Товары для дома » Для ремонта и обустройства » Электро Инструмент » Фрезеры
Бизнес » Оборудование для бизнеса

半獸人戰士們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
他們猖狂的笑聲,傳進了民窟里,裡面的那些人族們聽了,羞憤難當,一個個憋紅了臉。

趙大夫和村中的一些血性青年,都氣得拳頭咯咯作響。

「誰都不許動,這件事,和我們民窟沒有任何干係,」村長對半獸人的嘲諷,置若未聞。

忍耐,一定要忍耐,人族被半獸人壓迫,那是傳統,多少年來,都是如此。

「那你倒是看看,他敢不敢忤逆你,」雲笙貌似無心地往了地面上一指。

一個閃動著強大暗黑能量波動的召喚陣出現了。

荒蕪的地面上,黑氣瀰漫,無數的骷髏頭和幽魂鑽出了地面,那可怕的猶如鬼哭狼嚎般的凄厲叫聲,不絕於耳。

來自冥界的可怕煞氣,包含著殺意和凶戾,黑色的煞氣漸漸化成了人形。

那是一個身高足有五六米高的鬼魂,他渾身有煞鬼構成,額頭露出了王形標誌。

「那是什麼?」

狐一血等人,在看到已然成形的鬼煞之王后,神情大變。

鬼煞之王這樣的存在,八荒大陸的半獸人們,別說看過,就是連聽都沒聽說過。

眼前這個形似人,卻又是人的怪物,雖說不知實力如何,但他一出場,那威壓就顯示出,他絕不是普通的貨色。

「螻蟻半獸人,膽敢侮辱吾主,受死吧!」鬼煞之王,是雲笙到冥界后,獲得的召喚獸。

算起來,這是雲笙第一次正式召喚他,對於召喚獸而言,召喚師的召喚,就是一種信任。

鬼煞之王勢必是要借著這一次機會,表現一番。

只見他徒手一揮,枯瘦的鬼爪里,生出了一道道冤魂,那些冤魂猶如利箭般,以雷閃之勢,射向了地面上的半獸人。

狐一血的臉上,震驚之色迭起,他如今已經明白,他嚴重小看了這名天狐女子。

但此事後悔,已經是來不及了,狐一血能成為月牙泉小鎮的鎮長,並在此地屹立十年而不倒,也是有他的能耐。

危機之時,他口中念念有詞,身旁騰地升起了一個火紅色的盾牌,將眾半獸人護在了盾牌之下。

砰砰砰!

鬼煞之王的鬼爪,一陣爆射,火紅色的盾牌,竟是直接被洞穿了。

狐一血面沉如水,他不敢再怠慢,一揮衣袖,身旁的多名半獸人戰士紛紛升空,他們形成了犄角之勢,追擊者鬼煞之王。

但半獸人們很快就發現,他們的圍攻並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

那個身形看上去龐大無比的怪物,雖是身形巨大,可是卻完全無視魔法和一般的攻擊。

狐一血的面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他身旁的那名半獸人醫師也是哭喪著臉。

「天哪,那位大人的手下好厲害。」

民窟里,卻是一陣騷動了起來。

瑩瑩一家三口,緊緊靠在一起,緊張不已。

那些村民們個個瞪大了眼,尤其是村長,他目瞪口呆著,滿臉的難以置信著。 戰局一下子往雲笙這邊倒了,狐一血沒想到,他竟會在一名女子手中栽了個大跟頭。

眨眼之間,鬼煞之王就吞噬了三四名半獸人,鬼煞之王的身形又強橫了幾分。

「大哥,這可怎麼辦?這女人,太厲害了,」半獸人醫師只覺得渾身汗毛倒豎。

狐一血已經懶得例會半獸人醫師的話了,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天空中的雲笙。

「都是那個女人,只要殺了那個女人,那個怪物就會消失了,」狐一血咬了咬牙,他身上的鬥氣瘋狂地席捲而出。

他的狐尾和狐耳一起豎了起來,眼底多了一抹紅光,人已經詭異地出現在了雲笙的身旁。

「我不管你是何人,我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成為我的女人或是死!」狐一血已經半獸化了。

