麼看?”阿奇嘗試性問道。

傅勵首先移眼看向鄭天、鄭明,然後就是肖雅、吳雨露、瑞克,最後是諸葛靜。

而面對6人的接連注視,鄭天與弟弟鄭明不顯任何緊張,害羞之類的神色自然更不會有。

雖然人數上有所減少,但他們那鎮靜非常的樣子,曾面對7人目光的阿奇還是感覺了莫名的慚愧:“唉!雖然比他們早出生一兩年,但在遇事不慌方面,我還是需要向他們學習。怎麼做到的?”思想到此,阿奇那不過持續幾秒的“慚愧”就因鄭天的動作和話語,煙消雲散。

只見他看看左邊一如自身的弟弟鄭明,對方輕輕點頭時,鄭天面對同學們,平靜得有絲絲寒冷地說:“說之前我先聲明:這只是我們的觀點,有可能老師的想法比我們的深奧一些。”

“嗯。”阿奇輕點點頭,表示理解。

看其他人相繼表示了“理解”,鄭天語氣不變:“根據老師剛纔的言談舉止和我們對‘反擊’的瞭解,我認爲老師之所以會在明知道古奇會反擊時,還對他發動迅速猛烈的進攻,可能是爲了激發古奇使用‘反擊’的決心。”

平靜話音固然不高,可當鄭天一句話說完,所有人、除了身旁鄭明,都爲此程度不一地瞪了眼,彷彿鄭天剛剛所說不是個人對事的看法,而是在說一個驚天祕密。

“激發決心...麼?”諸葛靜略有不屑的語氣就能聽出她並不怎麼相信、也就不完全認同鄭天的觀點。

鄭天看了諸葛靜一眼,沒有說話。

瑞克也有相同動作,但他卻問:“怎麼,不相信?”

諸葛靜應聲,乾淨利索地說:“就爲了讓他‘激發決心’,而盡全力抵擋力度是進攻數倍的反擊?除非老師的大腦那時出現暫時思維混亂,不然他絕不會這麼做。”

諸葛靜如此一句話的結果,就是讓氣氛再次進入寂靜。

阿奇看看鄭天,發現他此刻依舊臉龐轉向左邊,直看着弟弟。

而鄭明臉上,顯露一絲笑意。

輕抖雙肩,鄭天明確了此刻無所謂。

“你剛纔說,‘對反擊的瞭解’是怎麼一個意思?”很明顯,傅勵是對鄭天說話。

“使用‘反擊’的最佳時間,是在對手對你發動一次不能進行‘防禦’的進攻。”鄭天看看傅勵。

“你們也看到了,老師此前的進攻正屬於這一種。試問:就老師剛纔的那次進攻,不要說剛剛學會‘防禦’的古奇,就是換上我們這些可以和守衛隊員相比、訓練有素的學生,有誰能在不使用‘反擊’的情況下,免掉老師那種進攻下的傷害?”

原本只是回答傅勵的解釋,現在聽來,連剛剛諸葛靜的反駁也一併化解了。

由此,除了諸葛靜和回答問題的鄭天兄弟,其他五人都向孿生的他們投來滿意微笑或是點頭。

可能是爲了緩解自身暫時的尷尬處境,幾秒後諸葛靜忽然提高音量地問道:“古奇剛纔不是說‘有兩個問題’麼,另一個是什麼?”

林納德端着放有8個玻璃杯的不鏽鋼圓盤走出房門,每個玻璃杯裏都盛有五分之四的,冒着淡淡霧氣的飲用熱水。

本準備回答諸葛靜問題的阿奇,因注意老師出來,立即閉了嘴,並鄭重看着林納德。

爲此,衆人的議論出現暫停。

林納德把盤子伸到由傅勵、諸葛靜、吳雨露、瑞克以及古奇組成的圓圈中心,並轉臉示意鄭天、鄭明、肖雅:“你們也過來。”

導師看着站成一圈的學生們,問道:“怎麼我一出來,你們就不說話了?你們剛纔討論的話題我聽了一半,接着說吧,我也想參加。”

林納德話到一半,學生們就已各自拿了一個玻璃杯,並習慣性說一句:“謝謝老師。”

不鏽鋼盤子空空如也,林納德的話也說完了。

然而隨後,學生們僅僅沉默地低頭飲用杯中熱水。

不知是因周圍溫度下降,導致水的溫度也下降較快,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一時8個玻璃杯裏此前看着還燙嘴的熱水已然被喝去近二分之一。

最終,肖雅打破靜的氣氛:“老師,你沒事兒了?”