他體內,那一股天狐的血,蠢蠢欲動。

原本還算英俊的臉上,呈了倒三角形,尖尖的犬牙,面上滿是猙獰。

「憑你,還不配和我提『死』字。」雲笙毫無畏懼,櫻唇里,吐出了幾個字:「天狐第一傳承,天狐纏。」

風,陡起。

雲笙的長發,順著風力,韌性驚人,它們猶如無數鋒利的飛刺,纏向了狐一血。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不簡單啊,可以將我狐一血逼迫到這一步。我原本以為,不需要動用我的傳承的,」狐一血疾退幾步,但還是被發梢刮破了手腳,他抹了抹嘴角的血,眼底是寒意,寸寸凍結。

天狐傳承?

雲笙眉心重重跳了跳。

難道說,狐一血也喚醒了傳承。

這也難怪,作為天狐混血之一的雲笙,既然能喚醒天狐傳承,那麼同樣也身為混血的狐一血,擁有某種天狐傳承,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擁有怎樣的天狐傳承。

「你果然是天狐,不過可惜了,你只是個天狐混血。我就讓你看看,哪怕都是天狐混血,也是有很大差別的。蘇醒吧,巫狐降世。」狐一血獰笑著,他朝著天空,發出了一陣尖銳的狐嘯聲。

隨著狐嘯聲穿入雲梢,雲層上,發生了變化,出現了一個火紅色的巫獸召喚陣。

「這是!」雲笙被狐一血突然爆發出來的怪力,逼得暴退了幾步。

火紅色的巫獸召喚陣中,魔法力如同火焰般灼灼燃燒了起來,一頭火紅色的巫狐,出現在了召喚陣中。

只見它發出了一陣低沉狐嘯聲,一爪劈向了雲笙。

雲笙大驚,也不知這古怪的巫獸到底是何物。

手中的法神鐲陡然亮起。

「土之盾,防禦!」

「風之翼,加速!」

雲笙躲閃著那一頭巫狐的襲擊。

那巫狐一爪之力,狂暴無比,瞬殺而至。

嘭——

經過了法神手鐲強化后的土之盾竟是一下子被撕成了碎片,空氣中,瀰漫著黃色的土系魔法元素。

雷鳴般的聲響,狐爪激切了一道血色的光弧,一掠而出,斬向了雲笙。

雲笙身影一逝,只差分毫就要被巫狐襲中。

弧光落地,地面上一陣地動山搖,平原上,一下子多了一條溝渠般的裂痕,那可怕的力量,竟然是一下子將一塊平原切成了兩半。

好強!

雲笙和啵啵俱是一驚,沒想到狐一血的天狐傳承居然如此之強。

目睹雲笙被逼退,狐一血的發出了桀桀的笑聲。

「偉大的巫狐,請賜予我無上的力量,」狐一血的咆哮聲想徹整個平原。

那火紅色的狐族尊者,化成了一道紅影,與狐一血融合成了一體。

如此一來,早一刻還是半獸人之形的狐一血就變成了一頭天狐。

化身為天狐之後,狐一血的防禦力和攻擊力都大增,他一身狂暴的天狐之力,化成了無數凜冽的攻擊,沖向了雲笙。

「天雷荊棘!」雲笙縱身一退,身旁多道天雷劈向了狐一血。

哪知道狐一血狂笑幾聲,竟是完全無視天棘,徒手就將一道天棘握在了手中。

「嘖嘖,還真是小看你了,居然還會這麼高明的暗黑魔法。可惜,你遇到了我狐一血,」狐一血吐成了猩紅的舌頭,將手中那一道「比滋」作響的天棘一下子吞了進去。

雲笙心知不對,她疾退數百米,勉強將自己的身形穩住了。

「好快的速度,啵啵,狐一血召出來的究竟是什麼,為何會強大到如此的地步?」雲笙微微有些氣喘。

饒是她具備了法神之力,居然一下子,在狐一血面前,還落了下風。

「親耐的主人,巫狐是一種上古巫獸,這種巫獸的屬性很特殊,對魔法的免疫力很高,不懼怕任何魔法攻擊,你不要浪費了魔法力,」啵啵羊的聲音里,也有幾分忌諱。

想不到,如今的天狐之中,竟然還有人能夠召喚巫狐。

「這可就棘手了,你們家主人,可不是武者,」雲笙苦笑著。

說話之間,狐一血狐尾一晃,身影陡然出現在雲笙的背後。

他鋒利的狐爪,對著雲笙的咽喉,暴掠而出。

「嘖,」雲笙只覺得喉間一陣火辣辣的疼,狐爪已經在她的咽喉上,破開了一道半寸長的口子。

那狐一血和巫狐合為一體后,身形就如狐狸般敏捷,他的身手更是詭異的很。

「這樣下去,可不對頭,必須想辦法找出,剋制巫狐的法子,」雲笙腦海中,竄出了一個念頭。

巫狐不怕魔法,那他懼怕的到底是什麼?

「主人,請讓小黑來,巫狐一族和的天狗是死敵,小黑應該有法子對付它,」就在雲笙遲疑之際,獸語戒里,小黑突然出聲說道。

召喚陣光芒閃耀,身形彪悍的天狗小黑沖了出來。

看上去猶如狼獒般的小黑,在嗅到了巫狐的氣味時,全身黑毛如針般,一根根倒豎了起來。目睹到了小黑突然出現,巫狐狐一血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

巫狐的天敵,天狗。

是天狗,這女子除了能召出那怪物外,竟然還能召出滅絕已久的天狗一族。

狐一血這才知道,他今天是徹底踢上了鐵板了。

「小黑,殺了他!」雲笙厲聲一喝,小黑就與巫狐纏鬥在了一起。 在雲笙突破了法神之階后,獸語戒的魔獸們也跟著得了不少好處。

小黑作為跟隨雲笙最早的魔獸,平日一直沒有發揮出真正的本領。

可今日,遇到的這一頭巫狐,卻剛好讓它有了用武之地。

此時天已經漸漸暗了下來,不知不覺,已經是鄰近黃昏。

地面上看去,天空中,激戰正酣。

一抹冷戾從小黑的瞳中劃過。

沒有任何花哨的魔法或者武技,小黑仰起了頭來。
他們猖狂的笑聲,傳進了民窟里,裡面的那些人族們聽了,羞憤難當,一個個憋紅了臉。

趙大夫和村中的一些血性青年,都氣得拳頭咯咯作響。

「誰都不許動,這件事,和我們民窟沒有任何干係,」村長對半獸人的嘲諷,置若未聞。

忍耐,一定要忍耐,人族被半獸人壓迫,那是傳統,多少年來,都是如此。

「那你倒是看看,他敢不敢忤逆你,」雲笙貌似無心地往了地面上一指。

一個閃動著強大暗黑能量波動的召喚陣出現了。

荒蕪的地面上,黑氣瀰漫,無數的骷髏頭和幽魂鑽出了地面,那可怕的猶如鬼哭狼嚎般的凄厲叫聲,不絕於耳。

來自冥界的可怕煞氣,包含著殺意和凶戾,黑色的煞氣漸漸化成了人形。

那是一個身高足有五六米高的鬼魂,他渾身有煞鬼構成,額頭露出了王形標誌。

「那是什麼?」

狐一血等人,在看到已然成形的鬼煞之王后,神情大變。

鬼煞之王這樣的存在,八荒大陸的半獸人們,別說看過,就是連聽都沒聽說過。

眼前這個形似人,卻又是人的怪物,雖說不知實力如何,但他一出場,那威壓就顯示出,他絕不是普通的貨色。

「螻蟻半獸人,膽敢侮辱吾主,受死吧!」鬼煞之王,是雲笙到冥界后,獲得的召喚獸。

算起來,這是雲笙第一次正式召喚他,對於召喚獸而言,召喚師的召喚,就是一種信任。

鬼煞之王勢必是要借著這一次機會,表現一番。

只見他徒手一揮,枯瘦的鬼爪里,生出了一道道冤魂,那些冤魂猶如利箭般,以雷閃之勢,射向了地面上的半獸人。

狐一血的臉上,震驚之色迭起,他如今已經明白,他嚴重小看了這名天狐女子。

但此事後悔,已經是來不及了,狐一血能成為月牙泉小鎮的鎮長,並在此地屹立十年而不倒,也是有他的能耐。

危機之時,他口中念念有詞,身旁騰地升起了一個火紅色的盾牌,將眾半獸人護在了盾牌之下。

砰砰砰!