“當然。”林納德說着,服務員似的就把那不鏽鋼盤收起,夾放於右臂內側,“你看我現在像是有事兒的人嗎?”

肖雅淺笑笑,擡手便喝下杯裏那已不怎麼熱的水。

見其他人都不說話,林納德看向阿奇:“古奇,問題是你提出的。你不說話,大家怎麼說?說話。”

阿奇頓時反應,卻低頭把剛剛進嘴裏的水嚥下。

抿了一下嘴脣,阿奇在意一眼杯中水珠,心裏暗想:“先前怎麼沒發現?這裏的水不錯,有一絲甜味兒。”

“其實也沒什麼,”阿奇輕鬆道,“就是,作爲導師,下達一個命令,如果不做什麼警戒學生的事,我覺得很難讓學生們知道,如果違反命令,將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我剛纔不過是想知道,老師到底做了什麼,才讓身爲學生的你們這麼聽從和執行命令?以至於遇見...剛纔的事,你們依舊能執行那很久以前的命令。”

和林納德預想的一樣,當阿奇把第二個問題表明,原本安靜又略顯沉悶的氣氛立即被完全激活了,僅僅因爲一句提問。

“關於這個問題,”肖雅並沒有等導師開口,搶先回道,“我想小R比誰都清楚,對吧?”

她一臉壞笑地看看瑞克,隨後就把除林納德、阿奇、瑞克以外的所有同學全掃視一遍,直至最後目光鎖定在傅勵臉上。

由於只是掃視,肖雅並沒能注意同學們不解於一時的神色。

雖然不是經常聽她說“小R”這個稱呼,但從第一次聽肖雅說,阿奇就已記住了她這是在說瑞克,儘管他此時此刻仍不清楚瑞克爲什麼比誰都清楚林納德警戒學生的事。

“她說的這是……”阿奇理所當然地看向瑞克。

也不知是阿奇提的問題有點兒多餘,還是因爲肖雅那刁難似的話語,這時瑞克的明顯不耐煩卻是真實存在的。

他擺擺左手,不情願地說:“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還提它幹什麼?”

瑞克一時懇求似的望着林納德,意思無非是:“老師,能不說嗎?”

林納德微有一怔,無辜笑笑地就降低了話音:“說實話,我也還不知道她具體指的是哪件事。肖雅?”

林納德轉臉看着她,最後姓名的音量也就略有提高了。

“嗯?”肖雅轉臉看去,“老師,什麼事?”

“你指的是哪件事啊?讓瑞克這麼不好意思開口。”

“老師……”瑞克隨即小聲阻止。

林納德看了一眼瑞克,眼神卻表達着:“沒事兒,先聽她怎麼說。”

“老師難道忘了?”

林納德的問話讓肖雅有些驚訝,可導師之後輕輕點頭,就讓肖雅徹底愣了。

“那傅勵,你呢?”肖雅顯露期待地轉臉看去。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件事情。”從傅勵一時表情可以得知:她剛剛在回想過去,只是直到當下都沒能回憶起來。

“那…雨露?”肖雅看着吳雨露。

然而等她準備開口,肖雅卻擺擺手,接話似的說:“你是後來加入的,不知道也正常。靜兒?”

“你是知道的,”諸葛靜忙笑道,“我對事兒的記憶能力在我們七人中一向最弱,所以……”

“那就算了。”肖雅完全沒了興致。

“難道,就沒有一個人記得那件事?”肖雅相繼看着面前各個人影。

“不是還有鄭天、鄭明麼,”阿奇暗想,“怎麼能說‘沒有一個人記得’?”

問題出現,他臉色就有了輕微變化,而肖雅此刻正處於靈敏的狀態,致使面前每個人哪怕是細小舉動和變化,她都能在第一時間察覺,即便是阿奇。

他剛剛感覺表情的變化,肖雅同時也正好注意到了這種變化。

她張張嘴,即刻又改變口型,商量似的說:“古奇好像想了什麼,說出來?”

阿奇確認一想,回道:“只是覺得你的觀點有些不妥。明明還有兩個人沒說話,肖雅怎麼能說‘沒有一個人記得那件事’?”

她不禁一怔,卻明顯清楚阿奇所說那兩人是誰。

“只是……”這樣想着,她眼睛瞟向了鄭氏兄弟。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