鬼煞之王的鬼爪,一陣爆射,火紅色的盾牌,竟是直接被洞穿了。

狐一血面沉如水,他不敢再怠慢,一揮衣袖,身旁的多名半獸人戰士紛紛升空,他們形成了犄角之勢,追擊者鬼煞之王。

但半獸人們很快就發現,他們的圍攻並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

那個身形看上去龐大無比的怪物,雖是身形巨大,可是卻完全無視魔法和一般的攻擊。

狐一血的面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他身旁的那名半獸人醫師也是哭喪著臉。

「天哪,那位大人的手下好厲害。」

民窟里,卻是一陣騷動了起來。

瑩瑩一家三口,緊緊靠在一起,緊張不已。

那些村民們個個瞪大了眼,尤其是村長,他目瞪口呆著,滿臉的難以置信著。 戰局一下子往雲笙這邊倒了,狐一血沒想到,他竟會在一名女子手中栽了個大跟頭。

眨眼之間,鬼煞之王就吞噬了三四名半獸人,鬼煞之王的身形又強橫了幾分。

「大哥,這可怎麼辦?這女人,太厲害了,」半獸人醫師只覺得渾身汗毛倒豎。

狐一血已經懶得例會半獸人醫師的話了,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天空中的雲笙。

「都是那個女人,只要殺了那個女人,那個怪物就會消失了,」狐一血咬了咬牙,他身上的鬥氣瘋狂地席捲而出。

他的狐尾和狐耳一起豎了起來,眼底多了一抹紅光,人已經詭異地出現在了雲笙的身旁。

「我不管你是何人,我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成為我的女人或是死!」狐一血已經半獸化了。

他體內,那一股天狐的血,蠢蠢欲動。

原本還算英俊的臉上,呈了倒三角形,尖尖的犬牙,面上滿是猙獰。

「憑你,還不配和我提『死』字。」雲笙毫無畏懼,櫻唇里,吐出了幾個字:「天狐第一傳承,天狐纏。」

風,陡起。

雲笙的長發,順著風力,韌性驚人,它們猶如無數鋒利的飛刺,纏向了狐一血。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不簡單啊,可以將我狐一血逼迫到這一步。我原本以為,不需要動用我的傳承的,」狐一血疾退幾步,但還是被發梢刮破了手腳,他抹了抹嘴角的血,眼底是寒意,寸寸凍結。

天狐傳承?

雲笙眉心重重跳了跳。

難道說,狐一血也喚醒了傳承。

這也難怪,作為天狐混血之一的雲笙,既然能喚醒天狐傳承,那麼同樣也身為混血的狐一血,擁有某種天狐傳承,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擁有怎樣的天狐傳承。

「你果然是天狐,不過可惜了,你只是個天狐混血。我就讓你看看,哪怕都是天狐混血,也是有很大差別的。蘇醒吧,巫狐降世。」狐一血獰笑著,他朝著天空,發出了一陣尖銳的狐嘯聲。

隨著狐嘯聲穿入雲梢,雲層上,發生了變化,出現了一個火紅色的巫獸召喚陣。

「這是!」雲笙被狐一血突然爆發出來的怪力,逼得暴退了幾步。

火紅色的巫獸召喚陣中,魔法力如同火焰般灼灼燃燒了起來,一頭火紅色的巫狐,出現在了召喚陣中。

只見它發出了一陣低沉狐嘯聲,一爪劈向了雲笙。

雲笙大驚,也不知這古怪的巫獸到底是何物。

手中的法神鐲陡然亮起。

「土之盾,防禦!」

「風之翼,加速!」

雲笙躲閃著那一頭巫狐的襲擊。

那巫狐一爪之力,狂暴無比,瞬殺而至。

嘭——

經過了法神手鐲強化后的土之盾竟是一下子被撕成了碎片,空氣中,瀰漫著黃色的土系魔法元素。

雷鳴般的聲響,狐爪激切了一道血色的光弧,一掠而出,斬向了雲笙。

雲笙身影一逝,只差分毫就要被巫狐襲中。

弧光落地,地面上一陣地動山搖,平原上,一下子多了一條溝渠般的裂痕,那可怕的力量,竟然是一下子將一塊平原切成了兩半。

好強!

雲笙和啵啵俱是一驚,沒想到狐一血的天狐傳承居然如此之強。

目睹雲笙被逼退,狐一血的發出了桀桀的笑聲。

「偉大的巫狐,請賜予我無上的力量,」狐一血的咆哮聲想徹整個平原。

那火紅色的狐族尊者,化成了一道紅影,與狐一血融合成了一體。

如此一來,早一刻還是半獸人之形的狐一血就變成了一頭天狐。

化身為天狐之後,狐一血的防禦力和攻擊力都大增,他一身狂暴的天狐之力,化成了無數凜冽的攻擊,沖向了雲笙。

「天雷荊棘!」雲笙縱身一退,身旁多道天雷劈向了狐一血。

哪知道狐一血狂笑幾聲,竟是完全無視天棘,徒手就將一道天棘握在了手中。

「嘖嘖,還真是小看你了,居然還會這麼高明的暗黑魔法。可惜,你遇到了我狐一血,」狐一血吐成了猩紅的舌頭,將手中那一道「比滋」作響的天棘一下子吞了進去。

雲笙心知不對,她疾退數百米,勉強將自己的身形穩住了。

「好快的速度,啵啵,狐一血召出來的究竟是什麼,為何會強大到如此的地步?」雲笙微微有些氣喘。

饒是她具備了法神之力,居然一下子,在狐一血面前,還落了下風。

「親耐的主人,巫狐是一種上古巫獸,這種巫獸的屬性很特殊,對魔法的免疫力很高,不懼怕任何魔法攻擊,你不要浪費了魔法力,」啵啵羊的聲音里,也有幾分忌諱。

想不到,如今的天狐之中,竟然還有人能夠召喚巫狐。

「這可就棘手了,你們家主人,可不是武者,」雲笙苦笑著。

說話之間,狐一血狐尾一晃,身影陡然出現在雲笙的背後。

他鋒利的狐爪,對著雲笙的咽喉,暴掠而出。

「嘖,」雲笙只覺得喉間一陣火辣辣的疼,狐爪已經在她的咽喉上,破開了一道半寸長的口子。

那狐一血和巫狐合為一體后,身形就如狐狸般敏捷,他的身手更是詭異的很。

「這樣下去,可不對頭,必須想辦法找出,剋制巫狐的法子,」雲笙腦海中,竄出了一個念頭。

巫狐不怕魔法,那他懼怕的到底是什麼?

「主人,請讓小黑來,巫狐一族和的天狗是死敵,小黑應該有法子對付它,」就在雲笙遲疑之際,獸語戒里,小黑突然出聲說道。

召喚陣光芒閃耀,身形彪悍的天狗小黑沖了出來。

看上去猶如狼獒般的小黑,在嗅到了巫狐的氣味時,全身黑毛如針般,一根根倒豎了起來。目睹到了小黑突然出現,巫狐狐一血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

巫狐的天敵,天狗。

是天狗,這女子除了能召出那怪物外,竟然還能召出滅絕已久的天狗一族。

狐一血這才知道,他今天是徹底踢上了鐵板了。

「小黑,殺了他!」雲笙厲聲一喝,小黑就與巫狐纏鬥在了一起。 在雲笙突破了法神之階后,獸語戒的魔獸們也跟著得了不少好處。

小黑作為跟隨雲笙最早的魔獸,平日一直沒有發揮出真正的本領。

可今日,遇到的這一頭巫狐,卻剛好讓它有了用武之地。

此時天已經漸漸暗了下來,不知不覺,已經是鄰近黃昏。

地面上看去,天空中,激戰正酣。

一抹冷戾從小黑的瞳中劃過。

沒有任何花哨的魔法或者武技,小黑仰起了頭來。
Свернуть

Уважаемые пользователи!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я сайта «Реальные отзывы» убедительно просит предоставлять конкретные факты (номер, дату заказа и проч.), чтобы мы не сочли ваш отзыв наговором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Благодарим за понимание. Не подкрепленные фактами отзывы будут удаляться как неинформативные.

Оставить отзыв

Им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Электропочта (не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негативный отзыв нейтральный отзыв положительный отзыв